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笔八章 珍宝
笔八章 珍宝
作者:曹见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2007-07-13 09:35:35  |  分类:

玄幻小说

这世上有爱情吗?好像有大作家说过,男女之间只有生殖冲动。廖倩这样又有钱又漂亮的美女,即使冲动起来,也不可能堕落到找杨云这样的穷瘪三啊!杨云不相信爱情,而且他这个年龄,谈婚论嫁还早呢。更何况他一个孤儿,初入城市,连东西南北有时还分不清楚,那点工资也勉勉强强够个温饱,怎么敢让女孩喜欢——大彪比他大三岁也不敢交女朋友,据说恋爱的时候是要花好多的钱的。

“廖倩,你想要我做的事我一定会帮忙的,你用不着这样。”或许美女是想让自己帮她的师叔治伤,所以才这么说的。

“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开窍?你即便是得到了李真的真传,我看也不一定能治得了师叔。我让你给师叔治伤,只不过是试试而已。”廖倩突然对男人的怀抱感起兴趣,或者也想看杨云的尴尬,转身黏到杨云的胸前,陶醉道,“师父常说,男人最要紧的是有缘有爱、有情有义,其他的都是不重要的。”

“我、我该怎么办啊!”可怜的杨云,只是在梦中才这样抱过女人。这样的一个美女贴在胸前,只觉得心中热血沸腾,鼻子痒痒的,就想打喷涕。

“暂时我们不说这个,大彪需要专人护理的,你这个地方太小了。听我的,我正好有一处房子没人住,你等会儿就搬过去,这样至少吃饭有人照顾了。”廖倩也感觉到了杨云飙升的体温,俏脸微微发烧——这老处男真是没用,这么点接触就受不了了。

“不、不用了,你要是真的想帮我,就帮我照顾小妹吧。我想带大彪哥到山里去,山里有一种草药能治大彪这样的伤。”

“醉魂草?”廖倩的身子猛地一震,有点怀疑地看着杨云,“你说的是不是一种像兰草一样的小草,它的根就像是人的手指,是白色的?”

“是啊,你也知道啊?”杨云有点吃惊,这醉魂草也是他不久前才发现的,在一处极偏僻的山谷。那天若不是远远地看见那只传说中的大鸟,他也不会闯过茂密的丛林,找到那个地方。

“听着,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这个。”廖倩突然紧张起来,甚至还到门口张望了一下。

“我知道的,别人就是知道了也没有用,那个地方好难找的。”杨云不知道廖倩为什么这么紧张。

“你都能找到那里,别人若是知道方向,肯定也是能找到的。杨云,你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修道的门派吗?”

“不知道!”

“你当然是不知道了。近千年来,这里云集了十几个修道的门派,大家划地而踞,因为这方圆几十里内,大地蕴藏的灵力特别充盈。大家都知道,肯定是有上古的神物埋藏在这地层深处,所以借开矿之名,这地下也几乎被掏空了。最近有人猜测,那宝物或许是在大山里,这里聚积的灵气是宝物借地脉传送过来的。”

“我不懂,那和醉魂草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没有关系?醉魂草是传说中的仙草,有它的地方肯定珍藏着宝贝。”

“那我该怎么办?”杨云也忍不住怦然心动起来。

“这个绝对不能让第三者知道。现在城里这样平静,其实是大家各有所忌,谁也不敢抢先出头。若是知道了宝物的所在,贪心起时,人是会丧失良智的。等会儿我带小妹走,然后下半夜我们就进山。你先去给大彪治伤,我去山里的灵宝寺,三天后的傍晚我们在灵宝寺左侧的铁笔峰见面,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呢?只能这样了!若是真的能将廖倩娶到手,杨云估计也只能是家里的二号人物。看人家办事多干脆,转眼之间就将事情按排妥当了。

三个人的晚饭是廖倩刚刚打电话叫的外卖,匆匆忙忙地吃完,廖倩也不问付小妹是否乐意,拉了她就走,剩下杨云一个人整理乱七八糟的思绪。

醉魂草又叫白玉草,是因为它的嫩叶是雪白如玉的,一年以上的老叶才变成青紫色。一般它刚长出时是三片叶子,半年以后再长两片,然后是每年两、三片,长满十六片叶后就不长了。这时它地底下的根就有大拇指那样粗、手掌那样长,雪白雪白的,那汁液抹在断骨的地方,几个小时就能让断骨重新长好。当初在山里的时候一直有陌生人打听有没有人见过这种草药,所以杨云对醉魂草这个名字一点也不陌生。不过这醉魂草雪白的根离开泥土后几个小时就会变黑,那时根中就没有汁液了。

