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小说 >战国我为王 > 第7章 制造混乱
第7章 制造混乱
作者:龙翔   |  字数:4630  |  更新时间:2020-01-09 09:26:23  |  分类:

历史小说

朦胧的月色下面,大草原上一片祥和。

夜的寂静笼罩在草原的上空,北殷部落里只能看到少数的亮光,牧民们大多都沉浸在睡梦当中,少数在外围负责巡逻的骑士也都打着哈欠,偶尔听到几声拴马索的哗啦声、卧倒的马匹打响鼻和哼哼的声音,后来又是昏昏沉沉的寂静。

“希律律——”

突然,北殷部落里面传来一声马匹高亢的叫声,这叫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声音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几乎能够传遍整个北殷部落。

与此同时,北殷部落里面一团又一团的火光接二连三的亮了起来,乍一看之下,仿佛遍布北殷部落的各个角落。

“走水啦!”

随着一声嘹亮的喊声响起,那些原本看似微弱的火光只在片刻功夫便变成了一团团的大火,开始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走水啦!走水啦!”

一时间,北殷部落四面八方都统一响起了这些呐喊声,原本还沉浸在睡梦中的牧民们纷纷被惊醒,一出帐篷便看见冲天的火光,顿时是一片慌乱。

大火逐渐蔓延,慢慢变成了一条条肆虐的火龙,开始焚烧着他周围的一切,北殷部落里面立刻乱作一团。

北殷部落里面火光冲天,大火正在逐渐向四周蔓延,这次失火很奇怪,因为并不是一个地方失火,而是多处失火。虽然失火的原因很奇怪,但是却没有人去细想这些,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救火。

大火弄得整个北殷部落都变成了一团乱麻,守卫在北殷部落外面的东胡勇士,见到这种情形,纷纷回到部落里面,去救火。

就在守在北殷部落外部的东胡勇士纷纷回来救火的时候,一支支由战俘组成的小队伍秘密的向北殷部落的工棚附近集结,这场大火,是他们放的。

水渊等候在工棚附近,看到北殷部落里面火光冲天,眉头紧皱,望着大火的目光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不知道这场大火会夺去多少人的生命?”水渊的心里面暗暗的想道。

在水渊身侧站着的孙光似乎看出了水渊的心思,对水渊说道:“东胡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场大火就算是对他们的惩罚吧。三王子,我一直有个疑问,你是东胡大人之子,为什么要反过来去对付东胡人?”

水渊道:“此事说来话长,我只告诉你,其实我的亲生父亲并不是北殷哈隆,而是一个燕国人!”

孙光听后,顿时明白了水渊的所作所为,他望了一眼身后工作十几年的工棚,虽然东胡人对他不薄,又让他担任百工之长,但是说到底,他还是心心念念的是故国,是中原,而不是这个鬼地方。本以为有生之年不会再回到中原,没想到身边的这个十五岁少年会带给他希望。

“三王子……”孙光欲言又止的道。

“不要再叫我三王子了,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水渊!”

孙光道:“那……我叫你公子吧。在中原各国里面,公子是各国国君的儿子,是贵族,你就算不是北殷哈隆的亲生儿子,也算是他的养子,北殷哈隆是东胡大人,也就是整个东胡的王,那么叫你公子也是顺理成章的。”

水渊笑了笑,道:“就是一个称谓而已,随你怎么叫吧。”

“公子,这次我们离开,能不能多带点人?”孙光试探性的问道。

水渊扭过头望着孙光,见孙光的眼睛里带着一丝的希冀,他的脑筋转的很快,目光瞥了一下附近的工棚,反问道:“你是想让所有的工奴跟我们一起走?”

