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十三章 冷泉
第十三章 冷泉
作者:曹见   |  字数:3584  |  更新时间:2007-07-18 09:39:58  |  分类:

玄幻小说

杨云现在知道了,人生最失败的两件事:第一是床上不能满足女朋友,第二是吵架吵不过一只鸟。前者还情有可愿,廖倩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强悍;不过后者就没有理由了,再怎么着它也是一只鸟,头才核桃那么大——不是说脑袋越大越聪明的吗?这只老鸟怎么这样变态?

蛇应该是死了,软绵绵地团着,踢它也没有反应。不过蛇身上的鳞片虽然不再色彩斑斓,却还是光华闪烁,刀砍不入。廖倩作为防身兵器的这把短剑绝对不是凡品,听廖倩说还是她们流花门的珍宝,是上上上上代的祖师奶奶传下来的。

若是拿嚣嚣的这身皮做一件衣服,说不定会比大彪在部队里穿的防弹背心还要好。杨云在蛇背上胡乱地砍,也只有那片被鸟儿抓烂的皮肉还能勉勉强强割开,不过内丹是什么样的,在哪个部位,那只老鸟要是不说,杨云就是撬断了剑也不一定能找得到。

凤鸟又在感慨:“你们人真是没用,我看你不如从新去投胎做一只鸟,最多我吃亏一点,收你做儿子。你看我们凤凰一族,又聪明又漂亮又长寿,不用苦修就能飞,多自在!”

“你他妈的说完了没有?你到底帮不帮我?”老鸟的话真是超多,把杨云这么自卑的人都激出了脾气。

“唉!粗鲁的小子,真是没教养!”

“我操!”杨云有点忍无可忍了,一脚将地上的死蛇踢得凌空飞起。

“唉!我老人家好倒霉,想到将来不知道还要陪你多长时间,心里真是痛苦,还不如死了干脆。”鸟儿叹着,不过终于扑楞着翅膀飞了下来。

“我更倒霉!想不到我心中敬仰的神鸟竟是只长舌鸟,不会唱歌,只会放屁。还这么小心眼!”杨云也在哀叹。

“臭小子,你敢骂我?你说谁小心眼?走开,让我老人家来。好好着着,学着点。”鸟儿愤愤不平,不过他们还算君子,只动口不动手。

杨云做起来那么吃力的事,那只老鸟却不费吹灰之力。只见它羽冠上彩光闪闪,金黄色的喙上却亮起银色的毫光。那喙沿着蛇的三个脑袋的交接处向下轻画,刀砍不动的蛇皮如同被电弧切割的刚板,裂开一条细细的缝,露出里面白嫩的肉来。

“内丹是什么样的?让我来!”杨云有点急不可耐。

“急什么?这内丹见不得光,而且必须先用水洗掉附着的血腥味。若是在嚣嚣活着的时候取内丹,就不用这么麻烦了。都是你这小子贪恋女色,耽误了宝贵的时间。”

“快取啊,噜嗦什么,那边壁上不是还有一点点水吗!”

“臭小子,不说我倒是忘了。那是水吗?那是极品的玉液,一百年才能凝成一滴,你竟然喝了这么多,还用它来洗手。唉,仙师若是知道,非气疯不可!”

“什么?”杨云嘴也不硬了,人一下子矮了半截——上一次确实泼了一些洗手的。百年才能凝成一滴,那也太夸张了吧?

“算了,算了,看你这小子又穷又傻,什么也不会,还是我老人家辛苦一趟吧。天哪,上辈子受他的罪还不够吗?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要这样惩罚我!”

“嗵”的一声,杨云仰面倒在地上,狂喷血沫——气的!

老鸟“嘿嘿”冷笑,向杨云翻了翻红眼,扇着翅膀往里面去了,杨云的气还没有喘平呢,它又呼呼悠悠地飞了回来。太夸张了,竟然带了一个大石缸回来,一大缸的水,而且石缸里还浸着一个石缸,通体碧绿,好像是玉石雕出来的。

把小的从大的里面取出来,那当然是杨云这个人的事了,不过当他的手接触到那个泉水时,一股冰寒刺得他浑身发麻,差一点拿不住这翠玉盆。老鸟看着杨云的狼狈样,忍不住呱呱大笑:“忘了告诉你了,这是冷泉水。”

冷泉水吗?叫冰泉水才对!杨云只能自认倒霉,谁让自己遇上的是这么一只既变态、心眼又小的老鸟呢。省省吧,还能真的和一只鸟一般见识?仙鸟又怎么样呢?还是一个扁毛的畜牲。

杨云吃了个暗亏,老鸟的心情看上去好多了,不等杨云催促,叼起死蛇扔进大缸里,然后喙爪齐施,不断地从大缸里往外掏东西,很快翠玉盆中就有了好多圆滚滚的东西,普通的葡萄大小,都是红色的,只不过颜色有浅有深。点着一颗颜色艳红的,老鸟叫道:“那颗就是,把它放在你老婆的嘴里,等她的身体发烫后,将她浸在冷泉里,浸上三天就够了。”

“什么?你要让廖倩和这条死蛇一起泡三天?她非杀了我不可!”

