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十七章 突出奇兵
第十七章 突出奇兵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278  |  更新时间:2007-11-10 12:20:34  |  分类:

武侠小说

闯王深夜设帐,必有大事,接到传报的谋臣武将来不及穿好衣服,就急忙往大帐里赶去。闯王与林岳在大帐内坐定,不到半盏茶时间,一干谋臣武将便已经聚齐。林岳默默观之,一语不发。

闯王大略的说一下今夜所发生的前事,然后道:“官军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赶到,大家一起来商议一下对策。”

谋臣中顾君恩最负智计,闯王刚说完形势,他便道:“官军以为我等事先没有防备,定会趁我军防范最松的时候进攻,因此,郑崇俭若是决定今晚突袭,必会选在黎明时刻。”

众人点头称是,李自成也点了点头:“以郑崇俭谨小慎微的性子,多半是要在黎明发动,但我们也不能太掉以轻心,高一功,你带领两千部下即刻赶往马兰峪,布置城防,并派出侦骑探查官军情况,官军未发动之前不要首先动手。”

高一功领命而去。马兰峪正当李自成大营与商州之冲,官军若要攻击,马兰峪是必攻之处。

张国绅道:“官军必定不会只攻一路,我猜郑崇俭肯定会有其他路进兵目标。”

李自成道:“除了马兰峪外,白羊店一路以及龙驹寨到智亭山那一路也能直奔大营,不可不防,刘芳亮、刘宗敏,你二人各领两千兵马速到两处去布防,其他军马听侦骑回报,四下增援。”

众人又商议了一会,深思熟虑之后,给各个将领给分配了任务,众人俱都领命而去。李自成待众人去后,静下心来,见林岳在旁,笑问道:“林少侠可觉这样安排如何?”

林岳道:“不败足以,取胜却难。”

李自成哈哈一笑,道:“你这样说自然是因为不了解现在的局势,郑崇俭在商州、武关等处屯了大批兵马,一心要将我剿灭。但我此时的军力自保有余,想胜他却难。对我来说,不败已经是胜了。”

林岳道:“不过此刻闯王知己知彼,官军却既不知己,也不知彼,闯王优势明显,正有可胜之机。”

李自成道:“我军现在的布置都是源于对官军的猜想,也未必能称的上知彼。”

林岳道:“闯王不必过谦,闯王部下与郑崇俭纠缠甚久,做出的猜想虽不中亦不远矣。”

李自成笑了笑,林岳又道:“官军倾力来攻,后方必定空虚。闯王若能分出一队人马,偷袭商州,必能对战局结果起到奇效。”

李自成道:“这倒是条妙计,林少侠出身武学世家,却如此精通兵事,的确难得。只是林少侠不了解此地地理,若现在派骑兵绕道商州,最快也要到明日午后,那时此战想必已经结束。”

林岳默然,他本想凭此“围魏救赵”助李自成大胜,好赢得更多的筹码,却没想到计策无法成形,自己在李自成心中也变成了不可不除的对象。

却听帐下一个小兵道:“闯王,小的知道一条小路可以直通商州。”

李自成讶道:“哦?”

那小兵道:“小的是白羊店人氏,幼时爱玩,一次在山中迷路,四处乱走时发现了一条峡谷,小的当时走到峡谷尽头,出了山区,却发现出口是通往商州的大路。因为这条路比较远,走着极其不方便,小的回去之后一直没有向人提起。”

李自成笑道:“难道是老天果然要助我取胜?你还记得那个峡谷吗?”

小兵道:“大致方位记得,应该能找得到,只是峡谷中不便骑马。”

李自成道:“不能骑马,就想办法牵着马走过去。你去把田见秀叫来。”

少时,田见秀到了帐中,李自成道:“让这个小兵带着你走那条小道,你只带一千骑兵,佯装攻城,虚张声势,要让郑崇俭误以为你是我军主力,手下有五千兵马。”

田见秀脑子灵活,笑道:“属下到了商州城外之后只敲鼓、大喊,还要多带些炸药,搞这些虚的正是我的特长。”当下领命而去。

一切安排好后,李自成和林岳都以为胜算在握,各回帐中歇息。

是夜,官军与农民军各自奔赴战场,不过官军奔赴到了失败,而农民军奔赴到了胜利。果如李自成所料,官军三路进击,均遭到了农民军的半路伏击。官军不曾做好准备,损失惨重,不得已而退兵时,忽然接到商州城被围攻的消息,立刻回转,农民军又掩杀了一阵,直杀得官军丢盔卸甲,血流成河,狼狈鼠窜。等回到商州城时,农民军已经全部退走,只剩下一地的草人战鼓,似在对官军的嘲笑。

第二天天明,伴随着官军战败消息一起到郑崇俭案前的,是朝廷对他的一纸调令。就这样,郑崇俭带着失败和狼狈离开了商州城。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总有一天,他要与李自成在另一个地方再次对决,到时候,胜负未可知。

