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武侠小说 >天下江山 > 第十章 得意忘形
第十章 得意忘形
作者:浮生半日闲1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07-11-06 18:53:24  |  分类:

武侠小说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薛定风依然昏昏沉沉,想起昨日楚南雁说过的话,心里又一酸,险些落下泪来。楚南雁睡在他旁边的一张床上,见他醒来,催促他一起下去吃早饭。

出了房门才知道后半夜下了雨,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停的意思,这个客栈乃是方圆百里之内唯一的一家,因此客栈大堂内已经坐满了前来避雨的过客。门外初春的小雨淅淅沥沥,洒然而落,如同薛定风的心情一般潮湿不明。

楚南雁和薛定风寻了一张桌子的一角坐下,同坐的三人中有一个是客商模样,一个似是仆从,还有一个人膀大腰圆,乃是一条壮健的汉子。那客商见两人坐了过来,微微拱了拱手,楚南雁亦含笑还礼。

那客商嘴里正抽着一袋旱烟,一吞一吐,甚是悠闲,旁边那条大汉见了,心下甚痒,道:“这位老丈,你抽的烟可不错啊。”

那客商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怎不知道他的意思?当下笑道:“这些烟丝乃是我叫人从江南大老远带来的,你要不要尝尝?”

那大汉双眼笑眯了一条缝,道:“这怎么好意思?”一边说一边搓手,看那表情实足是“这很好意思,老丈你真够意思” 。

那客商微微一笑,卷起了一些烟丝递给大汉。那大汉迫不及待的点着,放在嘴边猛吸了一口,闭目摇头半晌,再将烟慢慢吐了出来。众人见他表情滑稽,均感觉很好笑,便有人笑了起来。

那大汉见人笑他,也不气恼,自己也嘿嘿的笑了起来,道:“好烟,好烟,老丈你这烟真的不错。”众人又笑了起来。

楚南雁叫了一份早点,正在吃着,见状也干笑两声,薛定风却一直苦着脸,那大汉见薛定风不笑,道:“这位小兄弟为何不笑,别人都笑就你不笑,可不是不给俺面子嘛。”那大汉声音甚是粗豪,旁人都是一震,薛定风仍呆呆的坐在那里没有反应。

那大汉一下子火起,道:“喂,小娃娃说你呢,怎么老是愁眉苦脸的干啥,死了丈母娘吗?”

薛定风依然不声不响,楚南雁怕惹事,忙陪笑道:“我这位朋友的家中两老被闯贼掠去了,因此有些担心,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那大汉睁着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看了楚南雁几眼,问道:“你是谁?俺又没说你。”

楚南雁见他言语无礼,心下甚恼,面上却不动声色,道:“各位安坐,在下回房去休息一下。”当下把薛定风拽起来往楼上走。

那大汉道:“两个大男人既非父子又非师徒,大白天躲到房间里去,不知道去搞什么事来。”说完哈哈大笑,客栈内的都是些行走江湖的粗人,跟着大笑起来。

楚南雁不知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人,心中不欲惹出麻烦,目光朝他一扫,更不理会。那大汉见楚南雁目光如电,大声道:“原来是个会家子,来来,陪大爷练练。”从地上拾起一张凳子,照头向楚南雁掷去。

楚南雁轻轻一闪,将凳子闪开,那凳子砸到旁边一张正在吃东西的桌子上,登时砸个粉碎,桌旁原坐着的六个白袍客腾地站起,右手按住刀柄,向那大汉怒目而视。

掌柜的和店小二见起了争端,忙上前来劝阻,楚南雁只当那大汉故意惹事,若自己不理,他自觉无聊也就算了。当下不去理睬那大汉,走进了旁内。

店小二给那几个白袍客新换了一张桌子并吃食,劝抚他们坐了继续吃饭。那大汉就在一边冷笑,看样子似是意犹未尽,道:“这世道怎么变了个样子,孬种却多。刚走了两个,没想到还有一二三四五六个。”那大汉手里指指点点,虽然没指向六个白袍客,但眼光瞟处意思却很明显。旁人见这大汉闹得有点过了,除了一两个好事的鼓噪外,其他人都默不作声。

那六个白袍客却怎么忍耐得下?其中一个拍了一下桌子,道:“作死!你这畜生说谁呢?”语声尖利,似是在捏着嗓子说话。另一个人将他拉住,轻声道:“别惹事。”这人年纪长些,似是这些人的首领。那大汉得意洋洋的道:“哈哈,果然是畜生,是缩头乌龟。”

