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21
21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5183  |  更新时间:2008-11-14 08:48:59  |  分类:

科幻小说

“蜗牛准备好了吗?”笔直的蓝色头发的少女怀抱着一只天蓝色的头盔,身形矫健的走出了房门,对着不远处的一个胖子扬声道。

“一切就绪,只等你一线蓝的到来!”胖子精神抖擞的样子,已经迫不及待的跨上了黑马机车。

“身手迅捷,不愧是我的好大哥!”利落的身手使叶子感觉有蜗牛的同行是他最有力的后盾。

“呵呵,不要罗嗦了,一切以岳风为重。”

原来在岳风走后不久叶子以为他找不到线索后便会很快回来与自己会合,然后再商议其他办法,可是足足等了一天也没有岳风的半点消息,自经历了远洋号事件后两个人还是第一次分离这样久,加以岳风要面对的是使者这样一个庞大的邪恶组织一种陌名的忧郁使她坐立不安,匆匆忙的找来了死党蜗牛,二人决定向市区出发。

“蜗牛大哥,这一次的危险性极大,对手是十分危险的角色!”叶子坐定,正戴上头盔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回头凝视着蜗牛好一会儿慎重的说。

“停停停。……一切打住,真正的朋友是不会说这样丧气的话的,我们要的是信心和毅力而不是这种担心,有时候卤莽一点不一定就是多么糟糕的事!”蜗牛瞪着牛大的眼睛,举止神情里充满了无穷的信心和勇气。

“出发!”最敬爱的大哥都这样讲了叶子还能说什么,听了这样的话她又一次感觉有这样一个大哥真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

叶子不在多说什么举手戴上头盔掩饰住那焦急的神情,和岳风一样这两个热血青年要无偿的承担起了保卫藏山、消灭使者的重担,在这个高尚的群体身上体现出来的是非凡无私的奉献精神,也是有了这样一个群体才是我们这个社会更好的正常发展。

“各部件一切正常,可以使用‘深蓝’机车。”叶子的坐下是‘深蓝’机车系统认证传来的声音。

“谢谢我的伙伴,请打开引擎!”叶子的的回答着,手腕微动,右脚轻点档位‘深蓝’机车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飞驰着冲出了小院。

蜗牛的“黑马”机车在性能上虽然胜过“深蓝”,但是这个超大块头在性格上却没叶子那般率直随意,所以凡事都要比叶子慢上半拍,当他的档位是“3”的时候叶子已经蹿出了百米有余,蜗牛虽然老是败在叶子的手上但是在气势上却总是不甘示弱,他一连带上了七个档,“黑马”像是一枝离弦的箭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冲上了藏山高速公路,“黑马”的神速快的无法让人承受,可尽管如此疾快的车速“深蓝却依然遥遥领先,蜗牛仍欲加速忽然发现车子已经处在半自动控制状态下了,顾及她的安全着想只得忍着一口冤气将车速降了下来。

快速飞驰的机车几乎要超过悬浮在A层通道的反磁车,(A层通道是磁力最强的一个磁悬浮行驶平面,也是飞行速度最快的车道),渐渐的已经快到市区了,他们走的是岳风曾经走过的路,但是今天的车辆似乎要比那一天的多一些,叶子只得将车速减了下来。

“蜗牛大哥,我们因该去找老鼠教官!”

“好主意,你们的这位老鼠教官说起来还是我的师叔呢,若不是那一次检阅出了一点小问题说不定……”叶子的传音设备里响起了蜗牛带有几分得意的声音。

“吹牛皮,老鼠教官怎么会是你的师叔呢?”认识了蜗牛这样久的时间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提起和老鼠的关系,所以她老大不相信的问。

“嘿嘿,不瞒你说我也是三天前才知道的!”

“是吗,那快说说!”叶子对这个显得特别关心。

“你也听说过我的师傅已经一百零八岁了,而老鼠师叔不过是六十岁的中年人,早在五十年前老鼠师叔的父亲便是我师父的教官,他们虽不是同时学艺但也是师出同门,难到这样的关系还不够吗!”蜗牛的话总是在关键的时候给人当头一击。

“嘀嘀……”叶子的疑惑刚刚解开衣领上的通讯器里突然传来一个干练的声音:“喂,叶子告诉我你的位置。”这正是老鼠教官的声音,原来在叶子出发之前便与老鼠通了讯息以便进入市区后可以马上得到帮助,这是蜗牛所不知道的。

“你们不要走开,三分钟后我便可以赶到。”

一切联络中断之后,在两个人等待老鼠的时间里处于市区的某个角落,岳风和香雪正在忍受着化学药剂的摧残,所有人体难以承受的痛苦在他们的身上反复的出现,他们是多么需要一个可以脱离苦海的机会啊。

