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十八章 兄弟同心
第十八章 兄弟同心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07-11-10 18:12:57  |  分类:

武侠小说

当下两人搓土为香,行结拜之礼。问过生辰,林岳二十又二,薛定风的生辰自是无法知晓,便按着在21世纪的岁数,含糊对林岳说是二十一。

林岳道:“既如此,在下忝为兄长,便叫你一声二弟吧。”“大哥!”薛定风心神激荡,直欲落泪:有了一个兄长,他就不再是孤单一人了。

两人拜了一番,薛定风便有些微喘,林岳扶他坐回床上,道:“二弟,你我二人既已结拜,我自已的情况不再瞒你,你坐下来静静听我说。”

“我出身山东林家堡,林家堡在山东西南部,紧靠运河,说起来倒与亚圣孟子毗邻而居。我林家堡以武力家,祖上燕然先生曾随本朝太祖打过天下,做过锦衣卫的首领,后来因永乐帝起兵北京,从侄子建文帝手里夺取天下,燕然先生遂返回老家,建立了林家堡,至今我山东林家堡也经历了两百四十年多的风雨,虽然有时也有衰败,但一直屹立不倒,你道我林家究竟何以立足?”

薛定风道:“想来是大哥祖上持家有方,根基厚实,因此才传承两百多年。”

林岳笑道:“二弟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我那位祖上燕然先生离开皇宫时,永乐帝的兵卒正在宫中烧掠,燕然先生既不爱财,也不好色,生性只是好武,他做锦衣卫首领,知道皇宫中有一座武库,藏有百般兵器以及各家武学秘籍,因此他走时便带走了那上百本武学秘籍,后来燕然先生将上百本秘籍上的武功去芜存菁,融会贯通,形成了一套拳法以及与拳法相合的内功,这便是林家拳,说是拳法,其实练的不仅是拳,十八般兵器无不包含其中。”

薛定风赞道:“燕然先生能将上百种功夫融会贯通,武功必是极高,有林家拳在身,自是天下无敌。”

林岳摇头道:“二弟这么说便是错了,要知天下之大,奇人辈出,靠武功高强绝对不能立身数百年,林家拳之外必定有更为高明的功夫,比如你那本天命宝典……”薛定风心想这倒未必,我的功夫可万难与你相比。

林岳又道:“我林家之所以能在江湖上立足,还是因为那上百本秘籍。前朝时蒙古因是外族入侵,便用打压手段统治中原,因此前朝武学并不昌盛,比之宋代差的太远,前朝曾经灭亡了许多门派,其门派秘籍便被元官收到宫中,因此反倒是元宫里藏着江湖上失传的武功秘籍,后来我朝太祖将元朝逐回漠北,这么秘籍便收到皇宫中,直到燕然先生取了出来。这些秘籍中大多数都是门派已经灭亡,找不到传人的,但也有少部分的秘籍属于那些一直未倒,比如少林、武当这样的大门派。燕然先生将各派秘籍归还回去,并与各门派修好,各派感念燕然先生功德,便共同铸下‘燕然令’,凡燕然先生后人持此令寻到哪一门派,那门派定会尽全力完成。”

薛定风道:“燕然先生得到秘籍并不私藏,实在是大德君子,林家与武林中各大门派交好,自然无覆亡之忧。”

林岳道:“那些令牌只能用一次,这两百年来也都用完了,到我父亲一代,林家其实已衰败了几十年,但我父亲年轻时闯荡江湖,得到了不少声名,现在的林家堡虽不如以往辉煌,但外人绝不敢轻视。”

闻听这种江湖往事,对于21世纪的薛定风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林岳说完,薛定风还沉浸在两百多年的往事之中,想到:“大哥出身武学世家,不仅武功不凡,为人处世也胜我百倍,能与大哥结交实在是幸甚。”

林岳未察觉薛定风在发呆,又道:“我在家中行三,上面有两个兄长,下有一个小妹,她淘气的很,日后定要带你去见一见,她肯定会缠的你没辙。”想到了调皮的小妹,林岳嘴角露出了笑意。

薛定风忽然想起昨日在林岳帐外所听到的内容,问道:“我昨日在帐外听到你们林家在山东起兵反明之事,此话当真?”

