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三章 有缘
第三章 有缘
作者:曹见   |  字数:3168  |  更新时间:2007-07-09 05:43:58  |  分类:

玄幻小说

人家已经直呼其名了,当然是找他的。可怜杨云长这么大了,还从来没有和这么年轻的女孩说过话,更不用说女孩还是那么的美,而且正是大彪的梦中情人,当然也是他杨云的梦中情人--那个住12栋B-1的廖倩。

偷听了昨晚她和她的那个师叔的说话之后,杨云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你、你找我?”

“我又不是女鬼,有什么好怕的?你这个人好难找!真是的,害得人家腿都跑断了。”廖倩娇声嗔道,仿佛他们两个很熟似的,竟然挽起杨云的右臂,“我饿死了,你陪我吃饭去。”

难道是做梦?杨云偷偷地拧了一把大腿,结果疼得他直磨牙。昨晚说人家是女鬼的话肯定被她听到了,不然她怎么会这么说话呢!

杨云是被廖倩拉着走的,美女身上传来的那佰生的香味熏得他头都晕了。想不通什么地方露了马脚,从山里出来的几个月里,自己从来没有卖弄过身手,练功也是乘夜深人静的时候到紧闭大门的公园里去的。和廖倩虽然经常照面,但是连眼神也从来没有对视过一下,她不可能发现得了自己在修炼那两本书上的功夫的吧?

不是真的吃饭,在聚丰楼的一个小包厢里,廖倩开门见山地问:“杨云,你是跟谁学的武功?”

“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说?”杨云的心怦怦乱跳,疾囗否认。

“你还没有学会撒谎呢!”廖倩轻笑道。

“这…是李老师教的,可是我没有学好。”

“李老师?李青?是他吗?”廖倩轻叹着,显得很失望。

“是啊,是李老师教我炼气、针炙的,可是他不允许我告诉别人。”看见廖倩好像有点相信,杨云轻嘘了一口气。

“他们天山派收徒很多规矩的,而且门规极严,他连自己的家仇也不能报,怎么会收你为徒呢?”廖倩还是没有全信。

“他没有收我做徒弟,李老师是可怜我,然后也是在很无聊的时候才教我读书练气的。”杨云赶紧解释,心中却越来越糊涂。从昨晚偷听到的到现在美女说的,他已经知道三个门派了,感觉就像是回到武侠书中所写的年代似的。

“是吗?天山派的金针大法独步天下,有起死回生的神奇功能。正好我有个长辈身体一直不太好,能不能请你看看?”

“我…我从来没有替别人看过病的。”杨云结巴着。

“总是有第一次的,是不是?再说了,她那是旧病,治不好也不会怪你。就这样说定了,今天你不上班,晚上七点我到你家去接你。”

廖倩的话说得极干脆,根本不容杨云推辞,而且连今天杨云不用上班都知道,显然是下了一点功夫了解的。说是很饿了,但是美女其实基本没吃,一直是在好奇地研究杨云吃相,然后调查杨云的历史。

埋单当然是住别墅的人的事,杨云只顾着努力地吃,美女也渐渐地觉得无聊了。杨云其实并不是真的很饿,这精美的酒菜虽然他是平生第一次尝到,不过这几个月来他的饭量极小,好像食欲也不好。这当着美女大吃,其实只是为了掩饰心中的尴尬和不安。老天爷知道,看着廖倩的眼睛的时候,杨云的脑袋是一片空白的。

廖倩怎么会找到自己的呢?杨云还是没有想通,这不会是仇慧娘的预言的开始吧?她们的门派叫流花,好像仇慧娘还是门派中很重要的人物,带走了很重要的东西。可是仇慧娘身上的东西除了衣衫,其他的都在杨云这里。就只是一根项链,两只戒指,两本小书,一把短剑,一串碧玉手珠,还有一只翡翠手镯。重要的东西应该是指那两本小书吧,照理是应该还的,可是仇慧娘的遗愿杨云不敢忘,所以暂时还不想让别人知道。

下午四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呢,杨云也没法静下心来。还不能找大彪,若是让他知道他的梦中情人请自己吃饭了,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失望。出门闲逛或许能让心静下来,可是在马路上才走没几步,一辆黑色本田车就瞄上他了。四五个手拿棍棒、黑衫黑裤戴墨镜的家伙一拥而上,二话不说,抡起家伙就打。杨云还没有醒过神来呢,脑袋上就连挨了好几下,一下子将他打得晕头转向。

