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20
20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8238  |  更新时间:2008-11-13 07:25:37  |  分类:

科幻小说

落后就在被挨打,看似古朴怡人的贫民居却不是香雪想象中的那般平静,弱肉强食在这里以暴力的形式更为深刻的演化出来。

香雪没有追到童子,就在她与岳风分手不足五分钟的时间里她莫名其妙的失踪了,K-C-S金龙被人撞的七零八碎歪倒在一条没有生机的路面上,再也没有留下一点线索。

话分两头。

岳风和变色龙绕过一栋高楼后使进了一条安静的街道,昏暗的光中一盏一盏暗黄色的路灯亮了起来,按他们的计划香雪无论是否追上了童子她都应该出现在街道上了,这样的结果不仅使两个人大失所望更糟糕的是还失去了香雪的去向,在这样安静的街头一种不祥的感觉悄悄的由骨子里爬出。

“那是什么?”在一盏昏暗的路灯下堆放这一滩碎烂的金属物,岳风虽然是出了名的“千里眼”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借着那微弱的光线反光来判断出那是一堆金属物。

“香雪出事了!”变色龙举目向岳风所指的方向望去,突然神色变的十分紧张起来急噪的说。

“什么?”岳风不敢相信这残酷的现实,立刻驱车冲了上去。

由于现场的光线昏暗除了两道黑色的刹痕可以辩认出是一辆中型卡车外在无其它线索。

“万幸的是香雪并没有受伤!”变色龙的观察力较之岳风要强出许多,他发现K-C-S金龙只有一个侧面受损而在现场又没有任何血迹,这便可以肯定香雪在车身倒下去之前就已不 在车上了。

“希望她平安无事!”岳风感到一丝欣慰的说。

就在两个人小心翼翼的勘察着路面的时侯自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的不稳定随时都要抛锚的样子,转眼间一辆白色的中型卡车出现在街头,也许是因为某个地方出现了路面积水整个车身都沾满了泥污,以一种极不自然的状态冲了过来。

科技水平的落后出现这样一辆的旧式的卡车并不为奇,但是由它的引擎可以知道这是一辆早该报废的车,它的危险绝不逊色于一颗定时炸弹,小区的主管部门竟然还让这样的破烂横冲直撞在这人来人往的街头简直就是对工作极大的不负责任,可即便是人的工作失误但是设在街头巷尾的电子眼也不会出错呀,身处在这样一条连鬼影都难得一见的大街上不得不使人产生一种诡异感、本能的提高了自身的警觉。

时间似乎停止了,夜的颜色更加显得浑然暗淡,只有飞速驶来的卡车在证明着时间的推移。

“咔吱——”一个尖锐的声响刺破了许久的宁静,卡车在距两个人十余米的地方突然无故的做了个急刹车,车身在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情况下滑行了七八米的距离好不容易停了下来。

“小心!”变色龙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机谨的伸手挡在岳风的面前道。

卡车黑色的车门正对准了二人,原以为这道门会突然打开然后快速的冲下一匹匪徒之类的人物,在这种没有任何束缚的情况下可以大显身手,可是车已经停下来好一会儿依然没有一个人跳下车来,只有六个轮胎与地面摩擦时产生极浓极臭的气体以惊人的速度弥漫周围,模糊着人的视线。

“岳风——”

“变色龙——”

浑浊中两个人渐渐的移离了原有的方位,相互喊着对方的名字。

烟雾里是一个浑浊的世界,身处其中岳风居然连袭击的双手都看不清楚,他忽然感觉自己全身的肌体出现了明显的中毒现象,这才想到单单的轮胎摩擦怎么会产生这样大的气体其中一定有诈,想要屏住呼吸但已经太迟了,身体猛的向后一沉瞬间失去了知觉,紧接着一只机械手立刻将他捉到了车厢里。

