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二十二章 武关突围
第二十二章 武关突围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07-11-12 12:00:37  |  分类:

武侠小说

到了第二日清晨,薛定风起身出帐,但见日头高挂,天蓝云白,远处山花烂漫,心胸不由一畅。

经过一夜的休整,营中已经收拾齐备,中军帐一声号响,数万将士都已经聚齐。李自成坐在马上,见军容整齐,心下自也欢喜,他早已分置好,此次突围只走大部分可用的兵,剩下的留在商洛山中继续与官军周旋,并对众人细细说了官军的阴谋和突围的计划。

李自成马鞭一扬,挥出一声脆响。众人知他有话要说,都屏气凝神,竖耳静听。李自成大声道:“众位能随我一起突围武关,跟官兵战斗,我李自成很是感激。咱们在商洛山中,被官兵围的铁桶似的,我早就想突围出去,再干一番事业出来。你们说,我们能屡次胜利,是靠的什么?”

众人齐声道:“是因为有闯王在,带领大家打胜仗。”

李自成冷笑一声:“哼,我李闯王并没有三头六臂!是因为老百姓恨官军奸掳烧杀,咱们硬是剿兵安民,保护商洛山中百姓不受官兵之灾;百姓们一辈辈受够了土豪大户的盘剥欺压,咱们严惩土豪大户,为百姓申冤报仇;老百姓痛恨官府催粮催捐,苛捐杂派多如牛毛,逼得老百姓活不下去,咱们不许官府派人到商洛山中征粮要款;年荒劫大,百姓们不是离家逃荒,流离失所,便是等待饿死,咱们破山寨,打富豪,弄到粮食就分一半赈济饥民。就凭着这些办法,我们才能够在商洛山中闯过一道一道难关,经历一次一次风险,打赢一场场战斗。我打了十几年仗,只是在商洛山中这一年多才认真地想了些道理,增长了在平日战场上没有过的阅历。只要我们为百姓剿兵安民,严惩乡绅土豪,除暴安良,打开大户粮仓赈济饥民,并且使官府不能再向百姓横征暴敛,使百姓稍有喘息机会,只要我坚决这样行事,还怕老百姓不跟咱们一心么?还怕咱们兵少将寡,力单势弱么?”

众人大声道:“不怕,不怕!”

李自成又道:“要做一番英雄事业,就得有一把硬骨头,不怕千辛万苦,不怕千难万险,不怕摔跟头,勇往直前,百折不挠。打江山不是容易的,并不是别人做好一碗红烧肉放在桌上,等待你坐下去狼吞虎咽。真正英雄,越在困难中越显出是真金炼就的好汉。这号人,在困难中不是低头叹气,而是奋发图强,壮志凌云,气吞山河。能在艰难困厄中闯出一番事业才是真英雄。有想成就大事不怕困难的,跟随我到郧阳山中去!”

众人又大声道:“愿跟随闯王同去!”

李自成在众人脸上扫了一眼,众人默立无声,看着他的面孔。李自成将马鞭一扬,大声道:

“起程!”

林岳听李自成一席话,只觉血脉贲张,直欲大吼出声。作为一个出色的领袖,必须有这种带领群伦的气势,而林岳现在所缺的就是这一点。

薛定风也大受冲击,心道:“我若不知他后来行径,只怕也为他所惑。”李自成带领义军占领北京后,便开国称帝,不顾百姓存亡,义军迅速腐朽,不到半年便全然溃败,当然,这些都是历史上的记载,而薛定风,会将历史更改吗?

薛定风和林致远、林岳各骑骏马随在李自成身后,军马向武关前进。丁启睿撤出武关,李自成立刻派属下将武关占领。

武关历史悠久,远在春秋时即已建置,名“少习关”,战国时改为“武关”。汉唐时,是京都长安南部雄关要塞,关城建筑在狭谷间一块高地上,北依少习山,南临武关河,依山傍水,雄伟险绝。

武关为秦国的南大门,位于丹凤县东武关河的北岸,和函谷关、萧关、大散关称为“秦之四塞”。关西地势较为平坦,唯出关东行,沿山腰盘曲而过,崖高谷深,狭窄难行,所以武关在古代,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李自成与林岳在马上指点风物,颇为欢畅,李自成早听高大全言道林岳与薛定风结为兄弟,要带他四处就医,自无不可之理,途中细细问了些薛定风的情况,倒不是对他有意,只是对林岳着意接纳,便说些他感兴趣的。

大军行了一晌午,已经远远可见武关西门,李自成命队伍停下、造饭吃饭,只待饭饱之时突围。

众将士下马,便在道旁起锅造饭,不多时,饭菜香气便飘了出来,众人团团围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大声说笑。

