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不弃
第二十五章 生死不弃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07-11-13 11:05:18  |  分类:

武侠小说

林岳早就对易正阳心存防备,一直注意着他的动作,见易正阳变掌为抓,暗道不好,但现在易正阳抓已近薛定风之身,林岳已经救援不及。

心念电转之下,林岳不去救薛定风,反倒出掌向易正阳拍去。易正阳虽然能抓到薛定风,但退避不及,必将伤在林岳手下。

易正阳一刹那间权衡利弊,飘身退开。林岳一把将薛定风拉在身后,薛定风恼怒易正阳暗使诡计,大声道:“易掌门说话不算,岂不让人齿冷?”

易正阳诡计败露,不理薛定风,反而盯着林岳道:“你真的要与我作对吗?”

林岳正面对视易正阳的眼光,道:“薛定风是我的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易正阳冷冷道:“我与你父相交多年,亲厚非常,没想到他的儿子却对我无礼。”

林致远在一旁打了个哈哈,笑道:“三郎这孩子从小就独立的很,他自己做的事从来不需要他爹给擦屁股。”

易正阳道:“他果然出息的很。怕只怕他与薛兄弟结交也是存了什么别样心思。”

薛定风冷笑道:“易掌门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日我将天命宝典亲手送给大哥,但是大哥却让我收存,岂是像易掌门这样下手抢夺的?”

易正阳道:“本来就是我华山派之物,落到别人手上,我取回来有何不可?”

“没想到堂堂华山派掌门竟然如此不讲道理,你既然说过谁能读懂便将书相赠,我能读懂这本书就是我的,况且这本书本是魔教遗书,华山派不过是盗墓偶得,怎能说本来就是华山派之物?”薛定风怒火上涌,说话便尖刻了许多。

易正阳恼羞成怒,道:“既然你固执己见,那就不要怪我不仁。”说着衣袖一挥,驿站窗外门外进来了几个华山弟子。

林岳笑道:“没想到易叔叔竟无所不用其极,江湖规矩都不用了。”脸上虽然大笑,心里却暗暗着急,被华山派弟子团团围住,想要脱身实在太难。

林岳正思脱身之计,林致远却道:“跟我出去。”一边说一边潜运内力,右掌推出一股霹雳气势,正是他赖以成名的霹雳拳。

霹雳拳击到墙壁上,墙壁立时洞穿,土石飞扬,林岳与薛定风跟随林致远穿洞而出,林岳笑道:“到了开阔之地,就能放手打了。”

林致远却将他一拉,“打什么打,三十六计,走为上。”林致远毕竟江湖经验丰富,看出华山派此次用了全力,而他们自己却只有三个人,薛定风还是一个累赘,与华山派相斗绝无胜算。

林岳一直以来自作主张,到了现在关键时刻却不得不听林致远的。只听得驿站里传来一声“追”,急忙右手揽住薛定风,展开内功向前奔去。

才动了几步,华山派的弟子已经追了出来。林致远见左路树林茂密,右路却是一条大道,立即做出决断——走右路。

果然他们刚在右路上行了几丈,便听身后有人叫道:“老六、老八快出来,他们走的是大路。”树林茂密处虽然容易躲避敌人的追踪,但也适合敌人在那里设下埋伏,林致远为助林岳起兵,也是多读兵书。

但是大路上也未必没有伏兵,身后的华山门徒一直紧追不舍,前面却时有暗器袭来,林岳避过一丛暗器,道:“二叔,怎么办?”

林致远一咬牙,道:“往山上走。”

大路右边不远处有一座山峰,山路难行,在山路上走,最能分出来脚力高低。果然,到了山路之后,多半华山派弟子已经远远落在后面,紧跟着都是一些易正阳的师兄弟和门下的几个大弟子,易正阳也跟在后面。

追的人虽少了,但他们仍没有以一当十的把握,只好继续往山上跑,只盼前面什么地方能将众人一举甩开。

薛定风被林岳揽住,跟着林岳在山野之间狂奔,忽然想起小时候与朋友一起在山道上飙车,一时间阳光从树叶缝隙洒下来,顿有恍如隔世之感。

但也的确是恍如隔世了。薛定风忽然生出奇怪的念头:“难道这就是我的前世?我的前世本人揽在腰间,后面有一大群坏人在追。前面不知道有没有希望,后面却是无底的黑暗。”薛定风觉得人生真的很荒诞。

薛定风回转头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些追的人脸上细密的汗珠以及那些人手中兵器上的光芒,“他们这么卖力的追我是为了杀我,用他们手中的各种各样的兵器。”薛定风心中不期然的升起了一丝落寞之感。

“大哥,你将我放下吧。”

反正都是要死,不如我死让大哥和二叔活下去。薛定风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林岳一边疾奔一边道:“你说什么?”

