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流火 > 第四章 爱情
第四章 爱情
作者:曹见   |  字数:3204  |  更新时间:2007-07-09 05:54:54  |  分类:

玄幻小说

杨云知道像他现在这样看陌生的女孩子是不礼貌的,可是方英真是太像廖倩了,连看人的动作都像,所以杨云隔不了一分钟就忍不住要偷偷用眼睛的余光藐美女。

“怎么样,小英很漂亮吧?从中学开始就有很多人追她的。”老头姓方,虽然也活了六、七十岁了,但是性情还是那么好玩,非但不怪杨云好色,好像还有意鼓励杨云追他的孙女似的。

“大、大爷,我还有事,我还是回去吧。”杨云面红耳赤,再也坐不住了。现在社会开放了,有集市的地方就有红灯区,再加上倭国的AV,城里的男孩十三、四岁就什么都见过了。杨云可没那么多见识,他成为现代人也只有几个月的历史。20岁以前从来没有踏进过县城,山村也没有通电,电视、电台都没有,若不是有李青老师,他连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美女虽然是喜欢的,但是画报也是只敢偷偷地看,现在被老头这么一说,哪里还坐得住呢。

“什么呀,你能有什么事?小英,给杨云讲讲你们体校的事。”老头笑着将他拉住,一边吩咐孙女。

方英已经知道了这三根球棒的来历,一下子对杨云充满了兴趣。她看人就不是那么偷偷摸摸的了,一双秀目将杨云上上下下打量了无数遍,甚至还对杨云动手动脚,恨不得将他身上的衣服剥光了研究——杨云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看不出一点点伤痕,根本就不像她爷爷所描述的那样,被四、五根球棒狠揍了好久的样子。老头描述的最后结局更是玄幻,那是电影中的大侠,现实中有吗?她自己是练武的,四岁开始就随着武林高手练中国的传世武功,十六岁就得到全国的冠军大奖,在国内也算是个名人,武功一道那是最熟悉不过了。所谓身轻如燕、飞檐走壁、刀枪不入、隔山打牛等等的功夫大多是夸大其词,真实的武功其实只是技巧。可是如果爷爷所说的都是真的,那这个杨云就不是一般的高手,差不多是神仙了。这世上有神仙吗?不过爷爷好像也不会骗孙女。

方老头喜欢杨云也是很有理由的,杨云的样子确实让人有一种亲近感。也不是那种浓眉大眼型的,五官很清秀,肤色也很白净,就像是还在校园里的学生。身材虽然不是很高大,但是1米75的身高也不矮了。而且他待人的那个样子,很显然是还没有被社会这个大染缸染过,是一张清洁的白纸。又有这么好的功夫,或许真的有给孙女相对象的动机。

被人研究的感觉真是很难受,被美女研究是更加难受了。杨云是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就像逃难一样逃出方家的。被美女关心本来是很美的事,可是杨云为难哪,他身上的这身功夫是见不得光的,若是引起了别人追查,说不定会把李老师牵累进去,到时候就没法隐瞒自己这气功的来历了。而且世界上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陌生人吗?廖洁和方英肯定有关系,说不定是姐妹呢。

方老头好像很清楚那几个黑衣人的来路,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也不担心会像杨云那样被人修理。凭着他有一个得过全国武术冠军的孙女,在南埔这座中型城市里确实也不能算是无名之辈,那些人应该会有所顾忌的,不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杨云的身手他也见过了,还要以担心那些“黑人”为由,让他的武林高手的孙女送杨云回家,这一招就有点太过了。不但杨云反对,方英也不好意思,最后老头终于没有如愿。

今天这一天是杨云此生中最丰富多彩的一天!挨打、揍人、被美女请吃饭,甚至还拉过了美女柔软的小手,也被美女摸过脸,不知道这是不是仇慧娘的预言的开始。晚上还有美女的约会,虽然有点胆战心惊、心神不宁,可是能不去吗?舍得不去吗?已经很清楚了,仇慧娘肯定和廖倩有关系。那么流花派是什么样的门派,《洗心录》是什么样的功夫呢?

