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十九章 天下大势
第十九章 天下大势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2841  |  更新时间:2007-11-10 18:15:34  |  分类:

武侠小说

“闯王此时相召,乃为何事?”林岳心中有些疑惑,但也没有细往深处想。他对薛定风道:“二弟,你身子依旧虚弱,先在床上躺一会,待我去见过闯王后再谈。”

薛定风听是李自成相召,想起历史上李自成的奸诈本色,握住林岳的手道:“大哥,李自成此人不可轻信,你万事小心。”

薛定风突然说出这句话来,林岳虽觉不解,但仍很受感动,道:“为兄理会得,李自成若是狐狸,为兄便是猎人,绝不会上他的当。”

薛定风点了点头,林岳抽出双手,转身出帐,随那士卒而去。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闯王营中素来军令极严,到了晚上便无人敢随意走动,但是今日闯营打了胜仗,免不了要庆祝一番。因此林岳听到远处传来的轰隆的响声也不奇怪。片刻两人已到了闯王帐外,林岳揭帘而入,只见烛光之下,李自成正看着桌上的什么物事细看,林岳进来他并没有抬起头来,烛火摇动,李自成身后的影子似在张牙舞爪。

林岳觉得气氛有些古怪,心下暗懔,也不作声,径自走到闯王旁边,只见桌上铺着一张山川地理图,从西域到东海,从南疆到蒙古,俱是中华大好河山。李自成一边看图,一边道:“林少侠以为如何?”

林岳一愣之下并没有明白李自成的用意,问道:“什么?”

李自成淡淡道:“天下江山。”

林岳隐隐有些不安,帐中他视线难及的阴暗角落,似乎有人在盯着他的举动,他虽看不见,也感觉不到那人的呼吸,但心内分明感觉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那人绝对是个高手,而且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

林岳心中生寒,他未曾料到李自成营中还有这等高手,事先没有知会二叔,若是李自成决意要除掉他,他还能有活命之机吗?心下暗悔自己不该锋芒太露,惹动李自成杀机。

但是眼下,他必须与李自成周旋,看他到底心意如何,当下道:“闯王有话请说。”

李自成瞥了林岳一眼,道:“今日帐中只有你我二人,随意些便是。”

“只有二人?那躲在暗处的那人算什么。”林岳暗恼,但李自成既然不说穿,他自也不会捅出来,想了一想道:“闯王对这天下江山是如何看法?”

李自成笑而不答,又道:“你可知道外面的喧闹声来自何处?”林岳细细听时,分辨出有有乐声和人声,乐声尖细而清脆,类似丝竹,人声却很是奇怪,既有欢快之音,又有沉雄之音,中间夹杂着浑雄的吼声。

林岳道:“听这声音里既有人声又有乐声,怕是一种戏种吧。”

李自成道:“不错,这正是我们秦地特有的戏种,名曰秦腔,这秦腔脚色行当分为四生、六旦、二净、一丑,计十三门,又称十三头网子,天下戏种虽然有多种流派,唱腔、乐器及角色各有不同,但却一样必须有戏台。还有人物在上面表演。”

“而我们,就是在天下江山这块大戏台上表演的人。”

林岳没有接口,他知道李自成一定会继续说下去。

李自成又道:“天下这块大戏台上表演的人虽多,大多数只是配角,只能在戏台上稍微露脸,其它的主要戏份都要交给英雄来完成。你可知何谓英雄?”

林岳答道:“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李自成哈哈笑道:“不错,所谓英雄,正该如此。昔年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品评天下英雄,今日你我二人虽无青梅煮酒,却也要效仿先贤,品评一下天下英雄。”

林岳心中突的一跳,曹刘二人煮酒论英雄,曹操谓天下英雄唯刘备与他,这段流传千古的史事佳话林岳自然不陌生,李自成话中之意分明是指天下英雄唯林岳与他。“这是不是一种试探呢?”林岳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接言才好。

李自成笑道:“昨日才说欲与我结盟,怎么今日便哑口无言?难道林少侠只是嘴上说说之人吗?”

