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十七章 认错人了
第十七章 认错人了
作者:曹见   |  字数:3521  |  更新时间:2007-07-22 07:30:50  |  分类:

玄幻小说

从山里回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回到城里之后,杨云又变成了被遗弃的孤儿,连廖倩也再没有见过面。这城里他所认识的人扳着手指也能数得过来,真正能算是朋友的更是少得可怜。大彪兄妹可以算是,关老头虽然年纪一把了,可勉强也能算是朋友,还有就是做老师的李真。听说李老师又回县城了,可是杨云去找了两次,两次都没有找着人。

大彪随邱八道人去了王屋山,他吃了金丹之后是必须闭关修炼的,就凭他什么都不懂的空白的基础,这第一次闭关的时间连邱八都估不出来。小妹倒是很乖了,全心全意地读书,廖倩竟然给她换了家,还请了工人照顾她年迈的奶奶--想得真是周到!

找不到廖倩,她竟是躲起来修炼了,害得杨云整天六神无主的,根本无法静下心来。真不知道以前的20多年是怎么过来的!那时候虽然也会想女人,但是很快就能忘掉,最不堪的是夜里弄脏内裤和被单。现在不一样,满脑袋都是廖倩粉白的胴体,都是她娇声的呻吟、细细的喘息,马路上只要看见穿白裙子的,就有冲上去拥抱的冲动。害得杨云只得窝在家里,研究那老鸟称为书的几个玉片。

真的是书,而且是立体的,里面的图像还能活动,人还能说话。这玉片就好似那电脑上用的U盘,记录的内容还非常地多,几乎全部是杨云闻所未闻的东西。杨云最感兴趣的是练功的法诀,那个很容易懂。那些炼丹炼器的技巧、呼风唤雨的道术,要么复杂得让人摸不着边,要么简单得只有一、两个姿势,根本不是他现在这种心态下可以学的。

其实这样的心情下是什么也不能做的,修炼元婴也可能会因为心神不宁而走火入魔。都怪廖倩,新婚的男人怎么禁得起这样的离别呢!

轻轻的敲门声!确实是自家的门在响。不用开门就知道是谁!杨云现在只要神识一转,百米之内的人、物就如同是眼见的一样,清清楚楚。门外是廖倩,还是穿着到山里去的那身运动装——失踪了一个礼拜,她终于又现身了。

杨云冲得比抢食的狗还快。拉开门,还没等廖倩开口,张开双臂搂住,大嘴猛地将她的小嘴堵上。手上用力,廖倩连脚都离了地,身不由己地被杨云搂到了床上。

“倩倩,你怎么才来,我好想你啊!”杨云过足了嘴瘾和手瘾后才将廖倩放开,可怜兮兮地怨道。

“我……”廖倩想不到杨云会这么激烈,或许也是被堵住嘴巴的时间太长了,脸色惨白,四肢无力地瘫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好想你,白天黑夜都在想。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我……”廖倩惨白的脸色突然变得通红,一扬手,“啪”的一声,杨云左脸上现出精雕细刻的五个红红的指印。

“为什么?”杨云蒙了。

“我……谁是倩倩?我、我叫方英,流氓!哇……”床上的美人猛地跳起,大哭着,捂着脸冲出门去。

“方、方英?天哪!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杨云傻了,愣在原地一个小时也没有动一动。要是她真的是方英,那杨云吃上十个耳刮子也不过份。刚才这一阵激情释放,对抱着的美女又摸又舔的,连人家的衣衫也差一点被除光了——她竟然不是廖倩!

老天爷啊,你为什么要造出这么相像的两个人?现在大错既成,除了登门道歉外,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想了。唯一的希望是方英大人大量,不计较自己这无心之错,要不就让她狠揍一顿出口气也行。

天还不晚,方老爷子的家就在淮海街的那头,过去没有多少路。要是在平时,踱方步过去也用不了半个小时,可是这次杨云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在方家的门口又站了十分钟,被想要出门的方老头撞上了才坐到方家的沙发上的。

“杨云,怎么是你?”老头显然是很吃惊。

“大、大爷,方、方英在家吗?我、我想找、找她说、说点事。”

“在,在啊!下午她好像去找你的,回来后就闷在房里,饭也不吃。你们吵架了?”

