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10
10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4507  |  更新时间:2008-10-28 18:34:37  |  分类:

科幻小说

第九章真的有四个克超特警

凝视着两个人安静的躺在那里,盘旋许久的热泪终于落了下来。

重重的危机使他直起了身,视线穿过暗淡的红光突然有一个和自己体貌十分相似的人在蓝色的格室里悬空而立,岳风不由得吃了一惊,他会是谁呢?难道又是一个厉害的看守,他赶忙揉了揉湿润的双眼想要看清楚一点,可是那个人却像幽灵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岳风坚信自己的眼睛,准备冲出去看个明白,回头看了一眼叶子和阿力眼眶中的泪水又开始打转了,可是就算是生离死别他也必须走,正当他转身要冲出去时那个悬空而立的人又出现了,这一次他很清晰就在那里、在那里僵硬的挺着身子一动也不动,他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那个人又不在了,“是幻觉吗?”岳风不禁要问,但是他真的确定那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只不过他在承受着某种禁锢,但为什么只会出现在盘旋着泪水的眼睛里?“难道——”忽然他想到了志远口中的“高压监狱”,记得在警校学习的时候老鼠教官曾对他讲过这样一件事情;政府在收押一些特级罪犯时会使用一种特殊的禁锢工具,叫做“高压监狱”这是一种可以折叠光线的东西,使一些物体消失在人的肉眼中,不足的是通过凸透镜和赤色的光可以发现这些东西后面的世界,另外一点是为了避免网络的破坏它是一个独立的监控设备,通常不会离高压监狱太远。可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呢?思索着岳风已经走出了这间格室。

“呃——”倒在地上的小胖子忽然低沉的呻吟了一下。

“呵呵,谢谢你我的小胖子!”对方的呻吟使岳风像是剥开了千里的迷雾,他突然想到这个被控在高压监狱的人就是令他们坐立不安的四个克超特警之一的太子,想到这里他满脸堆笑的走过胖子的身边又给他补上狠狠的一击。

来到太子的近前,他伸手去摸,果然这里的空间被一道气墙隔着无法进入,可是监禁他的设备又在哪里呢?既然这东西可以将人消失在肉眼中自然也可以将自己消失掉,岳风试探着摸索到了另一个墙角处突然脚下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伸手去摸发现又是一个高压监狱,同样的方法他在这间格室中一共发现了四个这样的禁锢点,而它们的禁锢设备却始终没有找到。

“喂,傲雨,去看一下这四个家伙怎么还没有出来。”

“哎。”

另一扇门隐隐传来一阵对白,这声音对岳风而言无疑是火上浇油,他已经没有时间了,最快的方法也是最笨的方法,惟有利用手中的紫光武器毫无缝隙的搜索每一寸空间,希望可以毁掉禁锢特警们的监控设备,争取强有力的援军。

说干就干。紫光武器的威力大的惊人,所过之处发出连锁式的爆炸声,那声音大到欲要将人的五脏震碎,但是听在岳风的耳中却只有电门徐徐打开时微微震动的声音,右侧的视线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汉的脸,他无心去看那大汉的模样,心里只有一个意念“绝不能放他们进来!”反手一击将紫光劈向那大汉。

“那四个笨蛋碰到了太子脚下的总高压发生器!”

正当岳风反手一劈之时那大汉突然闪了出去,随后各种各样的喊叫声乱做一团,其中竟有人喊了这样一句。

“太子脚下的总电闸!”一句惊慌错乱的话却帮了岳风的大忙,他重复着刚才的话立刻蹿到太子的脚下反手一劈,霎时弧光四射,禁锢克超特警的四个高压监狱立刻变的浑浊起来,直到一串轻微的爆炸之后一切都停止了。

“快,将干尸部队放进去!”门外传来一声厉喝。

“嗡——”那道铁门重新打开,射进来绿色的光线也带来了野兽的嚎叫,声音未落三个巨大的轮状物极快的滚了进来,“哗”的一下四散开来,无数的干尸暴露着狰狞的颅孔、摇摆着由四面八方扑向岳风。

岳风被他们逼到一个不算角落的角落里,挥动紫光武器猛砍着饥饿的干尸,所过之处残肢断臂胡乱飞舞,即使这样血腥的屠杀岳风所处的空间仍在快速的缩小着,挥动的紫光也不是一面密不可透的屏障,一点点的破绽便有两个干尸扑了上来,岳风忽感不妙立刻飞起一脚正中一具干尸的脑门狠狠的将他踢了出去撞在正欲扑上来的干尸群中,但是另一具干尸却乘机咬住了他的左臂,把他扑倒在地上。