便在此时,忽然官道上传来轻轻的马蹄车轮声,众人抬眼望去,只见一骑马车远远的朝这边行来。

方当初春之际,青草萌发,野花招摇,一骑马车隽雅秀致,马蹄哒哒,车轮滚滚如行画中,车前御马的乃是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眉目并不清楚。

此情此景似真似幻,难以描摹,众将士如同中了定身法,一个个目瞪口呆,看着那辆马车缓缓驶进。直到那辆马车在几丈外停了下来,众人才猛然醒转,不知适才着了什么魔。一个前哨兵想起自身之职,方打马向那匹马车而去。

小兵与御马丫鬟说了什么,隔的远了听不甚清,过了片刻,小兵回转,向李自成报道:“闯王,马车中乃是一个女子,商州人氏,说是要到长安探亲。”

李自成皱了皱眉,道:“她难道不知打仗,到长安须绕道而行吗?”眼睛看着那辆马车,道:“你叫车中之人出来说话。”

小兵过去说了,那丫鬟尖声道:“我家小姐云英未嫁,怎能与你们一干粗鲁男子见面,快给你们大王说,给我们让路。”她大声说话,众将士都听的清清楚楚,暗道这丫鬟怎么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居然叫闯王给她让路。

李自成面色一沉,道:“把马车给我牵过来。”小兵闻言无奈,去牵马缰,却见他手尚未触到马缰,那丫鬟已将他一脚踢翻。

“原来也是学武的。”林岳一眼就看出适才丫鬟踢的那一脚力道劲足,分明有武功在身。丫鬟如此,车中的主人说不定也是会家子。

闯营中的武学高手自也看到那丫鬟出脚,不待闯王下令,便跃出一个人来。这人獐头鼠目,骨瘦如柴,但这一跃却显出武功不低。

瘦汉子跃到马前,眼睛盯着那丫鬟,脸上堆满笑容,他本已极丑,这一笑更显得难看之极,那丫鬟面露嫌恶之色,啐道:“哪来的丑怪汉子,敢挡在我家小姐车架面前。”

瘦汉也不气恼,笑道:“我家闯王叫这马车过去。”不待丫鬟回答,伸手去提马缰,动作姿势跟刚才小兵一个模样。那丫鬟仍是一脚向瘦汉踢去,瘦汉轻轻一笑,手腕一抖,手爪下拿,如苍鹰扑兔,一下子便拿住了丫鬟脚踝。

那丫鬟脚踝穴道被扣,一身力气顿时施展不出,只是破口大骂,闯营将士见瘦汉其貌不扬,却一招即制住那丫鬟,刚才生起的鄙薄之心顿时化为惊惧。

那丫鬟正吵嚷间,忽觉脚踝被松开,不及多想,又是一脚踢去,这一脚用刚才不同,其间暗伏了几招后手,瘦汉仍是满面带笑,不慌不忙,一掌抓出,又扣住丫鬟脚踝,那丫鬟奋力挣扎,只是挣不脱。

忽听一个声音袅袅而起:“小翠,你的功夫不如他的,他用的是山西秦家的鹰爪功,最擅拿人穴道。敢问大哥是秦二还是秦五?”这声音从车中传出,语声轻柔,让人有如春风拂面之感。

瘦汉甚是惊奇,没想到自己只出两招,便被车中女子看出端倪,听她最后一问是问自己,沉默了一会,道:“我既不是秦二也不是秦五。”

“那就是二十年前被赶出秦家的秦四了?”瘦汉闻言如惊霹雳,语声颤抖,道:“你怎知道?”他二十年前犯了大错,被赶出秦家,二十年来隐姓埋名,人均不知其来历,不料却被在荒野偶遇之女子猜破,怎能不感到惊愕?

车中女子轻轻一笑,道:“这也不算什么大秘密。”

众人见瘦汉被那女子轻轻一句话便说的惊恐不已,不由大是奇怪。

那丫鬟失了禁制,便嘲笑拿瘦汉:“我家小姐博古通今,无所不知,就你这点秘密瞒得了别人,怎能瞒住我家小姐?”

说着一转眉眼:“我说你们这么一大群男人挡着我家小姐的路干嘛,还不赶快让开。”语气中颇不将这几千军马看在眼里。

李自成冷哼一声,朝身后二人努了努嘴,那二人会意,排众而出。也不说话,手中倏动,袖口各飞出一捆长绳,绳头有铁钩,铁钩落下将马车顶蓬兜住,手底用力一拉,那马车车篷顿时四分五裂。

车篷碎片散开,车中女子悄然落地,众人看清车中女子面目,一时均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