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十六章 天地不仁
第十六章 天地不仁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245  |  更新时间:2007-11-09 11:02:00  |  分类:

武侠小说

官军分三路进发,人含草,马衔环,不动声响的悄悄向李自成大营逼近。此次用兵,郑崇俭招的都是附近兵镇的军马,俱是精锐之师,纪律严明,确实已经是郑崇俭所能调动的最强的军马。三路官军二更时出了商州城,过武关兵分三路,三更造饭休息片刻,四更时继续进发,要赶在五更天尚未亮,李自成的起义军尚在睡梦中时发动突袭。

此时刚过三更,商洛山中李自成大营内,经林岳提醒,李自成方明白过来商山四皓前来刺杀暗藏玄机。

李自成面目阴沉,向林岳道:“林少侠以为如何?”

林岳道:“目前情况难明,但郑崇俭如此动作,绝不会是无意为之,我以为他指使商山四皓前来刺杀,必是疑兵之意,让闯王误以为他围剿不成出此他策,他好打突袭的如意算盘,却没料到商山四皓口风不严,在言语中露出破绽,我以为郑崇俭必定是要趁此时发动突袭了。”

李自成听他分析的入情入理,道:“想来定是如此,郑崇俭此时若突袭,我军毫无防备,必定会全面崩溃。若非林少侠今日在我营中,只怕我依然落败,看来天不亡我。”一边说着一边大笑起来,心下却起了别样心思:这小子见事精明,极通兵道,现在不除,待他异日起兵山东,必是争夺天下的一大劲敌。

林岳不知他锋芒稍漏,已令李自成生出诛己之心,见李自成如此状况下居然大笑,心内也暗叹李自成不愧枭雄本色。又道:“闯王谬赞这让我如何当得,闯王吉人自有天相,遇事必能逢凶化吉。不知闯王现在作何打算?”

李自成环顾一周,见身边的都是招揽来的一些武人,忙唤过一名士卒,叫他传令各营将领于大帐中商议,对林岳道:“林兄弟也请与我一同到大帐去商议对策。”

林岳求之不得,李自成叫他一同商议自是有倚重之意,与李自成结盟之事又加了不少筹码,于是便欣然答应。

高大全问道:“这四个老头儿该如何处理?”

李自成也不回身,淡淡道:“杀了吧免的碍事。”自行挽了林岳的胳膊,一起往大帐去。

李自成杀人如麻,商山四皓既然有意杀他,李自成自然不会再留他们性命,投奔李自成的武学高手也多半是狂放嗜杀之人,自然并无违背之理。

商山四皓虽然脑袋有些不清楚,但毕竟不至于到白痴的地步,听李自成下令杀他,都停了手,见十几个武学高手一齐围上前来,估量形势,“三十六计,走为上”,立时便想脚底抹油,一走了之。

但投奔李自成的武林中人哪个又是泛泛之辈?见商山四皓脚尖外向,后腿绷直,眼睛在四处逡巡游移,已知道他们要逃跑。圈子再收缩,将四人团团围住,没有一丝逃跑的空间。高大全叫道:“动手。”瞬时众人一起发动,向商山四皓扑去,三四各人招呼一个,立占上风。

四人乱叫道:“不好啦,又中李自成那奸贼的诡计啦。”“以多攻少,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的跟爷爷单独斗斗。”“哎呦,这一刀真狠,差点砍了老子的腰。”四人一边呼喊一边招架,一时间也未露败势,他们四人武功源自一位隐世的前辈,本已不低,况且有着几十年的修为,几十年来动手虽少,但早已名声在外。但他们毕竟都已年老体弱,再斗几十招,便会体力不支。

旁人自是看出关键,只与他们缠斗,并不冒险攻击,任凭商山四皓出言乱骂,不多时,商山四皓已露出不支之象,骂声也越来越弱。

薛定风自从跟着商山四皓到帐外来,一直站在一旁,一言不发。见一群武人攻的商山四皓甚急,料到不多时便会血溅当场,心有不忍之意。这几个老者白发苍苍,在21世纪都是应该安享晚年的时候,但在这里却要与人博命。而那些武人也都是不易,整天在刀口上舔血,为了能活下去,放火杀人无所不为。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薛定风隐约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这句话在安定祥和的21世纪绝对体会不出来,只有在人命如草、不知何时便会呜呼哀哉的时代也会有所体悟。

薛定风正自长吁短叹,替“古人”操心的时候,一件物事正朝他飞来,“啪”的一声砸到他的脸上,掉落在地,薛定风凝神一看,原来是一只手臂!飞溅的鲜血落了他一身,他朝场中看去,一个使鞭的汉子失了手臂,正躺在地上嚎叫。叫声凄厉,薛定风感觉到心底生寒。

