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三章 天外飞仙
第三章 天外飞仙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736  |  更新时间:2007-11-03 17:22:30  |  分类:

武侠小说

此时天色渐晚,苍苍暮色笼罩于千里秦岭之上,山风鼓荡,令人顿生豪情。易正阳命人在山顶上点起了巨大的油烛,照的四下里一片亮堂。山顶之上除了一些小帮派的首脑外,其他多半是台上之上的门人弟子,对身旁的打斗并不关注,只专心看台上。

台上所坐的共有算上易正阳十七人,除崆峒五老之一的华发生、峨嵋派掌门青竹、大成门门主甘大豪、山东林家堡林岳、智多星楚南雁之外,还有丐帮帮主曲东楼、长白山鹿角翁、河北无极门门主赵欣华、衡山派掌门吕天秀、三湘大侠盖元鹤、五台山住持静和上人、江南乌衣巷谢基安、岭南十字剑陈百川、四川唐门门主唐问天、青城派掌门于不奇和欧阳世家的欧阳澈。

当下楚南雁将比武的规矩说给众人听,每一轮都是一对一,胜者与胜者进入下一轮,败者与败者也进入下一轮,只需四轮就可以决出位次。易正阳让十六个人抽了签,林岳第一轮恰是适才哼他一声的峨眉掌门青竹。

林岳道:“青竹掌门请了。”青竹道:“让我瞧瞧你这娃有何功夫。”林岳知青竹是用剑的,问道:“晚辈学的是林家拳法,不知前辈用何兵刃?”青竹冷笑道:“你既然用拳,那我用剑赢你也不算本事。”林岳淡淡的道:“晚辈劝青竹掌门还是用剑吧,否则若是一失手被晚辈赢了岂不难看?”青竹大怒,喝道:“臭小子进招吧,别光会耍嘴皮子。”说完,一拳当胸向林岳击来。

林岳见他拳风凌厉,一个侧身将拳让开,青竹跟进又是一拳击他腰间,林岳冷眼细看,青竹的拳法并不如何高明,只是他内功深厚,将拳使的虎虎生风,不由冷笑,峨嵋武功本就是剑法高明,青竹偏偏舍剑不用,明显存了轻视自己之心。

青竹拳风越来越急,林岳只是躲避。青竹还道他心怯,大笑道:“原来你这娃娃没半点本事,快快回家向你父亲多学两招吧,哈哈。”笑声未止,林岳突然绕到青竹身侧,右拳直击青竹胸口,青竹一惊,忙拿左臂去挡,谁知林岳这招本是虚招,右臂回揽,左臂自上而下砸到青竹左臂上,只听啪的一声,青竹左臂已经骨折。

这一招“横断泰山”本是林家拳的高招,林岳这招使的甚熟,从小到大不知折过多少人的手臂,此时一招见效,只留青竹在石台上大声嚎叫。台下众人见林岳轻松取胜,既赞他拳法精妙,去了对他的轻视之心,又大笑青竹无能,峨嵋派弟子连忙上去将青竹扶下接骨治疗。

易正阳赞道:“林少侠拳法果然厉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很好。”林岳微一拱手,以示不敢当此赞誉。林致远在台下默然而立,竟似对此并不关心。

林岳既已胜出,便去看盖元鹤与吕天秀两人的比斗,他下场对他们中的胜者。盖元鹤使一把雁翎刀,刀法大开大合,颇有江水奔流的气势,吕天秀手中是一把短剑,剑法细密,千变百幻,斗了数十合,盖元鹤一刀将短剑劈断,吕天秀失了兵刃,只得认输。

片刻之后,其它几场比斗也已决出结果,却是甘大豪、曲东楼、谢基安、唐问天、赵欣华、欧阳澈几人胜出。这场比斗并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所以多数人未尽全力,有的更是有意藏拙,因此谁胜谁败也并不太在意。

