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无双七绝 > 第二章 绝世童医
第二章 绝世童医
作者:龙人   |  字数:10923  |  更新时间:2004-11-06 19:53:56  |  分类:

武侠小说

“无双书生”大笑不止。半晌方止住笑容道:“就凭一味蛇头王,一味龙须草,一味芙蓉花?真是痴人说梦!”

少年正色道:“眼见为实,何况我们是要赌一赌,既然是赌,自然是有输有赢,有胜有负,等到你胜了之后,再嘲笑我的无知愚昧也不迟!”

“无双书生”听他说得义正辞严,不由暗叫一声好,心道:“这小娃娃倒颇像我当年少年时的争强好胜。”

当下,他便道:“你且说说如何个赌法。”

少年道:“很简单,只要有一个二寸长半寸深的刀剑伤,我便以我篓中之药去医治,以一刻钟为限,一刻钟过后,如果伤口已经痊愈,便是我胜了,如果没有痊愈,就算是你赢了。”

“无双书生”爽快地道:“便依你所说的,你再说一说输了又如何,赢了又如何?”

少年道:“如果我输了,你可吩咐我做任何事,但如果你输了……”他沉思了片刻,突然指着“无双书生”手中的千年血蝉道:“你输了便将这只小虫送给我吧?”

“无双书生”不由向后退了一大步,似乎现在便要把千年血蝉给少年似的,他说话也有些磕巴了:“你……你为何要……要我这只……这只虫子?”

少年道:“我看你身上也没有什么我用得着的东西,而这只虫子长得十分好看,拿着玩玩倒挺不错,玩腻了,我家中还养了一只八哥,这只虫子个头还不小,也可让它美餐一顿。”

“无双书生”脸色都变了,道:“你要……你要拿它喂八哥?”

少年笑道:“当然,这得在我胜了之后,怎么?你也知道自己是必输无疑了?”

“无双书生”一怔,方明白自己的失态,暗叫一声:“惭愧。”心道:“这少年小小年纪,却如此从容,竟说若是输了可以任我摆布,而我自己反倒先乱了阵脚!”

他心中对这位少年不由又添了一些好感,便道:“我怎会输呢?只是没想到你会要这只虫子有些惊讶罢了。不过你下的赌注可以改一改,若是我让你去死,你该怎么办?”

少年道:“若我输了,当然依言而行,可是我精通医理,又怎么会输呢?”

“无双书生”心中暗叹:“真倔,真狂,比我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下便道:“我建议改一下赌注,如果你输了,你便叫我三声师祖,我教你几手认药的方法。”

他说是叫“师祖”,而没说师父,自然是怕被江湖人知道自己有一个不会武功的徒弟,而折了他的名声。何况他此时并不想真的收对方为徒,只是见他性子刚烈再加面目俊朗,心中有些好感而已。

少年想了想,点头应允,但又补充道:“如何叫做伤愈总得有个标准,就以伤口无血裂、无结痂、无凹陷之迹象,便算是痊愈了,如何?”

“无双书生”道:“便依你所说。”

少年伸出了一个小手指,“无双书生”先是一愣,接着便明白过来,忙伸出自己的手指,与少年勾在一起。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变!——”

一老一少,都说得那么郑重其事。

少年突然皱起了眉头,道:“这伤口划在哪儿?”想了想,道:“就划我身上吧,我年轻些,你的剑借我一用。”

“无双书生”大笑道:“哪有人把刀剑往自己身上划的?你等上片刻,我去去就回。”

言罢,也未见他如何作势,身子已突然凭空飞起,如一抹淡烟般飞了出去,转身消失于树丛中!

少年眼中有了惊讶、兴奋之色,他狡黠地笑了。

只过了一会儿,便见不远处有一个人影冲天而起,凌空斗折,已向这边飘射过来,身势快得惊人。

“无双书生”落地时,手中竟然多了一只活蹦乱跳的灰兔。

少年惊讶地道:“前辈是用手抓住它的么?”

“无双书生”道:“不用手难道还用脚不成?”

少年佩服地叹道:“你真行,我就做不到。”

“无双书生”不由暗道:“如果连你也有这本事,那么我这一大把年纪不是白活了?”

