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六章 怒火
第六章 怒火
作者:曹见   |  字数:3201  |  更新时间:2007-07-11 08:54:25  |  分类:

玄幻小说

大彪真的伤得很重,手脚都断了。右手断成了四截,左腿断成了三截,右小腿也断了,连膝盖骨也被敲碎。头上的伤反而不是很重,只不过头骨裂开,有些脑震荡。医院里确实是做了急救,几乎将他全身都裹在石膏里了。不过杨云扶住大彪的断手的时候,清楚地感觉到了大彪裹在石膏里的断肢,竟然连起码的固定夹板都没有,创口没有清洗,断骨也没有接正。也就是说,医生只是将大彪装在石膏模子里而已。

这是标准的草菅人命,这样的包扎,根本就是敷衍,蒙人的。还要八千块,是什么医生?简直就是屠夫、帮凶。杨云是药农出身,跌打伤的基本救治方法本来就懂一点的,再经由李真传授的经穴、针灸知识,对内外伤的救治其实也很内行的。这家医院的做法肯定是有问题的,杨云心头压抑的怒火再也没法忍住了,也活该这位护士阿姨倒霉,撞个正着。

“说!再不说我也拧断你的手。”杨云闷闷地吼道。

“归医生,归医生。救命啊,饶命啊,我不知道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护士阿姨惊恐的喊,涕泪横流、手脚乱舞,徒劳地挣扎着。

“归医生?这是姓归的医生干的?”——这医生也是帮凶!这口气咽不下去了,反正已经没了工作,大不了回山里去。怒火在胸腹间积聚,有一股热流从丹天泛起,迅速地在经脉中游走,然后回聚。眼睛也有点发花,看出去的东西都带了重影,那个被他举着的人仿佛还发着彩光。

凄惨的叫声在医院里回荡,付小妹也被吓呆了,连哭都忘了——这个还是平日里说话都害羞的杨云吗?只见他眼中亮着彩光,身外也是裹着一层似有似无的幻彩;脸上好像是涂了一层金粉,手却像是白玉雕成的,微微还有些透明。那个被他举着的护士阿姨肯定不止120斤的,杨云却是单手将她平举着,好像举着一个玩偶。

“杨云哥哥,快将护士阿姨放下来,不关她事的。”小妹还是好心肠,清醒过来之后马上就帮着求情,伸手去拉杨云的衣袖。可是手还没有碰到杨云的衣服,身体就像被电流击中似的,退开三、四步,猛地撞在走道的墙上。

“啊!”小妹惊叫。

“小妹,你怎么了?”杨云猛地摇了几下头,眼中的幻彩渐渐收敛,放下吓得快晕过去的护士阿姨,冲过去将付小妹扶起来。

“我没有事。杨云哥哥,不是这个阿姨。”

“我知道的!这家医院很不好,我要找他们的人,我一定要找他们的人。”杨云经脉中激荡的暖流已渐渐平息下来,正好见那个护士阿姨在艰难地爬开,心轻微地一颤,丹田一热,那股还没有完全回收的气流又胡乱地在经脉中乱窜。

“到底是谁做的,快给我出来。”声嘶力竭地大吼一声,右拳狠狠地击在墙上。

“轰隆”一声震响,把杨云自己也吓了一跳。一尺多厚的砖墙上露出一个直径超过一米的大洞,飞溅的碎砖将墙外两个拿着枪的警察打得晕倒在地,嘴里不停地往外吐着血沫。

居然已经报里警了,居然这么快警察就来了!心火熊熊燃烧起来,一探手,抓住另外一个举枪瞄准的警察的右手。那把小手枪猛地亮了起来,就像是进了熔炉,还冒起袅袅的青烟。

“啊!快放手!”警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经验不能说不丰富,手掌已经张开翻下了,可是那支红光闪闪、青烟袅袅的手枪就好像是被胶在了掌心似的,就是不掉下来。钻心的痛,还有从未有过的恐惧!鼻子里闻到了掌心传来的烤肉的焦臭味——眼珠都快掉出眼眶了,这还是人吗?

“这是为什么?”杨云火气在渐渐平息,手上的劲也松了,喃喃地问道。

“噗哧”,手枪掉在水泥地面上竟然是这样的声音,而且一下子摔扁了。那个警察捂着右手,嘴里不住地抽着凉气,不过神态也冷静了下来,问道:“冷静一点,别冲动。你是谁?为什么要劫持人质?”

