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17章 翻越燕山

战国我为王

作者:龙翔
更新时间: 2020-01-12 09:26:23 字数:3105 分类:

历史小说

水渊走了,彻底的走了,他的长兄乌力助没有一点要为难他的意思,不仅放他离开,还特别赠给了他许多干粮,毕竟从这里到燕国,中间还要穿越数百里的无人区,如果没有食物和水,恐怕无法生存下去。

至于乌力助为什么要放他走,水渊的心里并不是很清楚,或许是因为兄弟之情,又或许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而言之,他已经成功的走出了第一步。

水渊和孙光一起进入了无人区,这是一片长达数百里的无人区,土地荒芜,野草丛生,房屋倒塌,虽然无人,却成为了动物们的聚集和栖息之地。一路上水渊还能纵马狂奔,用他的弓箭去猎取一些野味打打牙祭。

这一路上再也没有追兵,水渊和孙光也不用那么提心吊胆的了,经过两天的跋涉,两个人距离燕国的边境已经越来越近了。

按照孙光的记忆,还有大概两天的路程,他们就会抵达燕国的边境,过了边境,就是孤竹城,他就是在那里被东胡人俘虏的。

孤竹城以前是孤竹国的都城,这个孤竹国在中国古代史上也是比较有名的。

孤竹国诞生于商朝初期,是冀东地区出现最早的国家。中原夏朝的诸侯“商”,在夏朝腐败衰落时,首领商汤在伊尹辅助下壮大并趁机灭夏建立商朝,并分封同姓宗亲于商朝北境建立孤竹国,让其作为抵御戎狄保护商朝边境的诸侯国。

商代中叶,孤竹国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北方和东北地区的物资转运贸易,多在其间进行。这个时期的孤竹国,无论文化经济都较发达,声名四海。就连殷墟甲骨亦有多件甲骨记载孤竹之事。

西周初,孤竹国为西周分化。西周在其西部建立了燕国,管控孤竹及其北方属地和方国。此时的孤竹国疆域,逐渐被新封赏方国压缩于燕南地区。随后燕国崛起,孤竹国属地再次缩小。

公元前664年(周惠王13年)山戎出兵伐燕国,差点就把燕国给灭掉了,于是燕国向齐国求援,此时正是齐桓公称霸中原的时期,齐桓公接到燕国的求救,义无反顾的决定出兵救燕,并且击败了山戎,保住了燕国。

除此之外,齐桓公在击败山戎的同时,捎带手,又接连剿灭了紧邻燕国的两个国家,即令支国和孤竹国,并且把这两个国家的地盘一并送给了燕国,以确保燕国在北方的地位。这让燕国感激涕零,从此以后死心塌地的跟着齐桓公,做了齐国的小弟。至此,“孤竹国”鲜见史书记载。

水渊和孙光要去的,就是这个孤竹城,如今几百年过去了,孤竹城早已经沦为了燕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这里也成为了躲避东胡人侵扰的首选之地。因为在距离孤竹城东边不远的地方,就是燕国的边境——燕山。

燕山广义上来讲,是一座山脉,燕山山脉,山势陡峭。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北缓南陡,沟谷狭窄,地表破碎,雨裂冲沟众多。以潮河为界分为东、西两段。东段多低山丘陵,海拔一般1000米以下,植被茂盛,灌木、杂草丛生,森林面积广阔。西段为中低山地,一般海拔1000米以上,植被稀疏,间有灌丛和草地。山脉间有承德、怀柔、延庆、宣化等盆地。沿山脊筑有长城,形势险要。喜峰口、古北口、黄花城、居庸关、东方口、独石口、张家口是燕山长城重要关隘,自古以来是由燕山以北进入华北平原的重要孔道。

当然,这是现代的燕山概况,可是在古代的燕山,尤其是战国时代的燕山,这么重要的地方,却只是被燕国当做一个抵御东胡的天然屏障,并没有修建任何军事建筑,除了燕国自己在卢龙这个特殊而又关键的位置上筑有城防之外,其余的都是广袤的原始森林。

燕山以北的数百里无人区,都是因为东胡人常年侵扰所造成的,这里的百姓都举家内迁,只要过了燕国在这里设置的卢龙城塞,就等于进入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带了。

但是,东胡人也不傻,他们明知道燕国人在那里设置了关口,自然不会往枪口上撞,所幸的是,燕国没有那么大的财力和人力去投资修建长城,只不过是在沿着卢龙城塞两侧绵延修建了一堵大约几里地的城墙,东胡人只要绕过卢龙城塞,从别的地方翻过燕山,还是能够进入燕国境内的。