针炙的本事杨云其实真的没有学到多少。李真讲述穴位知识时倒是很认真的,但是真正涉及到运针时,也只是讲了许多的原理。那些用针的口诀本身就非常的拗口,李真随口说来,从来不加解释。杨云大字不识几个,真气的修炼更是勉强入门,根本不可能修到以气御针的境界,所以李真也不怕秘法外传。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杨云的神针也只不过是能帮老头老太太们缓解腰酸背痛什么的,根本不是廖倩所说的起死回生。不过李真也有没想到的,杨云是把李真当成神仙一样崇拜的,偏偏他的记性又特别的好。听不懂没关系,但是不妨碍他记住李真说过的每一句话。

廖倩所约好的替人看病,在杨云看来就像是武侠书中经常有的试探,只要用出平时替大爷大妈们扎针的本事,廖倩肯定是看不上眼的。照理像她们这种修炼的人是很神密的,可是廖倩一开始就没有在杨云面前隐瞒,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反正杨云是想不通的。

约会很准时,美女还是开了汽车来的,不过杨云的绝技却没有机会施展,反而是见到了一场电影特技一样的打斗。云碧山庄和杨云的家本来就都在郊区,廖倩开车带着杨云还要往城外走,一直到城外的白马岭才停下来,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天已经黑了,紧靠着山脚,大树围抱之中,一栋很洋派的小楼,很孤独。附近最近的房子也在几百米外,这房子就像是看林子用的。

看林子人当然不可能住别墅的。院子外停着一辆车,主人家正有客人呢。看来不用献丑了!杨云心中窃喜。看看开车的美女,却是神情紧张,如临大敌似的——怎么回事?自己和你也不熟,第一次约会就带人家到这么远、这么偏僻的地方,要是性别颠倒一下的话,非把人吓死不可。这里的主人美女应该是很熟的,她为什么紧张呢?

“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待在车里不要出来,知不知道?”廖倩将车开到一个不显眼的角落,下车前吩咐道。

杨云只能点头。虽然他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出山前的一个月曾一拳打死过一头百多斤的小野猪,今天下午那两招也很利落,连得过全国武术冠军的方英都自叹不如的,但是如果廖倩她们真的是隐藏在闹市里的仙侠,那这点功夫就不可能被她们看得起了。不让出来就不出来,杨云才不想冒险呢。正在这时,他看见两个人影从二楼的阳台跳出,轻飘飘地飘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顶上。

这才是真正的轻功!

两个人中一个是女人,看上去很年轻,穿的是很飘逸的长裙,赤着一双雪白的脚;另一个是中年男子,一身笔挺的深色西装,也不怕热。女人是追着男人出来的,手中还抓着一把明晃晃的短剑,抖手之间,剑尖上飘出一朵朵形似白色睡莲的小花。男人赤手空拳,而且是后背向着外面倒着跑。只见他双手不停地画着圆圈,将剑花圈住、揉散,脚下就像是装了弹簧似的,只是足尖轻点就能飘出好远。

“姓王的,有种你就不要跑!”女人轻叱着。

“三娘误会了,我没有贬低你们流花派的武功的意思。快住手,让孩子们看着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你们就是看不起我们流花,我们是旁们左道,你们才是正源正道。哼!逍遥派有什么了不起的?在别人眼里你们也是旁门左道。”

“天地良心,我真的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是什么人三娘应该知道的,你只不过是不肯承认罢了。”

“不许你胡说!你们逍遥派的男人都是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我们流花派的女人怎么了?我们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被你们这么轻贱还不够吗?你今天还要找上门来。”

“天哪,我王铮是这样的人吗?被世上我最爱的人误会,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干脆。”王铮把双手垂了下来,突然不跑了。

“啊!”三娘一声惊呼,手上的剑急抖,勉勉强强收掉三朵剑花,还有两朵轻轻地印上王铮的左肩和右腿。宝剑脱手,人猛地撞在王铮的怀里,然后两个人一起从树梢摔落,就在杨云他们的不远处。

“你为什么不躲?”三娘狠狠地骂,蜷在男人的怀里也不爬起来。

“你不是要杀我吗?就让你杀好了。唉!人固有一死,或艳如彩霞,或黯如猪狗。能死在自己所爱的人手里,夫复何求。”王铮叹着,也不理嘴角渗出的血迹,双手圈住三娘的腰。

“要死啊,还不放开手?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你们逍遥派的男人人人该死。别以为女人都是很蠢的,你们害了大师姐还不够,是不是想将流花一门灭了才甘心。姓王的,你刚才的话要是落到姓木的老杂毛的耳中,我三娘又是百死不足以辞其咎了。滚开,我这里不欢迎逍遥派的人。”三娘终于挣扎着站起身来。

“师父”、“师父”,惊呼声这时才响起,从门里抢出两个年轻的男女来。

“滚,我这里不欢迎男人。”三娘羞红着脸,连地上的短剑也不捡了,转身就回了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