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十三章 商洛山中
第十三章 商洛山中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07-11-07 19:05:05  |  分类:

武侠小说

帐内两人一个是林岳,另一个薛定风听高大全提过,是林岳的二叔林致远,两人的声音一个清越,一个深沉,自是相当容易分辩。

但听林岳道:“二叔,我们的条件都已经对李自成摊明了,你说他会不会答应与我们结盟?”

林致远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天下事没有绝对的。但是依照李自成的性子,必不会久甘心于潜藏深山,若有机会,肯定要东山再起。我们的劣势在于尚未起兵,实力无法与李自成相抗衡,现在只能口头承诺,李自成奸猾,必定不会完全相信。”

“不过我们此来最主要的目的却并非是与李自成结盟,只是要告诉他,咱们山东林家也要起兵,与他闯军分这天下的一杯羹了。”

薛定风默想曾经读过的史书中,明朝末年的起义军除了崇祯初年的西南夷起义外,其余的大多是在陕西一地,高迎祥、李自成以及张献忠等人,后期高迎祥死后,就只剩李自成与张献忠两路了,并不曾留意过山东林家也有起义军。

或许只是刚起兵就被朝廷扑灭,并未形成气候?还是这只存在于他们的预想,实际并未起兵?薛定风不知道,随即又自我释怀:反正现在就不是正经的历史,要不然也不会出现武林高手,要是真与历史不符也不算奇怪,何况自己仅有三月可活,又在“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了。

这么一想,刚刚兴起的惊奇之情又慢慢归复于平淡。

我只是一个过客。薛定风对自己说。

又听了半晌,两人一直在说一些怎么出兵,先攻那座城后宫那座城的详细计划,薛定风对此无甚兴趣,只待两人商议完睡下之后,将书偷偷放下,然后走人。月明星稀,深山静寂,一阵凉风吹来,吹散了薛定风朦胧而来的睡意。

忽然,薛定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后背上轻轻碰了一下,悚然一惊,立刻转过身来,却见面前空无一物,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几天没休息好,实在太累所以产生了幻觉。薛定风暗怪帐内两人为何还不安睡,夜风初起,已有刺骨之意。

薛定风换了个姿势,搓了搓站麻了的双脚,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又被碰了一下,心下暗自生疑,站着一动不动,立刻感觉到了后背上轻微的呼吸之声。

有人!

薛定风迅速转头,依然没有任何东西,正疑惑间,脖子上微痒,有人在往自己颈中呵气,薛定风反应过来一定是一个武学高人在捉弄自己!

薛定风暗暗着急,自己躲在别人帐外却被武学高手发现,只要弄出一点动静来,帐内的人立刻就会察觉,到时不仅自己的书送不了,反而会因为窥伺而被别人揪住。一时间,薛定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自己绝对不可能将一个武学高手制服,也不能期待他自行离开,若他叫出声来,那可是大大的麻烦。

薛定风无奈之下,咬了咬牙,一下子将帐子掀开,冲了进去!

帐中烛火通明,林岳与林致远围在烛前,忽然见有人闯进帐来,吃了一惊,双双站了起来暗自戒备。待见到来人便是当日在华山上见过,今日曾被高大全荐为武学高手的薛定风时,两人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薛定风闯了进来,见到两人,一下子也是手足无措。帐子被风吹动,忽然一个人影闪了进来,迅如飞箭,落到帐内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薛定风见来人是为老者,翘着二郎腿,脸上一副悠然的表情,怒道:“刚才是你在我身后!”

那老者道:“小娃娃说话不分轻重,什么你呀我的,对前辈称呼要尊敬知不知道?”说着拿起桌上的一只梨子嚼了起来,他虽已老的满头银白,牙口却好,嚼的梨子脆响。

林岳一时不明所以,向老者拱手问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为何闯入在下私帐?”

那老者斜睨了林岳一眼,道:“你这娃儿倒机灵,你问老朽为何闯入你的私帐?这里便是老朽的家。”

林岳“哦”了一声,道:“原来前辈乃是闯王的部下……”

“混帐东西,”那老者打断林岳的话,将梨子扔到地上,喝道:“谁说老朽是李贼的部下,老朽与他势不两立。”

林岳原以为是李自成不知而把他安排到这位老者的帐里,这下却迷糊了,但听那老者又道:“不仅这个帐子,整座山都是老朽的家,都是李自成那奸贼……”老者说着眼圈一红,忽然就哇哇大哭起来。

薛定风骇然,这老者突然在人前大哭,难道是疯了不成?

