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二十五章 现丑
第二十五章 现丑
作者:曹见   |  字数:3395  |  更新时间:2007-07-30 08:33:59  |  分类:

玄幻小说

方英比杨云还要紧张!

因为父辈的关系,方英和蒋家的千金小姐蒋纨又是同龄人,所以小时候常在一起玩耍,所以和蒋家的公子少爷、还有市里其他的公子少爷也就都转弯抹角地认识了。方英其实和那些人也不是很熟的,而且前些年她几乎都是在外面,很少回南埔城。不过作为南埔城里出去的名人,尤其是她的父亲也是官场中人,所以只要她回到南埔,身边就会有一大堆慕名而来的追随者。前些年还是含苞欲放的小丫,这次回来,已经出落成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了,惊艳者更是不计其数。方老头或许是看腻了那些在方英身边打转的少年公子的嘴脸了,所以杨云的单纯在第一眼上就吸引了他。

一大早就心烦,做这个伴娘并不是她愿意的,可是碍于市长大人的情面,碍于童年伙伴的交情,回绝也是不妥的。伴娘不好做,尤其是蒋纨的那个老哥蒋子良,早就放出风声要将她方英追到手的,今天就更有点将肉包子往狗嘴里送的感觉了。心里其实很明白,蒋纨那也是在帮他的哥哥。

杨云回来得太及时了!虽然糊里糊涂中又被他占了便宜,可是这反正不是第一次了,而且他不正好是一个挡箭牌吗?这样带出去一炫耀,以后身边的讨厌者就该少点了。方英对杨云的历史当然也是了解一点的,给他编造的职业是体校老师,这杨云还是能胜任的吧——体校老师没有文凭的多了,人家只要有真本事就行。可是想不到蒋子良他们会这样,这不是明摆着在提醒杨云不配吗!摆明了就是要让杨云出丑!蒋子良虽然是官家子弟,但是并不是一般的不学无术之徒,从小就接受各种正规的教育,写的字就获过大奖,好像还是省里书法协会的委员。杨云和他比写字?那不是玩笑吗!

方英还想正式地做杨云的弟子,学习那种传说中才有的奇技仙术呢,这要是把老师惹毛了,今天早上的那点牺牲说不定就要打水漂了。见杨云被大家簇拥着去向旁边的院落,赶紧挣脱女伴们的围困,拉过杨云道:“不要去,你在这里喝点茶就行了,若是感到无聊,干脆就先回去吧。”

“没事,字我会写的。”杨云反而安慰起方英来。杨云当初也是很刻苦地练过写字,没有笔和纸,就用烧过的树枝在石板上画,那也是笔画清晰,工工整整。有一次被李真老师无意间发现,还受到过表扬。潦草字杨云也会写,那是照着大山里几处崖壁上的石刻学的,后来李真老师还给了他几本字帖,也曾比画着学过。

“不,他们是要让你出丑呢!”方英凑到杨云的耳旁轻声关照道,“他们就是想要欺负我,要让我难堪。”

“方英,不会这么小气吧?你的男朋友还会这么低档?你好像有点过份哦!”

“不行,今天我们一定要见识一下全国冠军的男朋友的真本事,不拿点手段出来别想过关。”……起哄声一波波地泛起。

“你们……,我要翻脸的!”方英差点要歇斯底里了。

“今天我们不怕你,哈哈哈。”大笑!方英越紧张,那些人越开心。

“没事,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画的画呢。”反而是杨云安慰起方英来。他才不怕呢,出丑就出丑,反正也是方英的临时男朋友,离开这里就不是了。那些人无非就是想证明杨云配不上方英,有什么好证明的,本来就不般配。但是万一今天过了这一关,那就是给方英露了脸,那今早上所犯的罪……

方英的画是一幅山水卷轴,一只小船,几个乘客,一弯急流;画上浮云如雾,岸石如壁,倒是有点像那大诗人李白写的那首《朝辞白帝城》的诗意。杨云没有上过学是不错,但是杨云看的书可不少,这在坐的公子哥们说不定还比不上他呢!李真老师其他的家当不多,书是绝对不少的,诗词歌赋都有,杨云进山采药的时候都会带上一本。当初为了学那《洗心录》,甚至背过新华辞典。这画虽然说不上好在哪里,但是画里的意思还是一目了然的。

画轴已经裱过了,不过上面还真是没有什么字。杨云曾经见过那种展出的画,都要在右上角写上几行字,然后再加上几个红印章,这样好看——虽然真是看不出好在哪里,但是是方英画的,赞一声当然是应该的:“小英,你画的啊,画得真是好!”

现在轮到方英六神无主了!男人怎么都这么傻呢?争强好胜有什么用呢?看你能写出什么字来,等会儿出了丑可不许怪别人!

