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二十四章 华山掌门
第二十四章 华山掌门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313  |  更新时间:2007-11-12 20:49:08  |  分类:

武侠小说

未行多久,便遇到了李自成前日派来占领武关的兵将,他们已经在武关前等候了半个多时辰,见闯王军到,迎上去向闯王回报了武关外官军的动态。

李自成听到丁启睿的伏兵一直在通往河南的大路伏着,便道:“丁启睿虽有虎狼之心,想一举吞掉我闯营军马,只可惜他脑子太笨,伏击不成反被我们抓住机会突围。”

众人哈哈大笑,一扫一年来被围困于商洛山中的阴霾。

李自成又道:“事不宜迟,莫要让丁启睿发现我军踪迹,早点动身,突出武关,向更广阔的天地干一番大事业!”

众人轰然响应,情绪高涨。

林岳上前对李自成道:“此一去,盼闯王建立不世之功勋,来日战场上再见。”

李自成道:“好,我等你与我一脚雌雄。”两人相对而视,哈哈大笑。林岳回山东,自是道河南为近,因此在武关与闯王分别。

李自成叫人把武关门打开,闯营数千兵马人含草,马衔环,悄悄的走小路而去。丁启睿伏兵直到三个时辰之后才知道闯营已经走小路突围,急的又跳又叫,寻思着怎么像皇上写奏章解释才好。

林岳、林致远、薛定风立在关上,目送闯营兵马渐渐远去,山风鼓荡,吹的人豪兴满怀,心思不知道已经飘向何处。

良久,林岳远望天地之交,仰天长啸,声震百里,响遏浮云。

三人收回远目,挥动马鞭,沿着大道而去。薛定风对于骑马倒是颇有心得,在21世纪时虽然也坐过马,但也仅仅是坐而已,被人牵着转了两圈,交了10块钱就下来了,但他穿越过来之后,骑马如飞并无任何生疏和害怕之感,附在马背上任马随意颠簸,也丝毫不觉得疲倦。

林岳见薛定风马技不错,笑道:“二弟,赛一下马如何?”

薛定风道:“大哥马技胜我多矣,不必也罢。”

林岳见薛定风优柔,有心逗他开心,便道:“不比一下怎么知道,来来,以前面那道驿站为终点。”

薛定风目测那道驿站距此足有二里之远,心道既然大哥有意,我陪他便是,输了又做不得什么,便道:“好,大哥可要让着小弟一点。”

说着一提马缰,先骑出去,林岳大叫道:“好哇,你竟然敢先跑,看我不追到你。”

两人一前一后,马蹄如飞,薛定风胸襟一畅,哈哈大笑起来,林岳第一次见到薛定风抛弃一切、开怀大笑,自也欣喜不已。两人均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并骑而驰,喜悦无限。

林致远跟在二人后面,见二人如此相得,心下自也欢喜,捋须而笑。

二人将要骑到驿站前时,忽然林岳感觉到日光一晃,看到前面数丈处道路上横着一根细丝。林岳暗道不好,疾呼道:“二弟,快停马,前面有埋伏。”

薛定风闻言一愣,急勒马缰,但仓促之间怎能轻易停住?薛定风只觉重心失去,马背一耸,将他甩向前去。幸好落地之时背部着地,薛定风只感觉到背部痛楚,头上面部却没有伤到。

林岳将薛定风扶起,见他无大碍,略松了一口气。林致远赶上来,下马仔细查看将薛定风绊倒的细丝,手触到丝上,忽然感觉一震,那细丝之上竟然附着内力,林致远毫无防备之下也吃了一惊。

那细丝突然向后收去,林致远惊叫道:“冰蚕丝!”林岳一凛,急伸手去抓细丝,却抓了个空。

冰蚕丝本是魔教之物,后来被楚南雁得到,现在楚南雁已死,持有这魔教三宝之一的人究竟是谁?

薛定风听到将他绊倒之物居然是冰蚕丝,不由大奇,细想当日楚南雁死时,冰蚕丝在他身上并没有取出,而他的尸体则交给了客栈掌柜埋掉……

林岳的心思却转的比他要快,设下埋伏之人多半还是为了薛定风身上的《天命宝典》,想起那日薛定风被掠之后所做出的假设,便锁定了埋伏之人究竟是谁,想到这人,林岳感到一阵头疼,即将到来的将是一场大麻烦。

虽然有麻烦,但林岳必须要面对,决不能退缩。当下高声道:“易掌门既设下了埋伏,为何还不现身?”林岳将薛定风扶起,望着眼前的那个不大的驿站。

“山野荒寂,林贤侄何不到屋中来共饮一杯?”果然是华山派掌门易正阳的声音。

林岳不知易正阳要搞什么名堂,反正已经落入他的算计,现在已经无法脱身,也不怕他设下更多圈套。当下朗声道:“易叔叔既然盛情相邀,小侄怎敢不从?”易正阳依然未撕破脸,林岳也以礼相待。

当下与薛定风、林致远一齐踏入驿站中。刚踏过门槛,一股醇郁之气便扑面而来。林致远哈哈笑道:“好酒,好酒,只闻此香味便知易掌门酒品不凡,呵呵,倒勾起了俺肚里的酒虫。”

易正阳笑道:“既然勾起了林二爷的酒虫,易某也不会小气,今日便与林二爷共谋一醉,如何?”

