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十二章 难道这就是命

灭秦

作者:龙人
更新时间: 2016-01-29 14:15:08 字数:3286 分类:

武侠小说

虽然此时的战局对轩辕子十分有利,但纪空手的心中依然还有几分莫名的恐惧,这不仅是因为此刻小巷中充满了慑人心魄的杀气,更是因为轩辕子的那一句话。

“假如我死了,你就是离别刀的主人。”轩辕子这么说道,但听在纪空手的耳畔,心中却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兆,他突然发觉,这很有点像是临终托孤的味道。

纪空手知道玄铁龟给自己带来的麻烦还不仅仅是一个开始,真正的危机显然潜伏在后,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后患。

纪空手想到这里,忽然灵光一现:“既然玄铁龟如此重要,在花间派人的眼中,自然比我们这两条小命值钱。只要他们找不到它的下落,自然就不敢对我们下手,这玄铁龟无形中也就成为了我们的护身符。”他熟知人性的弱点,对人的心理也算是理解得十分透彻。既然前有“投鼠忌器”的典故,那么在玄铁龟与他们的生命之间,孰轻孰重,花间派人不会不懂。也惟有如此,他和韩信才能最终保全性命。

纪空手仔细地打量着这铺子里的每一个地方,用不同的视角来衡量着藏匿地点的可靠性,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了火炉旁边的那只大风箱上。

他心中一喜,蹑手蹑脚地爬将过去,将风箱拆下,搁在火炉的平台上,正要把玄铁龟藏入其中。

就在此时,屋外传来轩辕子一声暴喝:“杀……”如一道惊雷乍起,轰震四方。

纪空手吓得脸无血色,手一哆嗦,两只玄铁龟应声而落,在炉台上滚了几滚,正好掉进了那炉青红色的烈焰之中。

轩辕子的身形甫动,杀气四溢,刀锋破空,犹如风雷隐隐。他这一刀已有必杀之势,毫不容情地向朱子恩三人的头上斩落。

朱子恩退得不慢,却没有料到轩辕子的刀会比他们想象中更快,仓促之间,李君接过朱子恩递上的半截短矛,硬生生地挡了一记。

“当……”刀矛相接,气旋爆裂,发出一声刺耳的惊响。

李君“蹬蹬蹬……”连退三步,几乎无法承受轩辕子借着刀身透传而来的压力,而他手中的短矛也被离别刀削去一截,所剩不过一尺来长,但这一切只是让轩辕子的身形略顿了一顿,根本挡不住轩辕子那如水银泻地般的狂猛攻势。

“看你能挡得住老夫几刀!”轩辕子怪笑一声,刀势更烈,犹如暴风骤雨般卷向李君,气势端的骇人。

李君再退三步,突然稳住身形,不再退缩,这本是一个反常的举动,在他的身后,依然还有一段空间可以供他闪避,但是他再也没有退却,而是手挥短矛直迎而上。

“当当当当……”刀矛在虚空中漫舞,一攻一守,眨眼间交击了四个回合。

谁都看得出李君是拼命死撑,绝对不会是轩辕子的对手,更无法抵挡离别刀的锋锐,此刻他已喷出两大口鲜血,短矛也只剩下手握的一部分,眼看就要赤手与对方相搏了。

不难想象,当一个人的武功不如对手,而对方更有削铁如泥的宝刀的时候,他最终的遭遇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结局。

轩辕子为李君这突然表现出来的强悍感到诧异:李君本来用不着如此苦撑下去,他至少还可以退。

一丝疑问闪入轩辕子的思维中,同时他捕捉到了李君的脸上不经意间泛出了一丝邪邪的笑意。

轩辕子大惊,他没有看错,李君的脸上竟然真的露出了得意,这种得意,通常是一个人在阴谋得逞时才会表露出来。

轩辕子的心一下子变得透凉,因为他感到了一股如电般的杀气从背后迫来。

“轰……”在他的身后,是一道木墙,突然间裂开无数道裂缝,碎木横飞间,一杆如恶龙般的长矛从木墙中破空而来。

“莫干!”轩辕子蓦然明白了来者的身分,更明白自己掉进了莫干事先设下的圈套中。其实莫干早就来了,只是利用朱子恩三人为饵,然后躲入暗处,企图一击成功。

可惜轩辕子知道得太迟了,等他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时,他已经没有时间来化解莫干这一式势在必得的杀招。

花间派能列入七帮之中,这本身就说明了莫干的实力。换作平时,以轩辕子的武功,未必就一定能胜过莫干,何况他此时人在明处,莫干在暗处,以逸待劳,出其不意,轩辕子根本就躲不了这精心布置的刺杀。