“没、没有,是有、有点误、误会,我想找她说说。”

“好啊,年轻人都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有误会了。小英在房里呢,我来叫她。”老头开心地说道。本来就有撮合两个年轻人的意思,可是上次杨云还没有开始就落慌而逃,让他好生失望——凭他的眼光和经验,一眼就看出杨云是一只绩优股,值得投资。更难得的是杨云还是那样单纯,根本不同于时下的摩登少年,那更是比大熊猫还要珍贵的珍稀物种。

方英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蒙头大哭,杨云静下心来后用神识一探就知道了。心不争气地狂跳,脑袋里乱七八糟,一片空白——看来刚才的举动把人家女孩子伤得太深了,不然她不会现在还在伤心。也不知道老头和方英是怎样交涉的,反正最后竟然把房门打开了。

“杨云,你怎么会把小英惹成这样?好好说说,我正有事要出去,她的爸妈都不在家,你可不许再欺负小英了,知道了吗?”老头竟然放心让一对年轻的男女独自留在家里,看来对杨云真是情有独衷。

“我、我不敢的,我真的是误会了。”杨云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地叹道。

“哈哈哈,好,可以和小英出去走走。知道吗?上次行凶的那几个黑衣人都被抓起来了,政府办事还是很有效率的。”老头笑着出门,把六神无主地杨云撂在方英的房门口。

听到出去的关门声,方英原来还是很压抑的抽泣声突然突破了束缚,高亢嘹亮地在室内回荡。杨云一吓,差一点连站都站不住,扶着门框尴尬地道歉:“方、方英,真是对、对不起,我真该死,不该对你那样的。我是认、认错人了。”

杨云的道歉根本就是有气无力,淹没在方英嘹亮的哭声中,说不定方英连听都没有听见。

“方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把你当成了另一个人了。”这次是几乎凑到了方英的耳边才说的,她没有理由听不见了,可是方英的哭声突然一黯,竟是更加伤感。

“我……你说话呀!你打我也行的。”杨云就在方英的床边搓手跺脚、长吁短叹,这一刻就是让他把这一对龙爪手剁下来,估计杨云也会毫不犹豫。

光是哭确实解决不了问题,方英可能也清楚了这一点,渐渐地收敛起了哭声。不过她的委屈看来真是挺大的,这么多的眼泪也还没有喧泄完,从床上爬起身时双肩还是不断地抽搐。把头转向杨云时,却把杨云吓得够呛——那双眼睛红肿得就像是熟透的水密桃,清亮的水仍然在从眼窝里往外涌。

“你不要这样,都是我不好,我、我、我……”杨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归根到底,除了廖倩,他还没有和哪个妙龄女孩子单独相处过。即使是在平时,这样的环境也会冷场,更不要说现在这样尴尬了。

“杨云,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过,从来没有!”美女抽抽泣泣着说道。

“我、我不知道,我知道,我、真是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就行了吗?你糟蹋了我的清白,我不要活了,我哪里还有脸活着。”

“不要这样啊,我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你可以罚我。好不好?随便你罚!”

“罚你?罚你能还回我的清白吗?你就是故意的!倩倩是谁?是你的女人,是不是?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会认错吗?你是故意的,你这流氓,你还有脸上我们家来,你好无耻!”方英一开骂,眼泪倒是收住了。

不管方英如何判决,不管她信还是不信,杨云还是要将误会的原因解释的,不过看来方英真的不信,甚至更加怀疑杨云的动机——这世界上真的有如他所说的那样的事吗?一模一样的人?呸!好,姑且信你,不过今天这个亏是绝对不能白吃的!不活了那只是说说而已,都什么年代了,结婚都可以先试过,不满意就拉倒。贞操在某些人的眼里,甚至还不如一张草纸值钱。方英既然生活在这样的社会,当然也不会那样死不开窍,以前只不过没有机会试过而已。今天最郁闷的是处女的初吻竟是被这样粗暴地夺走的,而且杨云那双爪子真是可恶,竟然在人家的身上这样乱摸。

方英本来也是不会这么伤心的,杨云还是她爷爷看好的人选,也是她方英考察的对象。就当是谈了一次恋爱吧,恋爱中的男女哪个不是这样的。可是你听杨云怎么说?竟然是看错人了,那个倩倩都能和他这样了,那还有方英什么事啊?

“不行,不管怎样,我要见你的师父。除非他答应收我做徒弟,不然我和你没完。”抹干泪水,方英开出了条件。

“为什么呀?我、我没有师父的。”杨云痛苦地解释。

“哼,我做了你的同门师妹,那我今天就认了。你想骗我,我是白痴是不是?你没有师父,那你做我的师父!要么你干脆娶我,否则我死给你看。”

“我、我真的不会,不能……你要怎样才能相信呢?”杨云想不到方英的条件是这样的,那哪里能行呢,他自己对道门也没有摸清方法,拿什么教方英?娶她,那更是不可能了!

“那就不要解释了,我死了之后就没人会让你为难了。”方英冷笑着。

“不要,千万不能这样!”杨云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喃喃道,“最多我教你,你想学什么?”

“那你先坐好,让我叩头拜师。”方英生怕事情夜长梦多,竟然即刻就要拜师。

“不、我是不能做你的师父的,我自己也没学好。你要是真的想学,那我们一起参研,这样、这样可好?”

“我不管,反正你得教我。”方英也不强求杨云上坐了,从床上爬起来,趴地板上就行叩拜大礼。杨云大惊,从来只有他拜人家,哪里有人给他叩过头的?脚下一软,方英拜一下,他杨云也跟着拜一下。旁边若是有一对红烛,这两人就是夫妻拜堂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