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24
24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11761  |  更新时间:2008-11-19 10:25:35  |  分类:

科幻小说

岳风和香雪的下落一直牵挂着大家的心,藏山高级警备区的车子飞快的驶进了最贫穷落后的贫民居,车子的显示屏一直处在红色的区域不下,时不时的发出刺耳的警鸣,由于车速太快车里的每一位乘客的脸就像霜打的一样白,一声声的尖叫把车里的气氛搞的异常活跃,穿过高大的欧式建筑后两侧的街面上出现了稀疏的人流,一些人还在摆弄着原始的交通工具。

“都什么时代了还有人在玩弄脚踏车,我敢打赌在这个落后的街面上没有一辆车能比得上叶子的深蓝。”车子放慢了速度,平稳的驶在街道上,窗子的外面有几个行人在轻松的骑着传统式的脚踏车,他们的身影收在蜗牛的眼里,他长叹了一声很是轻蔑的道。

“蜗牛,你的话说的太过现实了!”“嗖”的一声在不远处的一个十字路口驶过一两豪华的轿车,比大家乘坐的这辆高级警车还要豪华些,向来多事的变色龙接过话茬就堵了一句。

蜗牛想要反驳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只好忍气吞声的吐着舌头连连摇头道:“真不凑巧,你说你这辆破车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哎——真是没劲!”

车子在贫民居里转了几圈后驶进了一条阴暗的街道,这里太过偏僻只有少许的人在游魂的穿行,就连他们的每一人走路的姿势大家都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来。

“风!”车子行驶的并不是很快但由于叶子的制动太过突然所以里面的人冷不丁的被这突如其来的惯力倾向前方,还未来得及直起身来就听得叶子紧张的说:“是岳风的机车,看样子他就是在这条街上失踪的了!”

“什么,岳风,他在那里?”叶子的话立刻引起变色龙的注意,也许是因为在他的眼皮底下弄丢了两个大活人才使得对“风”这个字眼分外关心,他仔细的辨别着这条街上的事物,果然这里就是曾经出现过那辆奇怪卡车的地方。

“不,不是岳风是他的车子‘风’!”蜗牛一把推开车窗,尽量的探出头去,果然在不远处的一根灯杆下歪倒着一辆漂亮的红色民用机车——正是岳风引以为傲的“风”,虽然有一点点的失望但是仍然令他的神经为之一震,立即开了车门向它走去。

“风,是你吗?”叶子第一个迫不及待的来到车前,俯下身子像关心小孩一样试探的问。

“你是叶子,后面的是黑马的主人蜗牛大哥!”谢天谢地“风”的车身和仪表已经破损得十分严重但是他的电脑程式还算保存的完好,可以清楚的搜索到两个人的信息。

“风,你的主人呢,它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叶子感谢着做了个祷告的动作,“风”可以清楚的记得自己就一定知道当时的情况,追寻着这些蛛丝马迹就一定回有更大的线索。

“在车牌是31486的卡车上。”“风”回答到。

“31486的卡车上!”叶子诧异的重复着“风”的话,一个极为有利的线索为他注入了新的动力,迫不及待的回到了车上一个劲的念叨着:“31486、31486……岳风在31486的卡车上……”

“只要找到了车就可以找到岳风,只是——”变色龙瞟了一眼窗外吊了一个大大的悬念后又道:“31486可不是一两普通的车子,当时他的车轮释放出大量的有毒气体,迷倒了岳风也迷住了我的双眼,他们便轻而易举的抓走了岳风,单是这一点我们就很难应付,而是否在它的上面还有没有其它的武器呢。”

大家默然相视谁也很难说出这个未知的答案。

“嘿嘿,我认为既然没有答案就不需要答案,只要我们万事提高警惕、祝福自己十分的好运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听起来没有根据的浑话却是他们唯一可以做的,蜗牛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警车在街道里继续穿行,“31486”这个数字时刻闪现在众人的脑海里,坐在车后座上的金刚正在全神贯注的利用自己遥感系统仔细的排查着每一辆行驶在贫民居里的车辆,看他的表情很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在他已知的所有车辆里车牌为“31486”的有三辆是空中航道的反磁车,七辆是私家车,根据变色龙的描述它们可以排查出去,之后只剩下五辆卡车,可其中有三辆是重型车两辆是微型车,并没有变色龙口中的中型车,最后大家得出一个相同的结论——“31486”根本就是一个假牌照,想要找到那辆车无形之中又增加了一层难度。