适才手臂飞过,众人都注意到了躲在一角的薛定风,高大全大喜,叫道:“薛兄弟快过来帮把手。”薛定风心道自己只学了两天的天命宝典,在体内划了一些圈子,打架的招式可没学过,只得干脆不应。

高大全一怔,又道:“薛兄弟怎么回事?下午说的话这便忘了?”薛定风尴尬不已,只好回道:“以众凌寡,非是英雄行径。”关键时刻把武侠小说中最常见的一句话搬了出来。

高大全暗怒薛定风怎生如此迂腐,一疏神间,身上已经挨了商半山一掌,痛入骨髓,商半山趁机跳出圈外,一把向薛定风抓去。

薛定风哪料他如此迅速,还没转过念来已被他一把抓住,惊问道:“你要做什么?”商半山嘿嘿一笑,道:“原来你是一点功夫都不会。”薛定风被他说中,不羞反怒,冷笑道:“不会武功怎么样,他会武功还不是断了一条手臂,”手指了指刚才断臂之人,“你会武功还不是要被他们杀死?”

商半山早知薛定风不会武功,刚才向他抓来,有意要揭破他底细,但听到薛定风说出这句话来,不由怔住。众人也都是吃了一惊,尤其是高大全明明在客栈中见到薛定风不动声色间就把几个太监做掉,怎么此时就一点武功都不会了?

众人又朝商半山围过来,商半山感到身上兵刃生寒,猛地惊醒,跳到一边,想起扣住薛定风的本意,便道:“你们都别过来,否则我捏死这个娃娃。”

他倒懂得挟天子以令诸侯,但薛定风的身份又不重要,谁会为了他而投鼠忌器?众人自是不加理睬,依然向他攻去。

其他三人见商半山扣住了薛定风,赞道:“还是老三聪明,你们把我们放开,我们把小娃娃还给你们。”众武人听了又哈哈大笑,手下攻击并不稍停。商山四皓不明就里,又催促商半山道:“老三,捏那个娃娃,让他叫出声来。”他们还以为手中扣着的“人质”并没表现出疼痛,别人以为他们只会光吓唬。

商半山一想正是这个道理,运起一股内力向薛定风大椎穴刺去,此穴一旦侵入外来内力,必会让人痛入骨髓。谁知他内力刺入薛定风穴道内后,立刻如泥牛入海,再也寻不到踪迹,而薛定风也并未痛的叫起来。

商半山以为自己剧斗之后,内力减弱,因此这一刺没出效果,心有不甘,又鼓起内力刺了进去,这次比上次内力增加了五六倍,但薛定风依然没有反应。商半山活了几十年,用这招刺过很多人,从没见此怪事,一时大惑不解。

他正疑惑间,突然醒过来众人并没有趁机攻击,抬头一看,却见自己的大哥、二哥、四弟以及围攻他们的武人全都软倒在地,只有他、薛定风以及高大全三人未曾倒地。而高大全正一脸惊慌的望着自己:“你……你怎么没倒?”

原来高大全见众人对付商山四皓四人一直久攻不下,况且商半山扣着薛定风稍不留意便会害了薛定风性命,他满腹疑问要问薛定风,自然不愿他死在这里,因此不动声色间放出了“忘形散”,他在江湖上人称“得意忘形高大全”,便是来自他的得意刀和忘形散,忘形散无色无味,人中后无知无觉。他本意将众人全部迷倒,然后再杀死商山四皓,救醒他人,商半山和薛定风中了忘形散后居然未倒,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商半山也自迷糊:“他们怎么都倒了?不行,要赶紧把他们三个救起来。”

高大全见他欲动,自己单打独斗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忙道:“且慢。”

商半山道:“怎么?”

高大全道:“你可知道他们怎么晕倒的?”

商半山摇了摇头。高大全暗舒了一口气,他还道商半山有他的忘形散解法,原来只是个意外,便道:“他们中了我的忘形散,只有我才能解开。要不要做个交易?”

商半山道:“怎么做?”

高大全道:“你把薛兄弟给我,我给你们解药,放你们走。”

商半山想都没想,便说好,他放开薛定风,薛定风却仍然站着不动。高大全急于骗走商半山,也未加留意,见商半山肩上背一个,一手揽一个,将三人救起,便道:“忘形散其实很好解开。将他们的身体放在清水中泡一个时辰,自然就会醒来。”商半山闻言立即展开轻功,向大山深处而去。

高大全见商半山如此轻易就相信,不禁暗悔不该告诉他正确的解法,这下对闯王该如何交代?转念一想,商山四皓疯疯癫癫,闯王未必就放在心上。

转身看到薛定风,见他仍然一动不动的挺直而立,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过去推了下薛定风的身子,薛定风立即直愣愣的倒了下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