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17
17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6005  |  更新时间:2008-11-10 07:37:12  |  分类:

科幻小说

站在山坡上看市区的楼层它们并不起眼,而在市区中每一座大厦都是高耸入云叫人看了晃眼,不由得联想到它曾经的繁华,可是如今的市区人流却少的可怜,市井萧条的时代任何一种交通工具都可以以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穿行,能源的枯萎并没有改变人类奢侈浪费的恶习,阳光还未暗淡的时候道路两旁的倪红已经非常的耀眼了。

乱缀的灯光、闲野着的店门、加上耀眼的倪红使岳风显得格外反感,也许是因为挚友的逝去,一切在正常人眼里平淡无奇的东西在他看来都是那样的多余,他真的变了吗?过分执着于感情真的是优点吗?或许这根本就是一种固执、一种对生命的浪费,也或许他们这一类看似坚强的人此刻正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为什么他们只会沉溺在失去故友的悲伤中而不会好好的把握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生命去为自己为他人创造梦想创造个更好的明天。

他安静的穿梭在静市里,思索着因当到那里去寻找那六个克超特警,他困惑更有几分后悔,后悔几个小时前不应该得罪快车侠丁香雪,要不然还可以由她的口中得知这个城市最新的变化。

“哎——”岳风自叹一声道:“刚才真不应该得意忘形,不是有句老话叫做欲速则不达吗,到不如先坐下来歇歇脚!”

一个叫做星缘超市的店门前,宽大的橱窗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物品,每一件都是那样的别致,而最引岳风注意的却是一块极其诱人的糖丝饼,他看了一眼门脸上红色的计时器——上面显示着当前的时间是二五七一年七月六日十七时二十分**秒,不由感到腹中空空抬脚走进店里,不一会儿便带了一小包食物重新游逛在冷清的街面上。

车子以极低的速度行驶着,究竟要去那里就连岳风本人也不清楚,在他心里这一次举动是最盲无目的的也是最事关重要的一次。

岳风口中悠然的嚼着一根讨厌的糖丝饼,说它讨厌是因为它真是太好看了,可是那味道却很像是一块腐朽的木头又苦又涩,岳风简直后悔极了,没办法一向节俭的他值得皱着眉头苦咽下去了,他发誓如果世上真有后悔药的话他会一口气吞个百八十粒以消心头之恨。

忽然空中传来一阵引擎的轰鸣声,这种声音在科技水平相对落后的藏山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一开始岳风也不以为然但是很快他就感觉这声音好象是由空中直落而下的,似乎自己就是它坠落的目标,猛的一抬头,一辆悬浮战车直冲了下来,“轰”的一声巨响,弄得整条街立刻乱做一团。

正要上前看个究竟另一辆黑色的悬浮战车已经到了近前,车上的人全身黑色的护铠威风凛凛的正是黑天使铁军,只见铁军在人群军肆无忌惮的抛下一个人,那人全身的护铠已经十分的破烂,每一块都被鲜血浸透,他吃力的用左手在面前抹了一把,虽然擦去了多半的的污血但是他的容貌依然无法辨认。

“铁军,你快醒一醒吧,沉睡的你已经夺去了多少队友的生命,他们的死难道还换不回你的半点良知吗?”那人用右手牵强的支起残缺的身体恳求道。

听到“铁军”两个字岳风猛的呆住了,克超特警虽然是藏山的超级英雄但是却没有人直呼他们的本名,那么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自己要找的一个克超特警吗,恨只恨自己又晚了黑天使一步,让这个还不知道是谁的特警遭了他的毒手。

“啊,忘了告诉你,昨天日落时分白遥已经到了天国了,我个人认为即使是在天堂她也没有我铁军在藏山这边过的快乐!至于你董全心,就算你的再生能力再怎么强也经受不住流水般的淌血,很快你就会和白遥一样身处另一个世界了!”黑天使扫视四周如若无人之境,毫不在意罪恶的自己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再看董全心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了,被人称为不死之神的他果然是克超特警中的佼佼者,他紧咬着牙关想要站起来,可是由于身体的极度虚弱已经是弱不经风了。

“嘿嘿!”黑天使冷笑着,已经伸出了他的左臂。

岳风昨天才见识过这只手臂的厉害,看到他的举动岳风快速的抽出了白遥的激光剑,一道柔和的光束扫向不远处的战车,可是那战车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左右翻飞,任岳风使尽浑身解数也沾不到半点便宜。