“唉,说你蠢吧,你还不承认,真是气死我老人家了。里面那条暗河你不知道吗?右边那个半月形的池塘就是冷泉。还不快去?三天后那棵绛珠仙草也该开花了,时间正好。”

杨云这次很听话,从冰水中捞出那颗软软的红珠,纳到廖倩的嘴里后,怕她不会吞咽,还准备来一次人工呼吸的,谁知道那红珠入口就化。赶紧抱起美女往里跑,在池边等着,等廖倩的肌肤变成粉红色,然后给她解开封住的大穴,将她浸到水里去——这个半月形的水池是里面的那个,当初杨云试探的是外面的那个圆形的,那确实是热水。

水真是很凉,廖倩一入水就醒了,然后是哇哇大哭:“杨云,你个臭流氓,你欺负我。”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中了毒,我、我还以为你、你是愿、愿意的呢。”杨云急巴着,可怜兮兮地解释。

“我不要活了!我怎么还有脸活下去。”蹲在水池里,廖倩双手捧着脸,完全没了原先的那个自信。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想怎样呢,要不你现在打我一顿好不好?”

“还说不是故意的,杨云,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所以这么相信你。谁知道……叫我怎么活啊!”

“廖、廖倩,你干脆做我的女朋友吧,做了我的女朋友,那这个、这个就没、没什么的了,你看好不好?”

“不行,你、你糟蹋了我的身子还不够吗?还要羞辱我一辈子吗?我、我还不到21岁,我就这样失了清白,我、我要杀了你!”

“如果你真的要杀了我才解恨,那我、我……”杨云急巴着,“你刚刚吃了嚣嚣的内丹,体火正旺,快点调匀气息。等你好了之后,你想把我怎样就怎样,我、我确实对不起你。”

“我不管,我要杀了你,我情愿死了算了。”廖倩声嘶力竭地抽泣,“你你给我下来!”

“不、我不能下来,这水太、太凉了,我真的会死的。”杨云急忙摇头。

“哇,你欺负我!哇……哇……”哭声嘹亮清脆,在山洞里回荡着。廖倩的嗓子条件真是不错,去唱歌一定能迷死一大群人,说不定还能唱那种超级高音。

“我真的不能下来,那水太凉了,真的会死人的。等三天后你好了,随便你怎么对我,我一定不反抗的。”

“哇……我不听,我不信!你就是个坏人,你就是坏!”

“嘿嘿嘿,我老人家可以证明,他确实是个坏蛋,又蠢又笨的坏蠢蛋。”那只老鸟在杨云背后趁火打劫,还不罢休,冷不防飞起一脚,将杨云踹下水池。

“我……救命啊!”杨云全身的血脉猛烈地收缩,一下子不会动了。

“你个坏蛋,死不了的,泡几天冷泉对你也有好处。三天后我会来叫你的,你好好享受吧,哈哈哈。姑娘,我可以证明的,他在你身上趴了大半天的,又啃又咬,那样子别提多恶心了!哈哈哈!”老鸟笑着,忽忽悠悠的飞了。

“杨云,你这个死人,你竟然还让人看!我真的不活了,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廖倩猛地跃起,抱住杨云就往水里摁,也不管两个人都是赤身裸体的了。

这冷泉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真是透心的凉。杨云被冷水一泡,本来就是四肢抽筋,廖倩把他往水里拖,他也只能干瞪眼,全无还手之力。不过廖倩身上传来的体温是那样的炽热,倒是能极大地缓解这种冰寒的。下意识地将廖倩抱紧,急急巴巴地叫:“好冷,好舒服。廖倩,快别这样,我也不知道会被偷看的。不过你放心,它不是人,是那只变态的鸟。”

“不是人?鸟会说话吗?”廖倩一愣,手上倒是放松了。

“真的,就是那只会发光的鸟。这老家伙太变态了,忘恩负义!我拼死救了他,他竟然这样对我。你快静一静,调匀呼吸,把那什么内丹化掉,身体就会好了。”

“杨云,我……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师父一定会骂死我的,她们一定会笑死的!你必须马上就娶我。”

“我娶你,我一定娶你,我能养活你的。”杨云信誓旦旦地保证。

“你要娶我的,你一定要娶我。”廖倩的人软了下来,粉白的双臂挂到了杨云的脖子上,胸口的那两个粉球在两人的身体的挤压下,变成了两个大粉饼。杨云的双手紧紧地将她搂着,一边是安慰,借机也是取她的体温温暖自己。他对自己又要重新认识了,在这么冰冷的水里,那东西竟然也能一柱擎天,身上这条地摊上淘来的劣质小短裤根本包不住,竟然还在裤腰上露出半个头来。

水冰凉透明,低下头去,连脚趾头上的汗毛都能看清,两人这样赤裸裸地拥抱着,杨云下意识地抽出一个手去调整小兄弟的位置,廖倩哪能不知道呢。低头一看,血气向上猛冲,红唇猛地印在杨云冻的青紫的嘴上,小手一划,杨云那条质量极差的小短裤顿时裂成两片。

这下好了,小兄弟舒畅了!杨云感觉到廖倩嘴里送来的一股荡人心魄的热流,血气上涌,脸胀得通红,一只手还徒劳地拉着破裤片,急叫:“廖、廖倩,你这、这是干什么?”

“我都没衣服穿,你竟然敢穿着衣服!”廖倩喃喃着,那只垂下的手也不收起来了,顺手搭上了杨云的命根,“就是这个东西欺负我,我看你还敢不敢?”抓在手上使劲地揉。

“快放手!”杨云急叫。

“为什么要放手?我让它坏,让它坏!”廖倩的话越来越轻,手上也越来越柔。

“我、倩倩……我受不了了!”杨云猛地探下头去,一口含住山顶上的红樱桃,一时将冰寒都忘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