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男生小说 > 玄幻小说 >伏魔 > 第十七章 小小淫贼
第十七章 小小淫贼
作者:司徒修   |  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07-03-04 11:25:10  |  分类:

玄幻小说

乐越回到观中,想起罗小敏,心里有些愧疚。见她在后院满腹委屈的拿院里花草出气,上前劝道:“师姐,什么人惹到你了,告诉师弟,师弟帮你出气去~~”遂作醋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作势出院,去寻找欺负罗小敏的人~罗小敏本来就气她,见他明知故问,心里气不打一处来,掏出平时把玩的匕首,向乐越扔过去~原想凭乐越现在的本事,又加上自己不是有意伤他,自然能够躲开,可人家乐越就是不多,活生生的受了一下,匕首插进腹部~罗小敏只听见一声惨叫,乐越瘫倒在地~

罗小敏一看,那还得了,连忙过去,只见伤口处血液冒出,无止无休,立时便染红了乐越的全身,罗小敏一时慌乱,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作势喊人,却听见乐越有气无力的叫她:“师姐~~师姐~~”

罗小敏急忙俯身,也顾不得乐越满身是血,抱起乐越,又哭又叫:“师弟~~师姐不是有心伤你的,你说你怎么也就不躲躲~~”

乐越道:“师姐,我惹你生气了,受你一匕首~就算给你道歉了!你还剩我的气不?”

罗小敏早就被吓坏了,哪里还敢说生气,哭道:“不生气,不生气~~师弟作什么事情我都不生气~~”话没有说完,却突然觉得自己嘴唇一热,原来自己上了乐越的恶当~~被乐越吻得结结实实的~~罗小敏先是反抗,手脚乱抓乱踢~可是一小会儿,便觉得全身酥软无力,再也提不起立地反抗,半推半就的,也就认同了乐越的行为,再过一会儿,觉得更加舒畅,飘飘欲仙,竟把不得乐越多吻一会儿了~~突然罗小敏感到胸前一痛,原来竟i抓住人家姑娘的胸部,由于没有经验,用力过大,反而适得其反~

罗小敏惊醒过来,抽身给了乐越一巴掌~~却见乐越翻身而起,从腹部抽出匕首,却哪里有伤口,再看,刚才流出的血液早已无影无踪~~罗小敏羞愧难当,想一天便上了这小子两次恶当,正要发作,却听见乐越笑道:“师姐,你可是说过,小师弟作什么事情你都不会生气的哦堂堂的师姐不会说话不算吧~~?”

罗小敏一时语塞,悔的肠子都青了,可自己明明说过这样的话~~又不好发作。突然灵光一闪,道“是啊,我是说过不生气,快乐我没有说过不告状,你等着,我就去告诉我爹,让他惩罚你~~!”想自己一番好意,却被乐越着小子戏耍,心中委屈又加了几分,大哭起来。乐越一听,心里害怕,扑通跪倒,抱住罗小敏正要走开的脚,突然哭了起来,道:“师姐啊,我错了~我本想和你开个玩笑,却见你是在美丽无比,太难上少有,地上难寻,是师弟出生以来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一百句以上)~~一时间便乱了方寸~~于是~就~”

哪个女人不喜欢赞美,加上乐越的赞美又是捕捉痕迹的,所以,罗小敏便信了,加上先前滋味,确实好受,不觉面颊绯红~其实乐越兵没有说假话,乐越本想逗罗小敏开心,假装受伤,可罗小敏竟然俯身过去,紧贴着乐越,身体发出的女儿香气,让乐越心痒难耐,潜藏在身上的风流病毒又发作了,情不自禁的就吻了罗小敏。至于抓人家的胸部,那便是本能反应了~(各位书友若是不信,可以试试,如果不灵,那便是你自己的问题了~)至于那骗人的功夫是给谁学的,那自然是丧心了,那日,乐越无聊,与丧心说话,才知道,丧心用的不过是幻术而已,乐越狱丧心住在一起,时间一久,便骗得了这门法门,不过不精,骗骗没有心计的罗小敏还可以,要是遇到高手,只有死翘翘了

乐越又是一阵好说歹说,把罗小敏说得天上地下好像就她一个女人一般~终于罗小敏转地为笑,道:“就你能说,死人也能让你说活了~~”

乐越见罗小敏不再追究,心里高兴,道:“要师弟真有这个本事,也不用修真了,还不如开家铺子,还不愁没有饭吃?”罗小敏又一阵笑,却又想起一件重要事情,张口欲言,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乐越见状,怕罗小敏又反悔了,连忙道:“师姐有什么话请说~~”罗小敏磨蹭了半天,终于娇羞的说道:“我们~~我们~~这样会不会怀孕啊~?”

