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十二章 洞房
第十二章 洞房
作者:曹见   |  字数:3347  |  更新时间:2007-07-17 08:08:15  |  分类:

玄幻小说

真是神奇,眼珠子竟然能这么快就重新长出来!杨云感叹着,手上却没有闲下来,反正口袋里“缝衣针”多着呢,浪废一点也不心疼。学着那道银光的样子,杨云抓上一把,照着蛇的脑袋劈头盖脸地扔,倒是有点像那满天花雨的暗器手法。

没有用,那蛇对杨云的暗器根本就是不屑一顾,只是将眼一闭,银针就叮叮噹噹地落了一地。连眼皮都扎不透,真是郁闷!蛇像老鼠一样“吱吱”叫着,嘴巴里漏出的水汽变成粉红色的了。蛇头还在缩小,舌头缩得更快,差不多快变成一根细丝了。NND,这一招还真是管用,现在那蛇的舌头比银针还要细了,还怎么给它针灸?

杨云抓着银针,正琢磨着哪里才是下针的地方,眼前猛地一亮,那只凤鸟又现出了真身。鸟嘴张开,又是一串串火星,这次是烧向那盘着的蛇身。彩光又一波波地荡起,将蛇嘴了漏出的水汽撞向石壁。凤鸟的眼中竟然还在流泪,两滴清亮的水珠还没有掉到地上就化成薄薄的一片水雾,随着彩光裹到蛇的身上,就是刚才杨云脚踹的地方。

“吱”的一声惨叫,蛇身猛地一挺,已经缩得又细又小的这个蛇头突然又变大了,那舌头变得比刚才还粗,而且吞吐的速度非常慢。这不是给杨云机会吗?杨云哪肯放过。跳过身去,扬手就在蛇的舌尖上插上了梅花针。

大功告成,石洞里又充满了浓浓的香,那只鸟异常兴奋,围着杨云不停地跳。可惜杨云没有这么好的心情来欣赏凤舞,女朋友还昏迷不醒呢。

廖倩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不好,脸色红艳艳的,特别漂亮。除了呼吸稍稍急促,脉息稍快外,她的样子就像是正在熟睡中,而且正做着梦。那红红的唇上泛着油光,呼出的气中带着一股引人犯罪的诱惑。杨云将她放到石床上时,她的眼皮还轻轻地抖动了几下。要命了!半敞的胸衣下那粉白色的山峦也若隐若现地露了——这个时候亲亲她,她该不会知道的吧?还有那衣服下面的宝贝,偷看一眼她不会知道的吧?

杨云现在比廖倩还痛苦,手都搭到了拉链上,最后还是没敢看,甚至廖倩的红唇也不敢亲--救人要紧。

试着在人中、清明穴上扎针,可是廖倩根本就没有反应。应该是中了毒了!时间长了或许会伤身体的。凤鸟已经收敛起了彩光和火焰,也不跳了,站到了蛇的身上。那蛇还没有死,尾巴还在轻轻地扭动。虽然蛇的身体好像是刀枪不入,杨云的短剑也砍不动它,不过鸟的眼泪浸过的地方,鳞片已经变成毫无光彩的死灰色。鸟爪下正是那地方,锋利的爪子已经抓透了皮肉,血色正沿着鸟爪向上爬,渐渐掩盖住原来的金黄色。

蛇是死定了的,舌尖是它的总筋,虽然它有三个脑袋三条命,但是总筋被制,灵力就被封死,连刀枪不入的金身都破了,还能不死?杨云也没有心情去关心鸟儿是怎样处置失败者的,女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醉魂草就在洞口,可是将它的根挖出来并不是个简单活。若是碰破了皮,或是折断了较粗的根须,它出土就坏。杨云虽然心急,但是做事还是得小心翼翼。不过等他好不容易挖出一个,回到洞里时,却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那只鸟立在廖倩的头边,正用舌头舔着廖倩的嘴唇。

太过份了!老子都不敢亲,你这扁毛畜牲竟然这么大胆。杨云怒火中烧,大步冲上前去,一把就抓住了鸟的脖子——竟敢轻薄老子的女朋友,管你是神鸟还是仙鸟,老子就是不答应!

“嘠”!凤鸟没有提防杨云会动手,而且手上还真是有劲,痛苦的哀鸣着,用力扇着翅膀,徒老地挣扎——和一只被抓着脖子的鸭子没什么两样。

“杨云,你这是干什么?快放手!”廖倩竟然醒了,转过头来问道。

“你醒了?太好了!这、它竟敢亲你,我、我……”杨云抖手将鸟儿扔出老远,结结巴巴地答道。

“嘻嘻,吃醋啊?它这是在救我,你扶我起来,我身上还是没有力气。”

“是吗?那它也不该对你那样啊!”

“它是只鸟呢,傻瓜!还不向鸟儿道歉。”

“鸟儿也不行,我都没亲到呢。”杨云狠狠地说道,道歉是不可能的,勉强赔个礼算了,毕竟这鸟儿也是仙鸟,也是有思想的。不过鸟儿不领情了,对着杨云“呱呱”地乱叫了几声,展开翅膀飞了。

“它生气了呢,奇怪,它怎么往里飞啊?”廖倩叫道。

“可能那个水晶洞就是它的家。它生什么气?我对它已经很客气了。”

“好了,想不到你这小男人这么小心眼。现在就我们俩了,我让你亲个够,这样好了吧?”靠在杨云的怀里,廖倩红着脸轻叹道。

“真、真的?”

