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二章 天命宝典
第二章 天命宝典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463  |  更新时间:2007-11-03 10:29:16  |  分类:

武侠小说

众人见易正阳当众把书拿了出来,更无不信之理,细看那书时,但见与普通武学书籍并没什么不同,封皮上隐约看见有四个大字,想必正是“天命宝典”了。

此时华山绝顶之上静悄悄的没半点人声,只有山风忽然吹过,发出呜咽咽的声响。众人都在等待易正阳说出此间的隐秘。

易正阳道:“这本书也是在下门下弟子无意间得到的,吴巡,你是亲历这事的,你来向大家说吧。”“是。”从易正阳背后跃出来一个年轻人,看起来甚是精干。他向众人拱手一礼,道:“在下是师傅的弟子,在华山门下行七,见过众位英雄。家师好酒,犹爱漠北之地所酿出来的葡萄酒,可惜近年来因李闯王在陕西一地常与官兵交战,便渐渐少了漠北到这里卖酒的商队了,因此从前岁起家师便叫我带几个师弟到漠北去买回来,头几次均是一路平安,但去岁腊月遇到了一点变故。”

崆峒五老之一华发生突然插道:“可是遇到了沙暴?”吴巡道:“华老前辈说的不错,正是沙暴,崆峒派在甘肃立派,离沙漠之地极近,这沙暴想是见惯了的,可是我和其它几个师弟并不知晓。那日方才正午,天就忽然黑了下来,然后沙堆就一波一波的推过来,直欲铺天盖地。”他知山顶上众人多有未见识过沙暴的,便说的清楚些,台下就有人急道:“然后呢?”吴巡道:“沙暴突然席卷而来,我和几个师弟竟没来得及作何准备,就已被沙暴卷起,向沙漠中移去。我当时也晕了,身上半点武功也使不出来,就这么浑浑噩噩被沙包卷着,万幸沙暴半晌就停了下来。我从沙中起来,便去寻其他几位师弟,忽然在前方看到一个小洞。”

“我心下奇怪,沙漠中怎么会有小洞?便走过去将洞抠了一下,谁知一抠之下,那小洞就变成了大洞,我心想这里以前说不定真是个洞穴,被沙子覆盖在上面,凑巧这次沙暴将上面沙子卷走,露出了洞口来。我当时未及多想,忽然脚下一空,整个身子就往下陷。我正心下着慌,脚却触到了地面,原来是落到了洞中。”众人虽知吴巡现在好好的站在这里,但刚刚仍为他捏了一把汗,知他说到了要紧之处,都没有出声。

“我落到洞里,细看那洞也不是很大,脚下一动,谁想却发现自己踏在一堆尸骨之上,旁边乱七八糟的摆了一些兵刃,想是沙漠里太过干燥,兵刃依旧光洁无比,如新的一般。我细看去,见除了有一些刀枪棍棒之外,还有一些奇门兵刃,一把斫月轮,还有一把孩儿杵,只是想不起来武林中有谁用这种兵刃的。”华发生听到这里忽然咦了一声,道:“百年之前,塞北奇侠顾庸之所用的兵器便是斫月轮,魔教有一位长老是用孩儿杵的……”吴巡道:“敢问老前辈是否知道那位塞北奇侠有没有参加正派围攻魔教一役?”华发生点了点头,吴巡道:“那就对的上了。”其它众人听他两人说话,已隐约猜出那沙洞是正派与魔教殒身之处,而天命宝典就是在那洞中发现的。

果然吴巡说道:“那时我自是不知这是百年前正派与魔教众人一起殒身的洞穴,在洞里除了一些尸骨和刀剑之外只有一部书了。”即使他不说众人也已知道那部书就是天命宝典。

台下一人道:“你说那时你自不知,怎么现在就知道了?”吴巡道:“在天命宝典的底页上用血写着几行字:‘正派魔教,同丧于此。天命宝典,留待有缘’。后来我出了洞寻到了几位师弟就回了华山,与师尊在一起推想多日,后来又想到关于那部武书的传说,便大胆作此猜测。况且……那部书中的武学的确不凡。”

众人听到这里对那天命宝典的真假已无半分怀疑,天命宝典上的那句话想来必是魔教教主所留,他当年与正派交战,不幸遇到了沙暴,落入了沙洞之中,无法脱身,他武功原比他人为强,将其他人都杀了,自己到最后又渴又饥,终也难免一死。众人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魔教教主就这样郁郁而死,心底不禁一叹,又想华山派这位弟子若非遇到沙暴落入沙洞,这段武林秘辛与那部天命宝典就要长眠沙漠了,俱都暗自庆幸,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心忽然剧烈的跳动,暗暗筹划如何将书据为己有,就是能借过来看几天也好啊……

“既然此书上的武功是真的,易掌门不自行修炼,却要搞的天下人皆知,这件亏本买卖可让在下想不明白了。”说话的人坐在台上,一身黑皮大氅,显得甚是华贵,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众人知道他是京师大成门的门主甘大豪,一身功夫甚是了得,大成门是京师第一大派,尤其是甘大豪善于经商,京师及各地有几十家店面,典型的财大势大。