“杨兄,小英的画真是好,构图精巧,运笔大气,刻画人物又精致细腻。好多人都想让我割爱呢,可是我怎么舍得!我一直想给它题个款,今天是机会,我就先献丑了。”蒋子良笑着,提笔在裱衬的头上就写——余方若冠之际,得妹英《朝辞白帝图》,视为至宝。后四年三春,妹纨出阁之日,与友同鉴。

盖上鲜红的印章,四周惊叹之声立即此起彼伏。杨云也是衷心地佩服,人家那字写得是真的好!笔画龙飞凤舞,和字帖上的字也差不多了。终于知道方英为什么要着急了!杨云认识的人中,会写字的人都没有几个,能写出这么好的字的人那是根本没有的。

“杨兄,这题诗就有劳杨兄了。”得意地放下狼毫,蒋子良恭恭敬敬地邀请。

“这个…我真的写不好!蒋大哥的字写得这么好,干脆就你写了。”杨云的态度是绝对真诚。

“那怎么行,我这是抛砖引玉。这画上有了杨兄的字,那才能成为绝配珍品。大家说对不对?”

当然对了,除了方英,谁会说不对?到了这个地步,方英也没有办法了,唯一的希望是杨云能死撑着不写。就是赖皮,别人还能拿他怎么着!可是杨云竟然在挂满了毛笔的笔架上挑来挑去的,看来是存心想找死。唉!

“我、我好久没有写字了,能不能先拿几张纸练练?”杨云的要求。

面面相觑,已经有人忍不住轻笑起来。不过不管怎么说,杨云的勇气应该是值得称道的。杨云的练笔也让人大跌眼镜,竟然是在宣纸上画一条条粗粗细细的线,弯弯扭扭的,倒也像印像派画家的画了。

练笔总是有个度的,不能一直练下去,可是杨云画线条画出了兴趣,糟蹋了四、五张宣纸不说,还用掉了旁边的一份晚报。方英真是欲哭无泪,脸胀得通红,很不得拉着杨云逃出去,感觉杨云就是一只被耍弄的猴似的。终于,杨云练完了笔,将饱蘸着浓墨的笔锋凑上了画。可是只见他到处比画了好久,最后还是没有找到下笔的地方。倒是那笔尖一滴浓墨晃晃悠悠的,让旁观者的心跟着晃动,生怕哪一刻它就滴了下来。

“我、我的字实在是不好看的,要是真写,肯定会糟蹋了这幅画。”这个时候还说这种话,好像太迟了点。

“唉!”连旁观者中也有人开始同情起方英来。

“我……这大的字还是留给其他人写吧!大家想要看我的字,那我就写、写几个。写在哪里呢?就、就这里吧!”杨云看了看方英的脸色,终于下定了决心。自言自语地嘟囔着,笔尖却停在了画的正中间——一叶孤舟的前方,峭壁上怪石突兀、老松盘虬,几只猿猴正在悬崖上吼叫。杨云笔锋停留的地方竟然是那片悬崖,他以为这一片是真的悬崖?那地方虽然墨色稍淡,但是巴掌大的一块,能写字吗?而且……有在这种地方写字的吗?

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看热闹的人都忍不住了,这明明就是胡闹嚒!敢情大家想看他的好看,却反而被人家耍了。蒋子良脸色微变,眼中寒光闪动,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冷哼。杨云可不管大家怎么反应,既然选定了地方,那就落笔了。深吸一口气,笔尖上那滴一直想滴下来的墨滴竟然不见了,只见寸长的笔锋在下面三分之一的地方自动收紧,使得上部就像是葫芦一样鼓出。杨云笔尖下探,终于接触到纸了,却也不见他的笔锋走动——老先生竟然还是画线,只不过这次画的是虚线,每一墨点都只有半颗米粒大小。虽然不是字,但是这么大号的狼毫能画出这样均等的虚线,好像也是很不容易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也有眼尖的,比如主人蒋子良,瞪着杨云缓缓移动的笔尖,眼珠都不会转了,嘴里喃喃地重复着简单的那几个字。

“什么不可能?啊!快找放大镜,哪里有放大镜的。”观众一阵混乱。

杨云长吁了一口气,终于画完!还没有等他把笔搁下,方英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入他的怀里,惊叫起来:“云……哥,云哥!”

“哎呀、哎呀,弄脏衣服了!”杨云手一抖,那滴一直想要滴下的墨终于如愿以偿,不过落点却是方英的裙摆。

神乎奇技啊!大号的狼毫,饱蘸着浓墨,却写出这么微小的字,不管写出来的字是什么样的,只要看得出笔画,那就是绝技了。放大镜下看,那首李白的《朝发白帝城》,二十八个字个个笔画清晰,而且是标准的隶书。若不是亲眼所见,还以为是印上去的呢!然而大家也只是惊叹而已,真正能看出其中玄奥的或许只有蒋子良一个,所以大家在惊叫、称奇的时候,他还是目瞪口呆地傻着。

杨云这二十八个字根本就不是写的,而是运用灵力将墨滴预先摆好字形,然后直接印到纸上,这简直可以和高级的打印机媲美了!

…………

优雅的琴声响起,是方英的手机铃声。电话的那头,童宝莲的声音又压抑又紧张:“小英,帮我报警。千万不要回家,不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