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二十章 艳福的代价
第二十章 艳福的代价
作者:曹见   |  字数:4202  |  更新时间:2007-07-25 07:23:55  |  分类:

玄幻小说

比较起玉泉洞中的冷泉水来,那冰雷上带着的寒气根本不算什么。想当初杨云和廖倩是赤身裸体地在冷泉水中泡了三天的,那么冰冷的水中还能一柱擎天,这冰雷的寒气还能将他怎样?几乎是连衣衫都渗不进。可是怀抱里的美人没有泡过冷泉,虽然有杨云送过去的体温,宝宝还是冷得牙关轻颤、花容失色。而且那不断爆开的电光也很讨厌,随着电光的闪烁,那寒气好似凝成了一根根针,努力地往人的经脉里钻。朱晓祭出的剑光也很恐怖,还没有靠近身体呢,一个强大的压力就让杨云恨不得就此放弃抵抗。

又要怪那廖倩了。一别好多天,连音讯也不给一个,害得杨云这个等不到老婆的痴汉根本没有心思修炼。传说中的仙人都是能呼风唤雨、驱云驭电的,好像在老鸟给的玉书中也有这样的功法。刚才走入雾气中时用的防护罩叫须弥法结,那就是玉书中记录的一种。杨云心中暗暗发誓,等明天一定要好好研读那几块玉书上东西,无论如何也要学好几样防身的技法——以后打交道的很多是这种仙人了,这两个的冰攻术对自己虽然伤害不大,但是也不能老是挨打不还手啊!而且那道剑光真的很恐怖,居然自己会拐弯,无论怎么闪,它都像幽灵一样跟着。

最好也能找到一把小剑,然后学一点以气驭剑的技巧,那再遇上今天这样的情况就不怕了。

怀抱着一个人,杨云竟然能一而再地闪过飞剑,朱晓的脸都气绿了。他的师兄雷昆也在吃惊,他们师兄弟两个的修为,都到了炼丹中期,也就是炼虚合神的心动期。只不过朱晓刚刚跨入这个境界,而他雷昆跨入这个境界已经好几年了。在修真的年轻一辈中,他们两个绝对算得上是高手,年纪轻轻就能达到这个境界很不容易的。可是看眼前的土包子杨云,只闪不还手,居然这么久了还是活蹦乱跳的,那是什么样的修为呢?

书中暗表,修真的修为等级一般分三个层次——金丹、元婴、度劫。金丹期是修炼的基础,丹成才能炼婴。一般将金丹期分为五个层次——筑基、旋照、融合、心动、灵寂,等同于普通习武者的练功境界,炼精化气——筑基、炼气养神——旋照、炼神返虚——融合、炼虚合神——心动、天道归一——灵寂,至灵寂时丹成,破丹后成婴。成婴后就是炼婴,那才是真正的修真,凡人修炼所要经历的九劫十难大都数都在这个阶段。炼婴期一般分四个层次——元婴、出窍、分神、合体,那是元婴的炼气过程,婴成才能度大劫。度劫其实只有一个层次,度了劫才能入大乘境,遨游四海,出入青冥;度不了劫就什么也没有,灰飞烟灭,形神具焚。一般修真者还把每一个修炼所停留的层次分划成前、中、后三期,这其实只是在炼婴成功后才有很明显的差距,对于金丹期的修炼者来说,在心动和灵寂这两个境界上也只有细微的差别。

仙道的修炼不同于普通的学武,筑基只需百日,旋照或许要三至十年,而融合期全凭人的资质,聪慧者或许用不了三、五年,愚鲁者或许一生也过不了这一关。至于心动和灵寂,那完全是每个人自己的感悟,大多数人炼成了丹也突破不了最后一关。丹不破则婴不成,这是修仙的第一难。

“臭小子,我看你往哪里躲!寒冰剑,破!”朱晓越杀越毛躁,暴喝一声,那一直追逐着杨云的剑光突然一顿,又猛烈地爆开,无数银亮的光线带着刺耳的尖啸,把方圆三、五丈内的空间都塞满了。