廖倩来得很准时,午夜刚过,她的车就停到了杨云的家门口。把浑身插满钢针的大彪搬到车上是件很费劲的事,好在廖倩换了一辆稍大一点的房车,里面的空间比原先的那辆小车大多了。好像是怕人跟踪似的,廖倩的车时快时慢,还绕了许多的弯路,半途让杨云下车后她仍然开着车在山里绕了半天,然后才去她的目的地。

虽然天还没有亮透、山道又很崎岖,但是杨云还是走得很轻快,身上的包裹和手上的伤病员没有给他增添丝毫的累赘。廖洁说得那样神秘,杨云也就不敢让人知道他的行踪,刻意找没有路的地方走。有的地方还有采药人走出的足迹,有的地方根本连兽迹也找不到,需要手脚并用才能过去。没有办法,杨云一路上只能试着运气轻身,然后一步步地跳。还别说,试过几次之后,很陡峭的地方居然也能跳上去了,手上还抱着个人呢!

山外这几天一直是艳阳高照,可是山里却已经连着下了好几天的雨了。从县城到杨云原来的家,路其实不近,还要穿过好几个以耕作为主的村庄--不知道政府为什么不将他们这十几户就近安置,而是不怕麻烦地将他们搬到县城,让他们全部成了城里人。

杨云在山里越走越顺畅,这时才真的体会到了身轻如燕的感觉了。看来《洗心录》上的武功层次也是需要多多练习的。不过身体再怎么轻,有醉魂草的地方也不可能抱着一个人下去。那地方深陷在悬崖峡谷中,当初杨云是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找到那里的。当然,出来时是另有捷径,不过那条路是山腹中的一条裂缝,好多的地方只能一个人勉强挤过。

再翻过两座山峰就到那条峡谷的外面了。这里山势越来越陡,树林也越来越密,若不是顺着山谷中的溪流走,像杨云现在这样抱着一个人,根本就是寸步难行的。这里已经是采药人也很少来的地方,可是杨云竟然听到有人争吵的声音。

“老头,你都跟了三天了,不觉得累吗?”

“我?我只是闲逛,看看风景而已,你们忙你们的,别把我当回事。这山里的灵气反而不如城里充盈,不过草木还算茂盛,现在在别处这样的自然景致是越来越少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感慨道。

“哈哈哈,王屋山的邱八真人什么时候还了俗,而且有这么好的闲情逸致,跑这太行山的丛林峡谷中赏风景了。”

“谁?邱八是谁?我是南埔城东白云观的青松,各位认错人了吧。”

“青松?哈哈哈,你以为你能骗得了几个人?不过这不重要了,你窥视我派的私密,今天是必须应劫了。”

“你?你说什么?既然你们不想让人见着,那下次我避开就是了。嘻嘻。”老头轻笑道。

“下次?还想有下次吗?老头,你看看四周。”

“你、莫四,你竟是故意引我来这里的,好卑鄙!”

“哼,我卑鄙吗?你这几天看到了什么?”

“没什么啊!也就是见你们杀几个人而已,我也懒得来管。你们这已经犯了修道的大忌,自有上天来惩处的。”

“是吗?那就更加不能放你走了。”

那个声音说着,四周突然静了下来,然后一个诡异的声音好像是从天外响起,在峰谷间迥转。天也突然暗了下来,大团大团的乌云在树林的上空滚动。

“厉魔摄魂阵!阴山四兄弟原来是炼魔的!”老头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来,稍稍还带一点惊诧。

“现在才知道吗?已经迟了。乖乖地交出元神吧!”狂笑声杂着呼啸的风声,还有恐怖的哭喊声,连昏睡中的大彪都眉头直跳。

树梢的上空,浓云旋动着,赤红的电光织成一张张巨大的网,在云层中不断地幻灭。杨云不敢再看了,正好旁边一块巨石的后面凹进去许多,足够两个人藏身的。赶紧抱着大彪躲了进去,再给大彪扎上几针,封闭他的五感,然后把自己的眼睛也闭上--天灵灵、地灵灵,千万不要让上面的人发现了。

奇怪,闭上眼睛反而看得更清楚了,甚至能看清浓云上面的情况--那个王屋山的丘八是一个留着长须的老头,此刻他正木立在一块突兀的山石上,左手打着剑诀,右手平举着一把半尺长的短剑。在他的身外,一青一白两股气流旋动着,隔出一个一丈方圆的明净的空间。在青白气流的外面,黑云翻卷着,还有无数暗红色的光点在飞舞。老头所说的阴山四兄弟杨云也见着了,虽然容貌很模糊,但是大概还是能辨出他们的模样。好像都是40多岁的中年人,穿着麻衣长袍,手上都拿着一面黑雾缭绕的小黑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