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二十一章 护体神功
第二十一章 护体神功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07-11-11 19:15:33  |  分类:

武侠小说

林致远怕久出未归惹李自成起疑,便叫林岳怀抱薛定风,三人往营帐回去。月色清冷,枭鸟夜啼,山谷中除了林岳与林致远的说话声,一片寂静。

“你可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林致远道。

林岳道:“他们俱是黑衣蒙面,还不露真实武功,实在难以猜到。但他们既是冲着二弟而来,必是为了他身上那本天命宝典。”

林致远问道:“你不是说没有其他人知道天命宝典在他身上吗?”

林岳道:“二弟没有机心,不知防人,偶然间被人探知也不一定。但那些人居然能在二弟到闯营短短的两天里获得消息,并设下了埋伏,说明他们必定势力不小,而且离此商洛山不远。”

林致远皱了皱眉:“你怀疑是华山派?”

林岳抬头望向远处,良久方道:“若真是华山派,我宁愿与易正阳撕破面皮也要护得二弟周全。”

林致远本不愿要他与华山派交恶,但见林岳如此坚决,也不好再劝。他对林岳从小到大一直颇费心思调教,自然明白他的性子,林岳虽然时有妇人之仁,但是决定的事绝对不容悔改。

二人一路再无交谈,到了三更时分方赶到闯营,巡兵见是他们,也没多问。

回到帐中,林致远见高大全已在床上熟睡,肩上已经包扎好,知道大夫已经来处理过,闯王说不定已经起疑,但也未加干涉。

高大全朦胧之中忽生异样,立时惊醒,见眼前之人乃是林岳,方松了一口气。又见薛定风在林岳腰间,忙问道:“薛兄弟如何?”

林岳道:“高兄安歇勿念,我二弟现在的情状跟你昨日所见一样,定能恢复。”

林岳将与薛定风结拜以及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又道:“高兄受伤体弱,早点安歇便是,待明早再叙。”

一宿无话,次日天色大亮时,众人才睡醒。第一个醒来的却是薛定风,他对昨夜之事一概不知,见自己睡在林岳床上,而林岳和林致远都睡在地下,脑中昏昏沉沉,忽然见旁边一张床上睡着高大全,而他身上包扎着白色的绷带已经染红,方忆起昨日之事,“啊”的一下叫出声来。

三人听到叫声,立时醒转。林岳惊喜不已,叫道:“二弟,你醒了!”见薛定风懵懂不知,便将昨日被掠去之后的事情细细告知,高大全此时才知具体情形,道:“薛兄弟能与林少侠结为兄弟,真是他的福气。”

林岳摇头道:“我兄弟二人既有缘相聚,自是彼此的福气,他日我若遇难,二弟必会舍生相救。”薛定风一阵激动,说不出话来,只是点头。

林岳又道:“二弟,昨日我去之后你一人在帐中到底是什么情形?”

薛定风忆起昨日之事,犹觉胆寒,道:“昨日大哥去后,我一直担心闯王……”他本想说担心闯王暗害,却见高大全在一旁,立刻改口道,“担心闯王将大哥留住,便一直胡思乱想,过了半个时辰仍未见大哥回来,便有些心焦。这时忽然听到帐外有轻微的脚步声,以为是大哥,便出言询问,没想到那人揭开帐子,却是一个黑衣蒙面之人,我惊问他是谁,他见了我却嘿嘿笑了起来。”

“我见他笑得无礼,便出言相斥,那人却道:‘天命宝典果然不凡,我极力收敛脚步,竟然还被你听见。’我听这话,一时慌了神。”

高大全却从未听过天命宝典之名,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林岳见状,忙道:“此书大有来历,只不过现在归二弟所有,一时说不清楚,高兄日后必会知道。”

薛定风又道:“我心下惊慌,那人似有所觉,又问天命宝典是否真的在我身上,我猜不透他来历,不敢轻易回答。”

林致远“哼”了一声,他见薛定风犹豫胆小、畏畏缩缩,心中不喜,林岳见二叔脸色,便道:“二弟捡些紧要的说便是,后来如何?”