“住手,你们为什么打人?”打抱不平的是一个路过的老头,看样子有六、七十岁了,虽然走路时脚步还是很轻健,但是满头的银发,脸上还有了老年斑。

“老头,识相一点,快走开。”一个瘦高个扬着手上的棒球棍吼道。正是早上给杨云吃耳光的家伙,只不过把西装换成了运动装。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能这样打人?这是法制社会,不要以为穿了黑衣服就是黑社会了。”老头不依不饶,掏出手机就要报警。

“他妈的,你这老不死的,这不是自己找死吗?你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人。”正在围殴杨云的一个跳出圈外,抡起大棒砸向老头的后背。

“住手!”急叫的是杨云。那几个黑人的棒子虽然很重,但是杨云还是能挺得住的。感觉每一次棍棒着身的时候,身体里就会自觉地生出一股反冲力,将棍棒的打击抵消掉,所以杨云虽然抱头缩脑的样子很狼狈,那其实是一个策略,护住重点。这老头是谁?那份侠义心肠真是让人敬佩!不过他能挨得了一棒吗?

探手抓住一根砸向自己大腿的大棒,人揉身而上,一个丁肘击在那人的右肋。身子轻旋,手中的大棒挥出,在那根棒子击到老头后背前的那一瞬间,两根球棒撞在了一起。两声声嘶力竭的惨嚎几乎同时响起,一个黑人双手捂着右肋,原地打着旋,嘴角渗着血沫;另一个的右手扭到了背后,好像成了麻花形了,也是够惨的。

“你、你是什么人?你小子有种,你等着,有本事你不要跑。”瘦高个傻了,手中的大棒高高举着,就好像举着火把似的,嘴里喃喃地说着场面话,两着脚却是不由自主地向汽车挪。

“还不快滚!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这样霸道?”杨云一手扶住被撞得有点趔趄的老头,手中的球棒掉过头来,轻轻地挥动,竟然也能挥出呜呜的声响,仿佛这棒上装了哨子。

“好小子,你有种,等着瞧。有人会找你算帐的,除非你不在南埔混了!”瘦子猛地拉开车门,另外两个原来围攻杨云的“黑人”,赶紧扔掉手中的大棒,搀起两个伤员,飞快地钻进汽车。

“哈哈哈,一群鼠辈。”看着绝尘而去的汽车,老头哈哈大笑,拉着杨云的手不停地夸,“小伙子,好身手,是不是省体校的,认不认得小英?”

“大爷,我不是体校的,我是刚刚从大山里搬出来的,这是以前爬山练出来的。”

“是吗?对了,我认得你,你是那个杨云,会武功的,还会针灸治病。好功夫,真是好功夫,小英练了十几年,拿了好几个冠军了,我看功夫也不一定比你强。对了,你怎么会和那种人结上仇的。”

“我也不知道!我是云碧山庄的保安,今天早上给他们开门晚了,他们可能以为我是故意的,所以……”杨云将早上的事简单地和老头说了。

“原来是这样!这帮人渣,会有人收拾他们的,看他们能耀武扬威到什么时候。”老头微微皱起花白的双眉,叹道,“你打伤了他们的人,看来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这样的本事去给他们看门,那是真正的人才浪费,我看你就是到体校去做个教练也是有点委屈了。我和体育局的人有点交情,你是不是愿意去试试?”

老头真是个侠肝义胆的人,两人只是萍水相逢而已,竟然已经热情地帮杨云介绍工作了。那份好意杨云非常感动,接收却是不敢——教练就是老师,那是要文凭的,他连小学也没有正经读一天呢。再说了,他能教人家什么呢?

“我们有缘,我知道你家里没有什么人的,今晚上我们家吃晚饭。来,就在前面。正好小英这几天也在家,你们学武的人,还可以切磋一下功夫。”老头见杨云回绝自己的好意,很是失望,却有点不甘心,也不问杨云是否乐意见他的小英,拉着就跑。

老头的家境也不差的,虽然不是那种别墅,但是一栋高层的同一层面上,同一楼梯对门的两户都是他的,还是顶楼。两户中间相邻的客厅上开了梅花形的洞门,在靠近阳台的地方将两套房子的空间连接起来。来城里后杨云也到同事或那些认识的老头、老太太家去串过门的,但是没有一家能比得上这老头家住得宽敞。装饰也好,就像电视里的高档饭店似的。

一个年轻的姑娘正在房间里弹琴,是那种七根弦的古筝,声音很是好听。杨云刚刚坐定,那女孩也弹完了一曲,看见了杨云摆在茶几上的三根球棒。好奇地问道:“爷爷,这个人是谁?卖球棒的?”

“我……”杨云又要头晕了,眼前的这个姑娘太像廖倩了,只是发型不同。廖洁经常是披肩散发,而这个小英却是扎了一个短短的马尾。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