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9
9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4894  |  更新时间:2008-10-25 18:02:20  |  分类:

科幻小说

绝境!

后援被敌人封锁,难道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吗?

“远洋号”上总控制室中,一个肥胖的船员刚刚按下了爆破键,望着熊熊的火海发出一串残忍的笑声后那肥胖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它缓缓的移动间似乎在预示着什么,邪恶的手在一个标有雷电符号的按键前停了下来,当它再一次按下的时候强大的电流封锁了两个海里的区域。

“远洋号”的周围青光一闪,泡在海里的流氓搭档和一线蓝杨子叶立刻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几乎是同一时刻强大的电流通过每个人的身体,百分八十的肌能在那一刻处于麻痹状态,三个硬邦邦的身体渐渐的向海的深处沉下去。

他们不断的下沉着,对于这种状态三个人感觉糟透了,岳风的身体与叶子缠绕碰撞之后又与阿力撞在一起,就像是飘落在空气中的树叶一样不断的碰撞再碰撞,突然间不知由那个方向出现一群体形庞大的生物,以同样的身躯将三个人隔离开来,至于他们则毫无选择的余地任由身体自由飘荡。

岳风心急如焚可是却只能听着海水流动的声音,视线中那一点蓝色的海或天的颜色渐渐的模糊起来,越来越暗直到眼前变的一片漆黑,黑暗和恐惧将他完全包裹了起来,但是无论周围的环境有多么的可怕岳风的意念依然存在,他没有放弃而是在用心的、小心的感觉着身边的变化……

僵硬的身体还在下沉着,下沉着,突然脚下接触到了什么,是海底的泥沙?是大型的海洋生物?是深海里的山峰还是悬崖?不,岳风不断的问自己,很快就否定了他的假设,他的后背完全落在那物体上后已经知道那是一块很大的金属平面,他的出现使原本就有希望活下去的人更加肯定无论事态如何变化自己一时半刻是死不了的。

岳风不在去多想什么,微闭了双眼只等肌能恢复的那一刻去面对那些该面对的东西,无聊之余他数着自己的心跳,在心跳了一百一十一的时候水对身体的压力突然消失了。他慢慢的睁开双眼,这里是一个昏暗的格室,格室的顶部是一个红色的圆形灯具,它的颜色是那种血一样的光,给人带来的是不祥和不安,岳风尽最大可能的扩展着自己的视野,左侧有一道半封闭的门,那门是虚掩着的,由门缝里射进来的光很强刺的人眼睛生痛,只这一点他已经迫不及待起来,猛的一使力却忘记了自己还处于僵硬的状态,虽然很痛苦但他的头已经可以微微活动了;强忍着痛使头向右歪去,惊奇的发现在他的身边躺着一个人,他也穿着黑色的潜水服,且潜水服的左臂上有一个环行的驱鲨器,这是水警部队专用的驱鲨器,而这个人的身材特征极像阿力,“是阿力!”岳风的心在剧烈跳动仿佛随时要跳出自己的胸膛,他又用了用力,终于看见阿力的左侧还有一个身着同样潜水服的人,虽然只能看到一部分轮廓,但是女性独有的线条独有的美告诉他那是叶子、大家都还活着,激情与喜悦瞬间冲破了一切束缚,面部的肌肉被崩开——他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

“阿力阿力!”

“叶子叶子!”

没有二人的回应也是很自然的,因为每个人的体能不同,电击了相同的时间体能强健的往往要恢复的快一些,岳风就是三者中最强的,但更是他坚强的意志使他比常人更快的恢复过来,这时岳风把意念集中在右手上,猛的一使力僵硬的右臂像炸开了一样,一股从未有过的热流撞击着右臂的每一块肌肉,用同样的方法左臂也挣脱出来,紧接着奇异的热量撞击着全身的每一个点,很快所有的肌肉都恢复到从前。他猛的弹了起来 翻身伏在二人的身边,确定他们安然无恙后敏捷的闪到那扇门后用心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那里很静,没有一点燥乱的声音,如果你的心也可以静下来甚至可以听到微微的电流声。

在确定那里没有人的时候岳风决定潜入这间室内去看个究竟,他的手刚刚接触到这扇门立刻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是一串烦乱的脚步声打乱了他的计划。

“志远哥,为什么不杀了那三个水警,有这四个克超特警我已经是坐立不安了,还要在加人我怕我们会承担不了的!”

“小非,阿达快去把那三个水警绑了,再耽搁恐怕又要有麻烦了!”

