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一卷 卷名

第三章 相逢不如巧遇

随心录

作者:月寒
更新时间: 2012-08-28 12:01:38 字数:5190 分类:

武侠小说

古天,终于经过千辛万苦,日夜兼程的赶到了药王谷。

“哎…终于来到了!太累了!”古天,站在那药王谷外的石碑旁,撑着那石碑,气喘吁吁的说道。

望着那远处的风景,心情大好,牵着马大步大步的就走了进去。

“你是谁?怎么进入药王谷的”古天刚进入了药王谷,就被两个身着淡蓝色长袍的人,给拦住了!

“厄,哈哈,两位不必这样,我是来找药老,没有什么恶意”古天和言悦色的说道,淡淡一笑,显得人畜无害得模样。

“找我们师傅?你到底是谁?”两个人疑惑的问道。

“我叫古天,这样吧!你们把这样东西交给你们师傅就行了!他自会知道我的来意,麻烦了!多谢二位!”古天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摸出一块淡绿色的玉佩,递给了那个守护的人,脸色十分和睦!

他们看着古天,神色平和,并不像什么坏人,于是微微点了点头,应予古天的请求,一个人接过了玉佩,转身就向着药王谷里面走去!

那人拿着古天给的玉佩,快速的来到了,一个优雅古典的房间外,“咚,咚!”轻轻敲了敲门,说道:“师傅你在吗?师傅,你在不在里面!”

“是,药幽啊!有什么事吗?”屋内传出一道浑厚,深沉的声音!

“师傅,谷外有一个自称古天的男子,交给了弟子一个玉佩,说是只要交给了师傅,你老人家就知道他的来由!”那名被唤作药幽的男子,恭敬的回复道。

“哦…古天,玉佩,难道…”那屋内的老者心中,默默想道,嘴上回道:“既然这样那你就把玉佩给我吧!”

“是,师傅”那药幽回应道,双手摊开,那玉佩神奇的飞空悬浮了起来,从那门边的细缝中,飞入了房中!

屋内,

那老者,拿着那淡绿色的玉佩,凝神细视,突然他目光收缩,脸色大变,神色微微一怔,赫然那上面写着一个“古”字!

他愣了一愣,慢慢的回过神来,对着门外的药幽说道:“药幽,快去把那位古公子,请进来,好好的招待!不可怠慢知道了吗?”

“是,师傅,弟子这就去办!”药幽恭敬的回道,随即,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了出去!

药王谷外!

“古公子,你好,我师傅已经在谷内恭候你的大驾,跟我走吧!”药幽再次回到了谷外,恭敬的对着古天说道,

“哦…那就麻烦了!”古天拱手礼貌的回应道,

“呵呵…那里那里!”药幽,带着古天就往着药王谷内走去,慢慢的消失在了那里!

“小兄弟啊!你们怎么说话怪皱皱的啊!会不会太拘束了!”古天,礼貌的与药幽交谈道。

“呵呵,这位大哥,你不要叫我小兄弟了!叫我药幽吧!”

他继续说道:“我们这里就是这样每天除了炼药,就是学习药物知识,所以闷是在所难免的,习惯就好!师傅从小就教导我们,做事必须要有礼有条,规规矩矩,待人之道,须礼字为先,希望古公子莫怪!”

“原来是这样啊!没事,还有以后你就别叫我古公子了!如果你不嫌弃,我又长你几岁,不如你叫我古大哥吧!我就叫你药老弟,可好!”古天,微微一笑,高兴地说道。

“这样当然好了!我又怎么会嫌弃古大哥呢?”药幽打趣道,此刻才表现出了他相应年龄的性格!

“呵呵…小弟啊!这就对了!干嘛非要保持的那么沉闷啊!以后在大哥面前就不要那样了,放开心就好!”古天豪爽的笑道,他性格便是如此,直爽,率真,待人真诚,此乃真性情也!

“嗯…”药幽乖巧的点了点头,显露那少年的天性,毕竟他才不过十六岁,古天看似老成,其实也不过二十五六岁,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

两人结识,也不完全偶然,这可以说是一场缘份,两个年轻人的性情相依!

“大哥你就先在这里休息休息,小弟我先去把你的住宿安顿一下,待会儿见,”药幽笑呵呵的说道。

“好,如果你有什么事,那就先去忙吧!不用管我,我自己能够照顾自己!”古天说道。

“嗯…”药幽点了点头,就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哎…看来老夫这么多年的教导,都不是药幽喜欢的,老夫实在是大错特错啊!罪过,罪过!”正当药幽出去后,那大厅内阁传出一道,苍老,浑厚的声音

煞是让古天大惊了一番,回过神来便看见,一位身着紫色长袍的老者,站在了他的面前,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起身拱手,恭敬道:“晚辈,古天见过药老!”