盖元鹤对林岳道:“小兄弟这场还是用兵刃吧,我这刀法刚猛有余,怕会不慎伤了你。”林岳笑道:“晚辈自来便是学的拳法,兵刃却不太会用。”他知盖元鹤自恃身份,便抢先进招,双拳齐出击向盖元鹤肋间。

盖元鹤举刀一封,林岳双拳却一上一下,分击盖元鹤胸口膻中,小腹丹田。盖元鹤连忙便招,雁翎刀劈向林岳颈部,刀长臂短,后发先至,林岳只得向后退开。盖元鹤跟进,一把长刀始终指在林岳颈上,林岳连退数丈,竟都没有退开,如此下去,林岳必是有败无胜,方知这位三湘大侠果然有过人之处。

急切之间,林岳忽然变拳为掌,双掌拍在刀身上,运力将刀身夹住,这一变盖元鹤始料不及,怕刀被拿住难以发力,猛一运力,刀尖直向林岳胸口刺去,要伤到林岳也顾不得了。眼见刀尖就要刺入林岳胸口,却听啪的一声,半截刀身被林岳夹在手里,盖元鹤握着刀柄,一脸愕然。林岳道:“承让。”

台下众人见林岳出其不意的胜了盖元鹤,均是大感意外,见林岳竟然把盖元鹤一把钢刀夹断,才知他不仅拳法精妙,变化多端,而且内力更是浑厚无比,练内力并非一朝一夕之功,林岳如此年纪便有如此高的内力,当真难得。

林岳道:“盖大侠的刀法能发而不能收,算不得上等刀法。”盖元鹤一听,果是如此,不禁既惊且佩,道:“小兄弟武功高明,在下拜服。”

林岳连胜两场,而且用招都不超过三招,在场众人都对他刮目相看,待见他脸上并无丝毫喜悦骄矜之情,更是大加赞叹,更有人禁不住喝起彩来。

这一轮中,另三位胜者乃是曲东楼、唐问天、欧阳澈,林岳的对手正是欧阳世家的公子欧阳澈。

这欧阳澈不到三十岁,一副公子哥儿打扮,手拿一把折扇,显得风流潇洒,都雅不群。他也没料到林岳竟然连败两位高手,道:“林兄弟果然有一身惊人艺业,在下不敢空手相对,有眼了。”手中折扇一合,扇头点向林岳腰间。

林岳胸怀大志,此次华山之会本意就是扬名立威,因此也不谦逊,他事先花了一些功夫研究过一些与会者的武功,知道欧阳澈打穴功夫甚是高明,一把折扇虽是纸做,但内力灌注之下却坚逾钢铁。见欧阳澈扇头直打过来,伸掌缘切他手腕,欧阳澈手臂不动手腕一抬,扇头便指向林岳胸前,林岳伸左手去拨他扇头,欧阳澈忽然将扇面打开,扇缘削他手腕。

众人见二人武功精妙,招式变化多端,不由大声喝彩。欧阳澈一把折扇时张时合,张则横扫八面,合则直进中宫,林岳一双拳头如穿花蝴蝶在扇风挥舞中横挡直击,始终未落了下风。

欧阳澈出招之时大袖飘飘,长发飞舞,端的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林岳的拳法却力求务实,便不那么好看,但出招既狠且准,眼力、意识、应变均是不凡,在场的一些眼力高明的都暗自点头。

斗了几十招,欧阳澈见久攻不下,深吸了一口气,一直垂在腰间的左手忽然抬起,五指几张,向林岳胸口按去,这招刚猛渊深,大与欧阳澈武功相左。林岳见他左手欺来,凝力在胸,拼着硬受一招,知他右手势必力弱,双拳便猛攻欧阳澈右手。

林岳右拳堪堪击到欧阳澈下巴,忽觉胸口一凉,一股阴寒内力顺着经脉传遍全身,顿时将内力封住。林岳大吃一惊,方知欧阳澈这一招看似阳刚,内里却藏了阴寒内力,攻了林岳一个措手不及。林岳大骇,忙收拳后退,先把阴寒内力化去再说。

