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科幻小说 >星尘 > 13
13
作者:酷我精灵   |  字数:6956  |  更新时间:2008-11-05 19:58:03  |  分类:

科幻小说

海面上的风似乎比刚才大了许多,吹动着人的耳际发出“吱吱”的响声,海水在涌动甲板在晃动,背影与思维也交错再一起做着离奇的摇摆,暗流汹涌主角究竟在何处呢?

“使者究竟在哪里?”岳风拖着极不情愿的步子前进着,脑子里却飞快的思考着另类的迷团。

“喂,大胡子,请让大家先等一下,辛漫天博士在指挥室中遇到了麻烦,命令我们马上过去!”正在思考之间忽听阿力喊到,话中的意思岳风自然十分的明白,他清了清嗓子高声响应道:“大家停下来,博士需要支援!”边喊边以眼角余光扫视着周围的动静,奇怪的是两个人的话竟然没有人去理睬,这样的结果本是不该有的,过了好一会儿前面的大胡子冷冷的板了他一眼又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博士需要支援,请大家停下来!”也许是海风太大了没有人听清楚自己说的话,事到如今无论原因究竟是什么也只能冒险一试了,这一次岳风鼓足了底气喊道:“他就在指挥室的那边请大家马上过去!”

“博士在哪里?”令人讨厌的大胡子终于开口了。

“我也没有看到啊!”有人应到。

“在那里。”岳风随意的挥手指向混战的人群道。

“没有哇!”

“在那个眺望台上。”

人群终于在距船舷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舷外很可能就是隐藏罪恶场所,辛好他们停住了脚步,为了等待总部的支援吸引对方的注意岳风、阿力指手划脚的“吱唔”个没完,所说的话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是哪国的韵律,然而距增援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除了沉在海里的向福瑞外竟没有一帆一船,以当前的警备实力而言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使者控制了整个水警,但是这可能吗?又是一个新的疑问。

“你撒谎!”就在多数人注意力集中在远处的眺望台时不知什么人物也不知由那里传来的声音,犹如给二人当头一棒使他们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大胡子,博士在叫你!”岳风大声的呼喝着仍然表现的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伸手由怀中掏出了紫光武器,不等他有任何回应力劈了下去,但是大胡子的反应更快动作更敏捷,快速抽身形跃出了他的攻击范围,岳风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瞅准了机会快速的冲向抬着金属贝的八个人,紫光扫过只听得“咣”的一声抬着金属贝的八个人犹如闪电般的向两旁跃起,他们的速度之快绝不逊色于大胡子,岳风的动作已经是极快却伤不到对方的半点皮毛这让他大感惊讶,幸好金属贝重重的砸在甲板上的声音多少给了他一点点的安慰。

“阿力,既然保不住我们只能毁掉它了!”说着岳风的紫光武器已经挥向了金属贝。

要毁掉金属贝是何等的重要,可是岳风的举动非但没有使敌人感到惊恐反而引来一阵讥笑。

“哈哈哈哈……这个蠢材这只金属贝生长了两百多年,如果是这样脆弱的话它还能活到现在吗!”

“傻瓜!”

讥笑声传入岳风的耳朵,可是他却不相信世界上还有激光不能摧毁的东西,然而在他挥下紫光的刹那间便知道了这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事情的发展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糟,就在光束还未接触到金属贝二十公分时激光与金属贝的特殊物质产生了奇特的反应,一层粉红色的光罩迅速的向四面扩散开来,灼热的气流将周围所有的人向外围推去,置身其中犹如火海一般。岳风感到浑身上下全部燃烧起来,温度仍在升高,强大的气流猛烈的冲击着自己的身体、撕开稚嫩的皮肉,每一秒都是几个世纪的煎熬,突然剧烈的疼痛缓和了许多,身体像是被什么裹住了,岳风努力着想要睁开双眼但是却无法做到,“是阿力!”冥冥之中他感到这双臂膀的主人正在替自己忍受着灼热的侵袭,“是阿力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我……阿力……”在那一瞬间岳风感觉心在滴血,他宁愿被撕裂的是他自己而不是阿力……

