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0026回 追查凶手

非人类神豪

作者:雨默
更新时间: 2020-01-10 15:24:31 字数:4368 分类:

都市小说

跟着夏关来到了办公室,夏关随手拉上了隔音幕。

“郎株,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说实话,我也不喜欢那些人的嘴脸,不过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毕竟那个郎雪确实比我们高出很多!”

“我可是黑炎司的人,那个郎雪管不着我!”郎株说道。

“黑炎司她确实是管不着,可是咱们新海市汇文馆还有四分局,甚至是咱们全省的汇文馆可都在人家手里捏着呢,郎株,你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这些人的感受?”夏关说到。

“她没那么大权力吧?”郎株有些吃惊的说到。

“她当然是没有那么大的权利,但是她背后的家族就不好说了,简单地说,这郎氏家族,就如同人类世界政府的存在,国际妖怪联盟的总理事长就是这个家族的大族长!”夏关说到。

“要是这么说的话,我们黑炎司难不成也要受到他的控制?”郎株问道。

“不错,黑炎司明面上直属汇文馆总馆,但其实是这个郎氏家族的族长一手操控,你知道明朝的锦衣卫么?”夏关问道。

“知道!”

“跟那个锦衣卫的职责类似!”夏关说到。

“这个到是头一次听说!”郎株诧异的说到。

“你是黑炎司第6行动组的,自然不用担心这个,但是我们四分局可就不一样了,还是要有所顾忌,毕竟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所以有的时候,面子还是要给的!”夏关长叹一声说到。

“我明白了夏馆长,我会以大局为重的!”郎株说道。

夜晚的新海市,主要街道上闪烁着霓虹般的色彩,这里的夜生活也不比那些一线城市差,这个时间更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此时在一处夜场,金海集团总裁正在这陪几个客商尽兴,几名客商十分满意这次的余兴节目。

“几位先喝着,我失陪一下!”金海集团总裁林森笑着站了起来。

“咿?林总这是怎么了?才喝了几杯而已呀!”一边的一名客商笑着问道。

“抱歉,去趟洗手间!”林森笑着说到。

“哦,是这样,那快去,那里憋长了对身体不好!”另一名客商笑着说到。

很快,林森就离开了座位前往洗手间。

过了很久,林森也没有回来,几名客商有些纳闷了。

“这个林森怎么回事?不会是走了吧?怎么也不说一声?”

“算了,我去看看吧!”一名客商说着离开了座位,走向卫生间,当他走进卫生间后立刻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只见地上一片鲜红,林森的气管被割开了,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看向天空,双眼也被剜掉了,死相甚惨,立刻嚎叫着跑了出去。

“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金海集团总裁林森于当夜十二点,在碧海酒家被害!

立刻汇文馆接到报案紧急出动,在人类警察的配合下对现场进了勘探。

此时的郎株仔细的看着尸体上的刀口,只有一处,那就是气管的位置,刀口很齐整,明显是被锋利的刀刃一刀割开的,眼睛也是随后被剜掉的。

“这里,还有这里!”一边的警察们正在进行现场拍照,身后碧海酒家的老板正在接受问话。

“警察同志,我可是奉公守法的生意人,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也很为难的,你们知道,这消息一旦传出去,我生意可怎么做呀?”老板哭丧着脸说到。

“放心吧,汇文馆的同志会给你们善后的!”警察安慰到。

“查看这附近的监控,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出入!”郎株说道。

“已经查看过了,除了在十点钟左右一名环卫工之外,并没有什么人从这里出入,监控显示,正门没有异样!”一边的刑事组探员贝卡说道。

“何以见得?”郎株托着下巴问到。

“这家酒家的老板出于安全考虑在正门安装有金属探测器,一旦发现有金属物质就会发出警报!”贝卡指着门口说到,郎株点了点头。

“今天从八点到事发的时候,正门并没有检测出金属物质,因此分析凶手并不是从正门进入的,或是说凶器并没有从正门进入!”贝卡接着说到。

“有没有可能是凶手里应外合,人从正门进入,凶器则是从其他的位置运过来的?”郎株问道。

“这似乎不太可能!”贝卡说着领着郎株来到案发现场,“这里只有一个窗户通向外部,郎哥您看,窗户距离外面尚有几米的落差,从监控中我们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在这里提供凶器的运输!”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凶器未必是咱们认知的那种金属凶器!”郎株分析到。