易正阳笑道:“在下不是要做亏本买卖,而是不做不行。不是在下自夸,我华山派立派几百年来,也出过一些武功好手,留下几本武学秘笈,传到我这一代,不能说比前辈强,但至少勤练武功,未堕了华山派的威名。”众人多有知道华山派掌门易正阳武学、见识均是极高,华山派的名声比前些年要响的多。

“说来惭愧,我虽自负学武的资质不差,但这天命宝典中所录的武学,在下竟然一句话也看不懂。”

众人大感意外,没想到堂堂华山派掌门、武学名家竟然看不懂天命宝典的所录的武功,那书上所言当真如此高深?

易正阳又道:“在下之所以将大家请来,目的就是为了能有人读懂此书。这书既然称作天命宝典,又有留待有缘的说法,想来定是有极大缘法的人才能读懂。若有人能读懂,在下甘愿将天命宝典奉上。”

众人直到此刻才明白易正阳为何要把这书公诸于众,听到他这样说,先前所有的疑问迎刃而解。人中便起了各样的心思:有的想我派武学独辟蹊径,或许跟天命宝典同路,有的想易正阳武功如此之高都看不懂,我还是想也别想了,有的便想怎样先把书据为己有,回去暗暗参详才好,还有的却在想万一我能读懂这书,可怎样不被别人觊觎?若以后整天东躲西藏,那可麻烦的紧。

林岳自坐上石台,一直不曾则声,待听易正阳说完,方道:“易掌门愿与天下英豪分享之心确实可敬,但如何才能找到那位有极大缘法之人?”他既然作为林家代表,便不再称呼易正阳世伯。

易正阳道:“林少侠所虑在下也曾想过,却没想出合适的方法,因此在下此次正想让各位都提些方法,人多智广,定能找到合适的。”

忽然台下一人高声道:“这部书既然叫做天命宝典,必是身怀天命之人才能得到。”又一人奇道:“身怀天命之人?那可如何知道,难道要寻位算命先生给各位英豪先算算是否有天命不成?”众人一听俱是哈哈大笑,先前那人道:“这却不必,咱们武林中人每日在刀口上寻命,哪里又有什么天命了?”他声音甚响,竟将众人的笑声压下,“依我看当今天下身负天命的人唯有李自成李闯王。”话音方落,众人俱是吃了一惊,细看那人原来是闯王部下的“托天手”李志,此时李自成的义军新败,就潜伏在陕西境内的商洛山里,武林中人多有对李自成拜服的,便有人跟着鼓噪:“正是,李闯王是天命所归之人。”

忽有人阴恻恻的道:“李自成屡战屡败,怎能称得上天命所归?我看张献忠张将军才是。”众人听到他的声音均感觉极不舒服,像是在撩拨心脏之上的神经,知道说话之人是巫山派的高手,巫山派常在长江中上游活动,与张献忠交好。此时李自成部与张献忠部的关系时好时坏,但彼此之间都互不服气,此时在这华山之会上又起争执。便有人冷笑道:“李闯王与张将军都不是武林中人,要这天命宝典有何用?我看不如去交给大明天子,天子在龙座上好好的坐着,才是真正的天命所归。”武林中人多是对明朝统治不满的,但这话虽然难听,却让人无法反驳,托天手李志与巫山派高手更无话说。

“在下却有个计较。”只见台上一人站起,缓缓说道。众人的目光转到台上,见这人相貌儒雅,颌下三缕胡须,都知道是武林中人称“智多星”的楚南雁,忙道:“楚先生请说。”楚南雁微微一笑,道:“适才易掌门说到此书非有怀天命者不能得之,但谁也不知究竟是谁身怀天命,在下想何不让大家排出个顺序,每个人有一日独自观书的时间,在下刚才数过,在这华山之上的各派首脑或大侠有六十余位,如此两月时间便能都看一遍,虽然多费些时间,但为了这部奇书,那也算不得什么。”话音方落就听峨嵋青竹大声道:“此法甚妙。”

却有人问道:“若是靠前的有人读懂,后面未读的岂不吃亏?这顺序要如何排才好?”楚南雁道:“咱们武林中人,自然要以武功高低来排。”有人道:“如此说来,咱们要在这华山绝顶上舞刀弄枪了?”楚南雁道:“只要易掌门愿意,那也无何不可。”易正阳忙道:“在下自无异议。”楚南雁道:“这次比武只要点到为止就好,千万别伤了和气。为节省时间,每派只出一人,六十余人当先分成两组,台下一组,台上一组,众位是否以为可行?”台下一些小门派的首脑自知与台上人相差太远,找他们比武纯属自寻败路,台上之人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俱都点了点头。

易正阳道:“既然如此,那就有楚先生定下规矩,在下将天命宝典放在石台中间。”石台中间有一个小小的高台,看出来是斧削而成,当是易正阳事先准备好放书的地方。

当下楚南雁将规矩定好,台下已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