孙光见水渊一语点破了他的心思,也不再隐瞒,直接说道:“公子,这些工奴大多数都是中原人,都是东胡从中原各国俘虏过来的,他们也都跟我一样,一直想回到故国。这次是一个机会,如果我们不带他们走的话,他们只怕这辈子都要老死在这个鬼地方了。”

水渊非常理解孙光的心思,他对孙光说道:“我们这次是逃跑,不是被东胡人送出去的,等到东胡人平息了这场大火,从大火中反应过来,发现少了很多战俘,必然会派兵追击我们,这里虽然离燕国最近,但是也有很长的一段路程,这一路上难保不会被东胡人追上,到时候东胡人绝不会对我们心慈手软,我们能否顺利逃回燕国还是未知之数……”

他说到这里,话音便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孙光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失望之色。他皱了一下眉头,话音一转,对孙光说道:“这样吧,你是百工之长,他们最信任你,如果你非要带着他们一起走,我没有一点意见,但是你必须要去询问清楚,他们是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着我们冒险,如果愿意的,便跟我们一起走,如果不愿意的,就继续留下,至少还能保住性命。”

孙光听水渊这么一说,也觉得水渊说的有点道理,但是他的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抹微笑,对水渊说道:“我现在就去问问他们,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们就真的带他们走吗?”

水渊重重的点了点头。

孙光望着水渊的目光里流露出了感激之情,他什么都没说,转身便朝工棚里走了进去。所有的工奴都住在工棚里面,之前战俘们来抢夺东西的时候,他们都卷缩在一起,不敢吭一声,好在战俘们只是来抢夺武器的,并没有为难他们,但是他们却躲在工棚里面不敢出来。直到孙光进入工棚之后,这些工奴们才敢露面。

孙光直接道明了自己的来意,并将这一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都跟工奴们说了,这些工奴们听完之后,都为之雀跃,丝毫没有顾及到危险的事情,就纷纷表示要跟孙光一起走。

孙光带着工奴们的心声,再一次来到了水渊的面前,对水渊说道:“公子,工奴们都愿意跟着我们走,就算是死,也要走!”

水渊沉思了片刻,这些工奴们少说也有几百人,起初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既然他已经答应了孙光,就只能带着他们走了,说不定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呢。

“公子……”孙光见水渊没有回答他,一番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为难?”

水渊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为难的,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带他们走的。只是他们之中大多和你一样不会骑马吧?”

孙光皱了一下眉头,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这些工奴大多数都是中原各国的老百姓,有的是被东胡人直接俘虏过来的,有的是被其他草原上的民族俘虏之后,又被东胡人俘虏过来的,反正这些人都大多数都不会骑马,只有一些手工技能而已。

“你们趁现在去多找些马车来,多带一些有用的东西,说不定在逃亡的路上会用到,我会尽量多弄些马匹来拉马车的。”水渊道。

孙光听后,点了点头,心中对水渊感激不尽。

这时,独力奇和其他各小队的战俘们陆续返回到这里来集合了,他们放火的地方都是水渊精挑细选的,大多数都是靠近人多的地方,而且还非常靠近北殷哈隆的大帐,只有这样,才能让北殷部落重视起来,慌乱起来,也能让那些东胡勇士全部回援。

独力奇一脸笑意的来到了水渊的身边,对水渊道:“你的方法还真管用,北殷部落真的就乱成一团了,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水渊道:“北殷部落的马棚离这里最近,我们当然是去抢夺马匹了,能抢夺多少就抢夺多少,一旦北殷部落的大火被扑灭了,他们发现你们不见了,就会派兵来追击,到时候难免会和他们大战一场,所以尽量多弄点马匹,一路上轮番换乘,逃得越远越好!”

独力奇点了点头,但是却看见孙光带着几百名工奴们从工棚里走了出来,逐渐向水渊靠近,急忙问道:“你要带着他们一起走?”

水渊摇了摇头,对独力奇一本正经的说道:“是我们必须要带着他们走!”

独力奇一阵狐疑的问道:“我们为什么要带着他们走?他们大多数都不会骑马,会拖累我们的?到时候我们怎么还能逃得出去?”

水渊嘿嘿一笑,问道:“我问你,你抢了马匹之后,一旦逃出了北殷部落,你会先去哪里?”

“这还用问!肯定是先回匈奴了!”独力奇道。

水渊冷笑道:“你都这样想了,难道那些东胡人都想不到吗?你们当中匈奴人最多,他们派兵追击的话,肯定会朝匈奴方向去追击,北殷部落是东胡的腹心之地,距离匈奴人的部落有多远就不用我来告诉你了吧。就算你能逃出北殷部落的势力范围,那么在西边还有东胡的摩延部落,你们这样逃跑,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独力奇心中一惊,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可是如果逃出北殷部落之后,不回匈奴,那么他们要去哪里?