早上醒来时,林岳已经听到闯王军大获全胜的消息,便到李自成帐中向他祝贺。李自成见他来忙下阶相迎,持了他的手,向众人道:“此次我军大获全胜,一扫月来的隐晦之气,林岳林少侠当属首功。”

林岳谦让道:“在下何德何能敢居首功?若非闯王调度周全,各位将领战略得当以及众位士卒拼死效力,在下的这点功劳算得什么?依在下来说,这次打了胜仗,功劳都是大家的。”

众人见他为人谦让,不居功劳,俱都十分喜欢。此时便有人来报,说郑崇俭已经被朝廷调往他处,众人均大喜,李自成却问:“新任的三边总督是谁?”

听到那人回道是丁启睿,李自成叹道:“郑崇俭兵法不弱,可堪敌手,那丁启睿却是虎狼之性,只怕他欲立功劳,定会再找我营麻烦。”

中午李自成设宴庆贺,众人纷纷向林岳敬酒。林岳酒到杯干,毫不推托,众人见他豪爽过人,兴致更高。林岳遍览诸人,并未发现薛定风的身影,心下奇怪。

宴会一直到傍晚方休,众人散去后,林岳拉住高大全,向他打听薛定风的消息。

高大全道:“昨夜出了一点事情,薛兄弟身体不好,一直在床上躺着呢。”

原来昨夜商州四皓去后,高大全见薛定风形容古怪,忙将他带到帐中,薛定风竟似一无所觉,双眼虽睁,但却目中无物般呆滞。高大全怎么叫他都叫不应,以为他中了商半山的暗算,受了内伤,高大全将手指搭在薛定风腕上,谁知却感觉不到他的脉搏!

大惊之下,高大全立刻给薛定风推宫过血,但自身内力输入他经脉之后,却被全数退回。高大全从未见此异象,不解何故,薛定风却忽然大叫一声,醒转过来,人虽醒转,脑子却还有些迷糊,高大全见状只叫他安睡,心中虽有很多疑惑之处,也只有待他完全清醒再问。

林岳听罢,问道:“我想去看一下薛兄弟,不知可否?”

高大全道:“去吧,帐里没有别人,薛兄弟中午醒来了,只是一直不说话。”

林岳向高大全问了薛定风的所在,进了帐内,见薛定风好好的躺在床上,双眼望向帐顶,似乎没有察觉到林岳进来。

直到林岳走到床边时,薛定风才有所察觉,见是林岳,一下子坐了起来,道:“林少侠……”

林岳忙扶住他,温言道:“薛兄躺着便是,身体可好些了?”

薛定风沉默片刻,忽然道:“林兄,我有些话必须要对你说。”

林岳道:“薛兄若有难言之隐,不说也无妨。不知怎么,我一见到你便觉得投缘,无论你怎么样,我都相信你。”

薛定风心内一热,道:“林兄既如此信的过我,那么我更要向林兄说清楚。”

遂将楚南雁带自己藏于山洞、天命宝典的隐秘,以及在客栈中楚南雁身死、高大全带自己到闯王营的过程细节全部说出,只是一直没说他是来自于21世纪的人,这样的话任谁都不会相信。

林岳默默听他说完,方道:“薛兄身世不明,偏又有如此际遇,日后凭天命宝典上的武功,必有纵横江湖的一日。”

薛定风摇头苦笑道:“林兄不知楚南雁在我身上中了附骨毒,我现在已不过八十余日性命,说什么日后?”从怀中将天命宝典掏出来,道,“这本书虽奇妙,但留在我身却无用。昨日一见林兄,便想将此书托付给你。却不曾料到昨夜商山四皓突然来到,发生那么多事,一直没来得及。现在,林兄就把这本书收下吧。”

林岳却对天命宝典看也不看,一把握在薛定风双臂上,激动的道:“薛兄,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的为人,但是这本书我绝不能收。我有一个心思,既然我二人如此投缘,不如结为异姓兄弟如何?”

薛定风一呆,才明白过来林岳这时要与他“拜把子”,林岳双眼里闪着诚挚的光芒,薛定风却想到自己已难活命,黯然道:“我只有不到三月之寿,转眼即死,怎能跟林兄结拜?林兄既有此心,那我将书交给你也是不枉。”

林岳道:“薛兄这是说哪里话来?楚南雁所中附骨毒虽毒,但绝非不可解,我看薛兄绝非短命之相,我定会带薛兄延请名医,解你之毒。薛兄决不可如此消沉,天命宝典既然在你身上,天命自然在你,又怎么让你早夭?你我二人一见如故,日后同心协力,闯荡天下谁人可当?”

薛定风未曾作此妄想,此时听林岳所言,只觉全身热血如沸,道:“林兄既然如此说,我怎能再行推脱,好!我薛定风便与林兄结为兄弟!”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