“是,志远哥!”两个声音底气十足的样子。

听到这里岳风已经明白这几个人一定是看守之类的角色,是他们的上级要将自己抓起来而不是杀掉,也许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吧,否则也不用费这样大的周折了。

“咔咔”脚步声已经近在咫尺了,只不过有一道门隔着岳风才没有被发现,他正在小心的计划着如何应付眼前的敌人。突然门被一只毛茸茸的大手推开,接着便跨进一个人来,他的高大超出了岳风的极限想象,两米高的仓门他简直就是爬着进来的,由于外界的光线很强他的眼睛一时间难以适应所以粗心的大个子并没有立刻发现地上躺着的是两个人。

“小非,快点跟上!”大个子的头微微向左后方侧了侧,仍然没有发现伏在暗处的岳风。

岳风将身体紧贴在仓壁上,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跳,仿佛怕后面的人听到似的,紧跟在大个子后面的是一个动作极快的瘦子,他有着一头火一样的头发,身着一件蓝色的紧身上衣、一条仿旧的牛仔裤,他的后脑距离岳风的拳头不到一米,岳风本可以立刻将他打翻在地,但他仍保持着出奇的镇定,他还在等什么呢?这时候第三个人也来到了门前,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地上的影子告诉他这个人的个子不高,有一个大大的脑袋,一看就知道又是个天生的笨蛋,他的身子微微一矮正要探身而入岳风突然将那扇门推了出去,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笨蛋的躯体应声倒在了门外。

“什么人?”那个动作敏捷的红头小非咧着嗓子高叫着,突然出现的岳风令他害怕极了,又惊又怒的道:“你你……你究竟是哪一个?”

“太子!”这家伙惊恐的样子使岳风感到莫名其妙 ,但是他很快便想到他害怕的并不是自己,流氓搭档虽然臭名远扬但还不至于有这样大的威慑力,那答案只有一种可能——他害怕的是克超特警,何不将计就计冒名顶替一下至少可以在气势上给他迎头一击呢。

“你,太……太太子……”格室内的两个人同时惊呼起来。

两个人惊魂未定之时岳风已经飞起一脚直奔瘦子的面门,瘦子的身手也不错及时的躲了开,但是由于心理上的巨大压力此时已经是方寸大乱,岳风迅速的收右脚出左脚,只听瘦子一声惨叫便软瘫在地上。

“小,小小……小非我杀了你!”看小非受了重伤昏死过去,大个子咬了咬牙结巴了好一会儿却把意思说反了,情急之余挥动斗大的拳头扑向岳风才是他最好的发泄方法。

“大块熊,我不相信你能动得了太子!”岳风像飘动的纸片一样移动在大个子的拳脚之间,不断的以言语点明自己的身份削减对方的斗志。

“哈呜——”大个子七八个动作之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时不时的甩甩汗珠就像下起一场阵雨,强大的肺动力犹如一个鼓风机搅动着室内的气流,当他又一次听到“太子”两个字的时候动作陡的慢了下来,哭丧着脸道:“不,不可能,太子被关在高压监狱里,你究竟是谁……究竟是谁……”

岳风并不答话只管闪动身体肆机寻找着反击的机会,只见大个子的双臂全力挥出后精疲力尽要往回缩,岳风知道机会来了,纵身一跃狠狠的踢在对方的前心处,同时以右手猛击他的太阳穴,只能怪大个子皮糙肉厚遇到这样厉害的攻击他的身子只是微微的沉了一下,晃动着被击晕的脑袋,更快更猛的挥舞着双拳冲向岳风。

“嘿,大块熊我在这里!”大个子的攻击虽然更加猛烈,但是发狂的他似乎已经失去的理智,胡乱的与空气打斗搞的岳风只好“识相”的闪在一边高喊他的名字。

“啊——我要杀了你!”大个子狂吼着发出最后一个声音,之后格室便悄悄的静了下来,让人听到的只有震耳欲聋的倒地声。

岳风并不知道大个子倒毖的原因是什么,在强烈的好奇之外还有一个强烈的求生欲驱使他果断的跳到那扇门前,门依然是半闭着的,由门缝中可以看到被击倒的那个小胖子满脸血迹的昏死在地上。

格室内仍是十分的静,只有微弱的电流声在嗡嗡做响。

岳风小心的观察着外面的动静,走进另一间格室的有三个人都被岳风击倒了,而那个下命令的志远哥却不知所踪,他是隐在暗处等待偷袭呢,还是已经逃之夭夭了?时间紧迫容不得岳风多想,猛的开了门一个黑影飞了出去。

就在那黑影飞出的瞬间,由仓壁的这一边突然射出一道紫光,落在黑影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接着便是一个阴险的狞笑:“流氓搭档,没有太子的那点本事就别冒充大头头儿,如今死的这样难看可别怪我志远哥呦,哈哈哈哈……”