就在岳风挥剑、黑天使抬手的同时,天空中和路面上不约而同的射来两道红色的光,这是警方专用设备中的红外开路仪的结果。

黑天使微微紧了紧眉头,感觉有些不爽的样子,缩回了左臂,转身向车后坐上的一个人嘀咕了几句,那个人像傻瓜似的立刻跳下车去,挥袖间铁军便扬长而去。

那人站在离岳风不远的地方,他的头发少的可怜简直就是一个秃子,可以反射光亮的头皮上有一个愈合不久的口子,它的长度不足三公分微微向外凸起,极像是刚刚植入了某种芯片之类的东西,他的脸现出斑斑的角质层还有轻度的蜕皮现象,他的瞳孔要比常人的小几倍,再怎么看他也不像是一个人,岳风习惯的把他叫做蛇眼。

只见蛇眼快速的冲到董全心的身边,粗大的手臂抱着他的头用力挤压,欲要将他的脑壳挤暴。

董全心全力反抗,但是由于身体可利用的物质全部用于修复伤口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量转换了,轻微的击打着对方的身体,这种无畏的挣扎持续了片刻,也许是人本能的求生反应,他虚弱的身体猛的蜷缩起来,双膝交替着狠击蛇眼的小腹,虽然这样的攻击对蛇眼并不能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他已经争取了反手的余地,钢杈般的手指插入了他的脖子,双腿一蹬便跳出了魔掌。

蛇眼被董全心伤了脖颈,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定了,但是他并没有倒下反而以更惊人的速度冲向董全心,而董全心也表现的极度虚脱再也没有半点力气来承受下这致命的一击了,电光雷石之间一只飞脚将对方踢出数米,还未等他有任何的反应蛇眼已经紧跟一拳直取掌下的脑壳……

生死只在一线之间,眼看着又一个克超特警从此消失斜刺里突然出现一个人一脚踢在蛇眼的脖颈,蛇眼毫无防备一头栽倒在地上,当他爬起来的时候嘴角已经流出了黑色的血浆。

“什么人!”一个粗鲁的嗓音震的耳膜嗡嗡做响。

“认识我的人都管我叫岳风!”岳风仔细的打量着蛇眼,立刻便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又是一个生化武器的实验品,以真人做研究是多么的可恶。

忽然听到岳风的名字,远处围观的人群中立刻发出一阵渲染大波,亲眼见到从远洋号上回来的英雄是多么的帅气,多少妙龄花季的少女几乎是同一时刻摆出一副崇拜的花痴模样。

“不简单呦——”说着蛇眼右边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露出两颗锥状的尖牙。

“简单的很,简单的没有背景!”岳风继续说着,闪身堵在了董全心的面前。

说话的果然是岳风,当蛇眼第一次踢向董全心的时候他已经飞奔起来,由于对方的动作太快没能来得及阻止,在他挥拳的时候岳风已经在四米之外了,这一拳说什么也不能让他砸下去,憋足了底气纵身跃起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蛇眼并不想花太多的时间在岳风的身上,虚晃了几招,但是岳风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突然蛇眼的身形一闪陡的向董全心冲去,岳风心中一急大步冲了上去,本想推开蛇眼却没想到他的一只手反向自己抓来,岳风见势不妙立刻在自己的胸前做了个半圆的动作想要挂开他的手,却不料蛇眼的手像钢砣一样结实只是微微的颤了颤,自己的手反倒被他牢牢的抓住了,岳风一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挣脱出来,情急之余他打开了右手的激光剑,光束射穿了蛇眼的手腕岳风便挣脱出来,但是在这一刻岳风也看到了蛇眼的手几乎要掉下来又迅速的愈合,这一切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没想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实验品的再生能力竟然超出了最强的克超特警。

为了董全心岳风又要上前与蛇眼一搏,但是他却不敢也不能再越雷池半步,突然三条红外扫描仪落在了他的脑门上,向远处望去三支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

警察赶到了,当然又少不了一大堆罗里罗嗦的“台词”