干尸的绿色口水下滴在岳风的脸上顺着他的脸颊向下淌去,这种极臭的粘体所过之处使人感到疼痛和恶心,眼瞅着这个难看的家伙就要朝自己咬下来岳风只得拼命的用手托住他的颅骨使那口锋利的牙齿尽量远离自己,但那只被嘶咬着的手臂已经开始失去了知觉,那些僵硬的生物不知什么时候将自己压住不能动弹一点。

岳风的处境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就在无数的干尸扑向岳风的同时,格室神秘角落里光线渐渐的清晰起来,而在准备分食岳风的那堆干尸之中突然发出了一串骨骼碎裂的声音,在接下来一切都停止了,只有在外围不断徘徊、不断发出粗暴兽吼的干尸们仍在绞尽脑汁盘算着如何进到尸堆里分享美食。

“嗷——”

“嗷——”

“呜……”

远处的尸群发出奇怪的吼叫,紧接着还在徘徊的干尸们便转身向后扑了过去,由于尸数太多那些肢体虽然干瘦却也挡住了视线,只听到暴吼惨叫、骨骼断裂和无数次猛烈撞击的声音,很快活着的干尸就四散而逃,同类的脑壳,躯题……被他们扔向各处,有几头干尸想要钻到这边的尸身下面,可是就连那边也被炸了开,无数的骨头飞向四周,等这一切都落下之后在仓壁的那一角出现一个人,她利落抖开眼前披肩的黑发,露出一张非常纯净的脸,弯弯的睫毛下一对清澈见底的瞳孔、它是那样的敏锐仿佛可以看穿一切,全身银白的紧身装备使她犹如天使一般圣洁。

“两位,这些生化怪物都处理完了?”是那白色的天使在问。

“他们大势已去。”

“简直不堪一击!”

死尸的后面突然跳出两个人,一个约莫三十左右暗灰色的护肘护肩,俊俏的脸庞,清秀的眉宇犀利的目光,举止干练话间还有一种难以抵挡的磁力,这就是令千万芳心倾倒的太子;另一个则是全身的黑色装备,棕色的卷发,浓黑的双眉,宛如夜空的双眸有一种不可侵犯的威严、短短的胡扎子显得老练沉稳,他正是黑天使。

“白遥,这个优秀的警员伤势如何?”太子抖落身上的尘土来到白天使的身旁问。

清秀脱俗的白天使没有马上回答太子,小心的俯下身子仔细的检查了岳风的状况,眉头微锁道:“他的冷静与奇特的战斗技巧使他的生命保存了下来,只是小臂被干尸嘶咬之后伤到了少许的骨头,剧烈的疼痛使他短时的昏死过去!”

“这样就好,以我们的实力是可以将他平安带走的。”太子看了一眼昏迷的岳风十分欣慰的样子说。

“可是使者——”黑天使紧锁着眉头,顾虑重重的说。

“铁军(黑天使),你认为凭我们四个的力量可以夺回使者吗?”白天使望着那道紧闭的门面色凝重的反问道。

“说实话我心里没底,但是克超特警没有成功押送使者便是失败,这是克超特警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事!”任务的失败令黑天使十分的紧张,严肃的就像一块冰砣。

“克超特警只是超出常人一点罢了,可以说我们是超人但我们究竟不是神,是有不败的神话但是从今天开始也许就要学会面对失败,尤其是现在要面对满是生化武器的远洋号,能否活下去还是个未知数,更不要谈什么荣辱了!”白遥坚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我相信,我们可以毁掉远洋号,但是却不可能夺回使者!”太子沉默了片刻,为了不使两个人发生意见冲突忙上前一步将话题移开,又道:“金刚的弱点就是电流,如今在他的体内是否还有残存的电子仍不清楚,所以我们的处境仍是十分危险的!”

“我没事。”另一个墙角处缓缓的走出一个人,他的身体上有许多的金属、半金属与血肉相连,最引人注意的是他拥有一双铁臂铜拳和一张极黑极黑的脸,拳大如斗闪动着金属的光亮,肤黑如碳只能看到一对白色的眼球,此时的他像刚睡醒一样,努力活动着身体的关节向三人走来,说:“若不是辛漫天害怕我破译了他的网络管理系统,我还不知道原来在藏山警队还有这样厉害的警员!”