大家很是焦急的又搜寻了几个地方毫无所获,颓废的人们无奈而又十分不甘的离开了贫民居,飞快的车子此时成里叶子发泄的对象,驶上藏山最大的环行公路后就将车速提至里顶点,时不时的砸响几次喇叭以宣泄她内心的焦虑,而这样躁动的举动却没有一个人去理会他,谁的心理会是好受的呢,也许这种疯狂的飙车才正是大家所愿的。

环海湖是藏山最大的淡水湖,由于淡水资源的缺乏所以这里就成为了藏山地区乃至全世界水资源保护的重中之重,海湖的周围是叠翠的青山与淡卷轻浮在蓝色天空里的云朵相映在水平如镜的湖水中,微风拂过荡片片鳞波给人一种如痴如醉的感觉甚是美丽。

此时叶子驾车正准备穿过一条隧道,由于车速过快她并没有发现在隧道的桥洞上面站立着一个人,就在那些湖光山色还未消失在他的脑子里时忽然背后传来了一声:“停车!”叶子的反应极快马上调整车速踩下了制动。

车很快就停了下来。

“快,倒出隧道!”

“是!”叶子也不去问原由,只是像士兵服从命令一样以最快的速度驶出隧道。

“看,变色龙桥洞上面不是童子么!”

“是,是是,就童子!”

两个克超特警同时喊到,车还没有停下来便跳下了车。

“童子,你给我下来!”变色龙提高了嗓门喊,此时他对童子可是又气又恨。

上面的童子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但很快就有里回应,他没有像上次那样闻声而逃,而是毫不犹豫的腾在空中炮弹似的落下又腾起腾起又落下,展转几次就来到了两个人的面前。

“龙哥我——”童子的颓废有已经找不到了,今天的他显得特别精气十足,好像有千言万语要说。

“什么也别说了,归队吧!”变色龙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弟弟深情的摸着他的小脑袋,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金刚、不由得想起从前的克超警队是多么的强大,如今只剩下这么几个人心中不由得伤感起来。

“童子!”

“金刚!”面对诚恳的队友往日的温情欢乐不由得涌上心头童子真像一个百受委屈的的孩子一样一头扑进了他们的怀抱。

“欢迎你——我的克超小特警!”叶子为童子的那对小辫子而感到好笑,可是作为一个朋友和一个克超崇拜者她真诚的伸出手道:“上车吧我的朋友,未来的路不能没有你。”

童子一副很是惭愧的样子,但可以和昔日的战友团聚又是一个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所以他结实的脸上又是十分兴奋的。他看一眼眼前这个美丽端庄而又气度逼人的女孩,正在以最真诚而的眼神望着自己,这种相识已久的感觉是多么的温欣啊,真好像是躺在姐姐的怀抱里一样。

就在叶子抓着童子的手将要跨进车门的时候,远处的环行公路上隐约的传来一串杂乱的引擎声音,很快一辆半旧的白色中型冷冻卡车飞快的出现在视线里,看它的方向是来自贫民居,它独有的发动机的声音比童子怪异的发型还要奇怪——一引擎拖着破旧的卡车一闪一闪的好象随时都有可能熄火的样子,这样烂的车子早在几十年前就应该被淘汰了为什么今天会在这里出现呢。

已经上车的童子还未坐定那辆“嗖”的一声就奔了过去,这样快的速度是这种车所不该有的,但他的的确确是以一辆警备车的最高时速驶过,也许是因为它“神奇”的车速与它破烂的外壳差距太大以至在他驶过的那一瞬间那块泛黄的车牌“91686”“呼啦啦”的掉落在地上,正当大家感觉有些好笑的时候,另一块蓝色的为“31486”的车牌显现出来。

“3、1、4、8、6,它就是我们要找的那辆神秘车!”一开已经感觉与这辆车似曾相识的变色龙突然看到这个车牌不由自主的大声吼起来,“就是他掳走里岳风,抓住他可是一个极大的线索!”