口中却道:“现在我们可以把伤口划在这只兔子身上了。”顿了一顿,又道:“不过可别十天半个月也好不了,那么它就惨了!”

少年道:“很快便可见分晓的。”

“无双书生”拔出了他的剑,倒提着那只灰兔,剑锋一扬,兔子的腿上便多了一道伤口,殷红的血便流出了,兔子负痛挣扎着。

少年接过那只兔子,看了看,道:“好准的手法,刚好二寸长、半寸深!”

虽然他是赞扬“无双书生”,可“无双书生”听起来还是不太顺耳,觉得这少年太老气横秋,说话总是一副大人的腔调。

只见少年从药篓子里将蛇头王的茎、龙须草的叶、芙蓉花的花瓣各取出少许,揉捏成一团,然后放入口中,用力地嚼动。

少顷,他从口中取出已被嚼成一团的草药,照准兔子腿上的伤口便敷将下去。

兔子身子一颤,然后便安静了。

“无双书生”笑道:“我还道你会有不少繁琐的过程呢,没想到你倒干脆利落得很。”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兔子的背。

片刻,“无双书生”又忍不住开口道:“今天即使是你输了也是你的造化,能得到我的指点,许多人做梦都想不到呢!”

少年仍然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笑得极为自信。

“无双书生”只好又沉默了。一老一少便这样静静地坐在山梁上,慢慢地等待。

过了一阵子,少年突然开口道:“一刻钟差不多到了吧?”

“无双书生”道:“当然差不多了,不过你可以再等上一阵子,反正我不急。”他的言下之意是说反正你总是要输的,就让你多等上一阵子,输个心服口服。

少年道:“不必了,现在便可见分晓了。”他低下头去,小心地揭去那团药草,看了看,脸上有了满意的笑容。

“无双书生”见了他的神情,心中不由一阵嘀咕,不明白为何少年到了这时还如此沉得住气。

“无双书生”倒有些紧张了,暗想:“他该不会耍了什么小手脚吧?”可一想少年的一切动作都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做的,连兔子也是自己抓来的,他哪有机会做手脚?

少年将灰兔向“无双书生”递来,道:“请前辈过目。”

他说得颇为客气,可他越客气,“无双书生”心中就越没底。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连这样的赌注也会在心里没底,大概是被少年的自信与胸有成竹所打动了吧。

“无双书生”接过那只兔子,笑道:“让我看一看奇迹吧。”语气是轻描淡写的。

倏地,他的笑容无影无踪了,嘴张在那儿,一时已合不拢。

少年脸带微笑望着他。

“无双书生”终于回过神来,他有些发懵地道:“不可能,这不可能!”

那道二寸长、半寸深的伤口已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竟然全部愈合!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伤在何处。“无双书生”又用手去摸了摸那一条淡淡的红印,无论如何,他也无法相信这就是刚才那一道殷红的伤口!

无血裂、无结痂、无凹陷!

“无双书生”显然是败了,败得如此不可思议,败在了芙蓉花、蛇头王、龙须草这样三味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药材之下,败在一个年仅十三四岁的少年手中。

少年道:“前辈,胜负如何?”

沉默了好一阵子,“无双书生”才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来:“你——胜——了!”

少年哈哈一笑,将药篓收拾好,往肩上一背,又从“无双书生”手中接过灰兔,轻轻地把它放在地上,一松手,兔子便如离弦之箭而逃。

然后,少年对“无双书生”道:“既然我胜了,那么我便不用称你师祖了,前辈,告辞!”

“无双书生”一惊,叫道:“小娃娃,你为何不向我要这只……这只虫子?”

少年道:“我知道你很珍惜它,而我根本不会武功,更无法与前辈相比,而且这深山老林中,只有你我两个人……”

“无双书生”大叫一声:“住口!”他阴着脸道:“你的意思是断定我一定会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仗势欺人,对不对?”

少年道:“我不敢如此说。”不敢说,就是说本来是想说的。

“无双书生”脸色更为难看了,他看了看手中的千年血蝉,又看了看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