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七章 茹毛饮血
第七章 茹毛饮血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07-11-05 18:11:25  |  分类:

武侠小说

当楚南雁纵身跳下悬崖时,薛定风紧紧闭上了双眼,耳听的山风的呼啸声,众人的呼喊声,心里一片冰凉——没想到穿越第一天就不得不走向死亡,而且是从万仞高峰上落下摔死!

一瞬间,许多人的身影在薛定风的大脑里飞速掠过:爸爸妈妈、老师同学、初恋女友、众多网友,以及许多曾经看到过的面孔,曾经读到过的名字,这一瞬间,竟如一个世纪般漫长。

一瞬间之后,薛定风忽然感觉耳边山风一停,睁开眼来,就见自己被楚南雁夹在肋下,而楚南雁却立在了半空中。怎么竟然没有掉下去,这可是违背物理规律的啊,薛定风还没有想明白,就听到头顶楚南雁哈哈笑道:“各位不用再送,我楚南雁告辞。”语中大有得意之情。薛定风一呆,抬头看到楚南雁左手高举,似是握着什么东西,心道:原来如此,这个东西就是冰蚕丝了。

他刚才听林岳说到过冰蚕丝乃是魔教三宝之一,便想看看那究竟是何等宝物,没想到片刻之后就得这宝物所救。楚南雁想必早已在这里做好准备,不管他交不交书,他都是要走这条路,心下又对他多了几分佩服。

其他人想必也想明白了楚南雁的逃生计划,山顶上传来一片咒骂的声音,却只能干瞪眼对楚南雁无可奈何。楚南雁哈哈大笑,忽然“哎呦”一声,薛定风正不知发生了何事,楚南雁沉声道:“唐家的暗器好厉害,却忘了他!”

楚南雁吃了暗亏,暗器打在了他的背上,他不知唐家的暗器毒性是否厉害,当下默不作声,点中后背上往上下运行的血脉,阻止毒性蔓延,然后溜着天蚕丝而下,落到了一个小山峰上。这个小山峰离落雁峰不远,但若是先下峰再爬到这座峰上来,却也有相当长的一段路。楚南雁挟住他,在山峰的另一边攀下。

薛定风眼见他攀爬速度没之前快,兼且一直气喘不断,知道可能是暗器上喂了毒,现在发作了,忙道:“楚前辈先休息一会吧,你中了毒,要处理一下。”楚南雁望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一丝奇怪,随即又恶狠狠的道:“都是你这小子坏事,再说直接把你扔下去。”

薛定风向下看了一眼,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想来这峭壁定是很深,掉下去立刻变成了肉酱。心下一寒,不敢再说。心想:反正是你中的毒,待会等你毒发身亡岂不更好。

楚南雁带着他攀下峭壁,又在山间翻越,却始终找不到出山的路,这块地方显然鲜有人至,有许多山禽野兽,在一处峭壁下他们忽然将一只老虎惊醒,楚南雁用冰蚕丝在老虎身上捆了几道,一掌拍下去,那老虎也未见血,直接软倒在地。

薛定风吐了吐舌头,心想武林高手果然不凡,杀只老虎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这可比武松、李逵厉害得多了。楚南雁将老虎打死,却也是累的无法再动。薛定风往四周张望了一眼,忽然见到峭壁旁有一处黑黢黢的,指着那地方道:“那里好像是一个山洞。”

楚南雁点了点头,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把薛定风带到那个地方,果然是个山洞。洞并不是很深,但藏两个人却绰绰有余,楚南雁拨了一些藤草将洞口遮住,想来如果不刻意去看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个洞。

洞内无光,薛定风只能看到楚南雁一双发亮的眼珠,忽然感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戳了两下,正要询问,忽然发现自己干着嗓子却说不出话来,想要动一下身子也动不了,心下恍然:原来我被点了穴道了。

薛定风第一次被人点中穴道,一动也不能动,只感觉身上相当不舒服,他以前看武侠小说的时候一直觉得点穴这种功夫最是拉风,手指在别人身上一点,那人立刻就不能动,谁想这次竟然亲自体验了一下被点穴的感觉。

楚南雁靠在山洞石壁上,盘膝而坐,双手放于腰间,眼观鼻,鼻观心,全力运功逼毒,过了半晌,感觉到暗器被逼了出去,毒血也流了出去,心下一宽,已知无碍,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就睡着了。

薛定风耳边听到旁边响起了轻轻的鼾声,知道楚南雁已经睡倒了,也慢慢睡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薛定风听到外面传来清晰悦耳的鸟叫声,睁开眼来一看,却已经天光大亮。

