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六章 无字天书
第六章 无字天书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437  |  更新时间:2007-11-05 13:09:35  |  分类:

武侠小说

薛定风心下奇怪,刚才那人搜了一遍并没有搜到书啊,怎么我身上真的有一本!把书捡了起来,见那封面上写着几个字,虽是篆体,但也认得是“天命宝典”四个字,难道这就是他们所丢的书吗?可是为什么我没拿却出现在我身上,刚才他们搜也没搜到呢?薛定风又想今天一觉醒来到了明末已经够奇怪的了,这点事也不算什么。

这本书乃是用某种兽皮做成,薛定风以前没有见过,感觉有点新鲜,心想这本书不会是一部武学秘籍吧,若能学会一些武功,在这个时代或许会好混一点,将书翻开来却大失所望,上面竟然一个字都没有。

薛定风将书丢开,躺在公元十七世纪华山派客房内的床上,却怎么也难以入睡。脑子里胡思乱想,一会想到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父母亲人,一会想到这或许是自己的前世,一会又想到自己怎样才能够穿越回去,不一而足。想了半天又回到眼前这本唯一一件奇怪的书上,回想一下自己看过的武侠小说,武侠秘籍以及藏宝地图之类的东西为了防备被外人窥看,往往用某种方法将字迹藏起来。心里一动,翻起身来,见房内有个水缸,取了一点水滴在书页上,看着水滴在兽皮纸上一点点晕开,却一个字都没有显出来。

这种方法既然也不能字迹显形,那恐怕是一本无字天书了。薛定风哈哈大笑,借此排遣一下郁闷的心情。门外两个华山派弟子忽然听到他大笑,不禁心里奇怪:看这人一会呆滞,一会狂笑,不会是疯了吧。但掌门既然吩咐过不要去里面打扰他,那就当作没听见好了。他们却不知里面这人只怕真的要疯了。

夜深人静,华山之上众人都已经睡下。此时月色之下,忽然有一团黑影迅速的在树木房舍间移动。那身影如同一缕轻烟,转瞬即逝,在夜色下便如一个幽灵。薛定风门外两个华山派弟子虽然还站着,但都已经睡着了。这站着睡觉的本事可是每个晚上要守夜的弟子必修的功夫之一,守夜守久了,往墙上一靠,脑袋一耷就能睡着。那黑影悄悄掠过来,轻轻点中两人身上穴道,那两人一声不吭便即软倒。

薛定风听到门响,问道:“谁?”那黑影没有回答,闪身走了进来,将门关上,薛定风见他面上一身紧身夜行衣,面上带着黑罩,那是不想让人认出来了。黑衣人道:“不要出声。”

薛定风听这声音有些耳熟,问道:“你是谁?想干什么?”黑衣人嘿嘿笑道:“你身上那本书是我的,还来。”薛定风一惊,疑道:“这本书是你放我身上的?”黑衣人道:“少说废话,快拿出来。”薛定风见他眼睛一瞪,顿时心底发寒:“还是乖乖的交给他为妙,为了一本无字书而丢了性命可不值得。”薛定风将书拿出,正要递给黑衣人,忽然窗外一声暴喝:“且慢。”霎时间窗外大亮,不知点起了多少火把。

薛定风一听立刻缩手,黑衣人面色一变,见已经有人撞破门窗闯了进来,左手一伸扣住薛定风脖颈,右手将那本天命宝典取了过来。薛定风要害被制,心下惊慌,只怕那人一使劲将脖子拧断了,吓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见闯进来的人除了易正阳、林岳、华发生,其它诸人都不认识,想来也都是些在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易正阳大声道:“楚南雁,果然是你。”薛定风才知扣住自己脖子的人是楚南雁,怪不得刚觉得声音这么熟悉,又一想,既然是他取走了书,肯定是他在拍自己肩膀时把书放过来的,这人手法巧妙,自己居然一无所觉,身上就多了本书。

楚南雁见身份揭穿,哈哈一笑道:“易掌门果然厉害,竟能猜到是楚某。”易正阳道:“这倒不是我猜到的,而是林少侠猜到的。”楚南雁向林岳望了一眼,只见他面色沉静,嘴角似有一抹笑意,道:“你这年轻人倒有些本事,不知你是如何猜到的?也好让我输个明白。”

林岳道:“楚前辈的计策自然是高明的,想必这位薛兄突然出现时便有了夺书之念。楚前辈身上既有塞外的冰蚕丝,要趁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我们比武身上时,悄悄的把书裹住收回,想来不是什么难事。然后把大家注意力再轻巧的引到薛兄这里,让大家证明他身上并没有书,离开时却把书轻轻放到薛兄身上。再以后大家一起互相搜书,楚前辈身上自然也没有,然后再到夜深无人的时候把书从薛兄这里取回。”

楚南雁听他猜的一点不差,心下生寒,但面上毫不表露,哈哈笑道:“我这计策虽然高明,但还是被你轻易识破了,不知我什么地方露出的破绽?”