岳风只好双手放在头上,老老实实的蹲下去……

而蛇眼却不把这些个小警察放在眼里,依然紧抓着半死的董全心,一只手好似钢杈一样在半空中变换着位置。

“停止你的疯狂行为!”警方重复着他们的话。

所有的人都爬在地上,警员们吆喝着做好了随时射击的准备。

红色的光弄乱了岳风的视线,而他需要的枪声却久久未能响起,相反传入耳际的却是一个撕心裂肺的的惨叫声,岳风的心头猛的一凉,那久违的枪声终于响了。迫不及待的他转过身去看到了最惨不忍睹的一幕,在他不远处的青色混泥土路面上瘫倒着董全心的身体,天灵盖被揭开,黄色的脑浆模糊了他的大半个身体,瞳孔完全散开变成了浑浊的白色,他已经死了,而蛇眼则僵直的杵在他的身后,前胸也出现了两点斑斑的血迹。

“你们这些无能的警察,开枪有什么用,他已经死了……”若不是警察的到来岳风拼死也绝不会让蛇眼的那一击得手的,面对这些无知的警员他不由得泛起一股无名之火,扯开嗓子就是一顿臭骂。

“我,我们……”四个警员自知自己的失职,相互看了一眼虽然被人家指责着很是恼火却支吾着说不出话来。

“你敢骂警察,小心本主管告你袭警!”忽然由不远处传来一声高喝,接着一辆民用的K-C-S金龙机车驶进了人们的视线,一个穿着红色条纹黑色护膝的女警跳下了车,只见他大摇大摆的来到岳风的近前,一看到是他漂亮的美目马上变得凶神恶煞瞪着他道:“又是你!”

“快车侠,他可是流氓搭档的岳风,是个极不好惹的家伙!”尾随在后的一个警员小心的凑到来人的耳边神秘兮兮的说。

“流氓搭档算什么,那有我快车侠的本事!”来人正是丁香雪,看着比自己强出十倍的岳风居然还敢信口开河,撒谎居然一点儿也不脸红。

“呵呵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看着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快车侠岳风不由得暗自发笑,只道“又见面了!”

香雪装做没有听到岳风的话,目光投向远处的蛇眼与岳风擦肩而过,之后他就把警帽的帽檐压的极低,也许是害怕眼前的恐怖现场。

“快车侠,你的胆识真是过人,这样的惨景竟然毫不惧色!”岳风看出了其中的门道挖苦着说。

“废话,没见过死人怎么当警察!”

“那你的帽檐怎么压的这样低?”

“你胡说!”激动的语调。

“嘿嘿!”岳风一阵傻笑,伸手撩起了她的警帽,果然香雪依然镇定的站在蛇眼的面前,岳风又向前跨出一步,这才看明白事情的真相——快车侠的眼睛瞪的老大,嘴巴歪在一边,惨白的犹如一个滑稽的小丑。

“妈呀,救命啊……“岳风忍不住以右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没有任何反应,再用中指轻轻的触碰她的印堂,猛的听到香雪这难听而好笑的怪叫。

香雪害怕极了,大声的嚷叫着,也顾不上什么快车侠的自尊紧紧的搂着岳风的脖子,始终不敢再看一眼手中抓着脑浆的蛇眼。

香雪很吵,紧紧的勒着岳风的脖子,虽然是这样但自蛇眼身上发出的骨骼错位的声音岳风依然听的十分清楚,急忙喊道:“大家快闪,小心蛇眼!”

“哼,死人有什么好怕的!”香雪突然变的镇定自若胆气十足,一把推开岳风,也难怪一向神气十足的快车侠此刻却如此的献丑,为了挽回一点面子也只有这样做了。

“快闪到一边去,他会要了你的命!”岳风焦急的喊着,身手去拉香雪,可是一心只想挽回面子,那里会听岳风的劝阻,反而更加激发了香雪的好胜之心。

由于两个人距离蛇眼太近,他的身体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了肌能(或许他压根就没有事儿),一只手猛的朝香雪抓来,辛好她还算得上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快车侠”反应极其的神速,察觉事态有变立刻俯身一滚,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拔枪射击,枪的威力很大,特制的金属弹头深深的钻入了蛇眼的心脏,精准度分毫不差但是蛇眼却变的更加狂燥起来,瞳孔在这一刻呈现出赤色的光,嘴唇上翻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遇到这样的对手香雪不禁要问这家伙究竟是靠什么来维系自己的生理活动?为什么他是不死的?她一边思索着一边本能的放着枪,同时脚步渐渐的向后退去,很快手中的子弹便打完了,蛇眼步步紧逼,而香雪也开始变的浮躁起来,由身后警员手中夺过一支微冲紧咬着牙关一口气将四百发子弹全部打在蛇眼的身上,枪膛变的有些温热起来,向后面的警员一挥手道:“这家伙不是人,大家集中火力全力射击!”