“您的意思是,凶手的凶器是其他材料制作的?”贝卡睁大了眼睛问道。

“贝卡,你检查一下,这间卫生间里是否还有其他的味道!”郎株说道。

“明白!”贝卡立刻开始检查,所有的犄角旮旯,明面暗面的,天花板上,窗户上全都检查了一遍。

“郎哥,这里有一股垃圾桶的味道!”贝卡说到。

“那没错了,凶手是隐藏在垃圾桶里潜藏进来的!”郎株说道。

“怎么可能,我们在监控中看过,那辆垃圾手推车应该无法藏下一个人,而且清洁工就只是拿着一个袋子进入过这里,一切没有任何异样!”贝卡说到。

“普通人当然不行了,螳螂精还是能做到的!”郎株说道,身后的贝卡立刻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

“凶手提前隐藏在垃圾手推车里,利用清洁工进来收垃圾的机会以螳螂的形象潜伏在这里,当目标出现后,直接斩杀,螳螂精本身自带两把大镰刀,这就解释了凶器的来源了,也就是说,这是一起螳螂精谋杀案件!”郎株说道。

“那我们立刻回去调取全市螳螂精的档案!”贝卡说道。

“不用了,这个案件不像是本市的那些小混混干的,毕竟金海集团也算是坐拥一方资产,实力雄厚,能够斩杀金海集团林森的势力,哪是咱们新海市那些小混混能比拟的,所以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青镰堂所为!”郎株此时看着案发现场一处不起眼的位置说到,贝卡立刻走了过去。

“郎哥,好像有字!”贝卡喊到。

“白虎降世,天诛讨逆!”

看着这行字,郎株和贝卡两个人都懵了,“这是什意思?”两人几乎同时说了出来。

回到局里,郎株找到夏关向他说起现场发现的这行字,夏关听到“白虎”二字的时候,很明显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夏馆长,这个白虎您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郎株问道。

“这个……”夏关走到门口打开门向两边看了看,然后关上门拉上隔音幕,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了。

“本以为白虎教在十年前已经覆灭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残余的余党没有肃清,失职呀!”夏关低着头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来说到。

郎株此时十分认真的看向夏关。

“这个白虎教是十年前最大的邪教组织,宣扬的是极端主义思想,妄图颠覆现在的人、妖和谐关系,建立一个以妖族为主要的政权,十分难缠,在我们汇文馆全体探员的努力下最终将这个组织剿灭了,但是代价也是很大的,其中有一大批优秀的探员牺牲了,其中就包括你的父亲郎锋!”夏关说到。

“我父亲!”

“是的,你父亲曾经做为卧底潜入白虎教,查到了他们总会的位置,并发送了定位,但是随后就失去了联系,一周后我们发现了你父亲的遗体,他走的十分悲壮,一人干掉了十几名犯罪分子,堪称我们全体汇文馆的楷模!”夏关说到动情处,不由得摘下眼镜擦了擦有些事湿润的眼角。

此时的郎株也回想起了当天的那个晚上,父亲郎锋与母亲话别,并用力拥抱了自己和妹妹朗晓,然后转身离开了家门,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来。

“我当时抓捕的贩毒头目,白老板是当时白虎教的成员!”郎株说道。

“不错,那个白老板当时就是白虎教的成员,在白虎教覆灭之后,他自己成为了漏网之鱼,不久之后就变成了东南亚有名的毒王!”夏关说到。

“他就是当年杀害我父亲的凶手!”郎株说道。

“是的,这一点他自己已经招供了,善恶到头终有报,郎株你也不要太难过!”夏关安慰到。

“现如今白虎教再次出现,他们难道有什么目的?”

