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都市小说 >都市之逍遥药尊 > 第23章、速度与激情
第23章、速度与激情
作者:修了个仙   |  字数:3438  |  更新时间:2020-01-10 15:17:02  |  分类:

都市小说

第23章、速度与激情

凌晨六点钟,江陵风就起床洗涮。

昨晚结‘聚灵法印’凝聚灵气修炼,这可是上上等的功法。即便空间内的灵气稀疏的砸吧不出味来,这样的效率,也不是三山玄门道士和那些隐蔽散修们能比的。

修炼后炼精化气,精力充沛,神清气爽。

依旧是昨晚的一身白衣,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走到夏思仪门口贴着门侧耳听下,还在睡。昨晚她那么晚睡觉,让她多睡会。

下楼到厨房,把熬好的药汤加热后切换成保温状态。

江陵风从厨房的窗口时不时往外看,心里莫名的烦躁。

自己也好奇了,救了燕老,这是胜造浮屠的好事。怎么王中和的死,就跟自己有关联了呢?

这又关我什么事?这他娘的找谁说理去?

外面依稀看到有早起晨练的人在花园里散步、打太极,保安巡逻的身影从不间断。

没有看到鬼鬼祟祟的人和停在隐秘处盯梢的车辆,心里也踏实些。

别耽误送夏思仪上课就好。

没太大心思做早餐,还是去那家早餐店买些回来算了。

早餐店的收银小妹妹笑的很甜,像是早晨喝酸酸甜甜的牛奶味道。老板就应该找这样的员工,看到小妹妹的笑,吃顿早餐也能开心一上午。

看到夏思仪的笑,能开心一年。

江陵风打开门,看到今天又换了一个女人,叫人家女人又不太礼貌。

“怎么称呼?”江陵风笑着礼貌问道。

女人伸出六的手势,示意她代号是6。

“噢,六姐。”

这些女保镖明显比他大几岁,大概二十几岁不到三十岁。看着挺成熟普通,样貌稍好的也算得上清秀。

六号女保镖莞尔一笑,“江先生早。”

“早。”

江陵风摁电梯摁钮,六号犹豫下,问道:“江先生要买什么东西吗?您在家就好,我去帮您买。”

江陵风听她语气好像在暗示什么,又好像不是暗示。怎么好意思麻烦别人,人家又不是佣人。即便是佣人自己有胳膊腿,也不能像大爷一样躺着抖脚。

“谢谢,我去就好,随便能活动下。”

电梯门打开,江陵风走了进去。门缝刚要闭合,六号似有话说,哎了一声,电梯门合上。

江陵风听到了她稍有急切的一声,有事儿?

电梯到一楼大厅,本想上去问问什么事,想想算了。

出了大厅门,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还不到七点钟,空气中带着花香和清新青草味儿,微风拂面清清凉凉,心情很舒畅。

江陵风踏着黑白石板走着,对面走来两个保安,一眼就认出他们,就是最晚帮自己提东西的那两个。

江陵风本想跟他们打招呼,想着他们也会给自己问早。可这俩人看到江陵风跟没看到一样,两人肩并着肩交流着。

一个保安说:“嘿,奇怪了,今天大早就有几个人神神秘秘的在门口晃悠,一会就到了不远处的车上。还别说,车停的还挺隐秘。”

另一个保安回道:“不会是歹徒或者别的吧?”

“我看不像,这是哪?要是不法分子,敢在我们这瞎闹?活腻歪了!”

两个保安跟江陵风擦肩而过,江陵风止步,目瞪口呆。

不是不法分子,那不就是有法分子吗?

不打电话,不进来询问带人,就在外围守着,明显是怕自己溜掉。

要是自己一出去,肯定便衣围拢上来,敢反抗就是枪抵脑门。

大爷的!

江陵风也放弃买早餐的念头,他们既然不进‘碧湖龙庭’,应该多少碍着燕家的面子或者说收到什么指示。

得!先回去等媳妇洗刷好了直接开车溜。等把她送到学校,这些人爱咋滴咋滴吧。

江陵风回到家门口,六号女保镖笑了下,像是松了口气。

“你知道?”江陵风笑着问道。

女保镖幅度极小的摇了摇头,没说话,不知是否认还是默认。

江陵风更是一头雾水,打开门走进去。

“陵风你去哪啦?”

