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16
16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4361  |  更新时间:2008-11-10 07:36:39  |  分类:

科幻小说

日式的小院中叶子与岳风在倾诉着什么。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身犯险境!”说着叶子便要进屋,去拿该有的一些配备,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刻她的身体忽然软瘫了下去,只听的一声呻吟:“岳风你做什……”整个人便昏倒在岳风的怀里。

“对不起叶子,我也不能让你身处险境!”说着岳风把叶子抱进了屋,一分钟后他已经驱车驶出了小区,朝着市区疾驰而去。

市区虽然是整个藏山的心脏地带但是人口密度却不及郊区,在这里没有拥挤着的大片人群,也没有车水马龙般的车队,这一切似乎与我们想象中的未来发展极不相符,但是它就是这样,大批的外星移民和人们本能渴望拥有一片宁静的天空使得人口的分布空前的均匀,有一些担任要职的高职人员在郊区度过的时间甚至超过了在岗位上度过的,他们追求和谐自然崇尚安逸随意,但是美好的开始惹来的却是极度的享乐主义,以自我为轴心而对自己应尽的责任得过且过敷衍了事。

“风,离市区还有多远?”

“还有四十一点三六公里。”车上的智能电脑与岳风简单的搭着话。

快速的疾驰中由身后隐隐传来一个微小的声音,很快一辆红色的快车便飞驰而过,且骄傲的在岳风的面前晃动了两下,扬长而去。

看着疾驰而过、得意洋洋摆弄着眩酷车身的驾驶者岳风忽然感到一阵不爽,讲到飙车流氓搭档可是在藏山极有名气的,数达百次的飙车赛中他们只输过两场,一次是因为阿力的车出了故障、另一场则是因为车道太过危险流氓搭档集体弃权,若不是因为这一嗜好岳风也不会列入流氓搭档的行列里,要是阿力健在的话恐怕已经冲了上去与前面摇头晃尾不可一世的人飙个你死我活(在藏山的法律中飙车是不犯法的,但是也并不提倡这种行为),沉寂了太久的斗志涌上心头决定放手一搏。

“风,你会让那个人丢下我们吗?”

“哈哈,风永远是最强的!”“风虽然是一个电子程序但是它的喜怒哀乐却表现的极为准确。

于是岳风拿出了从前那种车人合一的技巧,首先以一百六十公里的时速起速向前射了出去,精巧的电子仪表与机械指针依然向右打去,虽然是一路顺风但是迎面的风却显得异常强劲,达到一定风力是“风”自动打开了用于电子排风的防风装置,风“停了”前方的那辆红色飞车也渐渐的清晰起来,正当它的影子完全被岳风捕捉在视线里时它突然消失了。

“减速岳风,前面是一段下坡路!”岳风正为对方的失踪感到疑惑时耳边突然传来了“风”的声音,他这才发觉刚才自己进入了短暂的视觉休眠期,“这可是飙车手最大的禁忌,退出车坛半年的时间居然退步了”自语着岳风的车速已经降到了一百,此时他正处于一个山梁的位置,眺目望去前方已经是市区的建筑群,有平淡无奇的小楼也有高耸入云的星台的五座基础建筑——财政警务能巨型高楼,高矮胖瘦与连绵的群山搭配显得格外美丽壮观。

巨大的事物总会给人心灵上的震撼,岳风的精神陡的一振,整个人表现出少有的活力,车速继续被拉起,人与车继续像疯了一样在每小时百公里的速度上射了出去。

“追上它追上它,再超越它!”“风”一个劲的为怂恿岳风。

车速已经快到了极限,眼前的事物变的颤动起来,它们变成了点、点又变成了线,红色的车子重新回到了岳风的视线里,在靠近一些可以看清坐在车上的是一个戴着黑色头盔、穿着有单线红色条纹的黑色护膝的人,清秀的身形可以初步的判断是一个女子,她的K-C-S金龙性能要远远超越岳风的B-O-S瑞达,但是由于岳风的这一阵狂奔两辆车已经并驾齐驱,短暂的僵持之后岳风以绝对的优势超了上去,很快“风”已经将那辆远远的甩在后面。

“哈哈,那辆K-C-S金龙真是太烂了,它的主人居然还敢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哈哈!真是班门弄斧!”“风”的性“格极”像是阿力这也许就是岳风为什么会选择它的原因吧。

