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四章 不翼而飞
第四章 不翼而飞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470  |  更新时间:2007-11-04 11:07:46  |  分类:

武侠小说

众人乍见此景,均是怀疑是否自己眼睛出了毛病,待见到别人与自己一样全都目瞪口呆,才知眼前所见乃是事实。便有人大着胆子向前走了几步,仔细看那物事究竟是什么?

那物事被一团黑布包裹着,却什么也看不清楚,大致是细长形状,看外形倒像里面裹着的是一个人,但人哪有轻飘飘的从一无所有的空中落下之理?

此时山顶之上,几百人围成一团,眼睛盯着一件不知名的事物,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情形很是诡异。便有胆小的便想起鬼神之类的传说,心下不禁发虚。

楚南雁见到这物事突然降临也甚感奇怪,但他修的儒家功夫,子不语怪力乱神,他自是不相信会有鬼神出现。向四下打量,见这落雁峰身当绝顶,其余山峰都较其为矮,并且离的相当远,不可能有武学高手凭一股内力托着这件物事送到峰顶来。

但在这峰上呢?楚南雁心念一动,在悬崖边上转了一圈,易正阳问道:“楚先生可是怀疑有人伏在悬崖边上将此物事托了上来?”楚南雁“嗯”了一声,“可是悬崖光溜溜的根本无法立足,除了上山那条道路,其余各处都无法藏人,上山的路又始终有人把守……这可难以索解。”易正阳道:“或许是这山顶上的人中之一?”楚南雁想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台上,有人趁大家不注意把那物事托到众人头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但是武林中谁能有如此高深的内力?而且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楚南雁道:“那黑布里所包裹的物事是关键。”易正阳点了点头。

易正阳高声道:“大家不用担心,想来这或许是某些武林高手所为,绝非鬼神。”他知众人心里所怕的,索性把话说开了去。“曲帮主,可否与在下一起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他知曲东楼必会答应,果然曲东楼道:“甚好,曲某正要瞧瞧这是什么玩意。”林岳道:“算我一起。”易正阳点了点头。

三人轻轻的移动脚步,走到那物事旁边,易正阳拿剑尖去挑那黑布,黑布包裹的并不紧,易正阳两下将其挑开,就着火光看去,黑布之下露出一张脸来。

“是人!”林岳不禁一呼,没想到黑布包裹从天而降的竟然是一个人!

其他众人也都吃了一惊,但想既然是人,那也没什么好害怕的。那人胸口轻微浮动,是个活的!林岳见眼前这人和自己年龄差不多,脸容清癯,一身长袍,只是头顶上留着怪异的短发。这人只是睡熟了,脸上表情甚是安详,林岳见他睡的如此之香不禁露出羡慕之情,他可是好久都没有好好睡过了。

林岳见他熟睡不忍心将他叫醒,曲东楼却没管那么多,一双大手拍在那人脸上,叫道:“喂,小兄弟请醒一下。”那人被拍,脸上忽觉疼痛,“啊”的叫了一声,坐了起来。

那人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打着哈欠,放佛对被别人吵醒很不满意,但当他看到眼前的景象时,脸色忽然一变,那脸上分明写着错愕、惊讶、恐惧、迷惘种种错综复杂的表情,嘴巴一张一合的但是说不出话来。

易正阳是东道主,不缺礼数,拱手道:“在下华山派掌门易正阳,敢问尊驾是谁?驾临此地有何见教?”这年轻人从天而降,的确可以称得上“驾临”了。

年轻人似乎没听到,没有任何反应,易正阳又道:“尊驾是谁可否见告?”这次的声音大了许多,但年轻人好像依然一无所觉。

易正阳心下暗恼,不知这年轻人是故作不闻还是真有耳疾。曲东楼见他不答,心下也是着脑,心想这少年必是心怀绝技,不妨试他一试。他右手伸出,五指几张,一式龙抓手抓向年轻人胸前大穴。这一式本是虚招,待年轻人躲避,左手又伏下了几招后手。谁知年轻人竟然闪也不闪,胸口直接被曲东楼抓到。曲东楼一怔,道:“啊,你不会武功。”

年轻人被抓的提了起来,脸上仍是一副呆滞的神色:“武功……你说武功……”曲东楼见他开口说话,笑道:“原来你既不是聋子,也不是哑巴。”将他放了下来。

此时他双脚落地,众人才看清他身形,有七尺多高,不胖不瘦,但显得很匀称。一身丝质长袍,全身上下只有短短的头发显得古怪。年轻人抬头望天,脸上的表情似在思索,而且显得很痛苦。众人看月光落到他的脸上,显得他轩眉朗目,气宇不凡,便有些粗鲁之人暗自自惭形秽。

林岳道:“这位兄弟仪表堂堂,想来不会是什么奸邪人物,或许是不由自主的被送到这里来,因此有些迷糊。我看不如易掌门先让弟子招待一下这人,待他清醒之后,再行询问。”

易正阳道:“也好,就把这位朋友先送到敝派客房,咱们还是先把刚刚那顺序排了出来。”他一招手,便有两个黑衣弟子上来,要带这年轻人下山去。

年轻人正自苦思,忽觉有人拉他,身子一激灵就欲闪躲。他脚步虚浮,明显没学会武功,怎能逃掉华山派两个弟子一抓?年轻人欲待挣扎,已脱不开。他脸上现出恼怒神色,忽道:“放开我。”

易正阳一递颜色,两名弟子将他松开。易正阳道:“请问朋友是谁?”

