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12章 高兰殒命

战国我为王

作者:龙翔
更新时间: 2020-01-10 09:26:23 字数:3086 分类:

历史小说

随着乌力角的一声大喊,东胡兵纷纷向后退却,树林里面暂时恢复了安静。

独力奇、孙光等人仍旧被东胡兵包围着,在火光的映照下,他们的人数少的可怜,经过一番激战,目前只剩下四十五个人还活着,大多数的身上都有伤,其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不过,东胡兵虽然人多,但是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他们的死亡人数竟然比独力奇这边还多,足可见独力奇等人的战斗力。

独力奇见水渊和高兰都被乌力角抓住了,他们不免的有些沮丧,只怕他们的性命也难以维持。

“你们所有人都放下武器,否则我就杀了他!”乌力角大声喊道。

水渊则大声喊道:“千万别放下武器,一旦你们放下武器,就等于是任人宰割的牛羊了……”

“让你多嘴!”乌力角不等水渊把话说完,抬起手便是一巴掌甩在了水渊的脸上,“再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独力奇环视了一圈,见他们被团团围住了,已经是无路可退了,而且水渊和高兰都被抓住了。他非常清楚东胡人的作风,他们本来就是战俘,此次又逃亡了,再一次被抓住的话,估计东胡人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们了。

放下武器是死,不放下武器也是死。

独力奇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了不放下武器,不放下武器,或许有冲出重围的希望,但是一旦放下武器,正如水渊说的那样,他们就成为了任人宰割的牛羊了。到时候东胡人要杀他们岂不是易如反掌?

“兄弟们!东胡人的作风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一旦我们放下了武器,他们肯定会一拥而上,将我们砍成肉泥。今天我们被包围在这里,横竖都是死,就算死,也不能窝囊的死,是勇士的就都跟我一起,再多杀他们几个!”独力奇举起了手中已经砍出密密麻麻豁口的弯刀,振臂高呼道。

其余的人都抖擞了一下精神,立刻又恢复了战斗状态。

水渊见状,嘿嘿笑了两声,对乌力角说道:“你想屠杀他们,只怕是不行了!”

“狗杂种!闭上你的臭嘴!”乌力角甩手便是一巴掌,直接打在了水渊的脸上。

水渊只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嘴角上渗出了一丝鲜血,但仍旧是一副笑脸,接着说道:“有本事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乌力角被水渊激怒了,他的刀就架在水渊的脖子上,只要他的手轻轻抖动了一下,就能立刻结果了水渊的命。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还要留着水渊的性命,慢慢的折磨他。

“你以为你是谁?你们现在都被我包围了,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的那几十个人就会被立刻射成刺猬。我就打你了怎么着了!”

话音刚落,乌力角抬起手便向水渊的脸上挥打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支黑色的羽箭突然从黑暗中射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破长空,“噗”的一声,箭头直接射穿了乌力角抬起来还没有挥打下去的手掌,登时鲜血直流。

“啊!”乌力角惨叫了一声,巨大的疼痛从手掌上传遍全身,他握着刀的右手也下意识的松开了,却握住了被射穿的左手。

站在乌力角边上的叶延诃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还有人藏在黑暗之中,而这一切他竟然一点都觉察不到。他猛地回过了头,向箭矢射来的方向望去,却赫然看见更加密集的箭矢向他飞来。

与此同时,水渊的手里多了一把弯刀,就在乌力角的右手松开弯刀去握住左手的时候,原本架在水渊脖子上的弯刀掉落了下来,水渊伸出手便接住了弯刀,趁着乌力角没有注意,握紧弯刀,朝着乌力角的手臂直接砍了过去。

眼看水渊的弯刀就要砍中乌力角了,这一刀下去,只怕乌力角的一条胳膊也就没有了。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乌力角的舅舅叶延诃左臂向前一伸,直接抓住了乌力角的衣服,将乌力角用力向后拽了一下。

“唰!”