欧阳澈何等老到,岂会给林岳喘息之机,右手扇头直进,点向林岳胸口穴道,林岳此刻已是不及闪避,猛提了一口气,右拳击出,捣向欧阳澈的小腹,但拳短扇长,怕他没击到欧阳澈小腹,欧阳澈已点中他胸口穴道。

众人眼看欧阳澈的扇头已经点到林岳胸口,忽听啊的一声,欧阳澈已经被林岳右拳击中,飞了出去。林岳口中喷出鲜血,却支撑着不让倒地。众人看的莫名其妙,均不知林岳是如何在一瞬间反败为胜。

林岳又吐了一口血,见欧阳澈摇摇站起,一拱手道:“欧阳兄承让。”欧阳澈虽然输了,但好像并不如何气恼,反而兴奋的说:“林兄弟好功夫,在下输的心服口服。若非你有意相让,在下恐怕第一招变败了。”众人听的莫名其妙,却不知林岳究竟有何功夫,能一招击败欧阳澈?心下惊疑不定,却对林岳愈加敬佩。

场上只有少数几人看清了林岳的招术,欧阳澈扇头确实点在林岳胸口,林岳却依然能动,右臂在一瞬间忽然变长,击中了欧阳澈。这一招之间林岳先用了易筋转穴攻移动了胸口穴位,并借欧阳澈扇头内力将体内阴寒之力化去,然后右拳使出通臂拳的功夫,使手臂变长。若是林岳第一招即用这两项功夫,欧阳澈必是一招落败,因此欧阳澈所说并非骇人听闻。

易筋转穴功本是武林绝学,因修习之人需有极大耐力和韧劲,否则无法修习下去,因此这些年这招功夫已渐渐失传。林岳学会此招,从没使出,本是有意藏拙,欧阳澈道他有意相让,乃是为他掩饰。林岳感其恩,朝欧阳澈一笑。

那边的战况却是曲东楼五十招上以一手亢龙有悔击败了唐问天,唐家功夫本在暗器,因这次比武不许用暗器,唐问天便弱了一筹,五十招上败在丐帮帮主手下却也不算难堪。此时争夺第一的便只有两个人——曲东楼和林岳。

此时台下一番乱斗,已经分出来了顺序,易正阳命弟子将顺序一一录下,待台上分出结果一并报出。台上众人有刚才败过的下一场便不再认真去打,反正不过一个顺序的差别,你谦几句,我逊两招,便已分出了顺序来,那青竹因为第一场便被林岳折断手臂无法再比,因此排在十六人的最后一个,不禁脸上砣红,羞惭在心。

此时台上台下几百双眼睛便盯在了曲东楼与林岳身上,曲东楼少年成名,武艺精熟,三十岁上便执掌了丐帮门户,至今已有二十余年,他武功虽高,但疏于杂事,兼且不擅言辞,丐帮内务管的并不多,近些年丐帮兄弟多投了起义军,他也不曾在意,因此丐帮现在内部十分松散,早已不复“天下第一大帮”的威势。

但他的武学天分极高却是不假,生平最爱寻人比武,此次华山之会他本也是怀着打架之心来的,打了三场之后却不曾尽兴,此时见站在面前的乃是各仅仅二十岁的少年,也并不如何惊讶,道:“你既然也赢了三场,武功必是不弱,进招吧。”

曲东楼的性格林岳自是深知,此刻多说无用,打架才是真的。当下左拳斜引,右手划弧,摆好了一个架势。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但是易正阳准备的烛火极大,将山顶之上照的通明。忽然空中出现了一团黑色物事,不大不小,但落的极其缓慢。众人大惊,此时夜空如墨,月朗星稀,什么东西都没有,那物事从何而落?众人都被眼前从未见过的景象惊的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待到头脑稍微清楚后,那物已经平平的落到了石台正中间,恰好是易正阳放天命宝典的地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