林岳摇头道:“楚前辈既然是武林中人称的智多星,这个计策怎会露出破绽?只是林某在这之前听说过关于楚前辈的一些事情,这次华山之会一直对你留了些心。”

楚南雁笑道:“果然如此,刚才我还想你怎么会肯定我身上有冰蚕丝,原来你已知道。”

林岳道:“冰蚕丝乃是昔年魔教三宝之一,无比纤细,人目难以见到,但是又极其坚韧,你勾结鞑子,为鞑子效力,这冰蚕丝就是他们送你的。上个月你为鞑子效力,害死了河北张家的张四方,你虽做的隐秘,但仍被我知道。”房外众人出了少数几个都没听他说过楚南雁竟然投靠了鞑子,都是大吃一惊,脸上立刻现出鄙夷之情,听张四方原来是他害死的,不由大是激愤。

楚南雁只是冷笑。薛定风心道:鞑子,他们指的是满清兵。崇祯十三年,满清兵还在休养生息,等待入主中原的机会,皇太极还没有死,多尔衮也还没有掌握满清的政治、军事,印象中满清朝廷经常招揽一些中原文人武将为他效力,没想到此刻扣住他脖子的人便是其中一位——汉奸。

林岳又道:“为鞑子效力是需要点投名状的,不知楚前辈得了这书是献给鞑子,还是自己留着修练?只怕这部书你是看不懂的。”

楚南雁见林岳精明,其他人更非易与之辈,已知今日已经讨不了好去,目光一转,道:“兄弟从来不做亏本买卖,原本想着得了这书管他看懂看不懂,先抄录一份,以后再参详就是,真书再献给鞑子。现在既然已被发现,兄弟却想做另一笔买卖。”薛定风心道原来你们也看不懂,这书的确是一本无字天书。

甘大豪忽然道:“你想做买卖,那很好啊,我跟你做,就是怕你连本钱都没有。”甘大豪眯着一双小眼,盯着楚南雁。

楚南雁道:“甘兄既然想做买卖,等咱以后发财再做不迟。兄弟现在跟你做没本钱,跟易掌门做却有。”

易正阳和别人均知他手上握着天命宝典,以此相胁,别人自是不敢轻动,但也不会就这样把他放下山去,他要与自家交易,本钱就是天明宝典。心道:这楚南雁倒无甚打紧,等他下山再除掉他不迟,但天命宝典必是今日非夺回来不可。

当下点头道:“好,今日我易正阳便与你做了这干交易,哼,你背叛武林、投降鞑子,以后再见,必不相容。”众人听他说的大义凛然,不禁大声称赞。

楚南雁对后面的话只作不闻,道:“既然如此,你先让房内的人先出去。”

易正阳一挥手,众人都退出房门,楚南雁一手扣住薛定风,一手握着天命宝典,也跟着慢慢的出了房门。外面人都退到五丈之外,留出一条下山的道路。

易正阳道:“让这位薛兄弟把书拿过来,我保证在场的人放你下去。”嘴上虽然如此说,但知道楚南雁素来狡诲,诡计多端,心里仍然有些不放心,他其实已经派人守住了山下的出口,只盼他并不怀疑,把书交过来。

楚南雁道:“好,我便相信你一次。各位都是大英雄大豪杰,必不会耍手段欺人。”说着已经把薛定风放开,将天命宝典塞到他手里,道:“慢慢的走过去。”

书一到手,薛定风立知不对,天命宝典他摸过,是用兽皮做的,握在手里很软滑,但手里的这本却明显是普通的纸张。心道:这智多星好是了得,竟然又变出一本书来,我若把这本书交过去,楚南雁只怕已经逃了,这汉奸如此可恶,决不能让他奸计得逞。但是我若不交,只怕小命马上就没了,那多不值得,这可如何是好?

薛定风心里面进行着激烈的交战,不知该怎样处理。他抬头看到面前站着的大多数人期盼的眼神,忽然一激动,道:“这本书是假的!”

此话一出口,薛定风就知不妙,楚南雁一把将他抓了过来,携在腰间,不往山下走,反而向山顶上奔去。薛定风个子不矮,楚南雁将他横在腰间,只听得耳边山风呼呼作响,薛定风第一次享受轻功,害怕中隐隐有一些兴奋。

薛定风说话,楚南雁抓住他,施展轻功奔向山顶,都是一瞬间的事情。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何往山上去,楚南雁已经掠出四丈之外。易正阳道:“大家快追,莫让他跑了。”众人纷纷展开轻功追去。

这一动各人的轻功高下立判,在众人前面的是易正阳、曲东楼、华发生、静和上人和唐问天,林岳紧紧跟在后面,再往后是盖元鹤、欧阳澈等人,楚南雁虽然身上携着一人,但速度依然快极,众人紧命追赶,四丈的距离一点都没有缩短。

片刻之间,众人已经奔到落雁峰顶上,易正阳心下不解:楚南雁往山顶奔,可不是自寻死路嘛。但楚南雁素有智计,易正阳也不敢大意。

楚南雁已站到了悬崖边上,那悬崖高达万仞,掉下去必死无疑,众人见状立即停步,将他团团围了起来,易正阳正要喝问,楚南雁转身向他诡异的一笑,一耸身,在悬崖边上跳了下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