“嗯,你要不要?不要拉倒!”

“要!我刚才就想的,可是不敢。”杨云倒是老实,把刚才曾有过的冲动也坦白了。

据说爱情是世上最神奇的一味药,她能让所有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廖倩本来是浑身无力,连坐起来都是杨云帮忙的,可是两人唇齿刚一接触,她的双手竟然能动了,而且还特别有劲,差一点将杨云的脖子勒断了。不但是手,连双脚也缠上了杨云的腰。呼呼地喘着,体温至少上升了七十度,感觉她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似的。小嘴微张,丁香暗度,竟然还在杨云的地盘里乱搅。

这就是爱情,年轻男女冲动的爱情!杨云这个老处男没有坚持住多久,很快也是热血沸腾,沉迷到肌肤摩擦的快感中了。石洞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洞房,石床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春床。廖倩虽然并不比杨云有经验,而且还流了许多的血,但是却比杨云更疯狂,杨云都打了五个颤了,她还不肯放人。

不好了,是不是毒还没有解尽啊?杨云终于有点清醒了。廖倩的样子太疯狂了,绝对是不正常的。刚才她不是这样的啊!是不是那只鸟的嘴有毒?

也不知道在春床上缠绵了多久了,反正是刚才小心翼翼起出来的那棵醉魂草也已经变成了黑色,不能用了。杨云既然知道了原委,那是再也不敢趴在廖倩的身上了,点了她的睡穴,惊慌地爬起身来,一时间有点六神无主——廖倩醒来后会怎么样呢?

“你不行了吗?真是没用!连女人都满足不了的男人是最没有用的男人。”一个声音冷冷地笑道。

“你、你是谁?你在哪里?”杨云被吓出一身冷汗。竟然还有这么变态的旁观者,竟然还有人知道这个地方。

“我在看着你呢!你的样子真丑!”冷冷的声音竟然是从头顶上来的。

“你、你这只臭鸟,你变态!”竟然是那只自己一直很敬仰的凤鸟,就因为刚才自己抓了它的脖子,它就这么变态了吗?这鸟竟然能像鹦鹉一样说人话,而且说得这么溜。

“你才变态呢!趁人之危,不是好人!你不知道人家MM的蛇毒还没有解清吗?”

“我、我……,你知道为什么不说?忘恩负义!要不是我帮你,你早就被这条大蛇给吃了。”杨云也是昏了头了,竟然光着身子和这只鸟吵架。

“哼,没有用的男人!三年多了,功夫还是这么糟,还在这里自吹自擂。”

“什么?什么三年多了?你这臭鸟好像知道很多事似的。哦!我知道了,那次你是故意引我来这里的,是不是?臭东西,我差一点摔死你也不帮我。”

“若不是我给你引路,你能找到这里吗?臭小子,竟敢抓我的脖子。”

“我为什么不敢?你这臭鸟,你竟敢亲倩倩的嘴!喂,你到底是鸟还是鸟精?”杨云突然害怕起来。会说话的鸟不少见,话说得这么溜的就有点不正常了。

“呸,什么鸟精?我生出来就有仙籍,我是仙鸟。我老人家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你竟然对我这么不敬,还污蔑我。我会沾她的便宜吗?这么难看,身上一根毛也没有,哪有我老婆漂亮。”

“滚你妈的蛋!”杨云终于忍不住,大笑道,“你既然是神仙,快点告诉我怎样才能让倩倩好起来,不会你也不知道吧?”

“我会不知道?我刚才就是想给她解毒的,谁知道被你给搅了。现在她的元身已破,身子里还混了你的杂气,只能用嚣嚣的內丹来治了。不过嚣嚣的内丹是至热之物,她或许要好长时间才能克制住。哈哈哈,你这臭小子,以后的日子有得难过了。”

“嚣嚣的内丹是什么?我怎么难过了?”

“臭小子,嚣嚣就是这条三个头的蛇。你怎么什么也不懂呢?”鸟儿哇哇叫道。

“好、好,我不和你说了,我说不过你。”杨云好郁闷,被一只鸟连损带骂的,真不是光彩的事,投降算了,“快说,内丹是什么样的?”

终于发现自己是光着身子在和鸟儿吵架,赶紧套上衣服,给廖倩也稍微遮掩,然后操起短剑,跳到那条叫嚣嚣的蛇的身边,对着鸟儿吼道。

“臭小子,前生对我老人家不敬,投了胎后还是贼性不改,我老人家好倒霉。”鸟却不依不饶,仍然在那边喋喋不休。

“喂,你到底是雌的还是雄的,怎么这么多话?像个长舌妇。”杨云听它竟然说起了前世今生,虽然很感性趣,但是现在也不是时候啊。

“小子,说你不懂你还不承认。我们鸟类都是男的能说会道,唱的歌也好听。哪像你们男人,又傻又蠢又笨,真是悲哀!”

天哪!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鸟?杨云忍不住仰天长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