当年,孙光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东胡人俘虏走的,还没有等燕国的兵将赶到,东胡人已经驱赶着他们开始翻越燕山了。

所以,孙光记忆中的路线,就是要翻越燕山,然后直接进入孤竹城,而非经过卢龙城塞。

又经过两天的奔波,水渊和孙光携带的干粮早已经吃完了,他们也来到了燕山脚下,开始翻越燕山,饿了就吃山上的野果,渴了就喝山中的溪水,到了晚上的时候找个山洞住里面,生上一堆火,猎取几只野兔,美美的吃上一餐,便睡下了。

也许是孙光记忆中的路线出现了问题,总之他们在山中两天了,还没有走出大山。这时,水渊不再一味的相信孙光的话了,开始利用自己的知识,重新辨别方位,才重新找到方向,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走,只用了不到一天的功夫,就走出了大山。

翻过燕山后,水渊和孙光经过这些天的长途跋涉,衣衫褴褛的,看上去像个乞丐,但所幸的是,两个人的马匹没有丢,一直在跟着他们,也正是因为这两匹马的原因,翻越燕山才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过了燕山之后,两个人又重新骑上了马匹,相较于燕山那边的无人区,这里的农田里长着绿油油的农作物,炊烟四起,村落聚集,看上去一派祥和之色。

不远处就有一个村庄,水渊和孙光一起来到了村庄的村口,水渊正要策马朝里面走,却被孙光给拦住了。

“公子且慢!”孙光阻拦道。

水渊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公子难道就打算这个样子的进去吗?”孙光用手指了指水渊的这一身打扮。

水渊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他身上穿着的还是东胡人的服饰,和中原一带的人有所不同,如果贸然进入村庄,肯定会被当成东胡人的。但是他也无可奈何,毕竟他连个中原的衣服都没有,难不成让他光着身子进去吗?

孙光抬起手指了指村口第一家的屋子,外面搭着几件衣服在晾晒,对水渊说道:“公子,我们现在在燕国境内,不是在东胡,你的一举一动,都要表现的像个燕国人才行。否则的话,被他们误会了,我们肯定活不成了。你要知道,燕国人是很恨东胡人的。公子去把那边晾晒的衣服偷出来,然后找个地方换上,我们就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入村庄了。”

水渊笑道:“还是孙先生想的周到。”

他翻身跳下马背,径直走到村口,先是四处望了望,见这家人的房门是紧锁的,此时正值午后,四周也没有什么人,便一跃翻过了栅栏围墙,直接将搭在绳子上进行晾晒的衣服给偷了出来。

紧接着,他和孙光找了一片小树林,将晾晒的半干的衣服给换上,这才有点中原人的样子。

“公子!这里是中原,不再是东胡了,一切行事都需要小心谨慎,必须按照规矩来办,如果你硬要拿着东胡的那一套来做标准的话,我们在燕国是生存不下去的。所以,从现在这一刻起,你必须事事都听从我的安排,否则的话,我们会被人当作奸细给抓起来的。”孙光苦口婆心的道。

水渊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孙光继续叮咛道:“我的年纪稍大一些,你的年纪稍小一点,为了方便,从现在起,我是你的叔父,你是我的侄子,这样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还有就是,你必须注意一下,你虽然会说中原话,但是并不标准,里面夹杂着一些东胡的语言味道。所以,你尽量少开口说话,如果非要说话的话,就偷偷的跟我说,别当众说话,否则的话,我怕万一露出点马脚,我们就要被抓起来了。”

水渊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一个字,全程都在听孙光说话,也是从这一刻开始,他不说话了。

孙光又问道:“你是要去燕国哪里来着?”

“蓟城!我听我母亲说,我的亲生父亲在蓟城,我要去那里找他。”水渊说道。

“巧了,我也是要去蓟城,是去见一个老友,见完之后,我就要回齐国了。看来,这一路上我们又可以同路结伴了。”孙光笑道。

水渊没有再说话,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在他看来,从这里去蓟城,最起码还要很久才能走到。所以,在回到蓟城之前,他都不能有任何事情。好在有孙光在,有什么不懂的,他也可以问孙光。

“走吧,我们进村子里去讨要点吃的。”孙光见水渊换了衣服后,已经像是一个中原人了,便笑着说道。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战国我为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