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五章 人祸
第五章 人祸
作者:曹见   |  字数:3566  |  更新时间:2007-07-10 08:14:41  |  分类:

玄幻小说

从门里出来的两个年轻人都是20岁左右的年纪,那个女孩也是个大美女,瓜子脸,大眼睛,身高偏矮了点,不过1米60也出头的。那个男孩身体很棒,估计有1米80,膀阔腰圆,也很英俊,和女孩好像很熟。搀起还坐在地上的王铮,男孩向女孩叹道:“苏馨月,你师父怎么是这样的,一点也不通情理。”

“陆大伟,不许你这样说我师父。别以为我不会翻脸,我不稀罕你这个同学。哼,考了个破大学就神气活现、狗眼看人了。”女孩板起脸训道。

“我……我说错了还不行吗?求求你千万要稀罕我这个同学,我还有事要请你帮忙呢。师父,你怎么样?”陆大伟连忙道歉,手忙脚乱地扶他的师父。

苏馨月看着两个灰头土脸的男人,好像很为难的样子,正好看见廖倩和从车里钻出来的杨云,马上迎了上去,问道:“倩倩,你怎么想到来这里的?你可是好久没来了!这个人是谁?男朋友?”

“去,乱说!这是我新认识的一位朋友,学过针灸之术,我想让他来试试,看能不能将师叔的带脉打通。你们这是怎么了?”廖倩笑道。

“你来了一会儿了吧?看到了吧?今天师父不开心了,我看你还是回去吧。”

“我既然来了,总是要见见师叔的。再说了,我还有事要和师叔说呢。”廖倩拉过杨云,介绍道,“这是我三师叔的弟子,叫苏馨月。不许打人家的主意,馨月已经有意中人了,知道吗?我们说好的事以后再说吧,现在我去见师叔,你在外面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的。”

杨云想不到廖倩会这么说话,只能红着脸点头,连苏馨月的脸也不敢看了。苏馨月“哧哧”地笑出声来,拉着廖倩一边走一边还笑着:“廖倩,你是哪里找到这样的小男生的?那可是珍宝啊!你看看陆大伟那个贼样,同样是男生,相差怎么这么大呢?”

“怎么,你喜欢啊?要不要我给你们约时间?他祖上三代的材料我都有,而且绝对不是那个门派的,没有后顾之忧。”廖倩一本正经的轻笑道。

“拉倒吧,你会舍得?”两个女孩轻笑着,把这边三个大男人当成尘土和空气。

三个男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陆大伟心有不甘,向着他的师父诉苦:“师父,你是怎么得罪三娘阿姨的?弄得这么僵,害得馨月也给我脸色看。”

“臭小子,你是在和我说话吗?我告诉你,趁早收手。流花派和我们逍遥派仇深似海,千百年来,这仇恨只有增加,从来没有减过一分。苏丫头既然是三娘的弟子,那就没有你的份了,自认倒霉吧。”王铮叹道。

“不行,我和馨月相好了十几年了,怎么能说拉倒就拉倒呢。她们不是恨男人,是恨逍遥派的男人。师父,我看三娘阿姨对你也是有意思的,干脆我们退派,那不是什么都解决了吗?要不,干脆投到流花派去。”陆大伟为自己想出这么绝妙的主意高兴得手舞足蹈。

“放屁!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说得出来?要是被师兄、师父他们听到,这一刻就将你废了。以后不许胡说,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王铮叮嘱着,转向杨云笑道,“这位小兄弟别笑话,我这个徒弟有点傻。对了,小兄弟师承的是哪一位高人?”

“我……”杨云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哈哈哈,刚才廖丫头说你精通金针之术,那肯定是天山派的传人了,不知道令师是哪一位?数年前李真的家人被害,迟迟不见天山派有什么反应,还以为是怕了白头崖上的那些冰尸了呢。”王铮自作聪明地猜测道。

“我……我不是,我也不会金针术,廖、廖倩是随便说说的。”杨云终于说出整句话来。

“是吗?唉,李真真是可怜,天山沉星谷的那些仙人真是绝情,凭他们也能修成大道,打死我也不相信。小兄弟既然不是天山弟子,那么是谁传授的道术?我看小兄弟道根深厚,比我这个不成器的徒弟强多了。”

“我、我没有学过,只是以前李真老师教过我吐纳术,我自己瞎练的。”杨云吞吞吐吐地答。

“哇,瞎练都能练得这么好,真是天才!我看你的智商至少有280。”陆大伟不服气,又不能反驳师父的话,说话就难免会带点夸张了。不过让他泄气的是,听的人都不懂智商这个东西。杨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王铮是不知道标准。

“臭小子,是不是还不服气?人家就是比你强,你的智商若是有250的话,人家就有280。”

无奈哪!对牛弹琴,说什么智商啊,害得自己倒变成250了。陆大伟也不敢不满了,讪讪地问:“师父,你伤得怎么样?现在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回去!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告诉你,爱情是需要耐心的。我这点小伤没什么的,三娘她又没有用力。”王铮从车里拿出一张名片给杨云,约杨云有空一定要去看他。

杨云还是平生第一次收到名片,好像也看不太懂,夜色中也看不清楚,随手就塞在衣袋里。回头想想,自己为什么要随廖倩到这里来呢?也有点莫名其妙。流花派的女人都是极漂亮的,廖倩是,那个苏馨月也是,甚至那个三娘,虽然已经是中年人了,也还是那么迷人。难道自己是因为那个梦中情人?想到这里,暗暗心惊。

廖倩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一个人在黑夜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美女对将他一个人撂在屋外没有一丝丝的内疚,反而见面就审问:“杨云,那两个人和你说了什么话?”