“呵呵…”那老者看着古天满意的笑了笑,说道:“好孩子,果然是一表人才啊!长得和当年常飞一模一样啊!看见你,又让我想起了当年我和常飞把酒言欢的场景,可是现在,哎…昔日故友纷纷长埋于土,只剩下我这个糟老头子,还苟活于事啊!”

“世伯,人已去,死者眠,生者欢也,不必如此!”古天看着眼前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无力的安慰道。

“哈哈,好了往事就随它过去吧!不要再谈了!我们还是讲一讲正事吧!”那老者挥了挥衣袖,一扫刚才的乌云,淡淡地说道。

“嗯…”古天微微点了点头,静静地倾听着!

“古天,你可是来拿取,你父亲所留下来的遗书的?”老者声明道。

“是!”古天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既然这样,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吧!”老者继续说道:“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药王谷从四百年前,就世代隐匿在这里!”

“厄……”古天,道:“好像是四百年前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吧!

“没错,四百年前的的确确,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老者,咳嗽了一声,继续道:“在四百年前,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不仅我们药王谷被迫隐匿了起来,而且当时的八大门派,也全部被那场事情卷入了进去,成为了历史的尘埃!”

“当时,有一个人自称“仙”,神秘而诡异,就像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一般,突然间就出现在了武林之中,实力深不可测!他虽然怪异但是并不凶残,可是他却有一个嗜好,那就是四处约战他人比斗,手段极其残忍,和他比斗过得人就没有活下来的!江湖因为他变得一片混乱!大家都不敢走出家门一步!”

“那他们不同意不就行了!”古天,疑惑的问道。

“呵呵…古天啊!你想得太简单了!”老者哈哈一笑,紧接着说道:“如果按照你这样说得话,那我们药王谷何须隐匿四百年之久呢?答应了还好说,如果不答应的话,他就将你的亲人全部抓起来,每天杀一个,直到你那天答应为止!手段极其辛辣,后来,各大门派终于忍不住了,于是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这个所谓的“仙”,可是让人想不到的是八大门派居然在追杀他的路途上全部被灭杀,数万人就稀里糊涂的变成了刀下亡魂!”

“那后来呢?”古天好奇的问道。

“后来啊!当时天下第一剑客,古霄云,终于看不下去了!于是,他与仙约定在天阙山顶决一死战,那天打得是天昏地暗,日月变色,雷鸣轰动,那仙果然强横,就连天下第一剑客,古霄云也难以占据上风!到了最后,那仙不知怎么滴,突然体内爆发出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将古霄云重创在地,就在这个危机关头,古霄云运功,闭目凝神,聚气,施展出了天下第一至宝,随心录,出奇不意的力量,将仙重创逃遁而去!最后,古霄云,也因为油尽灯枯,撒手西去!在最后一刻,他摆脱我们药王一脉,好好守护住随心录,仙并没有死,如果等到他伤势痊愈,要想打败他那就只能依靠随心录力量才可以办到!”

说到最后,那老者不禁心情一怔,显得有些激动!

“仙,真的那么强?连祖爷爷也打不过他!”古天自言自语道。

“古天,你身为盘古一脉,你可知随心录的由来?”老者紧接着,问道。

“知道,”古天,回答道:“在上古盘古开天劈地时,大地初生,万物苏醒,就在这个瞬间,盘古大神,一丝心液,为根基,吸收着万物之精华,就这样随心录,横空问世,被我古家先祖世代所守护!”

“你说得没错,”老者继续说道:“随心录由天地孕育而生,乃世间,至纯,至刚,至阳,至阴,至柔,至性之物,随道家,佛家为一体!修习随心录者,须心至纯,历万险,经千难,悟世间,放可大成!”

“好了,古天,随心录,你就拿着吧!”老者,缓缓开口道,随即从怀中那出了一颗珍珠般大小的吊坠,递给了古天!

紧接着,他继续说道:“古天,当你习得随心录后,再次放回来吧!我们药王谷一定会遵从古前辈的嘱托,好好的守护下去!”老者,大义凛然的说道。

“前辈,我想你是误会了!”古天,尴尬的说道。

“哦…”老者,惊呼了一声,“此话怎解!”

“我来这里只是来拿取家父的遗书而已,并不是随心录,而且我也没资格修炼随心录”古天,接着说道:“要想修得随心录,首先的一个条件,就是拥有九转琉璃剔透心,第二个,就在没有大成前,永保童子之身!虽然我第二个条件满足,可是这第一嘛,呵呵…就没那么容易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当年常风,没有修习随心录!”那老者,暗道。

“呵呵…没关系,贤侄,这个你还是先收到吧!”老者,脸色微笑,道。

“至于你父亲的遗书,我晚上的时候会给你拿过来!”老者说道。

“多谢世伯了!”古天恭敬的拱手回应道。

“那里,那里,贤侄不必如此拘泥,当作自己的家就好!”老者,呵呵一笑拍了拍肩膀,扬长而去!