31486这个焦点的到来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起来。

“让我去……”话音未落金刚的身影已经晃动在车外,三步并坐两步像一直离弦的箭冲里出去,弹指之间已经跳上了车,用一根手指插进锁中轻松的开了门锁,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众人的眼里、牵挂着大家的心,可就在金刚已经成功伸手去开那道门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颤抖里几下,他魁梧的身躯一时支持不住由车上栽倒下来。“金刚!”紧跟在后面的人失声的叫了起来。

“可恶的家伙,我一定扒了你这辆烂铁皮不可!”看金刚吃了亏变色龙一是气愤不过挺身就追了上去。

变色龙轻身一闪就显露出自己轻盈的脚力要远胜于半金属体的金刚,少时间已经来到这辆车的后面,就在他怒气正盛的时候忽然听到车厢里发出了强烈的撞击声,巨大的车厢在随着撞击摇摆,“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跳还是不跳?”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他原来的计划,变色龙在快速的转着念,突然他的脚步加快毅然跳上了飞快行驶的车子,翻身一滚稳身形伏在车顶,虽然他没有金刚那样的神力但是却有着金刚无法比拟的优越条件,一对特殊的手掌不仅可以简单的变换颜色还可以随自己的意念形成一种腐蚀性极强的物质,同时放出大量的热量来融化一些简单的金属,只见他单膝跪地一只手掌牢牢的拖在车顶上,时间不长在这只手掌的边缘就出现一个硕大的洞,他小心的向里面望了一眼,只见昏暗的车里有八九个人死一样的倚在那里,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可如果是这样那么刚才的撞击又是从那里来的呢?

越是感觉诡异越是想要弄个明白,变色龙又一次伏下身去想要看个究竟,,就在他刚刚要动一动身子的时候突然一声暴响一只手像铁锤一样打了出来,幸好变色龙反应极快,猛的往旁一闪避开了这凌厉的一击,紧接着又是一声暴响,车顶缺口处的铁皮被硬生生的撕开了,由那个缺口处蹿出一个人来,他的样子十分的漂亮,全身的黑色装备比金刚的护铠还要齐备,黑色的披风在空中飘摆,威风凛凛傲视眼前的一切。

“岳,岳……”变色龙被对方逼人的英气所吸引,他仔细的打量着对方,忽然感觉这人的相貌十分的眼熟,不由得想起失踪在贫民居的岳风,两个人的相貌和气势是何等的相象,以至他几乎要喊出他的名字。

“你是谁,来押送我的?”黑色的护服黑色的披风,有黑天使的影子却与他有过之而无不及,是一种徘徊在两者之间的感觉,正是它使得身经百战的变色龙意外的打了一个冷战后才问到:“不是,那你又是谁?”

“我?现在的名字叫做刀锋,从前的名字就连我自也记不得了。”对于字的身份他不加丝毫的掩饰,但在他的坦率中却又夹杂着几分谨慎,听得出在浓浓的敌意中、这个极其清秀足以迷倒千万美媚的小伙子有着一段无奈不堪的过去。

原以为黑社会培养出来的都是一些三句话不同通就要大大出手的“好汉”,可如今站在变色龙眼前的这个人却镇定的叫人吃惊,使得他顿时对这个英气逼人的后起之秀产生好感,“我是特警变色龙,我正在寻找我失踪的一个朋友,不知在这辆车里是否有一个叫做岳风的人?”

“岳风?”对方猛的一惊,露出一个忧郁的神情在他干净的脸上一闪而过,一副默然的表情道:“就是特警变色龙?我并没有见过你口中所说的人,在囚禁我的车内只有看守我的八个特级杀手,你若是不想惹更多的麻烦就请马上离开……”

变色龙一听很是吃惊,令他摸不着头脑的是为什么在车内徘徊的是囚犯而睡觉的却是看守,越是奇怪他越想弄个明白。

古怪的卡车驾驶仓里好象发现了车厢里出了岔子,突然做了一个急刹车。强大的惯冲力使得两个人同时向前倾去。变色龙一个翻身像扎根一样牢牢的站在地上,他立刻去看对方,只见他的身手更加敏捷,落地之快犹如千斤落下,坚硬的马路竟然留下了一对深深的脚印。变色龙真切的收在眼里,心中大吃一惊,暗想:“这个家伙的实力远在我和金刚之上,只怕三个特警也不是他的对手!”

