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017章 此时不干 更待何时

一寸山河

作者:作家李珂
更新时间: 2020-01-10 14:26:38 字数:2717 分类:

军事小说

打扫完战场的八路军二营,迅速地撤离了大王峪,返回到十几里开外的那个小村落,此前,他们已经在那里秘密驻扎了几天。

尽管跟鬼子骑兵的这场遭遇战伤亡不算小,但斩获也还是相当可观,枪支方面:从日军手里缴获了四十一枝小马枪,一只手枪,从晋军溃兵那里收缴了五十三枝中正式步枪,子弹均充足。此外,另有日军骑兵的二十八匹军马,以及马刀、大衣、马靴等。除了刚刚过黄河后的平型关之战的缴获,二营还从来没有如此阔气过。而且,这一次是“吃独食”。

吴子健已经将战损抛到了脑后,他兴冲冲地在村子中心的一块空场上召集4个连的连长,开始分配战利品(按照他与营长冯长治的分工,武器装备这一块,归他调配)。这是二营5连的历史性时刻,这一天开始,5连全连彻底告别了汉阳造和老套筒等旧式武器,实现了全部的三八式和中正式步枪装备。

李天林乐得嘴都合不拢,作为二营的主力连,他们一向受到优先关照,全营唯一的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就在他们连,6挺捷克轻机枪他们也占有了一半。一直忧心忡忡的副连长夏连山的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在营部,刘树的心情却颇为复杂,丰厚的战利品的确值得庆贺,特别是二十八匹军马的收获令人喜出望外;但这一仗全营的伤亡也实在太大了。而且,教导员目前最担忧的,还不是一仗两仗的损失,他从这场临时上阵的所谓“设伏”战里,看到了吴子健等“主战派”势力的强大,这才是令他警惕和焦虑的。

自从去年10月忻口会战以国军失利为告终,八路军就已经开始逐步化整为零,潜入到敌后。在延安方面看来,山西无论如何是守不住的,而八路军必须抓住国军主力被日军击溃的大好良机,放手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和政权,扩充自己的武装力量。太原被日军攻陷后,中央的这一部署越发明朗和急迫。

刘树只是一个营级的政治主官,但他对延安的这一部署,是深谙其中三味的。作为长征过来的老资格红军,刘树切身体会到了颠沛流离的痛楚,到达陕北后,虽然得到了暂时的喘息和休整,但国民政府的追剿大军始终环伺在旁。如今,一切都大不同了:山西的崇山峻岭,给红军提供了一个崭新的驰骋施展的天地,更重要的是,日军在山西的主力转战山东而去,国民政府的中央军和晋绥军也被压迫到了晋南和晋西一隅;空荡荡的山西,几乎没有什么军事力量能对红军构成威胁,正是大展宏图的好机会,此时不干,更待何时!

因此,在晋东北,当团首长和师、旅首长,将二营独力开赴晋南的关门山建立根据地的任务,交待给刘树和营长的时候,刘树的一腔热血就沸腾起来了,他的脑海里,瞬间勾勒出未来在那个名叫关门山的陌生地区,二营发展壮大的蓝图。

但兴奋之余,刘树也暗暗感到此行的艰难所在:那不是来自外部,而恰恰是在部队自身!作为打响抗日首战的八路军劲旅,林师上下对平型关大捷念念不忘;那一战,也确实提升了全军乃至全国的抗战士气。但是,刘树对那一战感触更深的,则还是全师的重大伤亡,据说已达到千人,接近消灭日军的人数!这是不折不扣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以二营为例,不算战士,仅主官就牺牲了一个副营长和七个连长、副连长——吴子健和李天林,就是在那一战之后,分别由连长和副连长提升为副营长和连长的。