叶子在路边不停的踱着步子,突然感觉胸口一阵不适,娇柔的身躯在风中微微的晃了晃艰难的站定,本能的用手压一压两边的太阳穴,微皱了皱眉头始终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少时远处的公路上驶来一辆警备车,很快就来到了叶子的面前,车门“咔”的一声打开,一条穿着黑色警靴的长腿伸了出来,一顶佩有神圣警徽的警帽下正是老鼠那高颧骨、尖嘴猴腮的模样,看到是叶子他是一脸振奋的神情。

“叶子好久不见,你这丫头又漂亮了许多!”一向严肃死板的教官今天显得格外精神(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香雪和岳风的危险处境),居然和自己的学生开起了玩笑。

老鼠的过分欢喜使得叶子一头雾水,她甚至想到过岳风会在他那里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哈哈……”老鼠笑的依然如此坦然,人到了六十几岁也应当是一个十分喜气爽朗的年龄了,更是因为他的三个得意弟子中有两个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同时拜访了他,再加上一个十分出色的师侄,那颗隐匿在深处的慈爱之心肯定会有异样的喜悦,道:“没想到,岳风刚走一天叶子和蜗牛师侄便赶到了,我这个已经快要看到死神的老人家注定是不能安静下来了!”说到这里他的语气突然停顿了一下,使得两个人的心都要蹦出嗓子眼儿然后语气专重的道出一句:“要和你们一起疯了!”

“教官,您这样一个六十岁的后生总是说一些不中听的话,下次您再不改口我们可就不会再来看你了!”叶子由老鼠的口中得知岳风“至今平安”心里塌实了许多,十分娇气的和老鼠打着贫嘴,要知道这个好久没有露面的女孩也是一个相当泼辣的角色。

“好了,随我上车吧!”

“去哪里?”

“不介意到我家里做客吧,很可能今晚岳风和香雪会也会回来呦!”

这个消息对叶子和蜗牛而言没有什么比这个具吸引力的了。

老鼠很利落的钻进了车里,一挥手飞快的驶向市区,叶子和蜗牛分别驱车守在他的两侧,穿行在高楼闹市,最后经过巨大的镂空环岛进入一座简陋的地下车库,两个人对闪过眼前的一切显得格外好奇。

“教官,听说您高升了?”三个人走在昏暗的走廊里,叶子十分调侃的问。

“师叔在新的环境里工作是否顺利?”对于老鼠蜗牛并不是很熟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陌生,但是初次见面也不能失了礼数自己也得问候一下吧。

“高升——”老鼠的脸色忽然一沉表现的十分沮丧,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简直就是一塌糊涂……”老鼠一边解释着,另一边止住脚步伸手去开“307”号的房门,手刚一触到门把手又转过头道:“哪有你们这样随心所欲,陪伴我的只有一个苦字啊!”

门开了。

三个人进屋坐定,而叶子就坐在岳风昨天才坐过的位置,老鼠对她的关切似乎超出了对蜗牛的赞扬,不知不觉中冷落了一旁的蜗牛。

“丁教官, 您是否还曾记得我这个徒弟?”倍受冷落的蜗牛终于在无关紧要的时候很郁闷的插了一句。

“你是,韩远!”蜗牛的话中有话,“教官”和“徒弟”两个字眼使得老鼠忽然想起一件往事,那是警校的一次升级测试,蜗牛由于一点私事迟到了六分钟,恰好那个主考官就是现在的老鼠教官,蜗牛在三恳求下还是被他扣除了三分,以蜗牛的性格自然不能算完事,于是他偷偷的溜进了老鼠的办公室,将他铁观音换成了一瓶冒火的辣椒油,结果老鼠习惯性的一口气就吞了下去满肚子的火气一个月没有退去。

“天哪!我怎么会不记得那一次辣椒油事件,只怕是这一辈子也无法淡化的记忆!”老鼠对自己的失态很是在意,马上回过头来,爽朗的笑声中带着真诚的歉意。

“真有你的,连这样的陈年往事都记得这样清楚,怪不得整个警队都以您为荣呢!”蜗牛原谅了主人的怠慢不周,另一面歪着脑袋打量着房屋的每一个角落,心中按暗暗的得出一个结论“简单,屋子里的陈设真是太简单了!”。

“咔咔……”门外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一串轻轻的脚步声。

“是岳风!”叶子急切的喊道,好象久别重逢的样子冲到门前。

伸手就去开门。

“叶子小心!”老鼠发现叶子用极大的力气去开门门锁却好似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显然在门的另一侧还有人,但是这个人会是谁呢,,刚才的那传脚步似曾相识却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但是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岳风,凭借着多年的警界生涯养成的警觉她立刻喊道:“那道门是有防盗系统的!”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叶子“啊——”的一声尖叫被门锁强大的电流反震回来,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向后倾倒过去,幸好被早有准备的老鼠教官拖住才没有受伤。

“叶子,你没事吧?”老鼠将叶子轻轻的放在沙发上关切的问。

“我,我没事!”叶子虽然有些惊魂未定但嘴上却镇定了许多。

“你也太心急了些!”老鼠笑道。

“我只想马上见到他们!”