“没有,他们什么也没有说。你们走后不久他们也就走了,那个陆大伟好像是在怪他的师父呢。”杨云连忙汇报。

“哼,逍遥派的男人都是很坏的,那个陆大伟是一个标准的纨裤子弟,一身的坏毛病。他的那个师父也是,根本就不像是长辈。你千万不要和他们来往,他们逍遥派就是个臭泥潭。”

“不会吧?我看他们俩还是很好的,那个王铮还要我有空去拜访他呢。我想他一定是个有钱人,或者是什么官。”杨云笑道。

“什么?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警告你,你要是和他们来往,别想我再理你。”廖倩狠狠地瞪着杨云,看杨云点头了才又继续问,“他们真的没说什么吗?比如骂人的话。”

“真的没有。不过那个陆大伟劝他师父脱离逍遥派,加入你们流花派,他师父说要从长计议。”和廖倩其实也只有一天的交情,可是在杨云听来好像两人是热恋多年的情人似的。看她问得这么多,杨云干脆也瞎说起来。

“什么?不、不会吧?”廖倩果然吃惊,差一点将车开到路的外面去。

杨云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居然还有人在等他,是他们公司里的领导。让杨云想不到的是,今天他的挨打和打人都很低调的,好像没有惊动多少人,可是却偏偏会让领导知道了。这个时候还在等他,是给他一个重要决定--他被开除了。

这世界上还有没有公理?杨云想不通,和领导也讲不明白,反正公司已经下了决定,现在起他就是下岗工人了。不仅是他,连大彪也是。而大彪比他杨云还惨,据说是下午在大马路上醉酒闹事,还被人打断了肋骨、打断了手脚、脑袋也打开了花,差一点就完了。不过据说手脚都是粉碎性的骨折,右手更是断成了几截,即使治好了,残废也是肯定的。

大彪是杨云最好的同事,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他这完全是无妄之灾,就是因为早上多说的一句话。杨云知道,所谓的醉酒闹事完全是不可能的。虽然他名字叫大彪,但是身高1米70还不到,人也是精瘦得风都能吹得倒。而且他从不喝酒的,怎么可能醉酒闹事?

杨云赶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这样的季节,已经是仲秋,白天虽然仍然暑气未消,但是这北方的夜晚已是很凉的了。大彪真的很惨,浑身包得像个石膏人似的,头上的绷带还在渗着血水。更可怜的是他竟然还躺在医院走廊上的一付硬担架上,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蜷在担架边抽泣。

“小妹,大彪怎么会这样的?”杨云眼中金星直冒,拉起女孩问道。

姑娘叫付小妹,是大彪的亲妹妹,还在读中学。杨云之所以和大彪合得来,是因为大彪的家境和他差不多,从小就父母双亡了。只不过大彪还有一个小他七岁的妹妹,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多病的奶奶。

“哥哥是被一帮黑衣人打的。”付小妹终于见到了亲人,不顾一切地抱住杨云,眼泪就像漏水的龙头,瞬间就打湿了杨云的衣衫。

“小妹别哭了,我知道那帮人的。小妹,为什么大彪不住到病房里去?”杨云安抚着姑娘,不解地问道。

“我们没有钱。傍晚的时候,你们公司的钱经理来过,给了一千块,是哥哥的工资。医院里说没钱是不能住院的,他们给哥哥急救就用了八千多块,还让我写了欠条。若是今天不拿钱来,哥哥连这里都是不能待的。”付小妹再也忍不住了,“哇哇”大哭起来。

“小妹放心,有我呢,大彪也是我哥哥。”杨云的眼泪也是忍不住要往外跑。

“云哥,他们说哥哥会变成残废的。”

“怎么会呢,我不会让大彪哥变成残废的。”杨云轻拍着小妹瘦弱的肩,保证道。

“杨云。”大彪竟然醒过来了,绷带缝里,双眼艰难地睁着,裸露的每一块皮肤上都结着细密的汗滴。

“大彪,你怎么样?”杨云赶紧放开小妹,双手扶住大彪裹着石膏的双手。突然,杨云神色骤变,两鬓的血管“突突”直跳,双手不停地在大彪的身上按捏。终于,大彪又闭上了眼睛。

“你们!吵什么吵?人还没有死呢!”一个三十多岁、身形有点发福的护士走了过来,对着小妹吼道。

晃身到了护士的身边,杨云一把抓住她的胸口,将这个护士提得双脚离地,悬在半空。眼中闪着妖异的金芒,一字一句地问道:“说!谁给大彪治的伤?”

“救命啊!”医院里响起护士阿姨惊恐的嘶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