薛定风也感觉到林致远的不满,面上一红,接着道:“那人见我不答,便道,‘你既不说,来日总会让你说出来。’说着便来抓我手臂,我无法抵挡,只好就擒。这时帐外又有人来,那人躲在帐后,等人进来就砍了一刀。我虽有意提醒但穴道已被那人封住,待见到被砍倒的人是高大哥,心中一急,后来发生的什么就不知道了。”

高大全道:“我喝酒回来哪想到帐中尚有别人,那狗崽子砍我一刀马上就窜了出去,我躺在地上什么也办不了,幸亏林少侠及时赶来。”

四人现在才将昨日之事拼凑完全,想到有人处心积虑要将薛定风掠走,便感觉不安,高大全道:“薛兄弟既会那劳什子天命宝典,怎么又全无招架之功?”这个疑问已经困扰他两天时间了。

薛定风忙道:“高大哥误会了,我实不会半点武功。”

高大全笑道:“你欺我老眼昏花不成?那日我亲眼见你帮我举手间除掉几名太监,动作之快,超出人之想象。”

薛定风听他提起那日情形,道:“高大哥必是误会了,我不会武功怎可能杀伤他人?那日想是暗处还有高手,替你处理了那几个太监。”

这么一说高大全反倒疑惑了,低声道:“确实那日并未见你出手,还以为你已经修成了护体神功……”

林岳闻言,似觉什么事情恍恍惚惚浮现在心中,仔细抓却抓不到,眼神又在薛定风身上瞟了几下,忽然站起身来,对薛定风道:“二弟,我心中有个疑问,需要你来解开。”

薛定风不知他何意,仍道:“大哥随便问便是,小弟但有所知无所不答。”

林岳摇了摇头,忽然发出一拳向薛定风胸口击去,这一式气魄不小,隐含风雷,余人大惊,不知林岳怎么突然对薛定风下重手。

薛定风目瞪口呆,躲闪不及,被那一拳重重击在胸口,正闭目待死,谁知身上却感觉不到痛楚。睁开眼来一看,却见林岳后退几步,口中喷出一口血来。

未曾料到此间变化,林致远、高大全、薛定风三人心中惊骇实在难以言喻。林岳却用袖口拭去嘴角鲜血,笑道:“果然如此。”

三人疑惑不解,林岳走过去握住薛定风的手,道:“二弟无需担心,你身上的护体神功强的很,我竟也不能伤你分毫。”

护体神功?!

看到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林岳笑道:“天命宝典果非凡品,练功从内之外,二弟虽修习了两天,护体神功已经不弱。”

“我听高大哥与二弟说话,便猜测是护体神功将那些太监震死,若无把握,也不会向二弟出手求证。”

三人听此匪夷所思之事,均是难以相信,但现实摆在这里,有不由得他们不信。薛定风心里更是惊惶:“我不仅学会了护体神功,而且已经杀了几个人?”心中恍然若失,不知如何。

林岳又道:“天命宝典实在太多难解之处,二弟练此武功真不知是祸是福。”说话时眉目间难掩忧惧之色。

林致远却道:“天命宝典既然归于他,定是上天选定,必不会最终为祸。虽如此,也会惹来困难无数。”

二人对望了一眼,均不再说话,高大全惊讶于天命宝典,难以自已,薛定风心道既然福祸未知,不如不去管它,日后自有分数。四人一时无言,各怀心思。

过了许久,薛定风说道:“大哥,我觉得这些人必不会罢休,若他们再来,又将如何?”

林岳冲他一笑,道:“二弟不用担心,为兄定护得你周全。”

薛定风心道:“大哥如此待我,定是真心实意,日后我若得不死,必将全力以赴,上天既命我来改变历史,我怎能自暴自弃?”他本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穿越到这里也不得不感叹上天有意、造化弄人了。

林岳见薛定风目光炯炯,似明心志,心下一喜,又道:“二弟虽然身负护体神功,但别人若将内力注入你体内,则立时昏迷,二弟解开身上附骨毒后,定要继续修习天命宝典。”

薛定风点头称是,林岳对高大全道:“二弟既与我结为兄弟,我必将带他延请天下名医,医治身上之毒。请高兄将此上告闯王,但昨日之事还请高兄勿要外传,我怕敌人隐藏暗处,心怀不轨。”

高大全自是诺诺连声,不迭答应。此时忽听帐外号响,知是闯王有事相召,要全军将士集合,高大全虽然肩上有伤,也不敢有违,告辞而去。

林岳道:“闯王决定次日一早起兵突围,此时召集众人必是做最后的布置。我们明日也随闯王大军一起离开吧。”

林岳与林致远此来的目的已经基本达成,再无他事,薛定风见到了十七世纪的大反贼,又得了一位可以倚靠的兄长,竟是收获不少。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