前方的没有了山路宽阔而平坦,极是飙车的好地方,但是岳风的斗志似乎在这小小的胜利后渐渐的消沉下去,他的脑袋里开始有些顾虑,“如果对方也是一个好胜的主儿坚持拼到底的话,以K-C-S金龙的性能而言鹿死谁手还言之过早,而胜负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棘手的是‘风’的电子程式是经过自己改装过的,在这种高速的飞驰状态下是否会出现问题,一旦系统出现故障——用生命换来的虚荣又有什么意义呢!”想到这些他把“风”的时速骤减了下来,口中还不停的数着仪表盘上的参数,当车的速度降到四十公里每小时的时候,他距市区已不足二十公里了,少时他们已经驶进了市区,并肩齐驱了许久的红色机车趁机冲了上来,车身一横截住了岳风的去路。

车停在了宽阔的马路中间。

“臭小子,车技不错吗?”堵在前面的这个人虽然有着一个甜美的嗓音,但是却给人一种很是泼辣的感觉,也许这就是这个时代女孩儿们的标准形象吧,唉真为这些男士们担心。

“谢谢你的成全,你的车技也着实不错,极好的控制能力真让我感到惭愧!”对于对方的挑衅岳风也毫不示弱,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扬声道。

“小子,够味儿!”娇柔的声音由头盔里面传出,不观其容便知道这又是一个美艳而泼辣至极的角色。

“我的天,又是一个辣妹,听她的语气要比叶子有过之而不及!”岳风惊叹着,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叶子的身影。

只见对方快速的摘下了头盔,露出一头卷曲的亚麻色头发散披在肩头,弯弯的睫毛下透射着犀利的目光,高挺的鼻梁,朱红玉滴的双唇,两腮泛着童真的粉红色,虽然她的年纪不过十七出头但是却给人一种聪慧干练的感觉。

“你是谁?”岳风淡淡的问。

“香雪,全名丁香雪!”女孩声高气傲的报着自己的名号,本以为眼前的这个“土包子”听后会大吃一惊,却万万没有想到岳风不冷不热的凉了她一句:“丁香雪是那一位,好陌生的名字呦!”

“哼!原来是个乡巴老!(乡巴老在当前专指那些没有见识的人)”香雪边说边做出个耀武扬威的动作以显示自己的知名度,其实她那里知道眼前的这个所谓的“乡巴老”在车坛上曾经是多少俊男靓女所崇拜的偶像。

香雪的造型令岳风表现的更加反感,转过脸去眼睛望着高空十分傲然。

“这个城市的治安在半年前就由我来负责了,由于业绩突出人称快车侠丁香雪!”快车侠自顾自的又重新炫耀着自己的大名。

“是吗,呵呵……”原来在流氓搭档离开了O-B-2组的这段时间里,市区的治安主管已经换做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女娃,从表面上来看她真的是太过爱慕虚荣了,可是这样年青便成为治安主管实在令岳风感到惊讶,但是他表现的依旧冷漠。

“你笑什么?”香雪再三的炫耀没有引起岳风的丝毫注意,停止了过分的献媚变的严肃起来,火药味十足的说。

“呵呵呵……”岳风没有答话又是一阵淡淡的嘲笑。

“混蛋,竟敢嘲笑本姑娘!”香雪握紧了拳头几乎就要发作了,但是这位快车侠还是压了压心中的怒火,收敛着自己的那份狂野骂道。

“想当初我们纵横市区的时候你丁香雪还不知到在那里读幼稚园呢,不敢多言其他,嘲笑你的资格还是有的!”骂人不带脏字本来就是岳风的特长,他特有的慢条斯理更是让人无法忍受。

如此厉害的心理战术又岂是香雪这种初出茅庐的狂傲后辈所能应付得了的,压抑不住的怒火使她连呼带喝的甩出了手中的黑色头盔。

“多谢你了,我狂傲的快车侠丁香雪!”快车侠的头盔虽然迅猛有力,但是摆在岳风的面前的却是微不足道的,只见他在随意的挥手间便接在了手中得意至极的道。

“你,你……个混球,不扒了你的皮我就不叫丁香雪!”话间香雪的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岳风的视线中,其速度之快是常人无法比拟的,可见快车侠的这个“快”并非徒有虚名。