如法炮制在迷雾中同样有一只机械手也伸向了变色龙,但是他却没有像岳风那样,这种有毒的迷雾似乎奈何不了变色龙,空气中异常的气流波动使他立刻察觉到即将发生的危机,不敢怠慢纵身跃起快速的闪在一边,也许是担心岳风的安危变色龙并没有离的太远而是悄悄的俯下身去等待着有利的时机,但是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在他闪过那只机械手后迷雾内就怪异的安静了下来,渐渐的迷雾散了开去变色龙也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焦躁,可是在他的视线还未清晰时眼前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连岳风也失踪了,变色龙陷入了一个无底的迷团之中,他在这里付出努力寻找暂且不说。

岳风被机械手抓进了车厢里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被一阵猛烈的震荡惊醒,随着耳边传来“喀嚓”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接着好象地震一样整个地面翻转过去,身处在一片漆黑里他只能感觉周围有很多软绵绵的东西和自己一同掉了下去,在相互碰撞中辨别出他们都是人,也许是自己的体能较之常人要超出许多倍所以首先清醒了过来,落地的时候也不知是谁的脑袋死死的砸在自己的脸上痛的岳风发出淡淡的一个呻吟。

岳风感觉自己和这些人就像货物一样一次次的从一个地方倒入另一个地方,最后进入了一个有着极大倾斜度的仓道内,大约在这里下划了半分钟的时间后掉入了一间密封的石室里——运输总算结束了。岳风感觉身体比起刚才要强出许多倍,透过微微睁开的眼皮看到了来时的那扇顶门,此刻他是多么希望这道“天门”不要关上,可是自己能做的只有眼睁睁的看着它死死的封上。

绝境是可怕的但也意味着另一种可能的开始,就在岳风焦躁不安的时候突然飘来一股异香沁入心脾,这是他非常熟悉的味道,虽然他不大喜欢香水更弄不明白它是什么牌子的产品但他十分清楚的确定这个味道已经伴随自己很久了。

“叶子,难道是叶子!”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叶子的身影,如果真的是她那这种境况真是太糟糕了,岳风心里一急也不知道是由那里来的力气支撑起酸痛的身体僵直的坐了起来,小心的环视着四周,原来这里并不是什么石墙而是硬度极高的青色混泥土,在一盏暗红色的灯光下显现出四壁的阴冷,冷色调的光感在跌落满地的人体上显得分外可怕。

岳风吃力的抬起了右臂迫不及待的的向香味飘来的方向爬去,“砰砰”乱跳的心仿佛在告诉他“是叶子,一定是叶子”当他爬出两米左右的时候看到了一只纤细的手,这个熟悉的身影穿着一件黑色外套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他又向前努力的探了探身子想要看清楚她的脸却不料被一条压在上面的大胳膊挡住,岳风顾不得多想立刻俯身过去艰难的掀开压在上面的手臂,在这一刻他惊呆了这个人不是叶子而是离奇失踪的快车侠丁香雪

“喂,香雪,快车侠”

没有人回应。

“丁香雪,丁香雪……丁……”岳风轻轻的喊着,生怕被别人听见惊动了守卫之类的人。

“呃——”死一般的沉寂里突然传来香雪的呻吟。

肯定是她,岳风在兴奋的同时也不敢相信在这群人里比香雪高大威猛的人比比皆是却没有一个比她先清醒醒过来,科技的发展使人类惰性的弊端深刻的暴露出来,我们的体能在渐渐的退步萎缩,而虎父无犬子这句名言也在丁香雪的身上体现出来。

“香雪快醒一醒!香雪……”

“这是什么地方?”香雪吃力的睁开双眼,面色惨白,眼球开始打量着视线里的一切。

岳风没有做答,重新看了一眼冰冷的四壁,摇着头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

“岳风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香雪咬着牙关吃力的挺起身,发现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搔了搔后脑茫然的问道。

“我们因该身处在一间囚室中。”

