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2章 百工之长

战国我为王

作者:龙翔
更新时间: 2020-01-06 16:52:16 字数:3044 分类:

历史小说

草原上的夜晚是宁静而又孤独的,东胡人吃饱喝足之后,便各自回各自的帐篷去休息了,偏偏这又是古代,什么娱乐设施都没有,电视、电脑、手机、平板什么统统都没有,有的只是夜的深沉,和人的寂寞。

帐篷内,母亲高兰做了一些吃食,可是水渊却没有什么胃口,因为吃不惯。

自从水渊苏醒之后,高兰发现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总是叽叽喳喳的吵个不停,可是现在却安静的出奇,这不是以往的他的作风啊。

“怎么?”高兰坐在水渊身边,先用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发现额头的温度正常,这才转而问道,“还是没有胃口吗?”

水渊点了点头,却没有吭声。

高兰有些疑惑,因为从昨天他一醒过来开始,他的言行举止就像是换了另外一个人似的,甚至她曾经一度怀疑水渊是不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高兰半跪在了水渊的对面,用一双乌黑亮丽的眼睛望着水渊说道:“这些可都是你以前最爱吃的东西,难道你就不愿意再尝尝吗?”

水渊看了高兰一眼,映着帐篷内的火光,他能清楚的看到高兰的脸庞,这是一张非常标志的美人脸,如果搁在现代的话,稍微一打扮,绝对是一个少男杀手。高兰今年只有三十三岁,正是少妇的黄金年龄,如此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如果水渊还是以前的自己,估计早就和高兰发生点什么了。

可惜的是,他现在的年纪是十五岁,而且高兰还是自己的母亲,容不得他有半点胡思乱想。

索性,他直接扭过了头,不再看高兰了。

高兰当然不知道水渊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三十六岁的成熟男人,她还是单纯的把水渊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她意识到了水渊不愿意跟自己说话,眼角里泛着泪光,心里面也像是刀绞一般,难受极了。

“你不理我,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高兰又问道,“我知道,是我出身不好,我不是真正的东胡人,以至于让你无法享受该有的待遇……”

“母亲就不要胡思乱想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水渊安慰的说道。

其实,这不过是安慰高兰的话,正是由于高兰不是东胡人,是被北殷哈隆抢过来的中原人,所以生的孩子也不可能是纯正的东胡人,因为在水渊的身体里面还流着高兰的血。

东胡人最讲究血统了,他们认为自己的血统是高贵的,其余的都是贫贱的,所以即便水渊是北殷哈隆的孩子,也不能得到应有的待遇。因为对于北殷哈隆来说,高兰只不过是他的其中一个玩物,北殷哈隆的玩物至少还有二十个,分别来自不同地域,不同阶层,只要他想得到谁,就能得到谁,以至于生的孩子也是一大堆,像水渊这样的孩子,还有三十多个,但是血统不纯的,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水渊。

所以,水渊和高兰在整个北殷哈隆的家人当中,地位是最低下的,高兰在水渊六岁那年失去了北殷哈隆的宠爱之后,便一路跌到了谷底,被北殷部落的大母安排去做北殷部落里面最脏最累的活,和他们豢养的奴隶差不多。

虽然说北殷哈隆对自己的孩子还是有些感情的,但水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经常被乌力角欺负,还骂他是杂种,就连比他年纪小的弟弟、妹妹们,也要时不时的来欺负欺负他。从小到大,没有一天是他不被欺负的。

高兰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过身子开始收拾床铺。说是床铺,倒不如说是地铺,东胡人过着游牧的生活,隔一段时间就要迁徙一次,宽大而又笨重的床不好装卸,所以都是带着草席铺在地上,然后再铺上被褥,就当床用了。

“乌力登,已经很晚了,快睡觉吧!”高兰一边收拾床铺,一边招呼着水渊。

水渊没有吱声,但是却乖乖的躺在了地铺上,然后闭上了眼睛,假装睡觉。可他的脑袋却没有闲着,在想着一些事情,也不知道孙光今晚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惊喜。