对方横眉冷视,死死的盯着即将打开的车门。

“刀锋,马上回到车厢里去!”“咔”的一声车门打开,自里面利落的跳下一个身穿制服的人,凶神恶煞的对着他就是一阵呵斥。

“哼!”刀锋蔑视的看了白制服的人一眼又冷冷的说:“走狗!”

“刀锋马上回到车厢里去!”那人见刀锋对他的话不与理睬顿时火往上撞,用威胁的口吻高声重复了一遍。

变色龙看了一眼白制服,立刻明白这是一个只会耍嘴皮子功夫的酒囊饭袋,而他敢在刀锋这样一个绝顶高手的面前如此嚣张就一定有必胜的把握,他忽然想到了在车厢里躺着的几个人,难道他们真如刀锋所说的那样厉害,那真的要会一会了。

当刀锋这两个字又一次在他的耳边响起时,刀锋沉寂的表情变的暴躁起来,痛苦或者是恐惧,他的精神也许是受到里某种力量的压制,而现在这种力量显然已经不能再控制他了,“啊——”他暴喝着,着声音来自一种绝望的边缘使他犹如闪电一般冲向白制服。

另一面白制服见刀锋失去里控制脸色已然惊的煞白,在这紧要关头他毅然发出里最后的通牒:“总部总部,刀锋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在他耳机里很快得到了回应:“马上启动他的变节系统,必要时干掉他,决不能让这样强大的战士落在其他帮派的手里。”

“来得及吗?”白制服暗暗叫苦,看刀锋已经蹿至眼前里他本能的将身子一滚钻到车底下去了。

“出来受死吧,我已经忍那么很久了,就让我们在这里做一个了断吧!”刀锋像一头发疯了的野牛抓着卡车的安全杠像推积木一样将它移动了起来,然后一个有力的旋腿,“嗵”的一声卡车擦着地面在空中翻了两翻滚到了路边的斜坡下。

白制服失去了遮蔽的车身,整个人暴露出来,就见他手中紧握着一个晶体装置,出奇镇定的爬了起来傲慢的一字一顿的道:“刀锋,这就是背叛者的下场。”显然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启动了刀锋的变节系统。

“干掉我!”刀锋已经料到白制服话中的意思,他明白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糟糕的事情,这都是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造成的,不由得怒火往上撞,立刻一计飞脚踢在他的脑门上,可怜的家伙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刀锋你是一个杀手!”冷酷的表情、快速的反应证明他是一个老练的战士——甚至是一个杀手,而“杀手”这个字眼在变色龙的脑海里是一个很丑恶的词,他诧异的问到。

“特警先生,既然不是敌人那就请你快走吧!否则——”斜坡下的车厢里“嗵”的响了一声打断了刀锋的话,正是危险的到来征兆可他却毫无一丝惊异的表现。

“什么场面我没有见过,难道今天我会怕吗?”变色龙对这个不太冷的杀手颇有些好感,这更加坚定了他决定淌这趟混水的决心。

“原来变色龙也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家伙,反正我是无所谓,而你可要小心了!”一个战功赫赫的特警在刀锋的面前竟成了一个这样龌龊的人。

总是被人称之为英雄的变色龙受万千崇拜第一次被人这样瞧不起还是第一次,所以他憋足了一口气要与刀锋较个真。

斜坡下翻倒在一旁的车厢中又 “嗵嗵” 响了几声,像是一声声战鼓正在暗示着对决的开始,而挺立在这里的两个人毫无惧色,让他们在乎的只有他们自己是否会在对方面前出丑,在屏息片刻之后车厢里猛然传出一阵暴响,八个死尸一样的杀手鬼影般的出现在面前。

“铁拳,我等你们很久了!”八个将他们围在中间,而刀锋却只对其中的一个人冷冷的道了一声。

“背叛主人的只有死!”八个人里一个长着络腮胡样子十分彪悍的人凶神恶煞的呵斥道。

“主人?”刀锋眼里现出一丝杀意,微微的抬了抬头用十分蔑视的神情道:“谁也没有权利做我的主人,我只属于天地之间属于我自己,可是在你们的世界里却感觉不到我的自由!”