这句话立时激起林岳心中的傲气,林岳昂首道:“林某既然在闯王眼中有一席之地,林某自己岂敢妄自菲薄?”

李自成微笑道:“不是有一席之地,异日这天下江山必定只由你我二人角逐。”

虽然早已料到,但亲耳听李自成说出来,林岳还是全身一震,耳听得帐外秦腔怒吼,心内却慌乱如麻,呆了半晌,才接口道:“闯王视天下英雄未免太轻。”

李自成哈哈一笑道:“天下间除了你我二人,何人敢称英雄?”

林岳道:“且不说别人,当年参与萦阳之会,今日尚且完存的‘八大王’张献忠、‘曹操’罗汝才,今在四川声势浩大,不可小觑。”

李自成道:“张献忠阴狠残暴,罗汝才反复无常,两人不过只是跳梁小丑,怎敢妄称英雄?况且他二人今日虽声势不凡,但也招惹来了兵部尚书杨嗣昌亲来围剿,“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的战略,虽不能将张罗二人困死,但他二人若要突围,必定实力受挫。便算他二人能够脱得此困,但二人均是鼠目寸光之辈,怎能与我一较短长?”

林岳闻言默然,他早已分析当今天下形势,亦认为张罗二人难成大事,因此才决定与虽困在商洛山中但实力不减的李自成结盟。但想起外间所传,不禁又问道:“众人盛传闯王与八大王、曹操时分时合,互为奥援,怎么闯王又将他们贬的一文不值?”

李自成哈哈笑道:“相交不过以利而已,今日起义军受官军打击严重,正要互相帮助齐心协力才能与官军相抗,若是单打独斗,义军也无法支撑到现在。你要明白,今日我与你定盟不过也是因为你在山东起兵对我有利,他日利尽之时,我李自成必不会心慈手软,顾念旧情。”

林岳沉默半晌,方道:“如此说来,闯王今日不会取我性命了?”

李自成闻言一怔,方笑道:“实不相瞒,我起初尚有杀你之意,但现在发现你活着比死了对我用处更大,况且,我也期望着能与你在战场上交锋的那一天。”

林岳道:“既然如此,闯王为何还要在帐下伏一名高手?”

李自成满脸惊愕,瞬间又全部消融,笑道:“你果然不错,现在我的心又坚定了几分,来日与你在战场上对敌必是人生一大快事。西风,你觉得如何?”

“沉稳机智,练达多识,果然是做大事之人。”一人从暗处浮出身来,缓缓走到林岳面前,眼中蕴涵着一种莫测高深的笑意。

果然是西风!林岳一直在回想闯王营中的武学高手,最后才锁定是曾独自打败商山四皓的西风。自西风从暗处现出身来,林岳便感觉压力大减,背上冷汗直流,西风一袭黄衫,面容沉静,但林岳却在他眼角嘴际发现出一丝狠辣之意。

李自成道:“西风刚在外探听消息回来,我说要见你,他便要藏在暗处观察,没想到却被你察觉出来,西风一向自负武学,这下可是遇到敌手了吧。”

林岳听李自成话中语气,似乎二人关系并不寻常,西风更似李自成客卿身份,心里对西风这个人的身份更加怀疑。

李自成向西风道:“你此次外出,若非探到什么重要消息,绝不会返还。林少侠不是外人,你可放心说来。”

西风微笑道:“闯王倒是知我。不错,丁启睿把在武关的驻兵全都撤了。”

李自成沉吟道:“丁启睿绝不是个胆小怕事之人,如此动作必有阴谋。”

西风道:“他在武关把兵撤了,分明是要引诱我们突围。我在武关以东的数处地方留意到有官军的伏兵。”

李自成看着桌上的山川地理图,手指向武关,道:“出武关有两条路,大路向着河南,小路向着川、鄂之间,丁启睿所伏的是大路,想必是以为杨嗣昌在四川,我们不敢往那里突围。”

西风笑道:“我们偏反其道而行之,走小路突围。”

李自成把手指向湖南西部的位置,道:“此地郧阳山,山势广阔,恰好藏于其间,并且与张献忠呼应,杨嗣昌虽势大,我李自成又有何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