森寒的弯刀在乌力角的面前落下,惊得乌力角冒出一身冷汗。

“有我在这里,怎么会容你在这里猖狂!”叶延诃的握着短刀的右手直接刺向了水渊的头部。

水渊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叶延诃反应的如此迅速,竟然逼得他向后连退了好多步。

叶延诃忽然弯下了腰,并且将乌力登按倒在地上,只听见十多支箭矢从他头顶上呼啸着飞过去。

“嗖嗖嗖……”

无数箭矢从东胡兵的背后射了出来,守在树林最外围的东胡兵最先遭殃,他们纷纷被箭矢射中,从而掉落在马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东胡兵有种莫名的惊慌,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第二簇箭矢便射了过来,又是一大片东胡兵倒在了箭雨之下。

被东胡兵包围在里面的独力奇等人瞅准了时机,在独力奇的一声令下,纷纷向外冲了出去,做最后的困兽之斗。

一边是箭雨,一边是独力奇等人猛烈的攻击,东胡兵腹背受敌,顿时陷入了一片大乱之中。

叶延诃最是精明,他虽然不知道是谁在放箭,但是他知道这次夜袭已经大势已去。他保护着乌力角,迅速的撤离了这里。

水渊也不去追,急忙跑过去去救自己的母亲高兰。

高兰站在人群之中,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虽然她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是那样的害怕。无数支箭矢从她的身边飞过,不少东胡兵倒在她的脚下,鲜血染红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到处都是断掉的手脚,令人作呕。

水渊快步跑了过来,看见高兰还站在那里,没有受到一丝的伤害,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这份喜悦之情还没有持续多久,但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弦响,一支羽箭划破长空,“嗖”的一声从他的耳边飞过去,笔直的朝着站在那里的高兰飞去。

“噗!”

箭矢不偏不倚的射中了高兰的心窝,高兰直接应弦而倒,倒在了尸山血海之中。

水渊脸上的喜悦之情,一点一点的消散,转而变成了悲伤和愤怒,他急忙快步跑到母亲高兰的身边,直接把母亲搀扶了起来,一支硕大的铁箭扎在了她的胸口,鲜血正在汩汩的向外冒着。

“母亲!”水渊抱着高兰,大声喊了出来,眼眶里面的泪水正在打着转转,却见高兰已经奄奄一息了。

他抬起头,向箭矢射来的方向望去,但见叶延诃骑着一匹马站在不远处,手中握着一张巨大的弓,第二支铁箭已经搭在了弦上,嘴角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嗖!”

又一支巨大的铁箭离弦而出,这一次还是朝着水渊的方向飞去的。

水渊睁大了眼睛,同时紧握住手中的弯刀,但见铁箭快要飞到面前,他拿起刀便朝铁箭砍了一下,铁箭无疾而终,直接掉落在他面前的地上

远处骑在马背上的叶延诃见了,先是露出了一丝惊诧之色,紧接着又露出了一抹笑容,他一边调转马头,一边冲水渊喊道:“乌力登!我们会很快再见面的,到时候,你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话音一落,叶延诃“驾”的一声大喝,骑着马便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渊儿!”高兰使出最后的力气,从怀中掏出了一件东西,直接塞进了水渊的手里,“母亲已经不行了,你拿着这个东西,去燕国,找你的父亲,你的父亲叫水……水……”

“母亲!”水渊低声喊了一声,他知道母亲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这支铁箭的威力太强,又偏偏是射中了心窝位置,高兰没有立刻毙命,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高兰紧握着水渊的手,用尽最后的力气,对水渊说道:“渊儿!你……你一定要记住……一定……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这是我对你……对你最后的……”

话还没有说完,高兰就一命呜呼了。

水渊紧握着高兰的手,抱着高兰的尸体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自责的道:“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

此时此刻,东胡兵在独力奇和箭雨的夹击之下,已经死了一大部分,其余的都仓皇逃走了。

一身血污的独力奇走到了水渊的身边,看了一眼已经死去多时的高兰,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他想说几句安慰水渊的话,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开不了口。

这时,一群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弓箭,穿衣打扮和草原上的各个部族都不一样,他们的打扮有点像猎人。

一个约有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女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她赫然看到水渊在抱着自己母亲的尸首,一脸悲伤的情绪,立刻便朝着水渊走了过去。

独力奇不认识这些人,他见这个少女走了过来,便上前一步,将弯刀向前一横,朗声问道:“站住!不许靠近!你们都是些什么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战国我为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