可是,胜利的血色弥漫了人们的眼睛,大家都沉浸在大捷的亢奋里,却忽略了牺牲这一潜在的威胁。这次开赴关门山,上级特意交待二营要尽力避开日军锋芒,然而,二营已经从五台出发了,副营长吴子健沿途还一直在寻找与日军交锋的机会。其中,行进到阳曲附近的一个村庄时,尖兵发现了一股鬼子在村里劫掠百姓,吴子健二话不说,带领两个连就围了上去,鬼子人数虽不多,但依托村庄的房屋实施有效抵抗,并且很快就召来了驻扎阳曲的援军,若非刘树与营长冯长治下令紧急撤离,二营说不定就会遭到日军的反包围。

刘树很清楚,二营以吴子健为首的一批营连级主官,对全营脱离团以及师、旅主力的单独开进,还心存芥蒂;吴子健就公开说过,将林师这样的有力部队拆解分割,等于是将一个紧握的拳头变成了张开的手掌,丧失了强大的击打力,在他看来,林师至少应该以团为单位进行活动,方能掌控对日作战的主动;而如今以一个营的规模独自开进、孤悬敌后,所能打的仗,已经非常有限。

刘树在二营的党小组会议上,几次对吴子健的言行进行了规劝和批评,但后者却不以为然;而冯长治作为营长,显然对副营长的约束也不够,甚至有些纵容,这让教导员备感焦虑。果然,这次得知日军准备进攻丰店县城,吴子健就怂恿营长,以在丰店外围设伏、寻机缴获日军辎重为名义,贸然打了这一仗。十四名同志牺牲了,还有十几个重伤员生死难料,轻伤的则多达数十名。这对药品卫生品短缺的二营而言,无疑是致命的。

刘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很难保证全营能以完整力量进抵目的地。他找来冯长治,要求立刻召开三个人的营级主官会,对吴子健的冒险倾向严厉批评,并必须在今后加以杜绝!

……

紧张欢乐地分派完了武器,吴子健长吁了一口气。他这次为了加强5连的战力,特意集中了目前全营所有的三八大盖和中正步枪,首先满足了5连战士人手一枝之后,才将剩下的以及5连淘汰的老旧枪分发给其他连队。5连本来还有几枝长征时期的花机关枪,但苦于子弹越来越少又无处补充(作者注:红军所称谓的花机关枪,就是反围剿和长征时从国民政府军队手里缴获的德制伯格曼冲锋枪,系国民政府或地方军阀为其军队采购,因采购数量原本不多,子弹来源比较匮乏),所以这次吴子健索性将这几枝“鸡肋”分散划拨给了其他三个连队。

5连高兴,那三个连未免就憋了一口气,尤其是战力接近5连的6连,连长虎着一张马脸,站在吴子健身后,阴阳怪气地没少发牢骚。吴子健倒是不恼,他对6、7、8连的连长笑眯眯地嚷:

“主力不是靠嘴皮子说的,是靠一个又一个硬仗打出来的,要想像主力那样吃香的喝辣的,就得战场上见真章!你们三个连,谁能拿下几个硬仗,我下次分枪的时候,保证先分谁好的!”

正嚷嚷得高兴,营部的通讯员跑来他的身边,小声说教导员和营长在等着他开会。吴子健刚才还风和日丽的脸孔,顿时阴了下来——还在大王峪打扫战场的时候,吴子健就从教导员痛不欲生的嘶吼声里,感受到了对他这个副营长的愤怒。看来,这一架,是非吵不可了!

吴子健从一把破椅子上抬起屁股,对一旁的夏连山说:“连山,这椅子是从老乡家借的,想着派人还给人家。”

夏连山点点头,但没有说话,吴子健从5连副连长的脸上读出了内容:他显然还记挂着丰店城的安危。

“连山啊,不要急,我这就在会上想办法,争取咱们派支小部队去丰店探探情况。”吴子健边走边说。

夏连山急忙应着:“好,好。副营长,你和教导员莫吵,心平气和地说啊!”

吴子健头也不回地摆摆手。夏连山望着副营长宽厚的后背,心里砰砰乱跳:教导员和营长能同意吗?丰店的姐姐一家啊,现在究竟咋样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一寸山河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