那几个白袍客强忍怒气,因那年长者并未发话,都默不作声的吃饭。那年长者见人欺到了自家头上,虽欲不理,怎奈那大汉一味相激?当下默默的倒了一杯酒,道:“这位兄台请了,在下不知有何得罪之处,这里自罚一杯,但望兄台江湖行走,得饶人处且饶人。”

那大汉摸了一把头,道:“嘿嘿,俺什么人都能饶,就是不饶阉狗。”众人“啊”了一声,见那几个白袍客面白无须,且刚说话时嗓子锐利,果然就是几个阉人,脸上大是鄙夷之情。

几个白袍客面色一变,却不知是什么地方泄露的身份,那年长者知这大汉是冲着己方来的,再隐瞒也没什么用,当下喝问道:“尊驾是谁?还不肯说么。”

那大汉嬉皮笑脸的道:“你问俺是谁?嘿嘿,俺爹娘给俺取名叫高大全,乃是说俺又高又大身上的家伙还全,不像有的人身上偏偏缺了些东西,一点都不全。”

年长的白袍客不理那大汉的冷嘲热讽,道:“高大全?得意忘形高大全?”

高大全嘿嘿笑道:“没想到俺高大全名头如此响亮,连够都知道。”

那几个白袍客的确是东厂里的太监,本朝皇帝崇祯即位之初,彻底清扫了魏忠贤一党,东厂势力也因此而降低,但过不得几年崇祯帝又宠信起了大太监曹化淳,厂卫的势力重新又如日中天。此次本是曹化淳派他们到陕西来查探李自成的消息,没想到却在这家客栈里被人揭穿了身份。

高大全的名字那年长者却曾在东厂有关江湖人物的资料上看到过,别看他一副粗豪的样子,实际上颇有心机,素来跟朝廷过不去,杀过不少贪官,成名的兵器是得意刀和忘形散,得意刀倒还罢了,忘形散却是一种迷药,让人昏厥,江湖上人都称他得意忘形高大全。

想到高大全擅用的忘形散,年长者忙吸了一口气,默查体内是否已经中毒,幸好并无反应。高大全见其吸气,已知其意,哈哈笑道:“这只老狗倒也机灵,只不过大爷我今日要用刀宰了狗子,用忘形散,快是快了,就怕待会炖狗肉的时候不好吃。”

众人见高大全与厂卫马上就要打起来,忙让出来一块地方,都是走南闯北的,这点道道还是会看的,他们自然是盼高大全能打赢,但对方有六个人,又为他暗暗担心。掌柜的早已躲在一旁,心知这场打已是免不了,只盼他们不要把客栈给拆了才好。

那六个太监事情未办成,身份已经败露,已立意将这客栈里面的人全部杀掉,年长者打了个眼色,余下五人两个人守在了门边。

高大全笑道:“狗子贪心不足,竟然想杀人灭口。”忽听后面马蹄声响,一个太监急忙转到马厩,只见店小二正要解开马缰,忙上前去,阴笑道:“你要去哪?先问问咱家同不同意。”说着,一把大手向马背上的店小二抓去。

那店小二陡然一夹马腹,抖了抖马缰,那匹马立时放开四蹄奔了出去,同时店小二一脚踢向那太监胸部。那太监不料店小二竟然身负武功,吃了一惊,急忙退后,险险将那一脚闪开,那匹马已奔出了四五丈。

那太监暗道不妙,立时展开轻功追了出去,店小二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距离已经缩短到两丈,心下暗懔,掣出一把尖刀来握在手中。

那太监轻功极快,顷刻间已经堪堪触到马尾,纵身一跃,向马背上扑去,那店小二挺刀向他刺去,半空之中那太监变招极快,右手一搭,拍到了刀背之上,左手伸出,与店小二对了一掌。

那太监在半空之中无法借力,立时被逼退到地上,道:“好家伙,原来是华山派的,赶着回去报信么?”话毕蹂身又上,这次却绕到了马身一侧,一掌向马腹拍去。

店小二知道轻功绝对比不上他,只有凭借马力,见马腹受袭,右手挥刀斜斜划下,砍他伸向马腹的那一掌。那太监早已料到这招,另一只手伸出去,迅捷无比,一把抓住店小二握刀的手腕。

店小二身不由已被抓下马背来,那太监立刻点中他身上穴道,笑道:“原来华山派的功夫也不过如此。”店小二怒目相向,一言不发。

那太监将店小二带回客栈,只见客栈内己方三人正跟高大全斗的不可开交,高大全一把单刀耍的随性所至,指东打西,好像不是三人围住他,反而是他围住了三人,那太监当下也加入了战团。

高大全见又多了一个人,顿时豪兴勃发,猛攻了几招,忽然向后一退,转身到了楼上,推开一间房门,大叫道:“相好的,快过来帮把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