水渊已经看穿了独力奇的内心,接着说道:“我既然能有办法把你们从北殷部落里就出来,就一定有办法能让你们顺顺利利的回到匈奴,只不过你们这一路上要全部听从我的指挥,否则的话,你们只有死路一条!”

独力奇将信将疑的道:“你真的有办法让我们回到匈奴?”

水渊道:“我水渊可以对太阳神发誓!”

太阳神是草原上各民族统一信奉的神灵,不管是东胡人,还是匈奴人,都对太阳神有着崇高的敬畏。

独力奇一听水渊要对太阳神发誓,便皱了一下眉头,对水渊道:“这些工奴不能骑马,也不会射箭,更没法打架,你带着他们能有什么用?”

水渊神秘兮兮的笑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就说说你这一路上愿不愿意听从我的指挥吧!”

独力奇沉思了片刻,对水渊说道:“好!我就信你一次!从现在开始,我独力奇愿意听从你的指挥,直到我顺利回到匈奴!”

北殷部落中的大火还在继续蔓延,火龙肆虐之下,无情的燃烧着周围的一切,而整个北殷部落都陷入到了救火和救人之中,早已经混乱不堪,哪里还管得了其他的什么事情。

水渊带着独力奇、孙光等人从工棚开始出发,先行去了距离工棚不远的马棚,在临走时,还一把火将工棚给点燃了,生怕北殷部落里面不够混乱。

独力奇带着匈奴人冲锋在第一线,先砍杀了几个守卫马棚的东胡人,然后将马棚里面的马匹洗劫一空,大大小小的马匹足足有四千多匹。

水渊选出几百匹强壮的骡马来拉着马车,让工棚里的工奴负责驾车,他们全部坐在马车上,而水渊和那些战俘则分别骑着马匹。

与独力奇等人不一样的是,水渊骑着的是他自己的马匹,他为那匹马取名黑风。除此之外,黑风的背上还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水渊专门让孙光为自己打造的马鞍,他已经完美的安放在了黑风的背上。马鞍的下面还有悬着一副马镫,也是水渊让孙光打造的,这两个东西是其他骑士所不具备的。

水渊继承了乌力登强壮的身体,无论是骑术还是箭术,在整个北殷部落的同龄人之中,都可谓是一绝,本来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但是水渊考虑到这次是逃跑,路途遥远,一切都是未知数,万一真的被东胡人追上了,必然少不了一场大战,到时候他依靠马鞍和马镫这两个东西,至少可以加强他在马背上的优势。

此时的水渊也是全副武装,他的腰中悬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弯刀,这把弯刀也是出自孙光之手,是用精铁锻造而成。他的马鞍附近还拴着一张大弓,另外一侧则悬着一簇簇的箭矢,看上去足有两百支之多。

他们抢完了马棚里面的马匹,水渊又让独力奇带人返回北殷部落里面,去趁乱搜刮一些牧民的食物,毕竟逃亡的路途遥远,一路上总少不了吃的。

那些工奴也是将马车装的满满当当的,都是一些从工棚里带出来的武器,以箭矢居多,都是以备不时之需的。

而水渊的母亲则由孙光负责看护,他找了一个人负责驾车,孙光就守在水渊母亲高兰所在的马车里面,临行时也带了一些医用品。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水渊和独力奇等人重新会合在一起,开始了正式的逃亡之路。

北殷部落的大火将守在外面的东胡勇士大多数都调了进来,部落外面难得的出现了一次漏洞,水渊带着这些战俘和工奴们,不费吹灰之力,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北殷部落,一路狂奔。

黎明时分,北殷部落的大火在万众一心之下,终于得到了控制,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让北殷部落损失巨大,光被大火烧死的就有三千多人,被大火吞噬的帐篷更是多不胜数,大火过后,只留下一地的焦糊,有些地方还冒着黑烟。

直到此时,才有人发现,战俘营外死了几十个东胡勇士,都是被人砍死的,而且所有的战俘都不见了。

紧接着,工棚那边有人来报,被大火烧毁的工棚里没有发现一具尸体,但是工棚里面的工奴竟然全部不见了。

随后马棚那边也有消息传来,所有的马匹都不见了,负责看守马棚的守卫也被人砍死了。

一个接着一个的消息接踵而至,不少牧民昨天晚上被人杀死,帐篷里面的食物被洗劫一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