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二十六章 白刃相向
第二十六章 白刃相向
作者:曹见   |  字数:3598  |  更新时间:2007-07-31 07:27:20  |  分类:

玄幻小说

为什么要报警?为什么不要回家?方英的电话还没有挂掉,杨云就将身子转向了门外。

借口是现成的,裙子沾了墨迹了。车子才离开众人的视线,杨云就跳下车来——周末的马路,到处是车堵车,虽然两地间隔不是很远,但是杨云还是相信自己的脚力。玉书中的轻功他是学得最好的,长途跋涉的有浮光遁影,小范围闪避移动的有挪移术,这一刻全力使出,虽然是光天化日之下,能发现他的应该也只有电子探头了。

家里有人,而且不止一个。童宝莲正蜷在她那房间的大床上,身体半裸着,旁边站着两个男人,还都是熟人——白头崖的朱晓和他的师兄雷昆,两个人的爪子肆意地在童宝莲的身上揉着,嘴里还“啧啧”有声:“妈的,小娘们这身皮肉还真是好!”

“这娘们,上次害得老子差一点遭了大劫,今天看我怎么收拾你。师兄你看,这地方的皮肤够好的,毛孔都看不到,是做灯罩的上品皮料。”

“嗯,那等会儿我们小心一点,不要碰坏了。最好再刻上花纹,那样就是绝品了,比得上大师兄前几年收集到的那张。”

“那还不简单?我们将她带回去,养上十天半月就行了。妈的,这么好的宝贝,我真的有点迫不及待了。”

“老弟,你若是真的想要报仇,那就忍一下吧,天底下这样的精品还是不少的。这个说好了是留给成师叔的,你若是先动了手,只怕成师叔会不肯出力哦!”

“师兄,师叔也真是的,流花门这么多绝品,这次摆明了要大动干戈了,那些娘们还不是师叔们的囊中物!师叔竟然还眼谗这样的一个俗物,真是贪得无厌。”

“嘘!轻点,师叔快要来了。你还是不要牢骚了,师叔答应了他只要一个小时的,应该还能给你留点阴精。我是无所谓的,对女人我是最大度了,从来只是付出。”

“要是知道现在成熟的红丸这么难找,我当初也不学这采莲功了。现在骑虎难下、欲罢不能,这些天为了恢复功力,只能到老家的小学校里去找红丸,真是太悲哀了。”

“老弟,你满足吧!还好你是生活在中国大陆,要是在东瀛倭国,小学校里都难找红丸了。我早就说过那采莲功是迟早会被淘汰的,当初你还不信。现在认输了吧!那尊欢喜佛的金像什么时候给?不能再拖了。”

“师兄,表哥,你还当真了啊?”

“男子汉说话算话,我每次都是吃你吃剩的,够亏的了,这次绝对不能赖。”

“师兄,能不能再商量商量?好!回去就给,这下子总该满意了吧?唉,世态炎凉,连自家兄弟都这样!”

“你小子,要不是我帮你照着,你早就死一百回了,还说这种鸟话!好像是师叔来了。”

“哼!……”一声冷哼,人影晃动,童宝莲赤裸的身子轻悠悠地飘起,然后是“乒乒乓乓”的声音乱成一团,朱晓的身子一缩,身体向前猛撞,在墙上撞出一个大洞。

“臭小子,又是你!”雷昆身影晃动,想要去扶还没有跌停的表弟,却见红光一闪,一团艳红的火焰从朱晓的身体里往外蹿,然后眼前只剩下几缕青烟,连灰烬也没有留下。

“表……”那雷昆连话也不说完了,也不怕惊世骇俗,撞破窗子,人就凌空飞去,在阳光下留下一道白亮的光痕。

这世界上所有的故事都是由一个“巧”字连起来的!白头崖的这师兄弟两个也是这几天刚刚回到南埔城。朱晓被杨云的梅花针伤了印堂大穴,差一点就散功翘了辫子。印堂穴是小周天的聚气之所,俗称上丹田;也是元神窥测外界的通道,俗称天眼。这地方伤了,对于修仙的人来说,那就是被戳瞎了元神的眼睛,若不是雷昆抢救得及时,朱晓即使不死,残废也是必定的。即便是这样,还是花了他们师门长辈高手近半年的时间、无数的灵药,才能让朱晓又活蹦乱跳地出来害人。

他们比杨云早回来没有几天,而且他们还有重要的公事——探清楚流花门在南埔城的实力,然后详细地报告给师门。朱晓的受伤,白头崖玄阴洞洞主苍月道人把罪责全部归到流花门的头上,因为杨云是廖倩的男人,廖倩是流花门的弟子,有案可查的。近千年来,流花门从来就没有出过进入分神期的修真者,在修真界是人人皆知的绿叶,不过据说流花门的功法特别适合与人双修,偏偏近代的那些女人提倡女权,要做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将修炼的功法也乱七八糟地改了,于是就沦落到现在这样的境地。苍月道人已经是度劫期的高手,本来是应该全力准备天劫的,可是最近突然有所感悟,于是近几十年来,他反而是将全部的精力放到了红尘中。

某一天的黄昏,七彩的光晕遮蔽了西南方的繁星,那是神物现世的先兆。然后有弟子被流花门的人所伤,用的竟然是天山的梅花针,但是针上所凝聚的灵力显然不是天山派的六阳真气。苍月道人思之再三,决定碰碰运气,就从流花门开始。