“该死的蠢材!”络腮胡怒骂着,他的身子微微的向前试探了一下。

“说的好,人都有自己的自由,任何人都没有权利主宰他人的一切,如果有这样的人那他才是真正该死的人。”此刻变色龙已经明白眼前的八个人原来是杀手界里最为厉害的角色——铁拳八人组,在他们八个里只有一个人是活着的其余都只是一些没有思想的活死人(植物人),他们八个是一个、一个又是八个,在实战里极为灵活,向来以心很手辣凶残成性,凭借着无坚不摧的铁拳很少失手,也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

“你又是谁!这么快他就找来了帮手!”由于变色龙是特警队里的“忍者”十分善于伪装,同时又因为藏山政府从未公开过八十四个特警的身份所以只有少数出入在市民中间的特警才会被大家认识,他的话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他仔细的打量着他却怎么也认不出变色龙。

“我——我没有名字,和我相识的人都管我叫呆木!”变色龙清楚的认识到此刻并不是暴露自己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他不得不撒了一个慌,其实“呆木”这两个字眼是在骂对方的孤陋寡闻的。

“也好,看样子今天要多捞一个外快了!”络腮胡言下之意是变色龙即将成为他们举手可得的猎物,想到自己出倒至今仍未有过败绩八个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刀锋,就让我看一看你的本事吧,看你内在的实力是否与你那狂傲不羁的外表一样让人敬畏。变色龙深吸了口气后闪身冲了上去与络腮胡缠斗在一起。

变色龙拼命的与络腮胡缠斗在一起,他知道只有击倒眼前的大个子才能最有效的结束这场战斗,在与对方的交手中他越战越勇,时间一长两个人的实力悬殊渐渐的显现出来。络腮胡感觉事情有些不秒,暗地里已经将目标转移到了刀锋身上,突然他猛挥几下“咔”的一声粉碎了路边的一只石做栏杆,借着变色龙闪躲的暇余抽身冲向了刀锋,少时徘徊在外围的几个人就将刀锋团团围住,另外一个则挡住了变色龙,在圈内的刀锋虽然身手了得但是在这样厉害的对手围攻下他慢慢的败下阵来。

身在外围的变色龙应付一个敌人显得绰绰有余,他不由得向圈内望去,只见在刀锋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斑斑的汗珠,可奇怪的是刀锋的动作虽然轻快但却不能做出一点有效的反击,突然间那七个人同时由他的前后左右同时进招封锁了他的所有空间,他竭力闪躲间已经被对方命中数次,使他在数秒内败下阵去。

“铁拳,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是怎样的厉害法!”这下子可急坏了变色龙,他想要冲过去可怎么也甩不掉身边的这个家伙,他只得高声断喝希望可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等到后面的支援。

正当变色龙使出看家本领仍然不能有效的制服对方的时候,在他的脑海里忽然想到惊雷教官的话,“搏斗之技强于力,杀伤之法在于害,必胜之道却在于运。”怪不得自己拼尽了全力也敌不过对方,原来一开始自己就在迷途之中盘旋,对别人的仁慈就是自己最大的弱点,如果再这样耗下去的话会害死刀锋的,而对付他的强劲快拳只有以静制动一击制胜,想到这里他的动作陡的慢了下来,每一次只在那对铁拳将要碰到自己时才快速的避开。

“你,你这是什么套路,慢吞吞的活像个娘们!”由于铁拳速度太快几次失手之后自己的动作居然和自己相抵触,面对这样的不利情况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一停,惊异的问道。

“我还以为你只是个死人,原来你也有自己的思想!”变色龙也借着这个空闲舒展一下紧张的肌肉,同时向远处瞟了一眼,“怎么搞的金刚还没有赶过来,再迟片刻刀锋就有生命危险了!”