“呼……”他连忙运聚全身的功力,硬将身形由左向右横移了八寸,同时运力于肩。他的位置刚变,长矛便从他的喉间贴着擦过,“噗……”地击中了右肩的中心处。

轩辕子惊痛之下,反而激发了体内的潜能,连挥数刀,劲气标射,如幢幢气墙横立虚空,阻挡住莫干的攻势。同时身体向后急滑,退出三丈开外,这才站稳身形。

他抬眼一看,只见一个矮胖老者手持长矛,身着一袭华服,一脸富态之相,乍眼看去,谁也不会把他当作闻名黑白两道的花间派掌门莫干,只有当他微眯的眼眸里暴闪出一道寒芒之时,才隐现他一帮之主的赫赫威势。

这一刻,小巷倏然变得很静,只有兵器铺里那只大火炉里发出一阵“嗤嗤……”之响。

当然,除了纪空手与韩信外,没有人会注意到这种小事,其他的人都把目光投在了轩辕子与莫干的身上,仿佛完全被这场即将爆发的决战而吸引。

“完了,彻底完了。”纪空手心中的痛苦简直是无以言表,当玄铁龟掉入烈焰中的刹那,他的心仿佛从高山滚落,直坠深渊,那种无奈与失落的感觉,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难道这就是命?

难道自己真与江湖无缘?

如果这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丁衡死的岂非不值?轩辕子这番拼命岂不是拼得很冤?而自己,岂非就是一个罪人?

纪空手只觉头大欲裂,思路乱如团麻,心中的结一环紧套一环,无法解开。浑浑噩噩中,眼睛死盯着那熊熊燃烧的烈焰,眸子里已是一片空洞。

轩辕子一门心思都放在莫干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精力注意铺子里的动静。他听到了一种声音,却不是来自于火炉,而是来自他自己的肩上,血珠坠地,滴答不停……

“你没事吧?”莫干回头望了李君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欣赏之意。正是因为李君死死地撑住轩辕子如潮水般的攻势,才给他创造了一个绝佳的偷袭良机。

“属下没事,还能挺得下去!”李君毕恭毕敬地答道,同时狠狠地瞪了轩辕子一眼。

“你没事就好,否则我不管他是不是轩辕子,还是什么铸兵师,我都要将之大卸八块,以泄你心头之恨。”莫干淡淡地道,仿佛此刻的轩辕子,已是他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一般。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既然你没事,我就只给他一招,一招足以致命的绝杀!”

他显然想激怒轩辕子,高手对决,讲究心境平和,只有让轩辕子动了真火,他才有可乘之机。对他来说,轩辕子毕竟是一个很强大的敌人。

轩辕子明白莫干拖延时间的用意,也知道他想激怒自己的用心,但是事态的发展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渐渐地脱离了他可以控制的范围。此刻的他,只有退而求其次,只要能让纪、韩二人逃出险境,他就已经十分知足了。

“纪空手,你给我听着!”轩辕子大喝一声,一字一句地道:“从现在起,你们就开始逃,能逃多远就逃多远,是否能逃出去,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纪空手惊醒过来,不由关切地道:“那你呢?”

“不用管我!”轩辕子将刀一横,傲然道:“我倒想看看,有谁能够在我的刀下闯过去抓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浑身上下似乎洋溢着一股豪情,眼睛是那般的坚决与深邃,就像是遥不可及的星空。

“保重!”纪空手压下自己心中的失落,语调竟似有了一些哽咽。自此之后,铺子里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莫干的脸上缓缓露出了笑意,好像一点都不着急。按理说,他今天赶来的目的是为了纪空手,而不是轩辕子,纪空手一旦跑了,他岂非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之所以处变不惊,是因为他相信纪空手很难逃出这条小巷!在他的严令下,花间派的门人弟子已经包围了这里,凭纪空手和韩信的那点能耐,很难闯过去。

所以他不急,一点都不急,他相信轩辕子一定会抢先出手。肩上伤口的流血已不容轩辕子有任何的犹豫。

轩辕子的眼芒掠过虚空时,正好与莫干的眼芒在虚空的某一个点上悍然交触,于是他出刀了。

轩辕子出刀的速度也许不算最快的,力道也许不算最猛的,但他的刀一出手就绝对有效!当他挥出离别刀的刹那,莫干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惊诧的表情。

当他听说这个兵器铺里的老铁匠竟是名动天下的三大铸兵师之一时,他除了有几分好奇之外,并不认为轩辕子的出现是个麻烦。

但是轩辕子的出手还是让他吃了一惊,当他看到那一道白光泛现虚空时,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轩辕子远比自己想象中的可怕!

莫干没有犹豫,就在轩辕子出刀的刹那,他向后退了一步。

轩辕子没有犹豫,刀光漫出,一道极为优雅却又极富激情的电弧划破长空,罩向了后退的莫干。

轩辕子的这一刀,不是劈向莫干,而是劈向了莫干右手方的一处虚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灭秦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