晕倒,可被这样一问,乐越也傻了,以前骗了人家初吻,吻了便吻了,也不管人家怀没怀孕,即便是怀上了,堂堂大将军府也不是什么人说来就能来的~~罗小敏见乐越傻傻的,便以为会怀孕,又大哭起来,乐越心烦意乱,只有强壮镇定道:“师姐,不会的~肯定不会的,像当年,我吻了这么多的~~~啊~~啊~~~”罗小敏听乐越原来吻过这么多女孩子,当即吃醋,一只手纽住乐越耳朵,凶巴巴的说道:“你说说,你倒是那个了多少女孩子~~~”

“哪个啊~~”

罗小敏不好意思,又一阵脸红道:“就是那个~~”

无赖的说道:“师姐,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是哪个,你要给我说清楚你说的那个到底是哪个啊,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说的那个是哪个啊~~”乐越绕来绕去,把罗小敏给绕晕了,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干脆不说,也不管哪个是哪个,扭头跑回房间去了~

乐越回到房中,倒头便睡。却无论如何也睡不著,生怕罗小敏会怀孕~一夜无眠。第二天起床,收拾完毕,来到清虚道长房间,却见师傅早已等候多时了!立马道歉,清虚道长却道:“我平日睡的少,你来的夜不算晚~”

清虚道长把第四层顺气的法门教给乐越。乐越依法练习,不一会儿就进入了顺气的阶段。顺气其实简单,不过把身体内的真气不停的运转,以使真气之间,彼此熟悉,也同时达到加固筋脉的作用~乐越连续不停的运行真气,筋脉不断的得以加固,而加固后的真气又产生出新的真气加入,于是真气越来越多,气劲越来越强,运转速度越来越快,乐越逐渐控制不住。真气在体内便失去了法度,在体内乱撞。乐越支撑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清虚道长见状,立马按住乐越天灵盖,一股强大的真气输入,乐越觉得一股清凉的真气游走全身,把混乱的真气再次组织起来,被重新放置在原来的地方~

骂道:“你这浑球,练功哪有你这样练得,不仅要懂得聚气,还要懂得散气,让真气在体内时聚时散,有规律的轮流运转,这样才不至于真气过盛,导致伤及筋脉~~”

乐越再次得了玄机,再次运转,按照师傅的说法,讲多余的真气散在人体的各大穴位,使身体中运行的真气始终保持在能控制的范围以内,如此,只觉得全身上下,通泰无比,明显的感觉到真气不断的增加,筋脉不停的加固~说与清虚道长听了,不由大惊失色,道:“你能感觉到筋脉在不断加固?”乐越点头~又道:“好小子~你竟然练过第四层,快到第五层了~”

乐越大喜,连夸师傅教导有方,清虚道长高兴,道:“你明日到你师叔那里去,让他教你些本事~”乐越知道其中原委,连连答应,退出房间,已经夕阳西下。只见漫天霞光,映得天上云彩变化无穷,忽而像野马,越野奔腾,忽而像飞鸟。作势欲飞,栩栩如生。一只归巢的孤鹜掠过天空,道引起了乐越的雅兴,随口说道:“真是落霞与孤鹜齐飞啊”再想,却没有了。

乐越沉醉,却听见有人叫他,转头一看,见是赵环,赵环与乐越朝夕相处,也随便,道:“小师弟,刚才你作的那句诗可是好得很啊~师兄以前是个秀才,也算读书破万卷了,却没有读过这么好的诗噢~”赵环虽不知平日不怎么读书的乐越为何能做出这么好的诗来,但就是诗而言,他倒是十分的佩服的。可谓情景交融,融情于景,更难得是诗中有画,读之犹如身临其境~

赵环真心实意地夸赞,乐越却以为人家在取笑他,不加理会,找了个借口,溜进厨房,看能不能找到吃的东西。飞云观中,一向讲究定时定量,多了没有,过时不候,连乐越练功的特殊情况也不照顾~找了半天,连颗老鼠屎都没有找到~灰溜溜的回到房中,却见桌上有两个冷冰冰的馒头,也顾不得许多,拿起便吃!

吃得正香,却听见有人咯咯的笑,一看,是罗小敏,道:“师弟,这个馒头可香?”

乐越慌着吃东西,连忙点头。却听见:“当然香了,我可是放了双倍的巴豆~”乐越一听,连忙跑到茅厕抠舌呕吐,去却不能吐干净,惨兮兮的看着罗小敏,罗小敏哈哈大笑道:“活该,谁叫你那天欺负我~~”

乐越自认活该,拉了一晚上肚子,第二天,眼眶深陷,双目无光,病怏怏的到了清明道长的山洞。丧心一见,竟心疼起来,道:“乖乖,谁把你搞成这样?”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