另一面刀锋的局面好象已经在铁拳的控制里了,有三个人转过身来向变色龙直逼而来。

把只铁拳同时围攻变色龙,他的处境十分的危险。

“越是危险越要保持理智,心烦气燥只会影响你的判断力使得对方有机可趁。”惊雷的话又一次在他的耳边响起,这个伟大的导师只言片语可能是在危机关头拯救变色龙的一计良药,只见变色龙漫不经心的将右手搭在络腮胡向面门袭来的铁拳上,使了个顺水推舟轻轻向旁一带正撞在另一个以全力击来的拳头上,只听得“咔嚓”一声响两个人的金刚护手、连同手骨齐齐碎裂,更出呼意料的是他的身体向两侧微微移开那两个人重重的撞在一起。

“古怪古怪……”那两个人瘫在地上盯着变色龙一个劲的叫着古怪。

“你究竟谁?”另两个人强忍着巨痛惊叹着问。

“我是呆木,一个自愿维护这个社会安宁的人!”变色龙此时真是长舒了口气,他成功的拖住了四个凶猛的敌人还悟出了一条转败为胜的真理,表情严肃的说:“不仿告诉你们,用来胜你们的不是什么必杀技,而是在平常里得到的一些启示,比如自古老东方流传下来的一种健身技巧——叫做太极,只要你可以善加利用就是一种厉害的必杀技巧,而我刚才用的只是由其中演化出来的九牛一毛。”

“哼,少来唬我了,你口中的所说的我又不是不知道,太极拳只是一种适合老人们的运动,要那些老得走都走不动的家伙用它来打人只怕……”络腮胡又道:“只怕你是在拿我们当猴耍!”

“哦——”变色龙要做的只有一个“忍”字,所以他不打算把这场战斗变成一场辩论会。

从来没有失手过的铁拳们那里可以在变色龙的面前服输,四个人很快又站了起来更加凶猛的冲了上去,只见变色龙顺势一斜身体犹如柳绦一样闪在一旁,右手变掌陡然间发力,“啪”的一声击在迎面而来的那个人的背上,第一个人“扑通”一下倒在地上,相隔不到半秒右侧也有人袭来,他的身形随即一沉,以背与对方撞了个满怀,同时以钢尖护肘直插他的胸膛,又是一声怪叫那人就在也没有爬起来,这是他今年第一个杀的人。

“变色龙,你果然是个难得的对手!”少了三个劲敌刀锋的压力减了大半,他勉强的从四个人的包围圈里跳出来,浑身上下受了不少的伤。

“过讲了,还是先解决了这八个家伙再说吧!论抗击打的能力我可不如你,就算被他们挨到一下也够我受的了!”铁拳八人组只剩下六个人,但实力仍然不可小视,眨眼间两个人又身处在他们的包围之中,闪电一样的攻击又从四面八方而来。

“啊——”僵持之间忽然传来了刀锋的一声惨叫,原来铁拳们在短时间里改变了攻势,一计铁拳袭来他以单掌去接,却不料这一掌来的太过突然,掌与拳碰触的霎那发出一串脆响,刀锋轻轻的低吟一声道:“变色龙,我的手骨被打断了,他们只要几秒钟就可以将我解决掉,为了不必要的牺牲你还是赶快想办法脱身吧!”

“他真的是一个杀手吗,即便是也是一个有血性的男子汉!”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还能想到身边的伙伴,变色龙更加对刀锋敬佩了,他发泄着内心的愤怒紧挥出一阵攻势,靠在刀锋的身边道:“愿意交我这个朋友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坚持到最后!”

“哈哈哈……真不愧是特警,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刀锋苦笑一声又快速的挥出一掌恨劈在一只手臂上,回头望了一眼变色龙道:“若不是他们弄丢了我的生命之刀就算再有八个铁拳我也可以照样摆平!”