“囚室!”香雪简直不敢相信一个警界的治安主管竟然会被人关在一个叫做囚室的房子里,想一想猫捉老鼠的世界突然变成了老鼠捉猫的世界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混蛋!” 可就是这样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却变成了眼前的事实,一肚子的怨气在一个小姑娘的嘴里变做了一句脏话发泄出来。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中了相同的迷烟之后就被抓到这里。”岳风第三次看了周围一眼,扶着精疲力尽的香雪又一次无奈的摇着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间密封着的房子曾经是一个兽笼。”

“你是怎么知道的?”香雪一脸惊讶的样子问。

“瞧,在你的背后有一条深深的爪痕。”

顺着岳风所指的方向望去,香雪在这个僻静的角落里发现了那道残酷的爪印,能够在这样高硬度的混泥土上面留下一指深的痕迹可见关在这里的并不是一般的猛兽,落在这群人的手中可以想象他们将要够面临的命运是何等的凶险。

“希望变色龙可以逃脱他们的魔爪!”岳风突然想起了变色龙,仔细的在人堆里搜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暗自庆幸的舒了口气道:“只要他没事,我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但愿如此!”香雪祈祷般的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上的人一个个的开始清醒过来,约莫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所有人的体能都完全恢复了,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除了个别的人有些眩晕外大家都毫发未损,至于他们是怎样来到这里的恐怕只有岳风脑海里那一点残缺的记忆了。

正当众人计划着如何从那扇天门中逃出去的时候突然自另一面的墙壁底传来一阵“咯吱吱”的响声,紧接着那一 面石墙便向两侧移开,一道手指粗细的黑色铁栅栏出现在大家的眼前,横穿而过的是一条阴冷的蓝色通道,有两个守卫寸步不离的看管在这间石室的两侧,只见他们各个面目狰狞,密生着的黑色寸发,小小的眼睛毫无表情的注视着通道,在石墙打开的一瞬间居然没有一个人向里面看一眼,扁平的大鼻梁神气而显得彪旱,还有两片厚厚的嘴唇只凭双眼就知道他们的口才一定好不到那里去,若是再小心一点的去观察又会发现他们有着相同的肤色和五官——又是两个无辜的克隆品。

忽然由通道的一端传来一个清脆的脚步声止住了室内的切切私语,岳风的神经也随着它的由远及近而紧觉起来,他察觉到即将出先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因该是一个干练而不可一世的家伙,

他终于出现了,是一个光头的中年汉子,清秀的眉头,冷俊的双目里居然找不到一个人该有的温润,自古被人称做是最为阴险标志的鹰钩鼻配在这样一张棕色的皮肤上简直是恰到好处,超长的大下巴叫人乍眼看去他只是一个有着人形的十分威武的野兽。

“谢谢大家光临新克超特警队,成为一个超级英雄是你们许多人的梦想,而这里就是大家梦想成真的伊甸园。”光头老儿不可一世的贴在栅栏前向里面的人奸诈的做了个滑稽的笑容,之后又竖起拇指狂傲的对准了自己的鼻梁阴阳怪气的说:“忘了介绍自己,我是山岛剑、是你们的见习教官,可以的话叫我山岛就可以了。”

“他的话好罗嗦啊!”岳风在栅栏里面暗骂到,恨不得立刻冲出去和他一决生死,但他不是阿力,愚蠢的念头飞快的闪过之后又暗自盘算着如何逃出这个可怕的犹如地狱的鬼地方。

“岳风这个叫做山岛剑的家伙很可能就是使者那十个超级改造人之一,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呦!”也许是女孩子的天生细腻生性好动的香雪在这一刻竟然做出了平生少有的举动,他小心的扯了扯岳风的衣角紧张的说。