林岳见驿站之内空空荡荡,只有一张小桌,桌上空无他物,易正阳一人站在桌前,并无其他人,易正阳身后却摆着一个酒坛。

薛定风心中有疑问,当下问道:“这件冰蚕丝是易掌门从何处得来?”

易正阳道:“说与你知也无妨,你可知你那日住的客栈的小二是我华山派的弟子?”见薛定风面露追忆之色,又道:“你们既将冰蚕丝落在楚南雁尸体上,我怎么会猜不出你和楚南雁都做了什么?”

林岳不动声色,道:“易叔叔唤侄子来饮酒,是叙旧还是他事?”

易正阳道:“叙旧如何?他事又如何?”

“若是叙旧,侄子自然是要陪叔叔共饮几杯,但若是他事,恐怕侄子赶路要紧,没时间再与易叔叔说事。”林岳说的不咸不淡,但也将话挑明,以试易正阳之心。

易正阳笑道:“我与你父相交多年,彼此知心。林致山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让我羡慕不已。”

林岳道:“易叔叔领掌华山派,手下门人弟子未必没有可塑之材,易叔叔的赞誉侄子可不敢当。”

易正阳道:“华山派纵有些可塑之材,怎及的上贤侄龙凤之姿?如贤侄这等年轻人物并起,江湖上已不是我等老朽之人的了。”

林岳笑道:“人是新人好,酒却是沉的香。”

易正阳道:“哈哈,不错,酒是沉的香,来来,试一下我这一坛酒。”易正阳长袖一招,身后的一个酒坛缓缓飘起,落到桌上。这一招身不动,手不抬,只凭内力将酒坛托起,举重若轻,大显功力,林岳却一直不动声色。

这酒坛竟是青铜所铸,不猜便知此酒非常名贵。易正阳将手按在酒坛上,默运内力,坛塞“噗”的跳出坛口,坛内酒香顿时扑鼻而来,林致远连呼好酒,易正阳道:“林二爷乃是酒中行家,可知这坛酒藏了多少年?”

林致远细细去闻,过了片刻,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我所喝过的酒中藏的最久的乃是江南崔家的紫竹,足有二百余年历史,这酒却好像比那紫竹年代更久远,江湖上还有谁家比崔家更能藏酒?”

易正阳一笑:“林二爷的运起倒好,竟然喝过崔家藏了二百多年的紫竹,真是让易某大为艳羡。”

林致远道:“那还是二十年前了,我随兄长前往崔家参加崔子山拜剑礼,崔家特意拿出了两坛。二十年一过,我们已经老了,崔子山却是好大的名声,成了江南第一剑。此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啊……快说,你这酒是什么酒?”

易正阳道:“崔家紫竹有两百年历史,我这酒只怕有两千年了。”

林致远奇道:“这话可真吗?”

易正阳道:“陕西一地多王陵,这酒乃是我掘一座西周王陵所得,只有两坛,只是其中之一。”说着从怀中掏出两只酒杯,也是青铜所铸,“同时掘出的还有这两只杯子。”

林致远道:“想不到易掌门除了爱喝酒,还爱掘坟墓。”

易正阳目光凝聚,道:“我掘墓不仅掘出了千年老酒,还掘到一本书。”

林致远、林岳及薛定风闻言一凛,易正阳兜兜转转,果然还是说到了天命宝典,伴随着这句话的还有从易正阳身上陡然泛出的压迫之力,直欲闭人呼吸。

薛定风见无法再隐瞒,只得道:“易掌门说的是《天命宝典》了?”

易正阳道:“你既然知道,那么就应当归还。”

薛定风本没有打算留着这本书,但易正阳的凌人之气却激发了他自身的傲气:“我听楚南雁说当日易掌门曾经说过,谁能将此书读懂,便将此书相赠,不知可有此事?”

易正阳目光一散:“此事倒有,但是这书现在尚无一人能懂。”

薛定风冷冷道:“那倒也未必。”

易正阳闻言一震,难道这个小毛头真的能读懂不成?但若他真的练会了天命宝典的武功,怎么武功这么差,完全看不出会武功的迹象?不会,他只是虚张声势而已,虽然小毛头身上很多神秘之处,但读懂天敏宝典还是不可能。

易正阳冷笑道:“就凭你?”

薛定风道:“易掌门不信的话大可一试,我现在练了护体神功,你不妨在我身上打一拳。”

易正阳见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林致远和林岳也并不干涉,暗忖:“难道他真的练成了护体神功不成?”心念微转,已有计策。

“好,薛兄弟既然不怕如此自负,易某也只有尽力而为。”说着右掌伸出,如闪电般迅疾,堪堪触到薛定风身上时,手指弯曲,手掌突然变成了手爪。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