“伙计,快把他弄醒吧。”白遥说。

金刚答应着,金属的手指在岳风的额头轻轻的触摸了几下,然后迅速的收回道:“已经搞定了。”

金刚用的是经络学的手法,很快岳风便清醒了过来。

“谢谢大家救了我!”强忍疼痛的岳风坚强的站了起来又惊又喜的说。

“勇敢的警员,你是怎样救了我们大家我们可看的一清二楚,遇到这样可怕的情形仍能保持出奇的镇定,就连克超特警都望尘莫及呀!”紧锁眉头的黑天使终于泛出一丝微笑。

“怎能不怕呢!”岳风的右手搔了搔后脑羞涩的笑道。

“哈哈哈哈哈……”

“够坦白!”

四个人同时笑道。

“哎呦——”突然红色的格室中传来一声低微的呻吟。

“是叶子!”岳风顾不得身上的巨痛在声音未落之时已经蹿了过去。

格室中的叶子已经摘下了面罩,看到满地的惨景她惊呆了,本能的向后退去却无意间摸到了一只大手,惊的她更是要跳了起来。

“叶子!”岳风已经冲进了格室。

“岳风!”看到突然出现的岳风叶子一下子镇定下来,指着地上的两个人道:“他他……他们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样受的伤?”

“这里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岳风简单的向叶子解释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原来是这样!”叶子霜白的脸上渐渐的恢复了红润,转身摘去了阿力的面罩轻拍着他的脸喊:“阿力醒一醒阿力醒一醒……”

格室外的四个克超特警也陆续的走了进来。

“喂阿力,不要再装蒜了!”岳风飞快的闪到阿力的面前拍着他的脸蛋搞怪的说:“你的体质不可能连叶子都不如吧!”

这时阿力的手指微微的抽动了两下,身体开始一缩一舒的蠕动起来,终于一只懒洋洋的动作爬了起来,面部的表情十分的搞怪,道:“不是我不想起来,只是我的脑袋太沉了,酸软的四肢毫无半点力气,虽然现在好多了但是如果叶子肯给我做个人工呼吸那才会恢复的更快。”

“啪——”狠狠的一计巴掌当然是叶子了。

“叶子,你干什么!”阿力用手捂着半边脸,另一半肌肉抽搐着惊呼起来。

“阿力我们需要认真一点,现在的处境十分的危险,只有放手一搏才会有一线生机!”叶子感觉下手太重了点,带有歉意的伸手将阿力拉了起来认真的说。

“为了叶子我阿力一定会拼命到底!”阿力并没有认真的去听叶子的话,要他认真一点也真是太难了,接着说:“无论什么东西都别想要伤害你,除非他踩着我的脑壳走过去。”

“不,每个人都要活着出去!”说话的正是白天使。

“天使——还是白色的天使!!”阿力这时才发现身旁有一个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的人,他的激动难以形容,就连说话都十分的搞怪。

“岳风,你的朋友真是欠揍啊!”白遥苦调侃着转身出了格室。

“我欠揍?”突然阿力的表情陡变,言行举止就连岳风都从没有见过,没有了天真没有了爽朗仿佛就是另外一个人,他不在罗嗦什么,身形稳重而敏捷的冲出了门外。

面对如此神经质的阿力岳风忽然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不祥的预兆使他顾不得多想紧跟了出去。

此时阿力站在那道曾经涌进尸群的门前,静静的倾听着门外的一切,同时右手缓缓的伸向腿部、卷起裤管抽出了一把赤红色的短剑,虽然在藏山警队中每个警员都有这样一件武器,但是阿力的这一只却比普通的要长一些,而那种奇异的赤红却是这一把剑独有的,就连岳风也从未见过这一类的武器。难道在阿力玩劣不公的表面后还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在这一刻间岳风感觉自己与阿力之间无形中隔了一层浓浓的神秘感。

“咯咯,”那道透着不祥之气的门在安静了许久后终于发出了他的第一声响,随着它的到来一连串的暴响便开始了,气流的每一次颤动无不挑动着人的心弦,让人感觉这道门后有无数的死神要冲出来,当门的缝隙可以伸进一根手指时,大家终于看清了将要伸进来的是多么粗大的八根手指。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