童宝莲已经准备认命了!一大早接到方英的电话后,她就急急地往家里赶,然而还没有进云碧山庄就被人盯上了。在门岗上待了许久,终于,那两个仙人淫贼不见了,急匆匆地跑回家,哪知气还没有喘匀,就在窗外见到了那两个不散的阴魂。急忙给方英打电话,可是电话还没挂掉,人就落入了魔爪。

听听那两个淫贼在说什么?这一次绝对是凶多吉少了,或许连好死都求不到。认了命了,童宝莲甚至连挣扎都放弃了,心底里只有悲伤--那两个都是有特异功能的仙人,警察来了也没有用的。

粗暴的爪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温柔,耳边还有轻轻的呼唤:“宝莲姐,你没事吧?”

这不是梦,家里墙塌柜倒,窗子也破了个大洞,杨云惶急的脸就在眼前--老天爷,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那种“大难不死”?张开双臂将杨云的脖子紧紧搂住,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了。

不知道这滴滴答答的眼泪是因为什么,委曲?还是惊喜?这美女也不怕冷,除了下身还有一条小短裤,身上已是不着寸缕了。屋里虽然有暖气的,但是窗子大开着,冷风正不停地往屋里灌。没有办法!那双小手可能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杨云试了两下都没有挣脱。又不敢太用力,只能运起灵力将她裹起来,双手落在她光洁的背上时,心还是忍不住荡了一下。

方英开门进来也没能让童宝莲放开手,看着方英的脸色,杨云真的是好尴尬。不过方英也只是刚进门时有点吃惊,神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急急忙忙地把裸身美人从男人的怀抱里哄下来,帮她整里衣衫,一边还忙着向杨云打探原因。

“那些冰尸终于来了!他们还要找流花门的麻烦,必须马上通知三娘阿姨。这里不能住了,马上收拾一下,我们住宾馆里去。”杨云现在很担心这两个女孩,她们无端地被卷入这场纷争中,不知是福还是祸。

这个季节,虽然正是宾馆的营业淡季,但是鸿运楼大酒店处在闹市的中心,地理位置极佳,大多数的客房都是被包租的,所以即便是逢年过节,大堂里也常常是三三两两的人不断。今天,大门虚掩着,门口没有门童,总台上也没有服务员,只是角落的沙发上,一个油头粉脑的中年人正和两个年轻人在品茶抽烟。

中年人背对着大门,杨云和方英、童宝练还没有推门进来,他就双肩微耸,对两个年轻人说道:“去,不要让他们进来。”

“师叔,这两个妞好正点,好像还有红丸哦。”年轻人眼力也不差,谗着嘴低声说道。

“那男的是道门中人,不要让他掺和进来。”

“是吗?好可惜!”一个很不情愿地站起来,快步走到门口,对正在门口犹豫的杨云摆手道,“宾馆正在停业整顿,请到其他地方去吧。”双眼直勾勾地瞪着杨云身后的美女,嘴巴里甚至还有咽唾沫的声音发出。

“不会吧?”杨云下定了决心,让方英和童宝莲稍稍退后,推门闯了进去,“我都已经付了订金了,怎么说停业就停业了。”

“哼!朋友是哪个门派的?订金我们白头崖玄阴洞府过些天会送上门去的。”

“白头崖?这不是流花门的堂口吗?”杨云假装一愣,左手轻探,已经扣住了那个年轻人的右臂。那年轻人也是想闪的,可是杨云手探出的同时,他只觉得身边的空气突然凝固了,手脚根本就不要想动得了分毫。

“阁下倒底是什么人?这是流花门和白头崖的事,你想明白了!”中年人缓缓转过头来。

“你是什么人?你们的头是谁?对了,你们的洞主好像是叫苍月,是不是?我要和他说说,你们白头崖的弟子在外面做坏事呢。”

“在下苍月洞主座下第三代弟子,孙明。小娃娃,你好大的口气,你的师门在哪里?”孙明的眼中亮起了寒光,左手蜷起,已经捏成了灵诀。

“我没有师门的。你们的弟子真的在做坏事,你可以查一查的。你们什么时候来这里的?你们把这里的服务员都弄到哪里去了?”

“哼,不知死活,乳臭未干的小子。你这是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锁魂冰幛,困!”

室內突然刮起了风,还起了雾,一颗颗闪亮的冰晶在风中轻舞,接近杨云时就猛地提速,化成一根根银针。很神奇的,竟然还会避开杨云抓着的那个人。

“须弥法结!”杨云赶紧扔下手中抓着的人,双手猛打灵结。真是有用,威力比上次伧促间施展大得多了,而且也不再是无形无色的了。一道明亮的彩光闪过,刚才还飘飘荡荡的冰雾瞬间就烟消云散,大堂里变成了一个幻彩的世界。丝丝缕缕的彩色光丝浮动着,一条明亮的金色光带就如同会飞的蛇,在彩雾中游动。

“你是谁?”这是孙明第几次问了?

难怪他要紧张!这光雾一起,凭他出窍期修为施出的锁魂冰幛竟然不堪一击,而且这光雾中还有一股怪异的能量,能锁住人的手脚。那条金色的光带更是恐怖,被它绕过之后,元婴竟然不再受控制,蜷缩到丹田中去了。这怎么可能?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