年轻人一摇头,嗫嚅道:“我叫薛定风,我……我失忆了。”

易正阳“哦”了一声,“原来如此。”见年轻人呆滞模样,心下并不起疑。

薛定风又道:“请问,这是什么年代?”林岳听他竟不知是何年代,果然是失忆了,道:“现在是大明崇祯十三年三月。”薛定风闻言默然,问道:“你是?”林岳朝他一笑,道:“我叫林岳。”林岳见他跟自己年纪相当,没来由的便生亲近之意。

林岳又道:“此时这里还有点事,薛兄不如先去休息下,待此间事了,你有什么疑惑大家都愿意相告。”

薛定风欲言又止,良久才道:“好。”易正阳摸不出来他是什么来头,便让两个弟子送下山顶,并暗中吩咐他们好生看着。

年轻人被两位弟子带下,众人虽然还有疑问,但还是把心思放在了台上,易正阳笑道:“被打扰了片刻,相信没有影响两位的状态,曲帮主,林少侠,这就请吧。”自己后退,为两人让出一片空地来。

林岳道:“请曲帮主指点。”他原受伤,被那人搅了片刻,现在已恢复的差不多。曲东楼道:“好说。”林岳用的是林家拳法,曲东楼则用丐帮的绝技“降龙十八掌”,均是空手对敌。

两人尚未开打,台下众人已经鼓噪了起来。此时台下大多数人心里已对读懂天命宝典不甚指望,只希望能多看一点热闹,他们原本来时就是打算看热闹的。

林岳素知丐帮绝技“降龙十八掌”已经传下了数百年,一直是丐帮的护帮功夫,曲东楼一心好武,在这上面又浸淫多年,端的了得,当下不敢大意,猛提了一口气,双臂如炒豆般啪啪爆响。

曲东楼道:“你这是通臂拳,很好。”林岳待那响声爆完,忽然一拳向曲东楼击去,这一招威势极足,曲东楼便用降龙十八掌中威力最强的亢龙有悔迎去。拳掌相交,两人身子俱是一震,各退开一步。

众人见这一招双方势均力敌,均是骇异,曲东楼成名数十年,内功已至化境,但林岳不过二十岁左右,内功已经可以与曲东楼抗衡,难道吃了什么仙果不成?他们却不知刚才两人拳掌相交,实是林岳内力弱了许多,但通臂拳一拳击出似乎拳力已尽,偏是力尽处又有新力生出,拳头更向前伸了半尺,便将曲东楼震退一步。

林岳接了曲东楼一掌,半条右臂立时酸麻,下一招便提不起力来,曲东楼仍是一掌袭来,不敢招架,向后急退。但那降龙十八掌威力极大,林岳随后退,胸口仍被掌风扫到,顿时气血翻腾,好不难受,心下暗道:“降龙十八掌果然了得,只让他发掌只怕不妙。”

心念一动,立时展开轻功在曲东楼身周移动,两人离的太近,曲东楼掌法的威力就显不出来,林岳身子轻巧,若论轻功,曲东楼是万万及不上他的。曲东楼功夫受阻,林岳的通臂拳却使的开,当下林岳连连出招,迫的曲东楼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斗了片刻,曲东楼见势不妙,立刻跃起,掌法自上而下击去,林岳急忙闪避,那掌风便击到地上,将山石蹦起一块,众人见他掌力如此刚猛,心下骇然。

曲东楼打的性起,不由哈哈大笑,虽然发掌之时需要跃起,但丝毫没有影响到降龙十八掌的威力。林岳在他发掌时向侧躲避,待他落下时则缠身游斗,丝毫不落下风。但见台上二人一个时起时落,一个且战且避,斗的煞是惊险刺激。

林岳见久攻不下,曲东楼一直未露破绽,便有些气浮,忽然见石台之上边角之处燃着的巨大灯烛,心下有了计较。待曲东楼掌风袭来,便往后退了一步,落下时出招多有诱招,引的两人慢慢向灯烛靠近。

待到了灯烛近前,曲东楼跃起,林岳忽然一闪身到了灯烛后面,一掌向烛火击去,曲东楼落下之时,火苗恰好喷到他面前。曲东楼只觉眼前一亮,火苗退去,眼前又一暗,什么也看不清楚,忽觉背心一凉,一只手掌已经按在上面。

曲东楼怒道:“你竟用诡计!”林岳笑道:“兵法云:‘天时、地利、人和。’比武较技本来就不只要靠武功,善于运用周边环境也很重要。”曲东楼本就不善言辞,顿时哑口。

易正阳笑道:“林少侠武功才智均是了得,这场原是林少侠胜了。”旁观众人大声喝起彩来。又道:“既然林少侠胜了,那天命宝典第一日便归林少侠所有。”说着目光看向放天命宝典的石台,忽然他脸色大变。

众人一起看去,但见石台之上,众目睽睽之下,天命宝典已经不翼而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