爆炸在几秒钟内结束,但置身于高热之中的人们却像挣扎了几万年。

岳风和阿力被重重的摔在坚硬的甲板上。

“阿力阿力——”灼热的气流烫伤了岳风的嗓子使声带变的嘶哑而低沉,感情的冲动下一股热流顶上胸口使他无法在多讲一个字。

“岳风,我没事!”阿力边笑边快速的爬起来以证明自己毫发无伤,而他的浑身上下却没有一处没被烧焦的。

“你……”岳风挣扎着努力的使自己站起来,想要说些什么却无法说下去,微微的沉下头去好一会儿激动的伸出了左手,也许在这样的情况下无声的肢体语言更胜有声吧!

“叭”阿力的手紧紧的握住岳风的手,至诚的友情在这一刻化做了信心化做了力量。

“岳风 ,既然命运让我们走到这一步,倒不如把彼此的生命放在合击的双掌上,放开一切牵挂去放手一搏,不为结果如何只为这一刻的精彩!”

“就算我不小心把你的蛋蛋捏碎也无所谓!”沙哑的调侃像是一个年过九旬的老者,苦笑。

“流氓,你的这个字眼可是够脏的,这回流氓搭档可不能是我一个人加上去的了,呵呵呵呵……”

“呵呵,本来就有我一份的,我很乐意听到这个称乎!”

“呵呵……”

“呵呵……”

是的。兄弟与朋友无论是那一种情谊,只有在危难之间毫不犹豫的去珍惜去去为对方奉献那才算得上真正的友情纯粹的友情,是生命中最纯洁宝贵的东西,只有这样做了的人才不会感到空虚才能感到自己存在的价值,然而在现实中我们又是如何做的呢,在多数人的眼里是否只有金钱只有欲望哪里还会有纯粹的友情存在,个人认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一份答案,没有谁能够以梦想去要求谁去改变谁,因为一切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何况书写梦想的人也未必就是完人,但我们能做的却是可以追逐梦想,让梦想来提高道德境界,记住那些高上和纯洁。

两个人紧握着对方的手,生死相托之间一切变的微不足道。

“两个蠢材差点害死我们!”在距二人不远处那八个人已经迅速的爬了起来对着二人呼喝着,神情之中十分的狼狈的样子,显然他们虽然厉害但是也没能够逃过热浪的袭击。

“金属贝不应该属于你们着这些芯片人!”阿力指着身边墨绿色的金属贝,横眉怒视着那八个人喝道。

“使者就是掌管一切神,他的命令就是天命,违命者只有死路一条!”八个人紧张的相互看了一眼,机械而死板的说。

此时在岳风的背后忽然出现一个全身闪耀金属光亮的人,这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金属贝,所有人还未弄明白发生了什么那只金属贝已被高高的举起并飞快的冲向甲板的边缘。

“金刚,辛漫天可能就在海面上!”看这个人的金属装备、机械且快速的移动只有克超金刚才具备这样的特征,岳风心中暗暗叫苦恨不得马上冲上去将他拦住。

“啊——”半生物半机械的金刚,这个克超警队中唯一一个不是克隆人的人由于自身的电子程式相当完美,他的视觉听觉以及各个感官都要超出常人数倍所以即便是在混乱的环境中任何声音都可以仔细的分辨出来,岳风的话他自然是听的十分清楚,立时停下了脚步巨大的金属贝又一次跌落在甲板上,“怪不得辛漫天不做任何的阻拦,原来早有诡计!”金刚握紧了硕大的铁拳,稳稳的坐在金属贝上,双目冷冷的盯着地上爬起来的人,那种气势想要夺走金属贝只有将从他的身上踏过去否则一切免谈。

金属贝遗落在金刚的手中使甲板上的人大为震惊,所有的人立刻由四面八方向金刚回缩过来,他们的速度绝不亚于那八个芯片人,这样的事态无疑是在告诉大家这里所有的人都被使者的芯片所控制,他们不会知道身体的承受力有多少只会为求目的而全力死拼直到虚脱而亡。