“呵呵……想不道你和我从前的一个朋友一样爱吹牛!”在将近死亡的时候可以交到这样一个朋友,很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情变色龙作乐的开起了玩笑,而这听起来有点荒唐调侃的话刀锋还没有听到已经瘫在地上了。

话分两头,在公路的另一侧十里开外的四个人看到变色龙上了车,立刻对金刚实施救治使他在短时间里快速的恢复,正当刀锋倒下去的那一刻他们的警备车已经赶到。

“变色龙坚持下去!”金刚全身的静电在车上时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眼前紧迫的形势令他顾不得多想蹿身形迎了上去。

铁拳也是金刚惯使的武器,因为他的双手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因事故而截肢,所以现在使用的这双手是用超高压技术制作出来的特殊金属手、一对完全的金属体,它可以在十公分厚的铁板上留下一个完整的拳印,与铁拳的金属手套相比要强上百倍,如今遇到绰号铁拳的对手可真要上演一出铁拳对铁拳的好戏了。

“嗵嗵嗵”一连串的金属撞击声仿佛要刺破人的耳膜,也许是因为一时的冲动,金刚的一只拳头、一口气便将六个铁拳相继分开,但是在之后的几秒钟内他也感觉手臂十分的不适。

“克超金刚果然有两把刷子。”由于金刚经常献身在市民中间所以他的名气是极有分量的,再加上他独有的这对铁拳立刻使对方察觉这个由斜刺里杀出的是他。

“老伙计,少跟他们废话,我们得速战速决!”童子像是一只神出鬼没的精灵,在众人还为来得及发现他的时候已经济身在队友之间了。

虽然童子的身材矮小但是移动的速度却是相当的惊人,两把小刀划出条条银线直取铁拳们的要害,但是他的攻击在这些个体形彪悍的对手面前却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十几招过后性情急燥的他时不时的露出一些破绽。

“啊——”突然一个铁拳狂叫了一声,童子得手了,他的小刀深深的插进了他的小腹,可是在那狂叫还未停止随即响起的是另一个另人吃惊的话:“小东西,我看你是在找死!”话音未落一计利落的掌刀便劈向童子的面门。

童子深知自己在力量上与对方的巨大差距,他可是一万分的不敢小视,眼看着自己就要吃亏他陡的抽身一闪放弃了插在对方腹中的小刀。

只见对方面无表情的将插在腹下的利刃缓缓拔出随手一扬,那小刀“嗖”的一声飞出去老远“当啷啷”的滚落在马路中间,冷酷的表情嚣张跋扈以显示自己是如何的强大。

“克超特警真是没用!”

“你说的很对!”

“我非常赞同你的意见!”

铁拳们七嘴八舌的说,虽然表情不一但是说的却是一个意思。

就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在童子的那柄小刀停止滚动的那一刻,在人群的后面稳稳的站起一个人来,他手中紧握着童子的那把小小的刀,眼神里充满了愤怒的力量,也许是为了挽回失去的威严,他站起来的动作很是骄横,就是这样一个身影和那柄小小的刀子却给了六个人扣动心弦的震慑。刀锋握着刀这所有铁拳们所不能接受的,尴尬、惊慌、最后到恐惧也不过是在一秒钟的时间里就全部表现出来的。

“嘿嘿,他真的有那样可怕吗!”铁拳们的摸样显得特别奇怪而滑稽,原本感到积极可危的变色龙不由得暗自发笑起来,指着面前的络腮胡说:“只不过是多了一把匕首,用得着这样害怕吗,嘿嘿真是一群没用的家伙!”

面对对手的嘲笑六个人虽然有无法抑制的愤怒但是在手执小刀的刀锋面前他们还是硬着头皮停下了脚步,到底这个刀锋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几个人由不可一世的猛虎突然变成了胆怯的病猫,难道他真的有这样可怕吗?

只见刀锋的脚步掂了一掂身形移动的速度已经达到极快,青光闪过两个铁拳身首异处,剩下的四个人也是被他逼得无路可退,可是任他们如何的反抗也只是困兽之斗,也不知道是刀锋挥舞着刀还是刀在牵引着刀锋,在人的视觉可以分辨力下刀就是人人就是刀,人刀合一之处电光雷石只后、还没有一个人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他已经定住身形站在变色龙的面前。

“变色龙,刀锋是否没用?”

“我的天,你是怎么做的!在下连眼皮都没有来得及眨一下,你就将他们全部解决了!”此时不仅是变色龙一人就连旁边的另外两个克超也同样被这惊人的一幕惊呆了,“真是太厉害了……”

“谢谢你的刀,虽然是一把好刀但是和我的生命之刀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若不是这样你休想拿回去。”刀锋微微的歪了歪头仿佛是在抖落身上战斗过的尘埃,那个威风劲真是无法再去形容了,只见他将小刀递到童子的面前道:“刀,还你!”

