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历史小说 >战国我为王 > 第5章 释放战俘
第5章 释放战俘
作者:龙翔   |  字数:3199  |  更新时间:2020-01-08 09:26:23  |  分类:

历史小说

战俘营里关押着一千多名战俘,这些战俘都被东胡人拴着沉重的铁链,他们对待俘虏的方式很简单,只要你有一技之长,就能免受刑法,也不会被杀死,会被直接送去工棚。

被送到工棚的俘虏已经不能再叫俘虏了,他们在东胡勇士的看管下,为东胡人制造各种各样的器械,被当作奴隶来使用,被称之为工奴。

沦为工奴的俘虏,一辈子都不用担心温饱的问题,因为这些东胡人都会提供给你,但是前提条件是,你必须用你所会的技能,为东胡人制造物品。

作为游牧民族,畜牧业自然是东胡经济形态中的主业。无边无际的大草原为东胡人的牧业生产提供了广阔的天地,只要有效看管,牛马羊群就可以大量繁殖。畜群既是他们的财富,也是他们的生产资料。他们“食畜肉,衣皮革,被毡裘”。牛羊的乳汁及其制成的干奶酪是他们必备的食品。

马是东胡人最好的朋友,在东胡人的词汇中,关于马的词汇最多,像骊、觖辊、胸赊等等。骡子的出现,说明东胡人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杂交技术。每年秋天马肥畜壮的时候,东胡人都会举行大会,检验这一年中各部落畜牧的成果。在东胡的各行业中,畜牧业是唯一需要定期检查统计的,足见牧业在东胡经济中的地位。

不过东胡人逐水草而放牧的游牧经济毕竟是粗放而不稳定的,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利用自然而不是改造自然。所以,一旦遇到风灾雨雪、严寒瘟疫,牲畜就会大量死亡,经济萎缩,人民饥饿困毙,濒于绝境。这时,狩猎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北方的高原野兽种类众多,既有可供食用的黄羊、野鹿,也有危害牧业生产的狼群、狐狸。所以,东胡人的狩猎既出于补充食物、手工业原料不足的目的,也有保护牧业生产的考虑。东胡人的狩猎一般集体进行,各部首领经常组织上万人参与的围猎活动,在狩猎的同时进行练兵。他们打猎的常用方法是合围,然后乱箭齐发,竭泽而渔,一个不留。这种方法后来被运用到战场上,让中原人吃了不少亏。后来东胡社会里还出现了诸如“射雕者”这样专业的猎户。

相比之下,东胡人的手工业相对落后一点,草原民族受地理环境限制,生产并不能完全满足自己的需要。所以,东胡人一般会善待有一技之长的俘虏,只要你是工匠,不管你是毛皮制衣工、金饰工、木匠、木雕工、象牙雕工、皮革制件工、补锅匠、陶工、车辆制造匠,抑或是泥瓦匠、铁匠等等,东胡人都会免费为你提供食宿。作为回报,你要用你所懂的一技之长,来为东胡人制造点东西。

沦为工奴之后,就等于一辈子失去了人身自由,除非你真的干不动了,否则的话,东胡人绝对不会轻易放任何一个工奴离开的。

除了一小部分俘虏沦为工奴之外,女俘虏一般是最受待见的,东胡人会把男女俘虏区分来关押,凡是女人,都是被东胡人强抢过来的,谁抢到的是谁的,然后回到部落后,直接把女俘虏给霸占了,让她们为自己生儿育女。

剩下的男俘虏就先集中关起来,然后由东胡勇士逐一进行询问,凡是有能力让家人拿出赎金的,东胡人往往都会先让他活着,等有人送来了赎金,才会把他给放了。当然,东胡人也不会无限期的养着俘虏,他们会给俘虏计算被俘虏的时间,如果超过一个月,还没有人来交赎金,那么对不起了,留着你也是浪费粮食,只能把你送去见阎王了。

战俘营里都是由一个又一个的铁笼子组成,每个铁笼子里面关着二十个战俘,大约只有九平方米,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卫生条件不是一般的恶劣。

水渊打开了战俘营的大门,昂首阔步的进入了战俘营,他还没有走几步,一股股屎尿的味道就扑鼻而来,不由得让他用手掩住了口鼻。

这个时间点,一部分战俘们早已经躺在冰冷的铁笼子里睡着了,还有一部分战俘依偎在铁笼子边上,用一种近乎呆滞的目光注视着夜空,刚来的时候人都会很精神,但是被关的久的了,人的精气神就会慢慢被消耗殆尽。

