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一章 引子
第一章 引子
作者:曹见   |  字数:3490  |  更新时间:2007-07-06 08:53:39  |  分类:

玄幻小说

轻风吹过山梁,水汽如云似雾,在山林间飘飘荡荡的,就是不肯散去。

山如刀削,峭壁千仞,四周沟深林密,人兽绝迹。这一处云海上的孤峰,平日里只有飞鸟才偶尔光顾,可是今天峰顶上竟然有人在哭泣。

一个女人,年纪看上去不大的女人,还是美女!身上穿的是雪白的长裙,脚上是高跟的凉鞋,秀发在脑后纶成了发髻。不过现在她身上的裙衫正渐渐被血水染红,因为在她的小腹上,赫然插着一把短剑。女人蜷倒在峰顶的一块大石旁,眼泪在脸上奔流,嘴里还在喃喃着:“康哥,不要走,这不怪我,不怪我的。”

“慧娘,你醒醒吧,这是没有结果的。我不怪你,你好自为知吧!”一个声音从云雾的深处传来。

“不!康哥,我死给你看你也不信吗?他们真的不是我害的。”女人声嘶力竭地喊,可能是牵扯到了插在腹上的短剑,脸上的肌肉痛苦的经挛着。

“两位师兄虽然炼丹不成,但是也不用跑这深山里散功自杀吧?哼!”声音越来越轻,最后那一声就像是从千里之外传来的,还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回声。

“不!不要啊!”女人大叫着站起身来,突然凌空飞起,向山下飞去,宛如九天的仙子!

杨云很后悔走这条去回声谷的捷径。

虽然可以少走几十里山路,但是一路上穿林越涧,路不好走不说,还这么晦气。几步远的地方,一个人一动不动地趴在乱石堆中,这是今天见到的第三个死人!

颤颤惊惊地将这个趴伏着的中年人扶起,只见一张原来应该是很英俊的脸上,五官极度扭曲,显然临死时非常痛苦。身上看不出什么伤痕,衣衫很完整,连脖子上的领带也没有松,只有眉心处的一道黑线有点奇怪。

这是怎么回事啊?最近的村庄也要翻过三道山梁,而且常常进深山的采药人也就这么几个,杨云差不多都认识。这三个都是陌生人,他们的装扮也不像是山里人,怎么会死在这里呢?先前看见的两个都一大把年纪了,死时的样子却差不多。杨云将他们埋了的时候搜过他们的身,口袋里什么也没有,连钞票也没有一张。这个中年人比刚才那两个富有,口袋里虽然没有钱,但是颈上挂着一块雕刻精美的黄玉佩,腰上插着一把很好看的短剑,右手中指上还套着一个黑玉的戒指。

轻叹一声,想不通他们究竟为什么会死在这里。若不是前两天杨云凑巧发现了这条捷径,估计他们的尸身变成烂泥也不会被人发现的。不过既然让自己遇上了,让他们入土为安是最起码的人道。山中野兽很多,若是不加遮掩的话,尸身很快就会被毁掉的。虽然杨云才十七岁,但是人生的沧桑却已经积累了很多了。十岁还不到时父母就相继去世,他是靠乡邻接济才没有饿死的。书是没得读了,也没有政府来关心这个大山坳里的孤儿。为了活下去,他选择了随着村里的大人进山采药。杨云的家在南山坪,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采药是山里人唯一的活路,连从县城来山里支教的李老师也不例外。

据说李老师曾是县里中学的老师,后来老婆孩子都被汽车撞死了,于是他就到这穷山坳里来教南山坪的五六个十岁左右的孩子。李老师教书好像是没有工资的,或者是工资很少,反正他也常常要进山采草药。杨云到十二岁时就已经是采药的小能手了,三年前李老师初来南山坪时,还是常常和杨云结伴的呢。可以说,找药一道,杨云还是李老师的老师。不过李老师虽然看似文弱,但是身手一点也不比杨云差,因为李先生从小还学过武艺。闲散的时候,李老师也常常教杨云认几个字,读一些书,练上几路拳脚,还有就是运气、针灸什么的。教的人很随意,学的人却很专心。

恭恭敬敬地给死者叩上三个响头,苏云正想离开,远处突然传来“悉嗦”的声响,好像是野兽趟开草丛的声音。虽然天色已经不早了,但是山中的野兽一般都是要傍晚时分才出动的,现在日影才刚刚斜过头顶两、三丈呢。把开山刀执在手上,杨云紧张地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凝视。这种地方也没有什么猛兽,除了地上的爬虫,最可怕的是黑熊、山豹、野猪和青狼。其中黑熊和山豹一般是躲着人的,青狼要到夜深了才出动,反而是野猪伤人的最多。难道刚才自己翻动乱石的声音惊扰了附近的野猪?