疾快的动作令岳风心生佩服,不敢再轻视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女孩,而一向外松内紧的他表现的仍是十分的轻松,在对方抛出头盔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时间里他竟遭到了一个人在不同距离发出的两次攻击;一计长拳岳风伸手一挡正欲扣住她的双手,可那拳头像长了眼睛似的在还未碰触到自己的掌心就缩了回去,身形下沉,一条长腿带着“呼呼”的风声扫向下盘,辛好岳风有先见之明在一计失手后早已纵身跃起远远的跳出了圈外。

“你的礼物在下已经收下,你还要怎么样呢?千万不要以身相许哦……”岳风这才发现自己的麻烦上身了,丁香雪绝对是一个不好惹的角色,可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转弯的余地了,干脆恶人做到底,嬉皮笑脸的说:“快车侠是吧,不如把你的护膝也送给我,如果这个舍不得——你的背心也可以的!”最后的这一句才是岳风的重点,他仍在故意激怒着香雪。

香雪虽然在警界中成绩突出,如此年轻就胜任了这个城市的治安主管,但是江湖经验却远远不及岳风的十分之一,岳风的话越听越怒火中烧,由心高气傲的转变的气急败坏还不到一分钟,圆睁着清澈的瞳仁,挥手便是一拳。

“去死吧,可恶的家伙!”

香雪怒喝着冲向岳风,她的拳法以快为上,和以疾、快、准为先的岳风正逢敌手,但是在短短的几秒钟后优劣已经显现出来了,香雪的身手虽然敏捷但远远不及岳风招式的疾快,更不要说是力道了,好在岳风还不想为这场可笑的比试马上画上句号,他一味的闪躲并不做任何的回击,到要看看这个所谓的快车侠丁香雪究竟有没有几把刷子。

在两个人的视线中只有飘闪的身影和留下道道虚影的拳头,一人只管攻一人只管守,而守的人又得时不时的动着脑筋如何不使自己受伤又不会失手伤了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另一面香雪的攻势虽然迅猛但是其间也夹杂着严密的防守,那对雪亮的眼睛不时的打量着岳风的一举一动,约莫过了二十几个回合她仿佛察觉到岳风是在戏弄自己,心中便开始暗自盘算起来,忽然岳风猛的一闪露出一个极大的破绽,香雪正急着没有取胜的机会侧起右脚便踢了过去。

香雪有力的侧踢眼看就要踢中岳风的软肋,只见岳风不急不忙的以双掌去接。

“小子,本姑娘非要你吃够苦头不可!”香雪暗自得意的转着念,却不知对方看似刚劲的双掌内藏玄机。

岳风的掌缓缓的撑开,重心不变身形已快速的挪开。

“哎呀不好!”香雪突然感到不妙惊叫一声,可那只脚已经无法收回,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整个人陷了出去,脚腕被人牢牢的扣着向前拖着带出了半圈,身体完全失去了重心。

正当香雪认定了自己会重重的摔倒地上时,背心处突然伸来一只大手(当然没有蜗牛的手掌大)稳稳的拖住了她,她紧张的神经很快便放松下来,出现在视线里的不是入云的高搂而是一个漂亮的脸蛋,慢慢下垂的长发扫过他泛红的脸颊,发现自己已经倒在了他的怀抱里香雪真是又羞又怒,挥手便有一计耳光岂不料打在了岳风的手背上。

“叶子你……”突然岳风的口中竟然喊出了另一个名字,也许正是因为香雪的性格太像叶子了所以他刚才的举动才有些过火,很快他便认识到自己的冒失之处,忙道:“对不起,你真的太像我的一个朋友了!”说着扶起香雪。

“想泡妞,也想一点新的花样!”香雪气呼呼的叫着,一挥手又扑了个空:“又是一个市井无赖!”

此时岳风已经走在距香雪七米之外的地方了。

“喂哥们!”宽阔冷清的的街面上忽然传来一个陌生的调侃:“这个小姐的脸蛋可不是好亲的,得罪了治安主管你可倒大霉了!”

那样近的距离无论是谁都会想入非非,岳风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做答只是淡淡的一笑,驱车就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