夜色逐渐深沉,水渊听到了高兰均匀的呼吸声,这才睁开了眼睛,他试探性的喊了两声高兰,见高兰没有反应,便坐了起来,蹑手蹑脚的跑出了帐外。

就在水渊跑出帐外的一瞬间,原本熟睡的高兰也睁开了眼睛,他披了一件衣服,也出了帐篷,偷偷的跟在了水渊的后面。

东胡人的部落向来是外紧内松,部落外围布满了暗哨和重兵,反而部落内部却没有人巡逻。因为他们认为,一旦有敌人能够突破外围防线进入部落内部,再怎么防守,也是徒劳无功,倒不如直接跑路算了。反正东胡人信奉的原则就是,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仗着马匹的便利,充分的发挥了草原上游牧部族的战争特点。

水渊和孙光约定好了时间,在部落最东北角的工棚附近见面,他悄悄的绕过了许多帐篷,很快便来到了和孙光约定的地点。不过他却没有看见孙光,倒是看见了几个负责看守工棚的东胡勇士,他们聚在一起,升起了一堆篝火,在篝火上面放置了一个烧烤架,正在烤着羊腿,一个个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

工棚是独立存在于部落里面的,一圈有高高的栅栏,里面住着各种各样有着不同技艺的工奴,这些人原先都是被俘虏过来的,因为掌握了一技之长,这才侥幸活命,但却要终身给东胡人为奴,打造兵器、战甲以及各种各样的器械。所以,为了防止这些工奴跑掉,特意用栅栏围了一圈,又派东胡勇士把守在周围,看护的相对比较严密一些。

水渊藏在暗处,四下里瞅了瞅,却始终看不见孙光的身影,便自言自语的道:“这老小子不是睡过头了吧?”

“你喊谁老小子呢?”孙光的声音突然从水渊的背后响起。

水渊被吓了一跳,急忙转过脸,但见孙光一脸怒意的站在那里,双手环保在胸前,正用一双明亮的眼睛望着自己。他倒是产生了疑惑,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光道:“我是百工之长,虽然地位也不怎么样,但也好过那些工奴,我有自己独立的帐篷,就住在这里面,这是你父亲给我的特权。”

水渊“哦”了一声,看着孙光两手空空的,便问道:“我要的东西呢?”

“你要的东西那么沉,我拿着岂不是很费力吗?在我帐篷里面,你跟我来吧!”孙光话音一落,转身便走,也不管水渊到底跟不跟自己走。

孙光掀开了帐篷的卷帘,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水渊便抬起步子进了孙光的帐篷。

首先映入水渊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用木头雕刻的小玩意,这些小玩意摆在一个陈列架上,看上去非常的精致,不由得让水渊发出了赞叹之声:“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手艺?”

孙光只是嘿嘿笑了笑,他径直走到了帐篷的最里面,指着一堆用布蒙着的东西说道:“这就是你要的东西。”

水渊听后,径直朝着那边走了过来,伸手便掀开了那块蒙着的布,一个纯手工木质雕刻而成的马鞍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紧挨着马鞍的地上放着一对半圆的铁疙瘩,这对铁疙瘩就是马镫。

水渊蹲了下来,用手抚摸着地上的马鞍和马镫,他不禁感叹孙光的惊人的工艺水平,没想到孙光在没有任何实物的情况下,单单凭着他画的图形和他讲解的部分细节,就能把马鞍和马镫给做出来。

马镫还好说,这种东西技术要求比较低,打铁也是孙光的拿手事情。可是这马鞍却不是铁的,而是用木头制作的,看上去像是用一根非常粗大的木头精雕细琢过的一样,在马鞍与人体和马背接触的地方,孙光都用皮革给包裹了起来,里面还塞了一些软性的东西,生怕会硌住人的双腿和马背,考虑的比他还要周全一些。

水渊对着马鞍观察了好久,觉得很不多,对孙光说道:“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种手艺!这双手也太巧了吧?”

孙光嘿嘿笑道:“这算什么,我墨家的机关术那可是天下无敌的,我墨家……”

话才说到一半,孙光突然戛然而止,摆手道:“算了算了,不说了,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三王子,只要你满意就行,也不枉我老汉的一番心血了。”

“等等,你刚才说了墨家,难道你是一名墨者吗?”水渊感兴趣的问道。

孙光皱了一下眉头,狐疑的望着水渊,反问道:“你还知道墨者?”

水渊道:“知道一点,但是不多。那么你是一名墨者吗?”

孙光先是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然后道:“这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慢慢讲给小王子听。”

水渊用奇怪的眼神望着孙光,在他看来,孙光肯定是一名墨者,不然他也不会提出来。这个看似简单的人,身上却藏着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战国我为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