“恩——”岳风微微的点点头,表面上平淡无奇心里却也猜到了八九成。

“带他们出来。”山岛剑一挥手转身命令着向前方的通道走去。

随着一声令下大栅栏“呼啦啦”的升了上去八九个相貌一样的大汉冲了进来将众人驱赶着走出了石室,谁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又会有怎样的命运等待着他们,此刻所能做的只有紧跟着前面的人走向更远的通道。

岳风走在香雪的前面,而在他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色风衣的人,他一摇一摆的动作使岳风想要看清楚前面的路都不可能,不知走出了多远昏暗的通道里忽然传来铁栅栏开启的声音,随着他的响起前方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地下广场呈现在大家的面前,宽阔的空间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样大,拱形的圆顶空旷而高远有无数的荧光灯照射下来使整个广场亮如白昼;在场中央的部分是一个巨大的水池,池内以铅板隔开又分为无数的小格,因为池中是蓝色的液体所以下面是看不清楚的。

“啊——”由远处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大家不由自主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在水池的另一面水域里浸着许多的人,他们的面色变的十分难看好象死尸一般惊的众人目瞪口呆,不用再看下去情况已经十分清楚了——这是一个秘密的地下实验场,残酷的现实是这里的人居然用活人做实验。

“嘿嘿!”山岛剑的笑声叫人听了毛骨悚然,站在他身后的人开始有些燥乱起来,经不起“大场面”的几个人居然昏了过去。

实验场的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两人一平米,每人一小格,全部脱光衣服进入我们的筛选程序!”山岛剑狞笑着,向后面的人一抬手残酷的下达着命令。

岳风一开始到现在整个实验场内的防御都非常的严密,他一直想要找机会脱身都没有成功,如今已经到了无法逆转的时候了。

“什么,你们这帮混蛋,要拿我们做实验!”一听到这个山岛剑要拿活人做实验人群里猛的跳了出来一个人大骂道。

“黑柳,教训他!”

山岛剑一个命令,一个体形高大如牛的看守立刻抡着一根手腕粗细铁条冲了过去。

有着这样急性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快车侠丁香雪,以她现在的状态是无法避开黑柳的攻击了,岳风又怎么会让香雪冒这个险呢,猛的一伸手将香雪推在一旁,看那铁条势如破竹的当头劈下他陡的一闪身轻松的躲了过去,同时身体向前微倾以肘狠击对方的的后背,还未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只听黑柳“哇”的一声惨叫摆了个狗吃屎的姿势爬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山岛剑经过你改造的战士就是这样不堪一击吗?”岳风突然跳了出来给了山岛剑一个下马威,十分蔑视的语气想要激怒他:“以这样的水平,还想改造我吗?”

按常例山岛剑受了极大的侮辱应当发火才是,他却一反常态、好似发自内心的狂笑起来,笑得所有人同时感到一阵阵的发冷。

“嘿嘿,你是谁?”山岛剑问。

“山岛剑原来我们在远洋号上见过面的!”望着这个言行冷酷的光头岳风突然想起了在远洋号上为使者抢夺金属贝的那个人,这才真正确定自己落在了使者的手中,他抬头看了一眼高高的拱顶道。

“不错,真的很不错!”岳风的话山岛剑没有听到的样子(在山岛剑的记忆里也没有见过岳风),在他的眼中看重的也只有岳风利落的身手,为使者组织能够得到这样干练的成员而沾沾自喜:“看来我是小看藏山警队了,在那种破烂的队伍里居然还会有你这样优秀的警员,组织里又会多了一对精英搭档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废话!”岳风愤愤的道。

“给我剥光他的衣服扔进筛选池。”山岛的语气突然变得平淡起来,冷冷的下着又一个命令。

话音未落四个面目狰狞的看守“呼啦啦”的围了上来,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将岳风剥个精光。

岳风看他们笨手笨脚的样子可以猜出又是几个四肢发达、浑身蛮力的家伙,只要以快速敏捷的动作闪躲肆机出手制服他们应该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看守们抡着粗大的手臂,抬拳擦掌之间鼓带着惊人的魄力。