随着治安主管的一声令下又是一串惊天动地的轰鸣,上千发的子弹穿过蛇眼的身体使他立刻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蜂巢,但即使是这样也只是让他的进攻微微的缓和了一下——他仍在向警方逼近。

眼前可怕的情形看在众人的眼里,又是一阵哗然,识相一点的人聪明的向更远的地方退去,可要命的好奇心还是牢牢的拴着他们的心。

蛇眼是一个很难对付的角色,警员们使尽了浑身解数也制服不了他,所有的人开始显得有些慌乱,远远围观的人中更有甚者发出阵阵难听的尖叫,开始有些惊慌失措的向四处逃窜。

子弹的爆炸将眼前的视觉搞的乌烟瘴气,在这里究竟有谁可以制服蛇眼呢?岳风,也只有岳风才是对生化武器最为了解的,杀死他们的大脑和破坏他们的脊柱中枢神经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岳风亮出了白遥的光剑借着迷雾的掩护在蛇眼的前后左右疾快的闪躲,挥舞的光束不知在对方的身体上划过多少次,但蛇眼的身体对激光的伤害要比金属的破坏更容易恢复,终于岳风等到了下手的最好时机,陡的蹿到他的背后身体腾在空中柔光扫过他对方的脖颈,不等他有恢复的机会岳风的飞脚已到,他的脑袋就像皮球一样轻而易举的踢了出去,但是岳风并没有罢手三下五除二就将那残躯大卸八块。

“帅哥,你太棒了!”待硝烟随风而去一切都已结束,香雪如卸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跑到岳风的近前兴奋的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偶像,流氓搭档就是我们崇拜的对象!”看来她真的是对岳风的能力折服了。

“小女孩儿,不要就这样轻易的把陌生人当做偶像……”岳风简单说着,眼睛不时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生怕这些尸块还会起来杀人似的。

“你真是帅呆了,还会有谁不为你而折服……”香雪摆弄了一阵自己应有的威风姿势,转身面向后面的警员高声厉喝道:“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身后立刻便有人齐声附和。

“那我们该怎么做呢?”

“以岳风为偶像,视流氓搭档为崇拜的对象!”

“好,非常好!”在警界服役的这些年轻人也真的是太过天真了。

“你们做什么,流氓搭档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只是普通的警察,不是什么人的偶像,你们要做的不去崇拜谁,只要大家做好分内的事做好你们自己,那么你们就是千千万万人心目中的偶像。”

说话间空中突然呼啸着飞来一个物体,它在落地的一瞬间炸了开来,热流沸腾了整个空间,人的皮肤被炙烤得生痛,很多的人呼喊着仿佛置身与炼狱一般。

约莫过了三分钟,一切有回到了从前。岳风在一片狼籍中找到了董全心的残骇,在他的心里一种莫大的失落由然而生:“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克超特警,他却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人活活揭开了头盖骨,难道藏山的这一劫真的无法避免了吗?”

“是什么?”忽然由董全心的怀里掉下一个闪光的东西,香雪立刻冲了过去来

“别动那光碟。”说着岳风便将香雪挤在一旁,把光碟放入了自己的口袋里。

“喂,这是现场证物,就算你是我的偶像也不能带走!”香雪的注意力完全落在了岳风的口袋上,做为一个警察他是绝不允许证物落在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手中的。

“我有苦衷的,请你让我带走它!”

香雪真的急了,暴躁的拦住了岳风的去路。

“如果是从前我一定回把它交给你的,可是如今你必须听我的……”

“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也休想从我的手中溜掉!”香雪活动着双臂立场坚定的说。

“没有原因,只有这个。”岳风冷冷的说着,手中已经亮出了白遥的光剑,身为警员的香雪深知这柄剑的厉害本能的向旁闪了一步,岳风要走在场的所有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加以阻拦,任由他大摇大摆的消失在残破的街头。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