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一章 华山之会
第一章 华山之会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07-11-02 19:04:19  |  分类:

武侠小说

西岳华山,位于陕西华阴县境内。南接秦岭,北瞰黄渭,山势险峻,素有“奇险天下第一山”之称。山海经载:“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华山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中华”、“华夏”皆因华山而得名。古往今来,华山之上不知留下过多少人的足迹,这其中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更有无数文人墨客登临此山,留下诸多名诗佳句。

华山有东、西、南、北、中五峰,其中南峰为主峰,又称落雁峰,乃是华山至高也是至险之峰,唐人李白曾道:“此山最高,呼吸之气想通天帝座矣,恨不携谢眺惊人句来搔首问青天耳。”落雁峰上苍松翠柏,林木葱郁,飞泉怪石横于其间。因其险峻,故少有人登临其上,但此刻却有两人行在上山的道间。

此时正是初春时节,沿山道而上,但见林木葱绿,道旁野花烂漫,耳里传来不知名的鸟叫的声音,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山道上行着的两人一老一少,俱是葛布衣衫,看起来无甚特别之处。那少年步履轻快,不过二十岁左右,生的略显瘦削,一双眸子却熠熠生辉,一边行一边游看山间景色,眉目间却隐有忧色。只听那少年道:“草木无情,不知人间正遭受饥荒战乱,犹自生的如此茂盛。”老者面无表情道:“人世悲喜本与这草木鸟虫无干,三郎既胸有大志,当以务实苦干为要,切莫兴此伤春悲秋之叹。”少年一凛,躬身道:“二叔教训的是,三郎记住了。”老者微一点头,又道:“乱世之中,山河破碎,满目疮痍,虽有民生艰苦,但却是英雄建功立业之时。欲成大事,当有所取舍,二叔是看着你长大的,清楚你的性子,怕只怕你将来该决断的时候不忍心。”说毕叹了一声,继续往山上走。少年默默的跟在后面,回味着老者所说的话,一回头但见白云浮动,远山含黛,天高地迥,一片辽阔。

一路无话,少时到了山顶。从山顶向四下望去,但见云山苍苍,江山如画,向上望天大如穹庐,手几可触及,顿时使人心怀大畅。两个黑衣劲装的中年汉子见到二人,忙道:“原来是山东林家堡的林二爷到了,失敬,我家掌门在另一边陪着一些前辈,请林二爷随小的来。”林二爷笑道:“我怕是来晚了吧,还请带路。”其中一人先去报信,另一人领着二人向山顶另一边走去。绕过一片小树林,山顶之上豁然开朗,不远处有一个天然的石台,台上摆下十数把大椅,上面已经坐了人,少年眼力好,已经看到武林中许多前辈名宿及各派首脑人物坐在其上,其中便有华山派的掌门易正阳,此刻正在与其他人交谈甚欢,刚才那名黑衣汉子走到台上向易正阳附耳说了几句,易正阳的目光就转了过来。此刻石台之下已围了不少人,俱是各家各派的顶尖高手,还有一些小帮派的首脑,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见这老年与少年上来,不认识的就假装不见,认识的露出笑容,朝他们点头致意,既不亲近也不冷漠,那老年与少年俱是微笑还礼。

易正阳见到二人,忙起身走下石台,堆起一脸笑容,朝林二爷拱手道:“不知霹雳拳林致远老拳师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请恕罪。”林二爷亦笑道:“易掌门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老汉哪又有什么大驾了?”易林二人俱是大笑,易正阳又道:“不知随林二爷来的这位少年俊杰是?”林二爷道:“这是家兄的三子,单名一个岳字。岳儿,快过来向易掌门行礼。”林岳躬身道:“三郎拜见世伯,家父让我代他问您老人家好。”林家与华山派交情不错,易正阳与林岳之父林致山相交,故林岳称易正阳世伯。易正阳笑捋长须:“好,好。你父亲身体最近好些了吧?”林岳道:“有劳世伯挂念,家父现在身体好多了。”易正阳道:“那就好,”又对林致远道:“林二爷这就请到石台上坐吧,请。”林致远微微一笑,道:“岳儿。”

只见林岳脚不动,膝不弯,直愣愣的拔地而起,轻飘飘的落在石台之上。台下众人见了这一手精妙轻功,不由喝了声彩,又见林岳向台上诸人拱了拱手,大剌剌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这才明白林岳要比林致远在家族中的身份高,该是林家下一代家主了,不由又是心下暗赞。台上诸人见林岳不过二十余岁便与自己平起平坐,有的赞许这少年年轻有为,有的怀疑这少年的真实功夫,还有的心里暗恼这少年无礼,但脸上却都没有露出丝毫表情。只听一声冷哼响起,林岳看去,见是一个满面刚正、目光如电的老道,知是峨嵋派的掌门青竹,当下也不作声。