“你说什么?我劫持人质了吗?是你吗?”杨云有点知道劫持人质的罪名,大彪和他说过。有两种人是可以先杀后定罪的,一是抢银行,还有就是劫人质。

“没、没有,不是我,可能我们搞错了。”警察神色一变,赶紧申明,“刚才是医院报警,说有人劫持人质。我们也是刚到,确实没有看见谁被劫持。”

“是不是有人让你杀了我?”杨云突然冷冰冰地问道。

“什么?我们是人民警察,是执法的,怎么会无故杀人。”

“是吗?你们是执法的吗?你来看看大彪,被人打成这个样子,医院还要这样对他,还说花了八千块,你们管不管的?”

“这个、这……你好像还没有报案。”

“我不报案,我知道你们只会欺负老百姓。现在我要见他们医院的领导,还有那个医生。”杨云好像突然成熟了,脑袋里一片清明。抓住正颤颤惊惊爬起来的护士阿姨,淡淡地问道:“那个医生是不是姓归,归医生?”

“不、不是,我真的不知道!”护士阿姨好不容易爬起来,一吓,又趴下了。

“你去找个知道这件事的人来好吗?放心好了,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这里有这位叔叔陪我们就够了。”杨云放开手,把地上那支还冒着热气、摔扁了的手枪塞到警察的手里,然后看着墙上被他自己打出来的大洞发愣。

警察也在发愣,却不敢走;护士阿姨想走,可是连爬也爬不动了。小妹见惊动了警察,早就吓傻了。此刻终于回过神来,拉着杨云的衣襟抽泣道:“杨云哥哥,我们走吧,我们换一家医院。”

“小妹,那帮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我估计没有哪家医院肯给大彪哥治伤的。不过我们不怕,你放心好了,我也能治的。”杨云轻抚着正熟睡着的大彪,心中充满信心。刚才他一激动,已经在石膏模子上捏出了许多的洞,点了大彪的百会、鱼际、命门、太虚、侠溪等穴。,这些大穴分别置在经脉的关键节点上,杨云将它们用真气阻塞了之后,大彪的感觉迟钝了许多,说明李真老师教下的东西很有用的。廖洁说天山派的针灸大法能让人起死回生,那么治疗这断手断足的外伤也不难的吧!虽然李真教的针灸技法杨云只是学了一点点,但是不妨碍他的信心。李真所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记着,用他自己的文字记在本子上,就是怕忘了。

护士阿姨还是没能爬起来,但是有警察叔叔在这里陪着,穿着白大褂的人还是很快就露面了,而且一下子就来了三个。看这三个人都是两鬓斑白,想来应该是专家一级的人物,平时是花了钱也不一定能见到的。此刻三个人都是满脸的惊慌,跟着两个平举着手的年轻警察,急匆匆地来。其中的一个急匆匆地问:“杨局长没事吧?这位朋友是怎么回事?医院是救人的地方,你若是对我们医院有意见,可以上办公室去。这里是急诊室,里面的就是住院部,是要保持安静的。”

“你是谁?”杨云看着这几个迟来的白大褂,冷冷地问道。

“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我姓风。”见闹事的人好像也不是报告的人所说的神经质,医生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风院长?你是医生吗?”

“这……?”不是废话吗?医院院长不是医生,难道是屠夫!院长大人直翻白眼,不过头还是要点的,“我当然是医生。”

“好,你是医生,你来看看大彪哥,他是昨天傍晚来这里的,你们抢救他还花了八千多块钱的。”杨云也不说废话,指了指僵卧的大彪。

“是吗?”风院长挪过身子,只是轻轻地抬了抬大彪包得严严实实的右臂,神色立即变了。额上渗出细细的汗珠,白眉不住地抖,向旁边的另一个问道:“刘主任,这是谁处理的?昨天谁当的班?”

“是小田医生吧?好像是他。怎么了?”刘主任缩在最外面,颤颤惊惊地问道。

“你来看看,这是医生干的吗?你去把他找来,他的八千块医疗费是怎么开的,都用了些什么药?”风院长额头上的汗凝成了豆大的珠子,滴滴答答地往下掉,简直是比小妹的眼泪还多。

不用去找了,一个年轻的护士妹妹急匆匆地跑来,喘着说道:“院长,不好了,田医生跳楼了,就在刚才。”

“什么?为什么?”风院长双腿颤抖着,对身边的另两吩咐道,“快点抢救,张院长去看看。刘主任,把这个病人重新处理。”

“不用了!你们能把那张欠条还我吗?如果有多余的夹板,可不可以借给我几付?”杨云拦住挤上前的刘医生,冷冷地问道。

“借条?我马上去查查。小朋友,病人伤得很重,不重新处理的话,会落下残疾的。”刘主任低声下气地说道。

“我知道,你看看他的伤,你能保证大彪哥不残吗?”

“我、我们……我们一定竭尽全力。”主任和院长都是张口结舌。

“竭尽全力吗?我也会竭尽全力的!”杨云冷笑着,一块断砖在他的脚下碎成齑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