“寒冰雷,阻!寒冰剑,破!”师兄雷昆也轻吼起来,原来一直是随着杨云的身形而暴开的电光,突然间塞满了四周的空间。而且那雷昆也祭出了一把飞剑,剑光粗如杯口,带着竦人的啸声,寻找着杨云的身影。

杨云不怕那个冰雷,但是飞剑他可不敢碰。他怀里的人更是不堪,这一阵连惊带冻,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杨云不敢再闪展腾挪了,干脆将童宝莲放在脚下,双拳蓄满了劲力,对着近身的剑光不停地打,就像是抓蜻蜓的小孩,虽然抓不住,但是那剑光好像也没法近身。渐渐地,杨云发现自己很傻,其实朱晓他们的剑光一旦闯入须弥法结的范围,马上变得迟缓起来,甚至自动就飞走了,根本用不到他手忙脚乱地拍抓。

腾出一只手来抚上童宝莲的后背,本来想送一丝暖气给她疏通经脉的,可是发现自己胸腹间那个一直闭目静坐的小人儿突然醒了,缩成小小的一点,从掌心冲到了童宝莲的体内。

“呀!”童宝莲轻呼一声,身上的皮肤突然变得通红,猛地站了起来,张口喷出一口淤血,精神却振奋起来。

杨云突然感觉到心里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舒畅,好像是在抚摸宝宝娇媚的身体似的。脸不由自主地红,赶紧收回送出的气息,掌心抓出几枚银针——那是他唯一的武器。

“天灵灵、地灵灵,扎他的眉心!”扔出的时候,嘴里不停地念叨。

还真是很灵,感觉在念“天灵灵”的时候,那个元婴睁开了双眼,有一股气息从手臂流到了那几根银针上。针尖上彩光闪动,再一刻就听到一声凄惨的叫声,是那个朱晓发出的。

“师弟,你怎么样了?啊!臭小子,你等着,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雷昆惊叫着,声音瞬间就到了很远的地方。

“怎么就走了呢?”杨云还没有过足瘾,也有点莫名其妙。

“哇,你太棒了!真是神仙哪!”一个火热的身体突然冲入杨云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劈头盖脸就是亲。那一连串惊心动魄的“啪啪”声,让杨云不由得想起冷泉水里的廖倩。

“快放开我,让人看见很不好的。”

“有什么不好?你是神仙啊!我问你,廖倩知不知到你是仙人?”

“不,我不是仙人。你刚才看见的其实只是技巧,和魔术差不多的,我也是刚学。你也知道的,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仙人的,连特异功能都是没有的。”杨云的脑袋终于渐渐清醒,使劲地将童宝莲请出怀抱,淡淡地解释道,“刚才你什么也没有看见,那只是你的幻觉。”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不会对外人说的,我还不想被人当成疯子。”童宝莲愣了好一会儿,点头说道,“你是廖倩的朋友,我不信她也不知道。或许、她也是这样的人,对不对?这死丫头,瞒得我好苦!不行,这次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你……夜已经很深了,你住的地方还有多少路?”今晚不会再有那种坏人来骚扰了,杨云只想赶快离开,然后找廖倩,然后要认真地学一点实用的东西。

看来隐匿在暗处的修仙者并不都是廖倩说的那样低调,龙争虎斗也是不少的,至少自己就连着碰巧了好多次——流花和逍遥的不和、邱八和阴山四兄弟的生死斗、今晚的采花贼等,好像还有李真老师的家仇,听那个王铮说来,应该也是不简单的。从此以后,平静的生活肯定是没有了。刚才那两个采花贼若是不肯罢休的话,以后麻烦肯定不会少,那种人绝对不可能是君子。书上说的,宁可得罪十个君子,不要得罪一个小人,据说是真理。

“不行,你不能走,我好害怕!”童宝莲皱起了眉头,“那两个坏人是冲着我来的,是不是?要是他们再来伤害我,我怎么办?我也要学功夫,我也要学。”自言自语着,从小包包里掏出电话一阵折腾,展颜笑道:“我想通了,我住到你家去,这样就什么都不怕了。”

吓了一跳!这怎么可以?杨云赶紧解释:“那几个人是来找我的麻烦的,他们现在受挫而走,肯定不会罢休,还会来找我的。你要是住到我家去,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有你在我就不怕。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可以教我本事,等我能够自保了,我自然会离开的。”