“来吧,你们这些混球!”金刚暴喝着,语调是极度的野蛮。

几秒钟内已经有十多个人围上了金刚,只见金刚拳脚齐发,银光闪过的片刻间便有七八个人翻倒在地,然而倒在那里的人不但没有停止攻击反而更敏捷的弹起来又一次反扑过来,按常理金刚的每一击都使尽了八九成的力道巨大的双拳无论抡在哪里都得骨碎肉裂哪里还可能再站起来,只见他们双手上举迅速的扯开头皮露出一具具可怖的白骨,虽然令人犯呕但金刚却长长的嘘了口气“至少你们已经死了,要不我还会以为是拳头出了问题!”这些尸骨与岳风第一次见到的骨骼更加粗大、动作更加敏捷,由于金刚的主要杀伤武器是一双铁拳不能有效的击溃生化干尸,所以在他奋力拼斗的时候渐渐的移开了原来的位置,一些狡猾的芯片人肆机围了上来正要对他伸手在旁的岳风和阿力可不干了,他们几乎是同时由斜刺里杀出,片刻间两个人就将这些魔鬼般的爪牙分作了数半,残骨断骸散落遍地。

“想要金属贝,还得问过我们两个!”阿力脚尖一抬一具少了下肢的躯体便横飞出丈许开外,扫视着这些不堪一击的芯片人昂然翘首不可一世的样子道。

“流氓搭档的头衔可不是徒有虚名,虽不感妄言无敌但也是难逢敌手,你们几个小角色还不够给我们热身的!”百分百的信心十足的斗志,对岳风而言此刻就是他平生最具杀戮的时刻。

但是时局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因为金属贝的原因在第一批匪徒被击毙的后不久数倍的生化人以更密集更迅捷的速度由四面八方围攻上来,令你有再大的神通也难敌千军万马,三个特警和叶子被死死的牵制在指挥塔下,岳风、阿力和金刚身处在风头浪尖惹上了更大的麻烦,事态已经到了不能再糟糕的地步,不要说保住这祖体基因就连众人的生存都岌岌可危。

暂且放下糟糕的情势来交代已被忽略了很久的角色,在另一面的甲板上那个层被气浪吞噬的三个异类,有两个已化为乌有,而另一个却随着瘴气悄然不见了,亲人瞬间逝去使他燃起了满腔的复仇之火,他缓缓的缩回搭在飞行器仓门外已经麻木了的右腿,猛拉动控制杆,少时飞行器的外围吹起了强大的气流,气流袭过浮起淌血的尸体、尸体碎裂变做一团团赤色的粉末把飞行器装点的犹如一团血云,除此之外不仅仅是狂风大做,巨大的旋涡中似乎盘旋着反向逆行的气流,强大的摩擦力产生的几十万伏特的电弧,使卷入其中的物体顷刻间立刻化为乌有。

“大胡子,干掉赤色星人!”混战之中大胡子显然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金刚的三次重拳他竟然毫无受伤的迹象,忽然在他的身上传来了一个极为愤怒的声音。

“是博士!”金刚的铁拳未能使大胡子感到恐惧,而这个略有不悦之色的声音却能够使他非常的紧张,强健的身躯陡的蹿起竟有十米之高,伸手由怀中取出一个褐色的酷似手雷的小玩意儿,对准了这个可以呼风唤雨的飞行器随手一抛,在那东西被卷进旋涡的片刻后狂风渐渐的停了下来,而这时已经有大片的芯片人变成了碎片或焦碳,又有蓝色的电光编织成蛛网的形状罩住飞行器,少时蓝光消失,巨大的引擎轰鸣也随之而逝,机身重重的砸在远洋号的船头使甲板向那一侧微微的倾去,硕大的金属贝慢慢的翘了起来一直滚出百余米的地方才被飞行器的侧翼拦住。