林致远见多识广,自那老者一进来便暗暗怀疑他,听他说了几句话之后,心下更无怀疑,道:“商山四皓,你在小辈面前耍什么疯,怎么只出现你老三一位?”

那老者立即惊起,哭声立止,瞪着林致远道:“商山四皓要改名啦,商山四皓离开了商山还能叫商山四皓吗?”

林致远哈哈笑道:“商山四皓离了商山当然还是商山四皓啊。”

老者道:“放屁!放屁!商山四皓是因为我们在商山而起的名字,离开了商山到了商州,我们只能叫商州四皓啦!李自成这奸贼抢了我们的地盘,我们一定要夺回来。”

薛定风听这老者缠夹不清,暗暗好笑,但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商山四皓原居于此山中,但李自成来了之后,他们敌不过李自成手下的高手,因此躲到了商州,至于他们怎么输给李自成手下的高手,他们不说,自然不知道,但大致可以想象的出来。

林岳微笑道:“老前辈此来是要重新夺回商山四皓的名号?”

老者吃了一惊,道:“你怎么知道?”

林岳微笑不语,这种情形想也能想到。老者见他不答,目光一寒,手掌闪电般伸出抓到林岳的右臂,喝问道:“快说,你这娃娃是从哪里知道的?这是我师兄弟四人的大秘密,从没跟人说过,说,难道你是大罗金仙不成?”

老者出手极快,林岳出其不意竟然没能闪开,立即左手伸出,使出了通臂拳的功夫,袭向老者前胸,老者“咦”了一声,没料到林岳竟然武功不坏,右手发力,往回一扯然后牵着林岳的右手去挡他的左手。

林岳左臂本已伸直,此时又往前进了一尺,老者那招立即落空,胸口诸穴都在林岳一拳笼罩之下。老者始料未及,一边叫“通臂拳”一边左脚后撤,闪开林岳的袭击,忽然右手如同电震,不得已将林岳右臂松开。

林岳退到一边,薛定风见两人顷刻之间对了几招,林岳从老者手底脱出,竟然是技高一筹,不由暗暗佩服他功夫了得。老者吃了一惊,大叫道:“小娃娃功夫不坏,过来再吃爷爷一拳。”他暗恼吃了林岳的亏,改称自己为“爷爷”,蹂身又上,一拳一拳径往林岳身上大穴招呼。

林岳见这老者疯疯癫癫,偏偏武功又十分高明,暗忖自己几十招之下无法胜他,心中实不欲与他放对,只好一边闪躲一边叫道:“前辈快快停手,晚辈认输便是。”

林家轻功步法也是武林一绝,林岳见老者全力攻击,因此也使开步法一味后退。老者攻了几招,竟然林岳的衣角也没碰到,又听到林岳的话以为他在讥讽自己,老羞成怒之下,只是不断的出拳攻击,对他的话完全不加理睬。

林致远一直冷眼旁观,见此局面若不解决只会持续下去,心下也是暗恼商山四皓的老三商半山胡搅蛮缠,觑准时机,一指点在商半山后腰穴道上,老者立即无法动弹。

其实林致远的武功并不比林岳或者商半山高出多少,只是商半山一味进攻而不防守才被林致远抓住了时机,一击奏效。

商半山被点中穴道,破口大骂道:“是谁这么卑鄙无耻敢偷袭老子,简直比那西风还要不入流,快放开老子,真刀真枪的战一场!”

林致远不理他说话,却问道:“西风是谁?”

商半山哼了一声,只是大骂,林致远又问道:“可是李自成部下打败你们商山四皓之人?”

商半山老脸一红,大声道:“他那是使诈……”立刻醒悟到这是生平糗事,万万不足为外人道也,说了半句就闭上了嘴。

林致远与林岳对视了一眼,西风这个名字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难道是武林中成名高手的化名?

商半山骂了一会,忽然卷起舌头,吹出一声哨音,哨音尖利,在静夜之中听来格外刺耳。林致远一惊,立即去点商半山哑穴,却已经来不及。只听帐外传来一阵长笑,笑声中有人叫道:“老三,你运气不坏嘛,已经得手了?”

话音未毕,只见门帘一晃,一阵风吹进来,薛定风双眼一晃,大帐之中立即多出来了三个人,正是商山四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