“那真是万幸,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听到他这样说童子可不管刀锋是否是在开玩笑,很是当真的一把自己的爱刀收了起来。

但是刀锋并不为童子的举动而感到好笑,转身就要离去。

“金刚,大家都没事吧?”警车稳稳的停在马路的边上,叶子快步下了车出现在人群中间。

叶子的出现使得刀锋的将要离去的步子微微的停顿了一下。

“还好,多亏了刀锋我们才勉强没有受伤。”金刚没有用过多的言语夸耀他,而是简单的指着这个有几分相识的背影失神的说。

黑色的披风微微的抖动了一下使得刀锋的背影显得那样的熟悉,叶子几乎就要叫出他的名字可是这个人早在使者洗劫“远洋号”的时候就已经死了,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他会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以致他的出现比岳风还要使自己的激动不已,“这这,这是真的吗……我最要好的朋友真的还站在我的面前……”

“大家保重,我要走了!”刀锋的脸是背对着大家的所以谁也没有看到他复杂而充满矛盾的表情,微微闭着眼睛沉默的好一会儿才道:“金刚、变色龙,叶子的安全就拜托你们了……”

“你——”金刚更加感觉到事情的离奇,忽然一个曾经出现在自己生活里的、共同出生入死过的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话到嘴边却听到旁边有人道:“阿力!”蜗牛张大了嘴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背影,那个曾经数次得罪自己恨不得将他抽筋剥皮的人又重现在这里,自从他经历了远洋号事件后蜗牛对他的态度已经完全改变,他没有半句的废话直扑了上去堵住他的去路,满心欢喜的不知如何表达。“嗯……嗯……嘿嘿……”

“阿力,留下来吧,大家都需要你!”叶子三步并做两步来到阿力的面前,深情的看着这张写满神秘的脸,这个已经在自己的生活里逝去了很久的面孔,正是他似的现在的叶子惊喜的快要发狂,一向口直嘴快如今却激动的说不出一个字来。

“叶子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阿力了,他已经在远洋号一役中随着那片海风消失了,如今站在你面前的只是一个冷血的杀手——他的名字叫做刀锋——”阿力的眼神里有身处罪恶的无奈也有难舍的真情,此刻他竟然道出了这样的话。

“阿力你不能再离开我们了,失去了你岳风已经变的十分的颓废,如今他更是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我们大家更是需要你的帮助啊!”

“岳风——”刀锋—— 不应该说是阿力犹豫了一下,紧锁着眉头好一会儿脸上愈加阴沉,显然在的世界里有着不可知的苦楚,面对友谊的真诚挽留他应该何去何从呢?然而在他决定离开的时候大家都失望了,他道出了一个理由:“为了岳风他要暂时的离开去寻回他的生命之刀。”

“可是……”叶子还有话要说,可当她的目光与阿力冷俊的目光交织在一起的时候她仿佛明白了一切,“在阿力的世界里有另外一层东西,应当让他去实现他的计划,而岳风是完全拜托大家的!”想到这里她耸了耸肩故做精神的笑道:“希望我要好的朋友可以得胜归来,但是无论成败你都要记住,在这次残酷的战斗里你并不是孤军奋战,在你的背后有一群正直的人在永远支持着你!”

“叶子还是从前的叶子,坚强勇敢温柔热情的你一点也没有变,即使我已经是一个双手血腥的杀手对我依然如故!”看着叶子又看到每一张真诚友善的脸阿力振奋许多,那一层一直笼罩在他精神上的阴霾消散了,冷面寒颜里露出一丝微笑道:“大家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阿力保重!”望着阿力远去的背影所有人在心中送上最珍贵的祝福。

阿力走了,他有自己的主见就是去寻找那把属于自己的生命之刀,其实在叶子的心里早已明白他是要独自去寻找失踪的岳风,以他的身手足以与现在在场的所有人抗衡,叶子之所以没有拆穿他也是因为这也是岳风生还的另一个希望。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