岳风真的被射死了?当然不,一向沉着冷静的岳风是不会这样鲁莽行事的,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这个所谓的志远哥既然是四个人的首领一定也有些本事,由他说话的语气更加可以断定是一个自命不凡的家伙,这种人是最不会逃走的,自然是隐伏在某个角落里等待机会下手了,所以岳风果断的脱去了潜水服抛了出去,那一刻志远的注意力完全可以被潜水服移开,再冲出去成功的机率就更大一点。

“喂!”当那个狞笑刚刚发出的时候岳风已经闪身出了门外,大吼一声。

“啊哈——”志远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叫惊的措手不及,打了个哆嗦发出一声怪叫,握着武器的手想要缩回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岳风在发出那一声狂吼的同时,右手以肘猛击对方的脖颈,对方一晕,左手立刻去抓他的右手顺势一摔,那武器便飞了出去。

再说这个志远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经受这样重的撞击却没有昏死过去,简单的挣脱岳风的束缚后竟然发出一种奇怪的长啸,巨大的声波冲向四壁又快速的反射回来,多重的声波折叠在一起形成更大的声波,震的人的耳膜阵阵生痛,这样高频的震动是人根本不可能发出的,只见志远的四肢像被冻住了似的没有任何反应,长啸渐渐减弱而志远的额头上竟出现了一滴血,紧接着是一条血槽,随着血珠的不断滚落和血槽的加深,这条血口由正中间把他的头部分成了两半,皮肤在慢慢的向两边脱落白色的颅骨夹带着斑斑的血迹硬生生的显露出来……

看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岳风感觉浑身上下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重重的退了两步自语道:“早听说生化武器的可怕,今天的倒霉事都叫我遇上了!”

只见志远的双手上举着死死的抓住向两旁脱落的头皮猛的一扯,一些算是血的东西四散开来,落在金属的四壁立刻变做一道道白色的气体,所到之处千疮百孔,一层活生生的人皮甩向两旁,志远的原形显现出来——一具赤裸裸的白骨包裹着少许的肌肉、血在一滴一滴的向下淌着,他以四肢撑起那堆可怜的骨架摇摆不定的向岳风逼近。

“喂,你这怪物!你的主人把你饿成这副德行还要为他卖命!”岳风 竭力调整着自己的心态,使恐惧降到最低,做着极其难看的笑容开涮着说:“笨蛋,你真是个笨蛋……”

怪物似乎听的懂岳风是在挖苦自己,由于变异的原因他的声带已经被破坏掉了以至他的回应是那种极端野蛮的兽吼。

那怪物扑了过来,想一想这是自己平生第一次遇到生化武器,也许也是最后一次岳风不免有些紧张,要知道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对付一头猎豹般的饿兽十之八九是要丧命的,可是眼前的形势又岂容他多想,想要活下去的机会只有一个——就是放手一搏,看这个怪物疯也似的扑过来岳风也似乎失去了理智他狂吼着使尽全身力气冲了过去,双方飞速的接近着,六米五米四米,当距离三米的时候岳风的身躯陡的向后腾去,同时右脚向前探狠踢怪物的前肢,由于双方都在快速的移动中,当重心落在前肢时前肢一但受阻后果不堪设想,岳风利用的就是这种巧妙的招数,果然那怪物中招翻滚着由岳风的头顶上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即刻发出一串骨骼碎裂的声音。

“老兄,在下的样子自叹没有你那样的酷,可论实力而言你的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空靶子!”双方接触的那一瞬间岳风知道已经成功了,他的身躯微微一卷“呼”的站了起来,回头看那个骨架只一个回合便像烂泥一样瘫在地上了。

岳风得手了,但成功带来的不是喜悦而是更大的压力,想到一个看守都这样可怕那仓外的又会是些什么角色?此刻他突然想到自己需要一件武器,于是迅速的在地上寻找起来,很快一个酷似手电筒的小玩意儿出现在他的视线中,一把抓在手中对准了那堆白骨就是一阵乱射,待烟尘散去之后志远已经变成生物的零配件了,紫光武器的威力远远超过了岳风的想象。

初战告捷但是岳风的警觉更高了,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异常后他冲进了另一间格室。

躺在地上的叶子和阿力仍然没有恢复知觉。

“叶子……”

“阿力……”

岳风焦急的望着二人微眨着眼睛道:“我不清楚你们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但此刻时间就是一切,只有找到那四个克超特警救他们出来大家才会有一线生机,如果我失败了请你们不要为我难过,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

红色的格室变的有些凄凉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