叶子恳求着,老鼠教官伸手开了房门,可是出现在眼前的却只有一个冰冷的墙面,难到刚才只是一间的错觉吗?一切实在令人不解,时间也仿佛处于一种静止状态,老鼠瞪着眼睛苦苦的思索着想说的话题,蜗牛也无所事事的敲着皮面沙发,叶子却僵直的躺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盯着走廊里随时都会出现的岳风,可是她怎么会想到此刻的他却身处在冰冷的钢条之下呢。

三个人就这样荒唐可笑的度过了整整一个下午。

“不行,我要去找他!”叶子烦躁到了极点,再也沉住气了。

“叶子相信我,他们会回来的。”老鼠竭力的安抚着焦躁的叶子,生怕她出去又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所有的人无不盼望着岳风和香雪能够尽快的出现在眼前,终于在时钟的指针指在“6:30”分的时候叶子已经注视了许久的那道门被推开了……

“看,是他们回来了!”蜗牛第一个惊呼起来,整个人也由沙发上蹿起,正要扑上前去的时候他突然收住了脚步,因为门外进来的这个人并不是大家所急切期待的,他不是岳风也不是快车侠丁香雪,更不是想象中的变色龙,只见这个人的半张脸是一种发亮的、皮软的金属面具,这边的眼睛虽然和常人看似相同但是只要仔细观察也可以发现他的瞳孔里有一种微弱的红色,这是一种可以穿透一切的力量,高傲的鼻梁下两片厚厚的嘴唇给人一种憨厚勇猛的感觉,当他抖动宽大的风衣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他那两只闪着金属光泽的双手。

“我来找叶子。”宽大的衣襟刚刚停止抖动屋内已经回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

“金刚!”半金属的身体在整个藏山地区只有金刚一个人,今天的这样一身装束叶子也是头一次看到,感觉虽然有些奇怪但仍然使她在千丝万缕中有了一些头绪,没想到自远洋号一别后自己和金刚居然是这样一个相会,他先是一惊又是一喜毕竟他的出现是一个新的起点,惊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只你撞了一个好运才遇到了你,最惨的还要算是变色龙全藏山的警员都在追捕他,没想到当初的英雄在今天却变成了四处逃窜的老鼠!”也许是因为事态的突变令坚强的金刚突然间变的苍老了许多。

“特警变色龙被警方追捕——”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种荒诞的事情,三个人的表情立刻变得惊讶不可思议起来。

“只有变色龙一个人?”老鼠的思绪似乎更加烦乱,脚尖开始轻点着地颤动起来。

“至少我见到他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金刚走进屋内并没有坐下,他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每一个人,片刻之后目光停留在叶子的身上,十分惋惜的样子道:“可惜,有一群很厉害的家伙用特制的丝网将他捕了回去。”

“难道你没有想办法去救他吗?”叶子惊异问,金刚居然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他们抓走。

“哎——”金刚长叹了一声,异常颓废的样子又道:“我可不敢小视那三支离子催化枪!”

金刚口中的离子催化枪是一种杀伤力极其强大的武器,被它射中的物体如果厚度不足三十公分就会瞬间消失,它的出现远胜于曾经被人公认是最理想武器的激光类,因为其杀伤力太强所以这种武器也不是随便可以使用的,而现现在用来对付克超变色龙自然是手到擒来。

“喂,是常队长吗?听说你们今天抓了三个人是吗?”

在整个藏山地区里所有的警员行动都由五个最高治安警官分管,而贫民居的警员调动则是由一个叫做常阅文的警官处理,今天的事情居然用上了负离子催化枪,那么一定是通过了他的许可,得知了岳风和香雪没有和变色龙在一起老鼠教官再也安静不下去了,他马上接通了执掌特别监狱的负责人。

“原来是老鼠教官呀,我们今天的行动里是抓了特警变色龙,但是只有他一个怎么会是你所说的三个呢?”常队长的话中有种莫名其妙的味道。

“只有他一个?”听到这样的消息实令老鼠大吃一惊,众人的心里更是朦上了一厚厚层迷雾和担忧。

“是的。”常队长十分肯定的重复着自己的话:“的确只有他一个!”

“为什么抓他?”警员抓捕特警听起来就有些匪夷所思,而这个目标人物又是一个为全藏山地区屡立战功的拯救了无数生命的英雄,身为一个首脑人物的常阅文依然下令缉捕,而且还动用了负离子催化枪,极度不解的老鼠不得不寻根纠底问个明白。

“是上级的命令……”常阅文的话刚要讲到关键处通信突然中断了,原本可以重新接通讯息的老鼠却做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事情,猛的直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门。

“教官,出了什么事情?”叶子也觉察到在特监的那一边一定出了问题,急忙想问个究竟可是老鼠留下的只有一道半闭着的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