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小说 >战国我为王 > 第22章 燕国六大家族
第22章 燕国六大家族
作者:龙翔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20-01-14 09:26:23  |  分类:

历史小说

水渊和叔叔水冰相认之后,叔侄二人当晚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每每水渊提到他父亲的时候,水冰总是有意无意的把话题给岔开了。

水渊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觉的出来,水冰和他的父亲之间,肯定有着什么隔阂。只是,水冰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因为他叔叔的关系,他杀掉的那五个人没有人再追究了,白天在雨中他差点杀掉的那个矮胖子也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了。

当晚,水冰因为高兴,多喝了不少酒,结果可想而知,醉的一塌糊涂。

但是,水渊却像是没事人一样,因为古代的酒酒精度数低,他喝了之后完全没啥感觉,就像是喝啤酒似得,一盏接着一盏的喝,喝的肚子都涨了,水渊还没有一点要醉的意思,反倒是水冰喝醉了。

水冰喝醉之后,水冰身边的亲兵便将水冰扶回了房间,而水渊和孙光则分别被安排在一间客房里面暂歇。

不一会儿功夫,便有几个人提着一桶桶热气蒸腾的热水,将房间里面的一个大木桶倒的满满的,看来是要让水渊泡个热水澡。

这几个打水的人刚走,水渊便将房门给关上了,自己把衣服一脱,直接钻进了大木桶里面,白天淋了大半天的雨,没有感冒已经是万幸了,这会儿能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实在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送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等水渊洗完澡后,便直接上床睡觉了,这一觉算是他从东胡一路逃亡到这里以来,第一次睡的最沉,居然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咚咚咚!”

他刚穿好衣服,就听见有人敲门,径直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后,便见他的叔父水冰站在了门口。

“贤侄,昨夜睡的可好?”水冰一改昨天的戎装打扮,穿着常服,见房门打开,便一脸笑容的问道。

水渊道:“幸得叔父安排,侄儿一切都好。”

水冰道:“好,你不是一直想见你的父亲吗?那我们先一起去吃早饭,吃过饭后,我就让人送你去蓟城,去见你的父亲。”

水渊点了点头,跟着水冰一起去了大厅。

大厅里,孙光早早的就等在那里了,几张桌案上也摆放好了膳食。

水冰坐在最中间,见水渊、孙光还站在那里,便道:“坐吧!都坐吧!这里都是自己人,没有什么外人。你们都刚刚从东胡逃回来,对燕国的一些习俗肯定不太熟悉,不过我是一介武夫,这里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所以,你们不必那么拘束。”

水渊和孙光纷纷坐下,和水冰一起享用早饭。

这个时候的人,一般能吃的东西都很少,在东胡的时候,水渊几乎每顿都是吃肉,因为他们除了肉,没别的什么了。到了燕国之后,吃的都是粮食,这个时候的粮食种类比较少,大致就只有稷(小米)、黍(黄米)、稻、麦、菽(豆)、麻六种。

其中稷、黍、麦,是当时北方地区的主要粮食作物,古人把这些粮食煮饭来吃,或者炒成干粮,在行军和远行时调和了水浆来吃。这个时候的烹饪技术已经有了蒸煮、爆烤、煎熬等几种做法,主要食品除了粥和饭之外,菜肴中还有肉类、蔬菜以及菜羹、肉羹等,羹比较普遍。

吃饭主要用箸和匙,箸用来夹菜、夹肉,匙用来喝汤和粥。而说到肉类,这是一种只有富贵人家才能吃得到的奢侈品,寻常百姓只吃五谷。这种生活习惯和在草原上生活的东胡大大不同,而且现在的饭食和烹饪技术实在是有点糟糕,水渊昨天是因为太饿,没注意味道,今天早上的饭菜却没怎么吃,因为不合胃口。

“看来,以后要想吃什么好吃的,还得自己捯饬。”水渊心里暗暗的想道。

用过早饭后,水冰便让人准备好了一辆马车,并喊来了自己的一名亲随,由这名亲随负责护送水渊去蓟城,去和他父亲相见。

令支城的城门口,水冰的亲随阿福驾着马车等在那里,水渊、孙光在水冰的亲自护送下来到了城门口,叔侄二人相互话别,水冰将之前抓获的那匹棕色马匹交还给了水渊。

“这是你的马匹,现在还给你们。不过昨天害的你的那匹黑色骏马跑掉了,等以后我再给你弄一匹比那匹更好的马来。”水冰带着一些歉意的说道。

水渊哈哈一笑,摆手道:“叔父不必介怀,那黑风是我一手养大的,他知道我还在城里,肯定不会走远,只要我出城之后,寻找他一番,自然会重新找来的。”