“坏了坏了,上课只怕要迟到了。”薛定风想爬起床来去上课,忽然感觉到一阵疼痛,“哎呦”叫出声来,忽然发现自己所处之地是个山洞,这才想起昨日自己已经“穿越”到了明朝末年。

薛定风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些,昨日所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眼睛看到旁边握着楚南雁,他倒还没有醒来,背上一块地方满是鲜血,已经停止流出。阳光从洞口照射进来,薛定风感觉眼前的一切竟是这样的真实。

——只怕我是回不去了。薛定风不得不面对现实,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身子直起来,靠在石壁上,这才知道原来自己身上的穴道已经解开。薛定风心里一动,看到楚南雁睡的很熟,便想抬腿开溜。这人投靠清朝,虽然很“识时务”,再过不了几年清朝就会取代明朝在中原的统治地位,但现在看来依然是一个汉奸,薛定风虽然自己心里并不认同“汉统论”,但是在明朝,在封建社会的中国,却对被异族统治视为一种耻辱。

薛定风想到这里,忽然自嘲的一笑:自己竟然想到了这些无聊的学术问题,忘了眼前自己的性命还悬于人手,还是先跑路要紧。他看了楚南雁一眼,下定了决心,一脚跨出石洞。

外面太阳很晃眼,薛定风看到太阳升到上方,想是已经到中午了,腹内忽然感觉到饥饿,从昨晚“穿越”过来到现在,竟然一点东西都没有吃。薛定风感觉道肚子咕咕在叫,笑道:“不管在哪里,都是要吃饭的。”

忽听背后一个声音道:“把昨天我打死的那只大虫拖到洞里来。”薛定风一听,顿时就想逃跑,这声音是楚南雁的!但心里想跑脚下却一动也动不了,薛定风不由暗骂自己两腿没用,却不知是自己慑于楚南雁之威。

“既然逃是不可能了,还是照他的吩咐吧。”那只死虎就在石洞五步之外,看身形怕有几百斤重,薛定风费了好大的力才将死虎拖进了洞里。楚南雁看到他只是冷笑,拿出一把匕首,道:“先割它一条大腿,足够吃了。”他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仍然有一些有气无力的样子。

薛定风不敢违抗,接过匕首。拿匕首并不怎么光亮,但薛定风拿在手里顿时浑身一颤,打了个冷战,他知道宝刀往往外表朴实无华,但是极其寒冷,这把匕首想必也是宝刀。他拿匕首一下就将老虎腿割下,心中暗道:“野生动物保护局的叔叔们请明鉴,我这可不是滥杀珍稀动物。”

楚南雁叫他把大腿切成两块,自己拿了一块放到嘴边就咬了起来,薛定风一惊,道:“为何不生火将生肉烤一下?”楚南雁白了他一眼,道:“一生火就把他们都引来了,咱们两个都是小命不保。”

薛定风心道你小命不保还差不多,我跟你无关,他们必不会杀我。楚南雁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猜知他心里所想,冷笑道:“昨晚他们在山顶上放暗器,可是想到过会伤你性命?”薛定风顿时无语,若不是昨天他运气好,只怕就跟楚南雁一起掉下悬崖摔成肉酱了。想到武林中这么多成名人士,并没有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大是气苦。

当下拿起老虎腿来就放到嘴边啃,生肉筋大,难以咀嚼,他咬了几口却没有咬下一块肉来,嘴边却满是鲜血。楚南雁见他狼狈之相,又将匕首递给他。

就这样,薛定风用匕首将虎腿割成一块一块的,然后再不加咀嚼,一口吞下去,吃了几块就已经饱了,又喝了几口腥味难闻的血液,胃中翻腾也顾不得了。

楚南雁吃完又盘膝而坐,运功去逼体内残存的毒质。薛定风见他入定,虽然这次没给自己点穴,却也不敢逃走,只得坐在洞中,甚感无聊。

待楚南雁再次收功时,已经是傍晚,此时他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薛定风不待他说,已切了一段虎腿给他,自己也吃了一些,此时再吃,已没有中午时的恶心之感。

楚南雁一边吃一边望着他,道:“你这小子倒也机灵,昨天我大可以一个人逃脱,你可知我为何偏偏要带上你?”

薛定风知道他甚是精明,若说谎话定然瞒不过他,便说出心中所想:“我原以为你扣着我是要把我当作人质,好让他们投鼠忌器。但现在既已知道他们无情,不过在意我的性命,那就实在不知了。若非带着我,你也不会中了暗器。”

楚南雁道:“谅你也想不到。我之所以带着你,是因为你不会武功。”

薛定风诧道:“因为我不会武功?这个我却想不明白。”

楚南雁哈哈大笑,从怀中摸出一本书道:“若要修习天明宝典上的武功,必须要有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合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