夜晚,大厅中。

“大哥吃饭了!”一道清脆响亮的声音,从那大厅中响起!

“呵呵…药幽啊!大哥来了!”此时,古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道。

“药老弟,你师傅呢?”古天,紧接着问道。

“呵呵…大哥,师傅在房里呢?马上他就出来!”药幽,微微笑道,似乎今天的饭特别的香!

不久,药老,走了出来,三个人坐了下来,药老,和蔼的看着古天,道:“贤侄啊!来这就是你父亲遗留下来的遗书,”说着他便从怀中拿出一张沾满鲜血的白色布条,递给了古天,古天接过那血色布条后,小心翼翼的收好在了自己的怀中。

神情明显有些激动,和一丝伤感!

“贤侄不必如此了!逝者已去,节哀吧!”药老,看着古天,安慰道。

“是的,大哥,做人就要开心点,这不是你教我的吗?”药幽也随声附和着,

“嗯…”古天,点了点头,一扫刚才的不快,道:“呵呵…没事的,吃饭吧!”

三个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举杯笑谈间,豪情在心胸!话语问候感情!全数落在杯中!

夜深,席散!

古天,醉醺醺,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房间中!

次日,

“啊……啊……”一房间中传来一道凄惨,悲痛欲绝的声音!

这一声尖叫,惊动了众多人,纷纷从各个地方快速的往这里赶了过来,药老也匆忙的来到了房外!

“这不是大小姐的房间吗?”

“可不是嘛!大小姐不是出走了吗?怎么房间里会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啊!”

“莫非有贼?”

“………………………”

众人纷纷的猜测道。

房间内,

一个床上,一个女子用棉被包裹着自己的身子,大声嘶吼道,旁边睡着一个男人。

听到叫声的他,慢慢的苏醒过来,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旁边的女人,下意识的说道:“你是谁啊!怎么在我的房间里?”

随后,他才意识到了什么,看见自己面前的半裸的女子,“啊!啊!”大声尖叫道,“你是谁?到底对我做了什么?”神情那叫一个凄惨啊!声俱泪下,一个劲儿的哭喊道:“啊,呜呜,我的童子之身啊!就被你给我毁了!呜呜…你赔我,你赔我的童子之身啊!你可要负责啊!我下半身(生)就靠你了!”

古天,一边使劲的哭喊道,一边,抓住那女子,悲愤的摇晃着,这让刚才感到悲惨的女子,顿时就懵了!到底是谁欺负谁啊?为什么我要对你负责啊!什么叫作你的下半生就靠我了!

明明是我被欺负了好不,要哭也是我哭才对啊?怎么他倒好哭得比我还惨,搞什么啊!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这时,大门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破开了!两个人快速的冲了进来,正是药老,药幽两个人!

古天看见他们两个人哭得更加肆无忌惮了!搂着被盖,就冲了上去,悲愤的喊道:“世伯,小幽,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这个女的把我…把我…那个了!她应该负责对不对?”这让冲进来的两个人,也顿时懵了,鬼使神差的来了一句“对!!”

他们这话一出,差点没让那女子,吐出血来!什么叫作对啊!我又没做什么?什么叫作我把他怎么样,就是我想我也没那资本啊!

“你到底是谁?”药老对着那女子的背影问道,只是觉得有些眼熟!

“爹爹!”那女子发出娇娆的声音,喊道。

“爹爹?这让正在那里痛哭流涕的古天,停止了哭泣,疑惑的的看着那女子!

哇!靠,今天出师不利啊!才刚来就把人家的女儿睡了!这怎么好意思呢?古天没心没肺的想道。

“是,小妍啊!你这几天去那里,可让爹找的好苦啊!”药老,一听自己出走多天的女儿回来了,也没多管古天,直接来到,床边搂着她,嘘寒问暖道:“女儿啊!你这几天过得还好吗?”

“呜呜…那女子二话不说直接躺在了药老的怀里,十分委屈,道:“爹爹,女儿过得一点都不好,那个坏蛋好坏哦…”随即用手指着卧倒在地的古道,眼神充满了敌意。

她继续说道:“那个坏蛋,不仅偷了我的马,昨天还那么用力,现在女儿都很痛诶,”撒娇的缠着药老。

马?难道我在天阙山随便抢得一匹马是她的?不会这么巧吧!古天心中想道。

药老听到后面,再看到床上那一滩鲜红的血,脸色微微一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们两个还不穿好衣服,等着别人看笑话吗?”随即,一个人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大哥,大小姐,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嘿嘿!”药幽用狡黠的目光看着古天,嘿嘿一笑,说道,也跟着走了出去。

“呵呵…”看着人都走了又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古天,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相逢不如巧遇”

随即,拿着衣服就躲到一边去了!

剩下那个药妍,偷偷地白了他一眼!骂道:“坏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800 默认 1280 1440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猜你喜欢

书页

随心录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