“想要我成为你们的走狗,办不到……”

“唔哈——”四个看守同时嚎叫起来,罗盘大的手掌由四面八方向他抓了过来,动作之神速也是超乎岳风的想象,虽是如此但对于岳风而言他们的这一点小伎俩算不得什么,飘逸的身形轻松的游走在四个人身体的缝隙间,不攻破绽只攻软处,左手拧到一只耳朵右手戳到一只鼻子,十数招过后岳风再也担搁不起了,他决定亮出腰间的光剑干净利落的解决掉身边的看守,可是当他伸手去摸腰间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白遥的光剑不见了,是在什么时候弄丢的,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起苦来。

“老弟,不必做无谓的挣扎了,在这个广场的四周布满了几千架机枪,想要逃是不可能了!”突然间身后传来了山岛剑狂傲的声音。

快速的闪动之间岳风已经证实了这个山岛剑所说的并不是吓唬他们的,就在距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七排黑乎乎的枪洞一直延伸到远处,少说也有几千个,面对这样不幸的局面他的双拳抖的松懈下来放下所有的抵抗,四个守卫趁机一拥而上将他剥个精光扔进了较近的一个小格子里,刺骨的寒意瞬间侵蚀着他的所有器官,就在他大口大口喘着气的同时由脚下的水域里迅速的浮上很多带有吸盘的管状物,它们吸附在身体的各个穴位使人感到全身的骨髓被千万只蚂蚁噬咬一样。

“啊——”在很短的时间里已经有十几个人被剥的精光扔进了冰冷的筛选池,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像岳风那样忍受这样的痛苦一个个的尖叫起来。

“岳风……”下一个便是香雪,看似坚强的她为池中的岳风深深的捏了一把汗却忘记了身边已经有两个大汉正在扒自己的衣服。

“做什么我可是个女孩子……”那四只粗笨粗鲁的弄疼了她细嫩的手臂,香雪猛然清醒过来使劲的来扯已经被剥的差不多的衣服,圆睁杏眼鼓足了力气想要挣脱他们的束缚,但那两双蛮力十足的手又岂是她可以挣脱的,急的她满口的脏话骂出来:“王八蛋,鬼孙子……”

“在这里没有什么男人女人只有我们最简单的原木!”山岛剑横挑双眉露出一个很高的眉锁,十分懊恼的下着命令。“把她扔进去!”

四只有力的大手很快就撕开了香雪的衣服,她裸露着无暇的上身肌肤歇斯底里的四呼喊,可是这些个可恶的黑碳头就像一个个没有思想的木头一样毫无半点同情心,肩露了出来背露了来,胸、腰、臀……难以忍受的耻辱令她差一点昏死过去,猛然间一股透骨的寒意撞上心头,还未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丢进了筛选池,无数条管子牢牢的吸附在全身,即使是一头野兽都无法承受的疼痛在这一刻间让她一个柔弱的女孩却坚强的承受了下来。

“哈哈……这批人之中一定可以制造出更强的战士,山岛大人您这一次在使者的面前可要露脸了!”噪乱的广场内、山岛剑右侧的黑柳奉承着。

“少废话,给我看紧了!”山岛剑生硬的责斥着使黑柳安静的闪在了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香雪渐渐的由痛苦中清醒过来,忽然想起刚才的事情眼泪忍不住的滚落下来。

“香雪,你一定要坚持下去,一个懦弱的人怎么可能成为真正的快车侠,只要我们活着希望就永远存在……“岳风一只清醒着,他异常的体质使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连声吼叫着昏死过去,他目睹了大家一个个被丢进筛选池的经过,无能为力的他只得静静的守在香雪的旁边安静的守护着她。

“岳风……”香雪十分牵强的露出一惨淡的笑容,环视周围打着哆嗦道:“看看他们的样子再看看我就知道我要比它们强出几倍!”