此刻几乎是所有的人都认为躲在仓内的尖牙鬼是必死无疑了,然而这样的结局对他是否太不公平了,他不愿大仇未报身先死,就在金属贝停止滚落的瞬间仓顶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光圈,然后光圈闪动的地方“嗵“的飞出一块铁板,也蹿出了面目狰狞的尖牙鬼,沉重的身体落在金属贝旁,快速的将他提在手中直奔船头。

“雾都(尖牙鬼),你要做什么?”尖牙鬼的出现原本就令人吃惊,他的这一举动更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批的芯片人立刻围拢过去,其中一个形如猎豹的黑衣人蹿了出来吼道。

“哼哼……原来是山岛剑,我雾都虽然不能为妻儿报仇但是却有能力毁掉使者做梦都想要得到的东西……”尖牙鬼的悲伤绝望,为满腔的怒火不能发泄而紧锁眉头,边说边随手在金属贝上粘上了三个胶状物,略是欣慰的转过头来,冷冷的说:“这只金属贝上已经装了胶状的高能炸药,如果谁想要接近他的话……哼哼哼哼……我想这后果你们是应该再清楚不过的了!”

“嘿嘿,阁下认为我会让您如愿吗!”冲在最前面的大汉——山岛剑板着一张铁青的面孔指着甲板上所有的人奸猾的笑道:“这艘船上的所有人都为金属贝而活,他们会让你如愿吗!”

山岛剑的话说的没错,远洋号上所有的人都为金属贝而活,当金属贝落入尖牙鬼手中的时候,甲板上所有的人立刻放弃了对克超特警的攻击向他反扑过来,可见在这些人的思维中金属贝是唯一的目标,他们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存在,更贴切一点的说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使者的罪孽在这次事件中变的更加深重。

“那就试试吧,最糟就是一个同归于尽的结果!”尖牙鬼雾都愤怒的拖着金属贝向甲板的边缘走去,右手中的银色长剑狠狠的劈向蜂拥而至的人。

长剑的愤怒挥砍使肢体像碎烂的西瓜一样很快就堆起了一座小山,在雾都的眼里他们是仇恨之火的发泄对象,是长剑疯狂屠杀下的牺牲品,雾都的实力不容忽视甚至超过了克超特警,但是围攻他的人却是有增无减,各种武器在他的周围挥动以最快的速度破坏着雾都的身体,常言道双拳难敌四手,很快雾都便倒了下去。

“为我抱仇!”尖牙鬼僵直的身体重重的砸在甲板上,圆睁的双目中淡却了几分仇恨,苍凉的目光投向远方仿佛在那浩瀚的天海之间有他渺茫的希望,“为我报仇……”

“不在这样下去了,我要去救他!”岳风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对雾都的同情,说着便要要冲过去。

“不要岳风,已经太晚了!”阿力一把抓住岳风的肩头望着人群叹道:“再说你的体能还能坚持多久呢?”

听到阿力的话岳风猛然感到全身酸软无力,暗自回想刚才若不是阿力的多次援手自己已经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可……”岳风犹豫着神情中透着不安,但是他的体力实在无法支持下去,“雾都虽然可恶,但他也是一个使者的受害者,也是一条无辜的生命!”

“让我去,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坚持下去!”阿力伸手挡在岳风的面前,语气慎重的说,“救他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他若是就这样死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说罢转身冲向远处的甲板。

“阿力——”就在阿力转身的瞬间岳风突然惊叫起来,他发现在阿力的后背上有一片焦状的东西,那是高温烧焦血肉留下的,想到刚才阿力奋不顾身用身体救下自己,他的心潮又一次澎湃汹涌,拖起有些僵硬的身体追了上去。

也许是因为生存的希望太过渺茫在阿力挺身冲出的时候,尖牙鬼雾都突然引暴了粘在金属贝上高能炸弹,炸弹的冲击力与金属贝百年演化而来的特殊物质产生了剧烈的反应,炸弹的威力在双重物质的共同做用下成几十倍的骤增,眼前的世界在转瞬间化做一片火海,耀眼的光亮中岳风看到距自己十米之外的阿力向前冲去然后被猛烈的气流翻转着推向后方,很快第二次更强的冲击把一切都笼罩在耀眼的光亮之中,他拼命的呼喊着阿力的名字,干涩的喉咙像是粘在了一起堵着他的喘息,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泪珠滚淌在两颊上在弹指间蒸发,他悲痛欲绝恨不得迎着热浪把阿力救回来,可是强大的气流却将他掀了起来再也不能多看阿力一眼……

