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十四章 商山四皓
第十四章 商山四皓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329  |  更新时间:2007-11-08 12:23:40  |  分类:

武侠小说

三人进来后便四下打量帐内,对林致远三人目光一扫而过,一边打量一边叫道:“哪里哪里?老三李自成那贼子在哪里?”遍寻不见,便动手四处翻动,一个掀桌子,一个翻床底,还有一个跳上跳下,动这动那。

商半山涨红了脸,大声骂道:“你们几个笨蛋乱找啥,我着了人家的道啦,快给我解开。”

三人停止翻找,回头望着商半山,一人道:“原来你没有杀了李自成,我说你咋运气这么好呢,倒让老子吃了一惊,以为这首功是你得了。”他头发眉毛胡子一片银白,皱纹最深,林致远知道他是商山四皓里的老大商上山,另一个眉毛胡子老长,但没头发的是老二商绝顶,还有一个是老四商山脚,四人站在一起,均已过耳顺之命,毛发没有半根是黑的,但行为举止却偏偏如同顽童一般胡闹。

商半山又道:“别那么多废话,快把我身上的穴道解开,这几个人一定知道李自成那奸贼住在什么地方。”

商山脚笑道:“三哥,这几个人知道我们问他们便是,你身上的穴道嘛,那也用不着解了。”商上山和商绝顶一起拍手笑道:“不错不错,三弟累了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咱们去杀李自成。”

商半山闻言脖子一红,立即软语求道:“老大、老二、老四,把我解开吧,这几个人功夫不错,没有我你们打他们不过。”

这时帐外忽然有人叫道:“林二爷、林少侠,小的听到帐里有些动静,要不要小的进去看看?”原来他们吵闹声极大,竟然把巡逻的士兵引了过来。

林岳自商山四皓进来后就一直暗自戒备,凭他与林致远的功夫,若与他们相斗恐怕没有胜算,而且薛定风那里不知道他是敌是友,功夫如何,因此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此时见外边士兵起疑,便高声道:“这里没什么事情,兄弟辛苦,就不用进来了。”

那士兵心下疑惑,但总归不敢不听客人的吩咐,正犹豫该不该进去时,又听到帐内的吵嚷声,似乎有几个老头在里面大声骂人,暗道:“这声音倒像是那几个老头子的声音,没错,肯定是他们,怎么在林少侠的帐里,林少侠却说没事?”转念一想,猛的一拍脑袋:“不好!这几个老头一定是跟林家有仇,跑来寻仇,林少侠他们肯定是被这几个老头制住了。”

想到这里,巡兵立刻向李自成的营帐跑去。

听到巡兵的脚步声远去,林岳知道李自成过不多久便会过来,这件事商山四皓是冲着李自成而来,李自成手下能人甚多,他犯不着自己动手去解决。于是他过去将商半山的穴道解开,笑道:“多有冒犯之处,还请老前辈不要见怪,你们要找李自成在这里等着便是,他马上就会过来。”

商半山穴道一解,便想发掌拍向林致远,闻言招式立止,愕然道:“真的?你说李自成那奸贼会过来?”另外三人也一起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大罗金仙不成?”

这句话跟商半山先前的疑问一样,这些本来简单推理就可知道的问题,他们却当作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林岳故作神秘的一笑:“前辈等着便是。”

商半山疑惑的看着林岳,道:“你这娃娃真是神了,不仅知道我们要暗杀李自成那奸贼,还知道李自成那奸贼会自己过来。”其他三人不知道先前之事,向商半山询问,商半山暗恼他们刚才不救自己,故意不说。

林岳见薛定风一直在一旁一声不吭,想起刚才薛定风闯进长子里来的情景,便道:“薛兄,华山一别,不料今日在此相会。”

薛定风一直担心林岳问到自己,他是知道前事的,必定会有很多疑问,到时候自己悄悄送书的想法不成,还会被问到这几天所历之事以及被疑为偷听。没想到终究没能避免,林岳一说,耳根就已经红了。

林岳见他低着头,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心里虽然有很多话想问,但仍然道:“薛兄若有难言之隐,不说也罢。”旁边商半山突然道:“他的确有难言之隐,嘿嘿,大半夜的躲在帐外,不知道是偷听还是干啥。”

薛定风嗫嚅道:“我没有……”

商半山嘿嘿笑道:“你这娃娃不老实哦,老朽在外边找李自成那奸贼的帐子,见到你鬼鬼祟祟的躲在帐外,想捉弄你一翻,你这娃娃一下子就钻进帐子里来了。”

林岳这才知道原委,他看了薛定风一眼,见他只是低着头摇晃,道:“前辈恐怕是误解了,我相信薛兄绝不是要偷听的那种人。”

薛定风抬起头来,见林岳的眼神中充满信任、坚定和淡淡的笑意,心里不禁大是感动,眼圈不由自主的就红了。自己与林岳并无任何交情,但却能对自己如此信任,薛定风自从穿越到这个时代一来,第一次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

林岳见他眼圈泛红,又道:“薛兄若有什么事情不足为外人道,大可以私下告诉我。”

正说着,帐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沉重、稳健、整齐,而又速度极快的朝帐子这边过来。商绝顶笑道:“哈哈,难道是李自成那小贼来了?”