林岳道:“确是如此,其实起兵之事一直都是我在筹划,家父与家兄都不同意,只得到了二叔的赞同,但是我有把握将他们说服,到时候在山东林家堡打出反明的旗号。”

薛定风昨夜听林岳与林致远商议时,事不关己,并不关心,但此时他既与林岳结拜,他的事自然也成了自己的事。心想这明末之际群豪辈出,但真正得天下的只有起于建州的后金,其他无论是李自成、张献忠,还是南明小朝廷无不落败,若是历史轨迹发展不变,林岳也是必败无疑。

想到这里,薛定风便想劝林岳放弃逐鹿天下的念头,但是自己虽知道这段历史,但决不可能对林岳说出来,他实在没有理由能够劝说林岳放弃。

林岳见他犹疑,问道:“二弟有什么要说?”

薛定风道:“大哥有意起兵逐鹿天下,建功立业,自然是英雄气概,但是怕只怕这条道路并不容易。”

林岳道:“家父和家兄也是如此劝我,但是我一直不曾改变志向。人生数十载,若不活的有所值,岂不太过平淡?何况方今明祚将近,群雄并起,当此明末乱世,正是英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建立不朽功业之时,想当年朱元璋也不过只是一个放牛娃而已,我林家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我若不起兵,谁能与我争雄?”

林岳说出平生志向,立刻狂态大发,便似天地间唯我独尊,薛定风听的热血上涌,不知哪里来的一股豪气,大声道:“大哥既然有如此大志,我并然会全力相助。”心中想着反正现在跟真实的历史并不相同,改变历史的发展轨迹并不是没有可能。

又想:“难道老天让我回到现在,就是为了让我助大哥功成吗?”一时间只觉全身上下充满无穷力量,原来自己也是有为之身!

林岳抓住薛定风的双手,道:“好兄弟,有你一句话,为兄什么也不怕了。”两人心神激荡,双目对视,只觉上天入地也只是轻而易举。

薛定风忽觉全身一痛,体内似有设么刚刚迸裂,忍不住“哎呦”叫了一声。林岳立时察觉,忙将薛定风放倒在床上,急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昨夜受了内伤还没好?”

薛定风刚一躺倒,只吸了一口气,体内的疼痛感便消失无踪,忙道:“并无大碍,刚才太激动了,有些疼痛,没想到这就好了。”

林岳皱了皱眉,细问起昨夜的情形,薛定风道:“昨夜我被商山四皓拿住之后,只觉到他往我的体内输入内力,那股内力刚入我的身体便向四处流窜,我只觉得心神一晃,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林岳道:“这种情况我以前一直未曾遇到过,但我直觉感到这只怕与你所修炼的天命宝典有关。”

薛定风道:“只怕正是如此,说起来我只修习了两次,武功进境一直没有感觉到,带来的贻害倒是不少。”

薛定风把当日楚南雁在山洞中所说宝典历史,宝典的修习方法,以及自己修习天命宝典时的感觉,一一向林岳说知。

林岳道:“天命宝典如此练功方法当真是闻所未闻,想来只有全部修习后才能有效果,二弟何不将天命宝典修习起?”

薛定风苦笑道:“我现在命运未卜,不知身上剧毒如何解开,自顾尚且不暇,怎忍心让别人来做炉鼎?”

林岳知他心性如此,强求不得,只好暂且作罢,又道:“楚南雁到底给你种下了何种奇毒?不如让我给你把一把脉。”

薛定风依言伸出手臂,让林岳的二指搭在脉搏上,他幼时生病看过中医,林岳便如中医一般。忽见林岳面色有异,心底发虚,问道:“大哥,可看出什么来。”

林岳皱眉道:“二弟的脉象当真奇怪,气血运行极其不规律,若依此脉,二弟决不可能尚有生机!”

薛定风心突的一跳,说不说话来。林岳问道:“你现在可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薛定风默查体内,道:“没有,感觉同平常一样。”

林岳道:“这便奇怪了,看来天命宝典果有玄妙之处,说不定已经将你的脉搏变成另一种状态。”

薛定风问道:“那是什么?”

林岳想了片刻,方道:“圆。”

“圆?”薛定风大惑不解。

林岳道:“二弟体内脉象虽然紊乱,但也非无迹可寻,依照那内力流转情况,确是极似一个又一个的圆。这也与你练功时的感觉相同。”

薛定风练那天命宝典时确实感觉体内一遍一遍的划圈圈,没想到把内力流动也划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圆。

林岳道:“二弟务须担心,那魔教之主既然能练,这部奇功必有他的道理,待为兄带你延请名医,将你身上的毒治好好,你再练那天命宝典不迟。”

此时忽听帐外有脚步声,一个士卒在外面道:“林少侠可在帐内?”

林岳道:“我在这里,有何事?”

士卒回道:“闯王让小的来请林少侠,说是有要事相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