“如此最好。”水冰笑道。

“叔父,那我们就此别过了,还请叔父多多保重。”水渊抱拳道。

水冰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交到了水渊的手里,对水渊说道:“贤侄,你回到蓟城之后,记得把这封信交给你的婶娘,并且告诉她,我在这里一切安好,不用挂念。”

水渊将书信收了起来,再次和水冰辞别。

孙光不喜欢骑马,水渊便让孙光坐在了马车里面,由阿福驾车,他自己骑着那匹棕色的马匹,跟在马车旁边,一边走一边把手指放在嘴里吹着哨音,希望他的坐骑黑风能够听见,再次回到他的身边。

水渊连续吹了十多次,但听见一声马匹的长嘶,一匹黝黑亮丽的骏马从城外的一片树林里面冲了出来,飞快的跑到了水渊的身边。

站在城门口目送水渊离开的水冰刚好看见了这一幕,心中也是一番欣慰。他望着水渊渐行渐远的背影,嘴角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水渊重新骑在了黑风的背上,失而复得的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孙光坐在马车里面,阿福驾着车,一行人就这样离开了令支城。

阿福是水冰的家老,家老就是管家的意思。

阿福的年纪和水冰的年纪相仿,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他的父亲原本就是水家的家奴,所以他也是家奴。他自小和水冰一起长大,是水冰最值得信赖的人,一直被水冰带在身边。后来逐渐成为水冰的家老。

一路上,水渊向阿福打听了一些家里的事情,阿福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所以,没用多久,水渊便将整个水氏家族的概况了解的差不多了。

水氏家族目前已经是燕国六大家族之一,原本是一个外来的家族,并不是在燕国土生土长的。

水氏祖籍姑苏,春秋时期,吴国被越国灭亡,其祖先避乱燕国,并且在燕国扎根。到了水渊的爷爷水忠这一代时,才开始逐渐有了起色,已经在燕国开始当官了。

真正把水氏家族带起来的,是水渊的父亲水净。水净因为迎娶了燕国相国高攀之女高兰为妻,岳父高攀有意提拔这个女婿,使得水净在燕国的政坛上开始渐露翘楚,加上他又有领兵作战的本事,逐渐被委任为将,成为燕国新发展起来的一个家族。

后来东胡犯境,水净奉命率军前去抵抗,却被东胡打的大败,妻子也在战争中失散,四下寻找无果,只找到高兰带血的衣衫碎片,以为高兰死于乱军之中,便放弃了寻找,以衣冠冢的方式安葬了高兰。

高攀爱女心切,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便一病不起,燕国国君遂委任自己的叔叔姬超代替高攀当相国。

姬超做了相国后,想独揽燕国大权,但是燕国的权力却掌握在几个上卿手中,他这个相国只是个摆设。姬超为了打压政敌,主动拉拢水净,并将女儿许配给水净,水净也借助姬超的势力一路做到上卿,使得水氏家族一跃成为了燕国六大家族之一。水净为了感激姬超,处处和另外五位上卿为难,打压对手。

水净是水氏家族的宗主,是水忠的长子,除了他之外,他还有两个弟弟,二弟水凌,现任燕国中大夫,三弟水冰因为看不惯水净的两面派作风,一直和水净不和,也多次拒绝了水净的提拔,十年来,一直做了一个小小的城主。

城主是燕国特殊的一个官职,相当于县令,但是却没有县令的职权大,只是管辖那一个城池而已。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水渊要求见他父亲的时候,水冰总是把话题避开,两兄弟不太和睦,自然不愿意过多的提及对方了。

据阿福说,水净和水冰的关系不和,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以前水氏三兄弟一向是共同进退的。但是自从水渊之母高兰在战场上失踪之后,水净便另取新欢的事情,让水冰感到很无耻,而且迎娶的人居然是前岳父政敌的女儿。

这件事也成为了水净和前岳父彻底撕破脸的导火索,在那之后,水净竟然帮助姬超打压前岳父,以至于让高攀被活活气死。从此以后,高氏和水氏便一直水火不容。除此之外,燕国另外四大家族也不愿意看到水氏家族的崛起,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是一派祥和的气氛,但是暗地里,几大家族之间却也是明争暗斗。

水渊掌握了这些信息后,觉得事情有些复杂,不禁皱起了眉头,但既然他都已经回来了,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要闯上一闯。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