商上山道:“哎呦,不太对,来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呃,一、二、三……来了有十多个人。”

商山四皓正自惊疑不定,脚步声突然停住,一个人的声音传进来:“林三爷、林少侠。二位没事吧?商山四皓,我李自成在此,有话何不出帐一叙?”

果然是李自成!商山脚一边踱步一边道:“不对,不对,我们是来暗杀李自成那小贼的,怎么他带了这么多人,难道知道了不成?”

商绝顶道:“李自成都知道了,那我们还怎么暗杀?糟糕、糟糕。”

他们两人说话似乎是在窃窃私语,却并没有压低声音,帐内帐外都听得一清二楚,李自成哈哈笑道:“原来四位果然是来取李某项上人头的,既然暗杀不成,明杀也一样,你们出来吧。”

商山脚继续“窃窃私语”:“唔,他说的倒不错,不管暗杀明杀,只要拿到了人头就足够了。不过他手下的西风实在厉害,暗杀还有可能成功,明杀就不行了。”

商上山叱了他一声,道:“混帐东西,咱们来之前就知道西风此时不在营中,要不然咱们怎么敢来?出去出去,不要显得咱们怕了他似的。”

众人闻言均忍俊不禁,他口口声声说“不怕”,其实是怕的要命。只见帐子一闪,商山四皓闪出帐子来,林岳、林致远和薛定风都随了出去。外面点了很多火把,将帐外照的通亮。

“咦,怎么薛兄弟你也在!”薛定风看到说话的是高大全,一时无言以对。

商山四皓出帐后立即扫了一遍众人,道:“看来情报说的不错,西风果然不在。”话语中似乎舒了一口气。

李自成道:“四位不用担心,西风此刻并不在陕西。”他语带嘲讽,但商山四皓如何能听的出来,心里只是暗自得意。

李自成又道:“四位想要李某的人头,但李某留着人头还有用,实在不情愿将人头拱手交给四位,因此,只好劳动四位自己动手来取了。”

商山四皓笑道:“那是自然,你自己又无法把人头砍下来。”商山脚一边说一边搓手,显得亟不可待,商绝顶一把按住他的肩膀,道:“老四,你想独占功劳不成?二哥可不愿意。”商绝顶一耸身,便向李自成扑去,忽然右腿一震,已被商上山一手拽住,向后一拉道:“这等便宜事,岂能让你占去?”

商半山大叫道:“李自成的人头是我的,你们都不要抢。”同时将商上山的腰抱住,商山脚又把手搭在商半山的腰上:“老三,你若再动肾恐怕就会有点不大好啦。”

众人见商山四皓自己人扭成一团,谁也不让别人争了先,再也忍耐不住,一齐大笑起来。高大全边笑边道:“你们四个人最好决出个胜负来,看看谁是第一?第一的人才有资格取我们闯王的人头。”众人闻言又是大笑。

商上山一拍脑袋,道:“是啊,我们本应该决出个胜负来,那样就不用抢了,好办法,好办法。”众人一怔,没想到这种话他竟然也能当真,这才明白商山四皓居然如此蠢笨,随即又笑了起来。

这些人中有的是知道商山四皓的,四人本是本地孤童,几十年前一位前辈隐居于此,收这四人为徒,并传授他们武功,功夫非常奇怪,功力越深,居然头发越白,四人年纪轻轻便已是满头白发,那位前辈便称他们商山四皓。后来那位老前辈故去,商山四皓一直在商山中,靠抢夺各家饭食过活,一直没有出过商山,因此不通世事。后来李自成把商洛山作为自己的根据地,上月李自成又重新潜伏于此,见四人在山中作威作福,便让西风一举将他们打发走。

四人正吵吵嚷嚷的不停,林岳走到李自成身边,道:“闯王,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李自成正欣赏四人窝里斗,闻言一愕,道:“什么?”

林岳道:“我也只是模糊的感觉,他们刚才言语中有些‘立功’‘情报’之类的词语,应该是受人指使,而且他们曾说‘商州四皓’,说明他们去了商州,我想在商州能指使商山四皓来暗杀闯王的只有……”

李自成霍然惊醒,道:“郑崇俭!”

林岳又道:“我猜也是他,但是他为何要指使这几个明知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人来呢?”

李自成凝思片刻,猛地一拍大腿:“此中有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