夏思仪还穿着睡衣,头发还没梳理,睡意似乎还没褪去,迷迷糊糊的美。

“我,下去走了下。嘿嘿,药汤已经热好了。你洗刷下喝了药汤咱们就去学校吧。”江陵风站在一楼,仰着头对夏思仪说道。

“好,我一会就好。”

夏思仪说着就回屋,她不用化妆,洗刷时间也用不了多少。

江陵风坐在沙发上,回头看了眼摄像头,总感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心里毛毛的。

他规规矩矩坐着看电视不敢乱动,要时刻保持着良好青年的形象,要不然被夏思仪她爸爸妈妈大爷阿娘赶出去就麻烦了。

夏思仪洗刷好,换上了拉链连帽薄外套,里面穿着白色的短袖,下身是跟江陵风一样的裤子,白色鞋子。清新靓丽,身材窈窕纤细,像一朵白百合花。

怪不得夏思仪给江陵风买这套衣服,原来是情侣款。她买的是女款,江陵风穿的是男款。

江陵风把药汤倒进碗里,一大碗,一小碗,两人像最晚那样碰碗干了。

夏思仪又打了个饱嗝,嘻嘻笑了下。

“今天我洗碗。”

“不用,先放着我回来洗。”江陵风才不愿意动用夏思仪的鲜嫩皙白的手。

“好,那给你洗。”夏思仪甜蜜笑道。

江陵风提着自己的包,夏思仪背上她的红色双肩包,出了房门。

江陵风包里有几万块钱,一套手术刀,一套银针,还有纱布以及自己配制的止血药等救治人的物件。

这种止血药不单可以消毒、减轻伤口的剧痛感,还可以加快伤口愈合。

现在卖的止血药根本跟自己配制研磨的没法比,说中医没用的都是无知。不知不言不为过。瞎几把说,就是不知尊重博大精深的华夏医术满嘴喷粪。

来到地下室,江陵风提前一步走出电梯,一眼扫过地下室的角角落落,没发现问题才踏实些。

“怎么了?”

夏思仪看江陵风这般谨慎,而且在家里的时候他无意中流露出了隐隐担忧,她察觉到有事情发生。

“没事,走,上车。”

江陵风故作轻松的笑了下。

他胳膊揽着夏思仪的肩膀,似接触又没接触,是在保护她。两人的腿都长,看上去走的比较轻快。

在地下室行进的过程中,没有预料中咔咔咔几束大灯亮起,然后几辆车从各个方向窜出,把他们的车子堵在中间的电影镜头。

电影不都是这么演的吗?而且这里最合适逮人。不按套路出牌?

快出地下室上坡的时候,江陵风才稍稍松口气。等升降杆抬起,管你们什么法不法分子,一脚油门留给你们的是冒烟的排气筒。

车子停下,升降杆缓缓抬起。

“陵风?”

“嗯?”江陵风看着夏思仪长长的睫毛像小扇子开合,“什么事?”

“还记不记得我给你说的?”

江陵风翻眼想了下,问道:“什么?”

夏思仪嘟嘴瞪眼,握着软绵绵的拳头就要打,“昨晚刚说的又忘了。”

江陵风赶紧身子回缩,假装很害怕夏思仪拳头的威力,求饶道:“记得记得,什么都不知道,辣椒水老虎凳上来也不知道。”

夏思仪噗的一声笑道:“这还差不多,开车。”

升降杆等半天了,要不是一个保安看到是两人,并动手控制着,还要再升一遍。

“嘿嘿,溜喽!”

江陵风心里狡黠一笑。

刚往东拐进大道,点脚油门后,车速还没提起来,前方三辆车逆行冲来,而且是越野警车。

“啊!”

夏思仪没有表现出出惊恐,像是早有预料,只是担忧看向江陵风。

“不遵守交通规矩,逆行不好吧?我倒车可以吧?坐好。”

江陵风脚下猛刹车。

‘呲——’

尖锐的一声响起,两道黑印滑出一米多。

早上车辆很少,今天私家车似乎少的有点过分,一辆都没看到。

大道是左右都是三车道,中间又没隔离带。现在提速转弯已经来不及,干脆倒着跑。跟警车拉开些距离后,再来个潇洒的旋转漂移调头。

江陵风挂倒车档,一脚油门嗡的一声,车子朝后面倒飞。

豪华轿跑就是不一般,红色魅影一闪,跟迎面来的警车拉开些距离。

路边的行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叫出声。

“哇!太帅了,赛车手吧?!”一女孩惊叫出声,眼中完全过滤了齐头并进的三警车。

“这人胆儿真肥,这样追还敢跑?我刚才从那边过来,路都封了。”穿着太极服的老大爷叹气不看好道。

“这是犯了多大事才招来这么多,啧啧。”一大妈提着菜篮,心疼车里的娃,年纪轻轻太可惜了。

“这不是拍电影吧?这镜头可以拿奥斯卡!”

有人不嫌事大,还惊呼以为是拍电影。

江陵风哪里管有多少车,溜掉再说。

侧头通过车后玻璃看着路,来回调整方向盘,车子依旧极速朝后倒飞。

看到路两旁站满了人,有些人还兴奋的跑来看速度与激情。

江陵风是很无奈又很气,真是看戏的不嫌事大,自己多希望是路旁人群中的之一,还可以吹口哨带动下气氛。

只可惜自己是被追的人。

“陵风。”

江陵风知道她想说什么,不等她说完,不容她拒绝道:“不管怎样,今天必须送你去学校。”

夏思仪努努嘴,看着紧张专注的江陵风,眼睛模糊,不再说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