“从上个月开始,新海市商界有影响力的人物接二连三遭到杀害,我认为这很有可能是预谋的连环作案!”夏关说到。

“当务之急是要弄明白这个青镰堂和白虎教的关系!”郎株说道。

“从当年的调查卷宗来看,这两者并没有十分直接的关系!”夏关说到。

“难道仅仅是雇佣关系这么简单么?”郎株拖着下巴思索着。

“郎株,我现在希望你能动用黑炎司的档案查找一下有关白虎教的资料!”夏关说到。

“我会的!”郎株说道。

另一边,面对金海集团总裁林森被杀案件,郎雪也得到了汇文馆刑事处的指示,限期抓获凶手,给刑事处撑门面,郎雪此时想到的却是郎株,计划利用郎株给自己破案,最后把功劳全部捞走,于是命令新海市汇文馆总馆长将郎株派到自己身边充当助手。

接到调令之后,郎株并没有直接前往郎雪下榻的酒店,而是以前往酒店为名,直接去了案发现场进行更为仔细的调查,同时委托汇文馆四分局技术部门的同事调取了那一天这附近的监控记录,随后顺藤摸瓜找到了那辆垃圾车。

一番检查,这令垃圾车与其他的没什么不同,于是郎株便开始寻找这辆垃圾车的使用者。

“你们知不知道是哪位工人使用这辆车子?”郎株来到环卫公司大院问到。

“这个应该是老朱使用过的,不过他今天休息!”身边的几名正在休息的环卫工人说到。

“老朱?他住在哪里?”郎株问道。

“住在三环街菜市场附近!”

“谢了!”郎株客气的说道,转身离开了环卫公司,身后的几名环卫工人十分诧异的看着郎株。

“这个老朱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怎么还惹上记者了?”几名环卫工人小声的议论着。

骑着摩托车拐过几个路口,郎株开着导航很快找到了三环街金谷菜市场,郎株来到这里一边扫听一边寻找,在下午的时候终于找到了老朱居住的地方,是一所比较破败的旧建筑,木头门门扇斜着挂在门框上,感觉稍微一使劲就有可能掉下来的样子。

轻轻的磕响了房门,里面传来了一声咳嗽的声音,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

“哪一位?”

“请问朱先生住在这么?”郎株提高了声调喊到,随后房门打开了,一个年逾五旬的人站在他面前,看上去有些不舒服,这个人捂着嘴不住的咳嗽着。

“您好,我是新海市汇文馆四分局探员,我叫郎株!”郎株表明了身份,对方先是一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您该不会是因为街道反应问题,政府派下来反应百姓实际困难的工作人员吧?不好意思,我这里比较寒酸,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老朱充满歉意的说道。

“无妨无妨,我就是来向你问几个问题,政策很快就会来落实,您放心吧!”郎株随后问了一些关于他起居以及生活上的一些琐事,有意无意的问几句他听不懂的话,从老朱的反应来看,他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实在很难将他同凶残的杀人凶手联想起来。

“朱大哥,我能随便看看,照几张相片么?”郎株笑着问道,因为汇文馆对外的掩护就是报社一类的部门,也因此听到郎株的请求,老朱没有拒绝,热情的招呼着在自己住的地方走了一圈。

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几样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家具之外就是一些塑料瓶和废旧金属,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了,郎株在进入厨房之后,闻到的、看到的也都是一些素食和菜叶,一点肉渣都没有,临走的时候,郎株用现行拍立得给老朱照了一张相,从相片上来看,老朱就是一个普通人,并不是螳螂精,更不是什么青镰堂杀手。

“看来还得需要会现场再查探一番了!”郎株想着正要离开,此时电话响了起来,郎株拿出电话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非人类神豪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