水渊的突然出现,立刻引来了战俘营里那些还没有睡下的战俘的注目,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的望着水渊,像是在看一个稀有动物一样。负责照看他们的东胡人他们大都认识,但是水渊对于他们来说是个生面孔。

水渊径直走到了离他最近的铁笼子,二话不说,瞬间抽出了系在腰间的佩刀,在清冷的月光的映照下,佩刀显得是那样的冰冷而又锋利,露出令人畏惧的森森寒光。

“喀喇!”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是一连串锁住铁笼子的铁链掉落的声音,被锁住的铁笼子顿时开了一道缝隙。

还没有等那些战俘反应过来,只见水渊以极快的动作接连砍断了好几个锁住铁笼子的铁链。

但是,那些被打开的铁笼子里面的战俘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个人从铁笼子里走出来。

水渊觉得很是好奇,转身看了一下那些被他打开的铁笼子,只见里面的战俘都是一脸迷茫,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们怎么还不出来?我是来救你们的!”水渊大声的喊了出来。

那些战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的,就是没人愿意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们?”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

水渊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知道声音是从那些还没有被打开的铁笼子里传出来的,却不知道是谁说的。于是乎,他便问道:“是谁在说话?”

水渊一边说着话,一边用目光扫视着这几个铁笼子。

“是我!”

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水渊敏锐的目光瞬间捕捉到了那个蠕动嘴皮子的人,但见那个人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裘衣,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给人一种五大三粗的感觉。但是与其他战俘那种呆滞的目光不同,这个人不大的眼睛里流露出了锐利的目光。

水渊走到了那个人所在的铁笼子前面,直接问道:“刚才是你开口说的话?”

那个人道:“没错,是我!我就想知道,你是谁?你又为什么要救我们?”

水渊道:“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能救你们出去,外面的守卫都已经被我给调开了,只剩下几十个人看守在周围,今天晚上是你们重获自由的好时机,至于你们愿不愿意逃出去,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那个人用他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四周,果然看见战俘营外面少了很多守卫,他沉思了片刻,转身对身后的其他战俘小声的说了一段话,其余战俘都点了点头。

那个人再次转过头,对水渊说道:“我们匈奴人向来知恩图报,把你的名字告诉我,以后若是到了匈奴,我们定然会加倍报答你的。”

“报答就算了,谁知道大家以后还会不会再见面呢。”水渊用刀砍断了这个铁笼子的锁链,笑着对那个人说道。

铁门被打开了,那个人第一个从铁笼子里走了出来,高大健壮的他站在水渊的面前,顿时给了水渊一种压迫感。

“我叫独力奇,是一个匈奴人。”那个人毕恭毕敬的对水渊说道,“就算你把我们放出来了,我们没有武器和马匹,也未必能够逃的出去,万一再被抓住,那等待我们的就只有死亡了。所以,其他人才不敢轻易乱动,也没有人愿意从牢笼里走出来。”

水渊道:“我既然是来救你们的,自然就会有所准备,你若是现在能让大家都走出牢笼,我就会给你们发放武器和马匹。”

独力奇听到水渊的话后,顿时精神为之一振,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水渊重重的点了点头。

独力奇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转身便对牢笼里面的人吼道:“都快点给我滚出来,谁不出来,我绝饶不了他!”

说来也奇怪,这群战俘在独力奇的一声叫喊之下,不管是匈奴人,抑或是楼烦人,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凡是被打开牢笼的,都争先恐后的从牢笼里走了出来。

水渊见状,便对独力奇说道:“时间不多了,那些守卫一旦发现自己上当了,就会立刻回来的,所以必须尽快打开所有的牢笼。但是在这之前,你们必须先到外面去把那些守卫给干掉,否则的话,他们一旦发现战俘营里有异常,就会呼喊,会引来更多的东胡人,到时候我们想逃都逃不掉了。”

独力奇听水渊这么一说,对水渊说道:“外面的守卫交给我去解决,你负责打开其他牢笼,我们一会儿再战俘营外会合。”

水渊点了点头,独力奇转身便朝外面走,一边走一边高声叫道:“匈奴的健儿们,你们都跟我来。”

话音一落,但见有三十多个强壮的汉子跟在独力奇的身后,径直朝战俘营外走去,在门口很快便分成了两队,一队向左,一队向右。

水渊则用刀一个接一个的砍断牢笼的铁索,将一个又一个的战俘释放了出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