易正阳向林致远一拱手,回到了石台上主位的位置。此次华山之会本就是华山派所发起,一月前向武林中有名望的各派掌门耆宿送了请柬,此刻与会的大都是收到了请柬的,也有未收到但是听了消息而来的,易正阳也不甚在意。当然也有收了请柬没来的,比如少林武当两派,少林素来持重,不肯情动,武当掌门在闭关,更不会派人来参加,这些易正阳事先都了解的很清楚,此时见各家各派首脑基本上已经到齐,清咳了一声,站起身来。

台下众人见易正阳站起,知他有话要说,人群中喧闹声便弱了,只听易正阳高声道:“诸位不辞远劳,驾临华山,在下不能一一尽地主之谊,甚是抱愧。”顿了一顿,又道:“在下之所以请诸位来华山,请柬之上已经说明,想必诸位已经尽知,但也有一些朋友事前未收到请柬,不知原因,那在下就在这里再啰嗦一遍。”说着又向台上诸人拱了拱手,以示歉意,台上诸人虽也有性急的,但也不好说什么,易正阳续道,“百余年来,武林中故老相传有一部武学奇书,其内容中包罗万象,既有武学至理,又有精妙招数,习此武书,轻易就能成就一位武学宗师,纵横天下无敌手。但此书一直不曾现于世间,虽也曾有人竭力寻找,但一直无果,直到现在也无人知道其真假有无。可想必诸位都听说过这个传说吧。”

只听台下一人嚷嚷道:“传说只是个传说而已,难道还真有此书不成?若是真有又怎会百余年未曾出现?这个传说只怕是假的。”台下很多人都是这个想法,故都不作声。

“传说是真的,此书确实存在。”众人看去,原来说话的是一个白头老翁,识得是崆峒五老之一华发生,此老向来德高望重,熟知江湖中各种典故,只听他续道:“百年之前,我崆峒派两代之前的掌门昔年曾参加对魔教教主的围剿一役,那一役魔教教主败亡,魔教因此而覆灭,正派人士也基本上死伤殆尽,只有我派那位掌门侥幸未死,我曾听我师父说起他年少时听前代掌门说起那一役,其中有提到魔教教主所修炼的武功正是那部奇书上所载。”众人听到他说起百余年前的往事,俱是侧耳细听,又听魔教教主曾经就是练的那书上的功夫,心想,“魔教当年势大,教主武功通天,想来必定练了非同一般的功夫。”对那书是否存在就多了几分指望。

人群中又有人说道:“就算百余年之前有此书,百余年之后未必见得有吧。毕竟都过去了一百年了,沧海都已桑田,那部书想必已经失传。除非有人真的有那本书,咱们才相信是真的。”众人一听均觉在理,刚刚因白发生所说而升起的一点兴奋之情又落了下去。

易正阳忽然高声道:“不瞒诸位,那本书此刻就在在下身上。”

众人原就想到此次华山派大张旗鼓的广撒请柬,弄的天下皆知,必定会搞出一些名堂,但当听到易正阳说出这句话时,仍不免吃了一惊。众人沉默了片刻,忽然就如炸开了锅一般吵嚷起来。惊叹者有之,不信之有之,羡慕者有之,甚至有人便打算趁乱出手将书夺过来,据为己有。台上诸人之前对此都已知道,见众人如此反应都不如何惊讶,他们刚收到请柬时也是这般反应。

人群中忽听有人道:“不对,此事大大的不对。”他并没有刻意提高声音,但此话一出却将喧闹声都压下,有人认得此人是江南灵隐寺的铁和尚,天生的大嗓门,便有人问:“铁和尚,你说这事不对,哪里不对了?”铁和尚长的虎背熊腰,天生一副莽相,但心思却是极其细腻,大异其表。

铁和尚道:“易掌门此举有违常理,大大的不对。张老三,我问你,”他指着刚才问他话的人,“若是你得了这部武学奇书,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吗?”众人一听,便即恍然大悟:我若得了此书,必定先找个隐秘之地藏起来,将书上武功全部学会,绝不会将此书说与他人知晓。那张老三自也明白了,讷讷道:“想是华山派易掌门心怀天下,愿与大家分享,也是有的。”嘴上虽如此说,但心下却也不以为然。众人自是不信他所说的话,带着怀疑的眼神向易正阳望去。台上诸人也望向易正阳,显然他们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易正阳微微一笑,道:“在下虽没有这位张兄所说的心怀天下,但本意却是要把这书与各位分享。”他知众人必不会相信,又道:“此中情由,且待在下一一向各位说知。”易正阳从身上取出一个绸包,小心翼翼的解开来,众人看得清楚那正是一部书的模样。

易正阳道:“这就是那部天命宝典。”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