“这是不可能的,我自己也是刚刚开始学呢。你放手,如过你真的想学,我或许可以给你找一个正宗的师门。”杨云想不到就半天的时间,自己就成了两位美女的师父,这样下去,自己非成为令狐冲不可。

“那也行!廖倩这丫头到哪里去了?说是去玩了,我才不信呢,哪有把这么好的男人撂下一个人玩去的?”童宝莲痴痴地研究着杨云的五官,下结论道,“她也是在修仙,是不是?我就跟她学,我现在就和她说。死丫头,瞒得我好苦!”

杨云也算是城里人了,但是他一无亲戚,二无朋友,所以在连小孩都有移动电话的年代,他根本就没想到也搞一个用用。现在终于知道现代技术的好处了,如果自己也有一个电话,那就不用整日在家痴痴地等老婆了。童宝莲叮叮咚咚地敲了几下键盘,那个机器里竟然传出了廖倩那熟悉的声音:“宝宝啊?发什么神经,这么晚了还不睡觉!”

“我睡不着,我想找人聊聊。”

“我很忙的,明天还要出远差呢。死丫头,是发情了吧?随便找个帅哥调济一下就行了,你那个职业,什么样的男人见不到,是不是?”

“臭丫头,和我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不想活了?好,我身边就有一个帅哥,我就找他调济,不过你不要后悔哦!”

“笑话,你找你的男人,关我什么事?不过姐妹一场,什么样的男人入了宝宝你的法眼,说来听听啊。”

“神通广大的仙人,信不信?反正是帅哥。死丫头,我命令你一个小时之内在我面前出现,否则我就和杨云开房去。”

“杨云?喂,你在哪里?臭丫头,你等等,我马上就来。”电话的那头,廖倩显然是对这个威胁很重视,声音中透着急切。

“你和廖倩很熟啊!”杨云感慨道。

“什么很熟,我们是大学同学,在一个房间里睡了四年的,而且我们的生日是同年同月的同一天,你说熟不熟?”微微有些得意,童宝莲挽起杨云的手笑道,“想不到我们是这样认识的,倩倩把你藏得很好啊,连我都不告诉。我们到宾馆去等她,就在前面。”

不知道廖倩是从哪里过来的,杨云和童宝莲刚刚踏进宾馆的大堂,后面她的声音就轻轻地传来:“杨云,你真的和宝宝在一起?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臭丫头,我的男人都敢抢,太放肆了,还不放手。”

“什么你的男人?他脸上又没有刻字。不过么,看你这么快就赶来的份上,就还给你好了。”童宝莲笑着放开杨云,突然间勾住杨云的脖子,轻轻地在他的左脸上印上一个红唇,得意地笑道,“死丫头,是不是怕我们抢了你的男人,所以藏得这样好?要不是我心软,今晚我就不叫你了,大不了我们学那娥皇和女英。”

“你敢?”廖倩一把拖过杨云,示威性地送上一个长吻,然后才将脸转向童宝莲,“不是不告诉你,是没有机会。其实我和杨云也只是最近的事,而且近日很忙的,我们都好久没有见面了,是不是?不对,你和杨云是怎么会在一起的?你们两个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廖倩说着说着,突然变了脸色。

“呸,我是什么人,我会做哪种事吗?死丫头,早知道就不叫你来了。”

“哼,还要嘴硬。杨云,你说,你真的没对宝宝做什么?说谎可不是好孩子!”

“真的没有啊!”杨云感到好冤枉。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晾了自己这么多天,刚见面又疑神疑鬼。

“那她的脸怎么会这么红?你说!”

“是不是刚才喝了酒了?”

“还喝酒了?你倒是很会享乐的!你也不想想我是谁,这瞒得了我吗?那明明是洗筋伐髓后真气还没有完全消退的症状,想不到你们竟是这样的人,还想骗我!”廖倩冷笑着,眼角突然流下两串晶莹的泪来。

我怎么了?老天爷啊,我可真是没有做什么呀!我好冤哪!杨云忍不住又要仰天长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