其实香雪此时的面色已经变的十分的惨白,透着自信的瞳孔没有了以往的光芒和神韵,强睁着眼皮在证实着自己的无恙,可是白透了的嘴唇已经背叛了她,岳风的心跳的很慢内里却是火海一样的翻腾,这个柔弱的女孩正用超乎常人的意志力着实给了他意想不到的震撼,。

“绝不能让她倒下去!”岳风暗暗的打下定决心,自己的身体虽然不能动弹半分但是却可以在精神上给她足够的力量。

“我要给你讲一个故事!”

“如果是流氓搭档的故事那一定会很精彩。”香雪难得平静的响应道。

“我,我的故事……”池中刺骨的寒意使岳风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战。

“那,那还……还等什么……”强烈的好奇使香雪已经等待不及了,他眨巴眨巴眼睛催促道。

“在藏山警队里有这样一对令上司感到头痛令队友感到讨厌的流氓搭档,由于他们的放荡不羁给周围的的人带来了许许多多的麻烦,我是其中一个另一个叫做阿力,有一天我们结识了叶子,因为在心野娱乐城的一场变故却被贬级到了藏水C组,在C组的日子里虽然过得有些苦但我们过的非常快乐,忽然有一天接到了一个足以改变所有人命运的任务……”

“真刺激真精彩,早该这样干了……”讲到在远洋号上痛击小飞阿达的时候香雪一个劲的直叫好,或许是肢体已经麻木也或许是其他原因她已经感觉不到由池底穿透血肉时带来的痛苦。

“阿力牺牲了,我们没有找到他的尸体,而我一向沉着冷静的性格了却无形的多了些阿力的浮躁和武断,自己的心里非常清楚生命里蔓延着的新的生命是一种精神上的依赖,两种不同性格无论境况有多么的危险也决不会放弃。”

的确在阿力死后岳风的影子里处处可以发现他的点点滴滴,这是岳风的感情和执着在做怪,除非有一天阿力可以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可即便是有一天阿力可以奇迹般的出现岳风自己又会身在何方呢,上天是否会安排他们的重逢呢!

“岳风,为了你的故事我一定会和你坚持到最后!”脸色依然苍白却掩饰不住香雪发自心底的激情。

阴冷的空气里意料之外的飘来一丝暖意流入心田,岳风的苦心没有白费,他似乎在这个野味十足的女孩身上看到了一种新的希望,入境的沉思使他疏忽了香雪那双温情的眼睛落在自己身上好久好久……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通道里重新响起一串耳熟的脚步声,接着山岛剑冷酷的身影便出现在入口处,他用死板的眼光仔细的打量着池内的每一个人,昏死着的大个子,半死的新人类,残白的像霜一样的的用人,连连摇头后目光最后落在岳风和香雪的身上。

“黑柳,将七十八号的人提上来,七、八、十一丢进垃圾场。”

“是,山岛长官!”

一样黑色的皮肤守卫中立刻站出一个人,证明他就是山岛剑口中的那个守卫,他转过身来向旁边的人一挥手由远处立刻跑来一批人,他们个个精神抖擞的像是在防御着什么,同时整个筛选池升了起来,且向一面倾斜过去,那些没有用的人掉进了下面的巨形漏斗。而岳风等人则由这里弹进了另一个狭小的通道。

“岳风原来我们呆的地方是一个巨型的机床,等一会儿我们就要像垃圾一样被人家扔进不远处的黑洞里了!香雪强忍着快要被压断的手臂苦笑道。

“哼哼,香雪不要高兴的太早,想要到垃圾场里去睡觉我们没有那样的好福气。”

岳风的话在几分钟后被证明是正确的,他和香雪在内一共有九个人而其他的人生存的机会也许只有一个零的点数了,被挑选出来进入下一个程序,恐怖的实验是他们无法终止的,在这里谁也没有脱身的机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