纵身爬到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杨云抹着脸上的冷汗。采药人最怕碰上的就是野猪了,那东西追人是不依不饶的,曾有过追人追得累死的记录。反而熊瞎子和青狼好对付得多,只要避过它们最初的几击,它们大多数是会知难而退的。

前面是一道数十丈高的悬崖,悬崖下是一株零乱的古藤,还有齐腰深的杂草,刚才的声响就是那杂草丛中传出的。草丛中没有野兽出来,反而是传出微弱的呻吟,好像还在轻声的呼唤。杨云也算是随着李先生练过三年的,耳目灵得很,这呻吟声虽然很轻,但是没能逃过他的耳朵——那边还有人,而且那个人还没有死!

草丛中是一个肚子上插着短剑的女人,看上去年纪也不大,应该是很漂亮的。不过现在脸上满是血痕,双目无神,嘴角溢着血沫,想来也是快死了。脚上只剩下了一只鞋,身上的裙子也破得不成样了,好多地方都露着皮肉。草丛中一条很长的痕迹,至少有十几丈,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爬过来的。

“阿姨,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这样?”杨云一把将女人扶住,急急地问道。

“你看见其他的几个了吗?你叫什么名字?”女人眼中亮起一道彩光,气息渐渐平缓了下来。

“阿姨,我叫杨云,是采药的。今天我看见了三个大叔,都死了,我把他们都埋了。这里很少会有人来的,不过我怕野兽会糟蹋他们的身子。”

“好孩子,做得很好呢。刚才你在那边是在埋这把短剑的主人吗?”

“嗯,那位大叔临走的时候一定很痛苦。”

“我知道的。杨云,我求你做一件事好吗?”女人喘息着,眼中的彩光又在闪动。

“阿姨,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一定会做到的。”

“谢谢你,今天的事请不要向任何人提起,也不要报警。等我死后,请你把我和康哥埋在一起,我们身上的东西你都拿去,尤其是康哥手上的玉戒。我口袋里有两本书,你若是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若是你不想学书上的东西,就将我们身上的东西另找个隐蔽的地方藏了,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记得不要让我们身上有任何东西,连衣衫也不要留下。”女人说着,嘴角渗出大口的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杨云不懂了。合葬听说过,可是连衣衫都要剥光,赤身裸体地葬在一起,那倒是第一次遇上。

“不要问为什么,不要让人知道这件事。我求你了。”女人轻轻地咳了起来,血沫飞溅,洒了杨云一身。

“阿姨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虽然女人的要求很奇怪,但是杨云答应得还是很爽快。

“谢谢!老天可怜我仇慧娘,临死前还能遇上你这么一个好人。杨云,将来一定会有许多女孩子喜欢你。嘻嘻。”仇慧娘左手紧抓着杨云的右臂,一团热火顺着杨云的手臂缓缓流到丹田,轻轻打了个旋,然后就稳了下来。仇慧娘没想到杨云练过内气,虽然弱得微不足道,但是经脉顺畅,送出的气流没有遇到丝毫阻塞,省了她许多的心思。轻轻一笑,一把拔下插在腹部的短剑,人微微一抖,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虽然掩藏死人不报警是犯法的,但是十七岁的杨云连大山也没有走出过,法律对他来说就像是这四个死人一样陌生。既然死人都要求自己不要告诉别人,而且他们看来是一伙的,那当然是要遵照死人的遗愿了。这山前山后的两条峡谷,平时是绝对不会有人光顾的,山那边的两个是埋在一棵古松底下的,不可能被人畜发现。这两个人要求合葬,那也是绝对不能马虎的。正好这山谷两边的悬崖上有许多凹陷的浅洞,杨云选了一个合适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两个人移进去。其实将人埋在旁边稍微高一些的地方也行的,不过女人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实在让杨云高兴,于是也就不辞辛劳了。

那条通往回声谷的捷径杨云再也没有走过,三年来他情愿多绕几十里山道,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曾经从那里经过,曾经在那里埋过几个人。那两个男女身上的衣物他是藏在隔开一道山梁的一个幽谷中的,女人怀里的那两本书他也没有留。那是两本薄薄的绢书,绘着图像,就像是传说中的武林秘籍。文字还是竖写的,大多数杨云也不认识,他识的字也就只有看看武侠小说的水平。

政府传下通告,山中采的草药大多数是保护植物,不允许私采了。南山坪的十几户人家断了财路,政府已经强令他们搬到县城,大多数都按排了工作。没有人反对,扫马路也是城里人啊!而杨云因为识几个字的,工作更是不错,听说是经过培训后做大公司的保安,报到就上岗。政府对他们这些山里人还是很关心的,大车就在山外的马路上等着。

山外的生活肯定是向往的,听说城里的夜晚也是彩色的,不过这大山毕竟是父母埋骨的地方,难舍是肯定的。还有那几个自己亲手埋葬的人,临走也该去探望一下,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了。这三年里,苏云学习非常刻苦,认的都是那些古代的字,当然也是因为那两本绢书。既然那四个人来得神秘,消失得也是那样自然,也没有关心他们的人,那这两本小书自己关心一下可能也不碍什么事,或许真是什么武林秘籍呢——武侠书看得多了,免不了会想入非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