“将我放下吧,你和二叔走,我不能拖累你们。”

林岳听出薛定风的声音里藏着坚定的死志,不由急道:“什么你们、我的,我林岳既然与你薛定风结为异姓兄弟,必将照顾你一生一世,无论生死,我都不会将你放弃。”

薛定风虽然已生死志,听到林岳肺腑之言依然全身大震:“有这样的大哥,真好。”

但是,林岳是个生有大志之人,决不能现在就死!他要在不远的将来在山东揭竿而起,反对腐朽的明朝,他将要在战场上与李自成对决,甚至要与关外的满清逐鹿中原,他要建立他的大业,他要书写他的传奇,我,不能阻碍他。

薛定风心中黯然,原本就不应该得到的失去了会觉得可惜吗?会的。

三人在前面跑,七八个人在后面追,一直追了小半个时辰,华山派易正阳仍然没有放弃,山路疾奔磕磕绊绊,最耗体力,正当众人体力均已接近不支时,林致远忽然停住了脚步。

林岳急道:“二叔怎么了,为何突然停下?”后面追的华山派众人也是不解,怕林致远有诡计,远远的停住,不敢靠前。

林致远转过身来,林岳头一次见到二叔的脸上竟然有绝望的表情。

林岳走上几步,打眼一瞧,心里凉了半截:前面竟然是一处悬崖,再没有可以前进的道路。手一松,薛定风双脚踏到实地。

易正阳等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走到路的尽头,问道:“林二爷怎么不走了?是不是年纪太大,体力不支了?”

林岳脑中烦乱,但仍然希望有一线生机,先打算虚张声势一番,道:“易叔叔真的打算我们逃一路,你就追一路吗?”

易正阳道:“贤侄有何必要逃,只要将天命宝典归还,我们两家仍然跟以前一样。”

林岳叹了一口气,“易叔叔既有此心,何必要为难侄子,兄弟之义不可废,叔叔难道要我做那不义之人吗?”

易正阳冷哼道:“贤侄为何如此愚昧,若是非要顾及兄弟之义,我也只好逼贤侄做那不孝之人了,可怜我与林致山少时相交,老来却要看他的儿子死在我的手上。”

林岳恨恨道:“看来易掌门是不得此书不罢休了,他日我若得势,华山派必无安宁之日。”

易正阳道:“不用他日了,林少侠既有此心,今日便是你最后一日。”双方既然已经说僵,也不称呼那假惺惺的“叔叔、贤侄”了。

易正阳一招手,门人弟子向三人围过去,林致远与林岳暗自戒备,丝毫没有留意到薛定风正慢慢的向悬崖靠近。

薛定风踱到崖边,往下一望,只见悬崖下浮云缭绕,深不见底,心道:“如此去处,正是我薛定风葬身之地。”

薛定风转身,见林岳与华山派一触即发,道:“且慢。”众人向他望过来,林岳见薛定风站到崖边,急道:“二弟,那边危险,快过来。”华山派众人此时才发现那里原来是一处悬崖。

薛定风望着林岳,道:“大哥,多谢你几日来的照顾,兄弟心里很是感激。但是我毕竟不属于你们的时代,希望大哥日后能够称雄天下。”

林岳听出薛定风话中之意,分明是要以一死以解已困。大叫道:“不要……”

易正阳也道:“薛兄弟有话好商量,千万不要自寻短见啊。”

薛定风淡然一笑,轻轻道:“再见吧,薛定风。”纵身一跃,跳下悬崖。

林岳扑上前去,狂吼道:“二弟……不要……”就在这时,白光陡然一闪,什么东西落了下去。

就听易正阳笑道:“想死?可没那么简单。”原来薛定风纵身之时,易正阳立刻放出了身上的冰蚕丝,冰蚕丝可刚可柔,受内力控制,一下便将薛定风拴住。

林岳惊喜之下,浑忘了此人刚才还是要取自己性命之人,颤抖道:“别松手,快拉……快拉……”

易正阳哈哈一笑,潜运内力去拉,突然,易正阳感觉到全身内力正沿冰蚕丝倾泻而出,大惊之下,手抖了一抖,就这一抖,冰蚕丝就已不受他控制,脱手而出。

林岳睚眦俱裂,一把将易正阳抓住:“你干嘛松手……”

易正阳不明所以,无法分辩,一时呆在那里。

林岳朝山崖下望去,山谷幽深,哪里还能看到薛定风的影子?山风吹来,冰冷刺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