巨大的爆炸力使远洋号的船头瞬间夷为灰烬,海水迅速的涌入船身倾斜着整个船体。

“扑通”岳风掉进了海里,此刻的他无论是意志还是体力都已经微弱到了极点,咸味的海水一点一点的漫上了他的脸,他无意做任何挣扎,在他的意念中是自己害死了阿力、只有让无情的大海吞噬自己的残躯才是对这种罪孽唯一的解脱。

远洋号在继续的下沉,各种嘈乱的声音在空气里在船上在水里合奏了一曲死亡的交响乐。

阿力的死使岳风的心沉浸在死神的手掌中,他“快乐”的等待着进入地狱的那一刻,静静的一直等下去……忽然他感觉腰间被被一只手牢牢的抓住,很快就浮出了水面,本能的喘息了一口,微微的怠睁着双眼发现这里距远洋号大约有几十米的距离,水流不是很强不会将人卷入那半截船仓中。

“岳风,你没事吧?”叶子的关心虽然在面罩的阻隔下但是仍然听的十分清楚。

“原……原来是叶子……叶子啊……”岳风强忍着悲痛,干涩的喉咙里艰难的挤出几个字:“阿阿……阿力呢,有没有……”

“阿力真是好样的,我——都……看到了……”海水模糊了叶子的面罩但是却掩饰不了激动的心,她的的确确是哭了。

“阿力,我们应该去救阿力的,阿……”

“你还要做什么,阿力已经死了!”叶子轻轻的推了他一把,岳风便不由自主的向左侧漂去,“呜呜呜……他已经……已经永远的消失在火中了……”

“救阿力救阿力救,救阿力……”叶子的话此时岳风怎能听得进去,他的样子显得更加痛苦不堪,无力的拨弄着水面想要挣脱叶子的束缚。

“你混蛋!”他的挣扎使叶子突然明白过来,张开五指狠狠的抽在岳风的脸上,呵斥道:“你去吧,我不会管你的,去送死去毁掉阿力用生命为你换来的重生!”

“不,你不会明白的!”岳风拼命的甩开叶子游向远洋号。

“岳风,你的生命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了,你不能决定它的生死存亡,它属于阿力属于更属于我,为了我们你必须活下去,必须活下去!”说着叶子猛的扎入水中,熟练的游泳技巧使她像鱼一样快速的劫住了岳风的去路,扯下面罩远远的抛了出去,盯着只剩半条命的岳风在她的脸上写满了错综交织的情感:“是的,我不明白,但是你明白过吗?明白过我的感受吗?是的!失去了阿力你的心里难受,可我的痛苦又岂会比你少呢,在你们的兄弟情外你是否还忽略了我这个小妹妹的感受,一个女孩最纯粹的感情!”

“叶子,我——”

“不,你不明白!”激动的叶子声带在微微的打颤,再也抑制不住的情绪使她不由分说的扑了上去,紧紧的抱住岳风甜甜的吻在他的脸上:“我已经失去了一个要好的朋友,再不能失去一个最爱的人,如果你真的如此残酷那就带上我一起去,无论生死我们都要在一起!”

这样紧张的情形之下叶子勇敢的表白使的岳风惊呆了,他从未发现在自己的生命里还有这样的一种感情,但是自己对叶子的好感却也从来没有否认过,只是这一切来的太过突然,一时间无法融入自己的世界里,情感在这一刻变的千丝万缕像一团团乱麻缠绕着他的思绪……

海潮似乎也在此刻汹涌起来,一连几个浪头将两个人吞没在海水中。

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海面上急速驶来一艘白色的炮艇,工作人员很快展开救援,据海燕总队的最后统计,这次救援一共救助了128名普通船员,23名芯片人,四个克超特警和两个特殊的警员。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